不释全文免费阅读-不释最新章节

王朝新立二世,却因一幅画卷风雨飘摇。乱党搅动,外敌侵袭,大势洪流席卷而来。一个仗剑天涯的少年身处其中,以一种诡秘的力量,去……

不释


雪花飘飘荡荡的落到地面上,然后堆叠成一片银装。映衬着梁州城的万家灯火,更显绚丽灿烂。

今天是除夕夜,到处一片张灯结彩,酒楼茶肆灯火通明,孩童们仨一群,俩一伙的或是追逐打闹,或是燃放着爆竹,亦或是围在卖糖果小贩周围。呼朋唤友的读书人,欣赏着好景的同时还不忘做几首酸诗来感慨这,好一个太平盛世。

“这样的日子真好啊!”

苏晵这样想着,也羡慕着。

“客官,您要的酒菜已经备好了。”

“嗯,多谢了。”

梁州城

云萊客栈

苏晵看着烟火在夜空中绽放出最美丽的光晕,就那么一瞬使人沉醉,随后炸裂变成点点星光,最后消失不见。

就像一个梦,以前的生活就像那烟火,绽放后消失不见,一点点痕迹都没。

“尘寰万物复苏皆源于生死,归于天地,乃人之宿命。

安危相易,祸福相生,缓急相摩,聚散以成。

公子,感念过去即可,切勿醉心于此。

汝心中介怀之事在于西南,机缘亦于此”。

那个道长就那样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在初入梁州城之时,而后又像轻风般飘然而去。

而自己却在原地驻足了许久。

哼~宿命?狗屁的宿命。

……

转身走到桌边坐下,苏晵呆呆的看着,仿佛回到了那简单无忧的日子。

“哥哥新年好。”

“爹爹压祟钱。”

“好好,你这丫头,这么小就忒贪财。”

“老爷,门上的接福袋又满了,各家的飞贴我已唤人去送了。”

“哥哥,我要与你一起放爆竹。”

一幕幕的往事在心底荡成一波波涟漪,浸入骨髓,化为血海深仇。

一夜惊雨随风,家人便俱魂归他处,而自己……

苏晵拿起桌上的酒盏一饮而尽,烈酒犹如一团火在心口肆意而剧烈的燃烧着。

报仇!怎么报仇?

仇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报?苏晵呢,寻常的富家子弟罢了,读书写字,闲来无事与朋友对饮赏花,亦或是吟风弄月感叹世事沧桑。这就是他的生活,且以为一辈子也就这样,奈何…

原本教习先生打算让苏晵年后参加春闱的,不求当官,至少有着功名在身,以后经商也更容易些。

……

一夜春雨寒,物是人已非。

在离开安平城的那天,早些年曾受过苏家恩惠的一个老捕快在街巷口拦下苏晵。为了报答当年的恩德,老捕快偷偷留在苏家门前巷子口,等看到苏晵后赶忙将他拉到偏僻处,告知了苏家惨案一事。

苏晵手中的扇子‘啪嗒’一声掉到地上,眼神慌乱,颤抖着双手抓住老捕快连声“不可能”,“不可能,昨日都还好好的,你莫要欺骗我!”苏晵忽然凶狠的盯着老捕快。

“公子,随老头子来。”老捕快见苏晵不信,便带他到某处房屋后,远远地看着已经被捕快衙役围起来的苏宅。远处一群百姓对着窃窃私语。

“苏公子能躲过一劫真是福人命大,苏家当年的大恩大德老头子无以为报,只有奉劝公子尽快离开这里,以免歹人回想过来斩草除根啊!”

“敢问老丈,官府可知是何人所为,苏家世代乐善好施,从未与人结怨,突然遭此大难,官府就不过问麽?”苏晵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老捕快抬手抱拳:“公子啊,苏家的案子非同小可啊!单看现场来说,没有任何慌乱嘈杂,都为一击毙命,显然是多名高手所为。安平县城还从来没发生过这么大的案情,县尊亦只是叫人封锁了现场,并派人快马报与府城得知,想来很快会有人过来处置。”

老捕快扭头扫了一圈左近。

“老朽多句嘴,无论是官府还是歹人一方,公子都应该赶紧离开这里为好,而且还要隐姓埋名才是,报仇之事要徐徐图之。”

此时的苏晵从最初得知苏家被一夜灭门时的惊恐,到家人逝去的伤心,再到只自己一人的无助,之前那个风度翩翩少年公子不见了踪影,只是木然听着老捕快说官府的情况。

“此外,这个是我在令尊手里发现的,我想应该和歹人的身份有关系。”

“多谢您老的相助,大恩不言谢!”苏晵抱拳称谢,然后收起了老捕快递过来的玉牌。

玉牌成椭圆形,质地柔暖清亮,内里透出几条不规则黄色线条。苏晵曾在某次书会上见过,取自塞外乌桓神山的春水秋山玉,甚是珍贵,非寻常人所能拥有。玉牌边缘镂空,中间刻有一个用隶书写就的‘沈’字。

苏晵仔细收好玉牌,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没发出声,而后转身落寞的向远处走去。

老捕快送苏晵到城外,把从堂兄家牵来的马给苏晵,催促着他远走天涯,莫要再回安平了。

苏晵上马正待告辞离去。

老捕快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说到:“苏公子,府衙在苏家亦未看到令妹的尸体,想来或许还在人世。”

苏晵身子一晃差点掉下马来,亏得老捕快离得近,扶了一下。

原以为苏家就此只有自己一个人苟活在世了,人生渺茫。得知妹妹或许活着,苏晵零落的心中瞬间涌出对生的渴望。我要活着!要寻到小妹!要报仇!

苏晵的目光一扫之前的灰暗,迸发出熠熠光芒,就像出升的太阳。

戴上斗笠,紧了紧挂在腰间的佩剑,抬手向老捕快辞行。

“老丈今日之恩,必铭记于心,往来涌泉相报。”

苏晵小腿一拍马肚,绝尘而去。

此时日头刚刚渐起,一缕缕的光芒穿过经年,擦过韶华,而后斑驳的披洒在那远去的一人一骑上……

至此,世间少了一位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而所谓的红尘俗世却多了一个仗剑千里的清秋离人。

老捕快看着远去的一人一骑,叹了一声,然后回走。

老朽能力有限,此一去不知何年再见,但愿公子一生平安。

天涯路远,时光不回……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2230/171025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