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锦绣缘全文免费阅读-嫡女锦绣缘最新章节

身为嫡女却连最下等的婢女都不如,她这辈子活的真的很糟糕,想扭转一切却又无计可施,好在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求,慈悲的让她重回过去,一切从此都变得不一样了。

嫡女锦绣缘


疼,脸上疼得如火灼伤,脑袋痛得如有把捶子一下一下在敲。

风青雅倒在冰冷的地上,口中逸出若有似无的呻吟声。

“大哥,这女人还活着没错,但,长得太寒碜了!我下不了嘴!”

半梦半醒之中,耳边传来略带嫌恶的声音,一只骨瘦如柴的手草草撩开她脸上的发。

谁?敢乱动她一根头发,不想活了!

纤长的睫毛轻颤,顶着千斤重的眼皮,艰难的,缓慢地睁开眼。

这一变故无人知晓。

“小点声!”另一个粗糙的嗓音没好气地叱道,“生怕没人知道我们干缺德事是不是!钱拿都拿了,打什么退堂鼓?搞定了她,得来的钱够你挑十几二十个漂亮的了。”

“嘿嘿,那也是!”

两人幻想日后的快活日子,越想越起劲,其中一人的手往风青雅的方向摸去……

“哎呀!”

“咔嚓!”

“咔嚓!”

两道惨叫声,伴随脖颈被扭断的脆裂声响起,两个长得贼头贼脑地男人瞳孔放大,重重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风青雅不知何时醒来,用快准狠的手段一击即中!

完了,扯过桌上的灰色桌布,满脸嫌弃的擦拭手中沾染的黏腻感。

虚掩的两扇窗被人推开,一股芬芳馥郁的花香铺面而来。

“谁?”

风青雅眼中杀意四起,警惕地后退几步,循声望去。

来人斜坐在窗边,对上她的视线,心情颇佳地冲她招了招手。

长及腰下的乌发由一根雕祥云纹路的和田玉簪束住。

忽明忽暗的烛火也无法遮掩他面若冠玉的脸,狭长的凤眸万分勾人,挺直的鼻骨下方是薄而殷红的唇,一袭黑衣示人。

明明坐在窗边如此不雅的姿势,却让他就成了例外,偏偏只衬出了与生俱来的贵气与举手投足散发的慵懒气质。

“你看到了不该看的,考虑好怎么死了吗?”风青雅瞅了半晌,无论怎样也做不到无视这比女人还漂亮,却不带丝毫女气,不带阴柔的不速之客。

“哎哟!”男子愣了一瞬,动作干净利落翻窗而入,凑近她笑得暧昧,“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怎么办?”

风青雅嘴角一抽。

怎么办?当然是杀人灭口,以绝后患了!

“我不想跟你计较,匕首和三尺白绫,选一个。”

“我觉得,你自己动手,我会更开心。”男子不怕死的往她颈边吹了口气,风青雅眼神一狠,张手往他颈边掐去……

“你!”张手扑了个空,风青雅惊异片刻,一双眼的温度冷如冰珠,双手猛然收紧。

居然像鬼魅一样闪开了,这家伙是个深蔵不露的高手。

“嗯,你挺好玩的。”男人邪魅一笑,享受周围冰冻三尺的温度,“你杀了人,打算把他们蔵哪儿?不介意的话,我帮你?”

风青雅抚额。

看似一脸无害,实则深不可测,打起来,她占不了上风……该死的!古代就是这点不好,她讨厌轻功!

还跟她演无害演小白兔,她奉陪!

“呵呵……”风青雅一脸敷衍,迫不及待地指了指窗口,声音掐得像水似的,“大哥,你我无冤无仇,劳烦你当不认识我。”

打也打不过,杀杀不了,她认怂,认怂成吧!

微风袭来,窗口飘进了一瓣瓣粉嫩的桃花,飘飘扬扬落在地上看得人心头发软。

男子一忍再忍,最后压抑不住笑出声,风青雅听到之后整张脸黑了

“据我推测,再过半柱香,有人来抓奸了。”嘴角弧度上扬,男子怕地上两人没死,当着风青雅的面踹了两脚,“姑娘,你确定,不需要我跟你狼狈为奸?”

风青雅一惊,很快明白他所指何事。

“狼狈为奸?”她从满头黑线快速恢复至面无表情,“帮我有什么条件?”

“很简单,以身相许。”邪魅男子双手抱胸,对她一阵打量,虽说她容貌被毁,却从其没被毁的容颜上看出在她被毁容前绝对是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好似这个主意十分之好,他笑得愉悦,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弥漫开来。

风青雅表示,真的很想当他不存在。

“少废话!”马上有人抓奸并非空穴来风,风青雅不欲多做纠缠,“拿着这个,以后见面,有什么条件我满足你!”

解下系于腰间衣带的一块翡翠玉佩,用力一抛,神秘男子准确无误接住。

“好,我觉得你更好玩了。”男子趁她不备在她脸上偷了个吻,快速地把玉佩收起,笑得像偷腥的猫。

“把他们弄走,立刻,马上!”

风青雅嫌弃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依稀残留着温热的触感,怕没擦干净她又擦了一遍。

“好,马上,对了,我叫凤青城,欢迎娘子到我府上找我聊聊人生。”

右边的凤眸轻轻一眨,后半段话一字一句咬得缓慢,暧昧无限。

风青雅突然好想骂他“滚”。

如鬼魅飘忽不定的身影连同两具尸体消失得无影无踪,风青雅关上窗,深呼了口气,发觉不知何时冷汗湿透了后背。

总觉得被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盯上了,好恶寒。

风青雅不由得摸了摸脸上,疼得抽了口冷气。

来到破旧不堪梳妆桌前,用那块劣迹斑斑地铜镜一看,脑门有一个伤口,好在血已经干了。

右边脸颊黑得发紫,高高肿起,时不时隐隐作痛,明显中毒所致。

风青雅叹了口气,难办啊难办。

她二十一世纪杀手界排名第一的“影杀”,执行任务中为掩护同伴,不幸死亡。

一醒来就穿到了这具因与混混推搡中脑部遭到猛烈撞击死亡的风府嫡女三小姐风青雅身上。

正巧那会儿,也就是刚刚两个混混欲对她不轨……

作为回报,她好心送他们上西天。

从原主记忆中得知,原主因为亲娘难产而死生下就不受宠,爹不闻不问,还把看似贤良淑德的姨娘扶了正。

原主还是个单纯无脑的,傻呼呼把人当亲娘,还被看似善良温柔的大姐耍得团团转,时不时又被心胸狭窄的二姐折磨打骂。

原主的脸因为见过未婚夫一面就中了毒毁了容,她肯定,绝对和风府大小姐风云仙、二小姐风云杏脱不了关系。

那二姐风云杏暗恋原主未婚夫即天云国三皇子凤长吟,恨不得弄死原主取而代之!那凤长吟也不是好东西,明知原主受到欺负却视而不见!

胸口传来窒闷感,风青雅捂住心脏,暗暗说道,她一定为她报仇,把欺负她的,算计她的,一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风青雅奉行的是:他人不仁,休怪我不义!凡欺侮我者,必杀之!

胸闷感消散,风青雅眼中锋芒毕***得人无法直视。

就在此时,院外的脚步声渐渐清晰,风青雅简单整理了一下屋子,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整理不了的东西就往地上摔。

演戏,谁不会?

“把那个不肖女给我抓出来!”一不苟言笑,五官端正中又矛盾夹杂刻板的男人站在院中,吩咐几个丫鬟婆子进去逮人。

“是。”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0366/61225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