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枝为上全文免费阅读-嫡枝为上最新章节

上一世是她自己糊涂,硬生生的将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这一次再来过,一切都将会不一样!继母还想算计她?没门!妹妹还想离间她和弟弟?没门!渣男还想娶她?让他去死!

嫡枝为上


好疼。

剑刃泛着寒光刺穿心口的时候,苏酒卿只觉得疼。

还有无尽的愤怒。

她看着远处那一群人,张口诅咒:“愿我化身厉鬼归来,讨问这血债!”

这些人,都是逼死她的刽子手。尤其是——

苏酒卿猛然惊醒过来,捂着自己的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那种心口被利刃穿透的感觉,仿佛还残留在那里,叫她心口发凉发痛又恐惧不堪。

更甚至有种下一刻自己就会死去之感。

死过一次之后,她觉得自己分明对死亡更加的恐惧了。

她想活着。

好半晌,苏酒卿才听见耳边恍惚传来小丫头春月的声音:“姑娘?姑娘?”

苏酒卿缓缓抬眸,眸光扫过春月的脸。

目光在那一张还带着稚气的脸上停留片刻之后,忽然她的害怕和恐惧都是一瞬间松懈下来。

她放松了紧绷的身子,松开了自己攥紧的手指。点了点头,哑着嗓子吩咐一句:“你与我倒杯水来。”

春月忙去了,脸上是压不下去的担心。

自从小姐上次马车颠簸撞了一下头之后,昏睡半日再醒过来,从此就总噩梦。

倒水回来,春月低声言道:“要不,还是请张大夫过来给姑娘开个方子——”

“不用。”苏酒卿喝了水沉默一瞬后轻轻摇头,放下杯子的时候,就起身来:“走吧,咱们去祖母那儿。”

苏家里头,老夫人的威严无人敢触犯。哪怕是一家之主的大老爷也不能。

从前,她觉得老夫人偏心,不肯和老夫人多亲近。

现在重新来过,就要做出改变。讨好老夫人,这是百利无一害的事情。

所幸的是,老夫人对于她还是疼爱的。

春月服侍苏酒卿穿好衣裳,费力的系上衣襟,讷讷的说一句:“姑娘衣裳不合身了,回头我给姑娘改改——”

苏酒卿低头瞥了一眼自己鼓胀胀的胸口,脸上有点发烧,却也觉得的确是紧绷得厉害。当下含糊了一句,却又说:“让重新做吧。”

春月一愣,再要说话的时候,苏酒卿已经拿起扇子往外走了。

看着苏酒卿柳腰轻摆平白就添上几分妖娆的样子,春月挠了挠头,总觉得自家姑娘和以前是有些什么地方不同了。

不过,自家姑娘是越来越妩媚了。

是的,妩媚。天生骨头就像是比别人软三分,任何举动都像是带着勾人的妩媚。像是书里写的妖精一样。

叫人看一眼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还好自家姑娘不爱出门,不然……

只怕门槛都是被踏破了。

“愣什么呢?”觉察自己丫头没跟上来,苏酒卿回头。

春月又被惊艳了一把,然后才忙不迭跟上去。

在门口的时候,丫头秋屏凑上来:“我陪着姑娘去?”

“不必,你在屋里。”苏酒卿一眼未看便如此吩咐。面上有些淡淡的,不过语气也还是温和。

饶是如此,秋屏还是皱眉了一瞬。

“是。”

苏酒卿走过去之后,秋屏狠狠剜了一眼春月。

春月嗫嚅一下,沉默低头跟着苏酒卿走了。

之前,秋屏算是苏酒卿最信任的丫头,可是现在……也怪道她会觉得是春月在背后搞鬼了什么。

走出院子后,苏酒卿忽然开口:“春月,你觉得秋屏怎么样?”

春月反应有些慢:“啊?姑娘怎么这样问?”

看着春月有些呆呆又有些惶恐的样子,苏酒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然后摇头:“罢了罢了,不问你了。走罢。”

小巧的碧玉耳坠子轻轻晃动,却越发衬得脖颈如雪,叫人目眩不已。

苏酒卿已经继续往前走去,一面走一面轻叹一声:“春月你忠心耿耿,我心中是明白的。以后,定不会再叫你委屈。”

苏酒卿声音轻柔又软糯,在这炎炎夏日里,却偏不让人觉得太过甜腻。反而是叫人觉得满心浮躁都是被抚平,一寸寸的舒展开来。

春月亦步亦趋的跟着,半晌才轻轻“嗯”了一声。

苏酒卿听出她声音有点儿哽咽,又忍不住的在心里叹了一声。

苏老夫人住的院子离苏酒卿住的院子不算远,很快就到了。

守门的婆子看到了苏酒卿,上前就笑:“大姑娘这么早就过来,真是一片孝心。”

苏酒卿笑了一笑,只说一句“应该的”就进去了。

苏老夫人也是刚刚起,坐在那儿吃茶醒神。

见她来,苏老夫人先是眉头一皱,又是露出笑来:“大姐儿没午睡?”

“刚醒,过来祖母这里讨点心吃。”苏酒卿请了安,就坐过去给苏老夫人揉捏肩膀。

苏老夫人笑容更甚:“想吃什么没有,这么大太阳非要过来——”

“也想陪祖母说话。”苏老夫人肩膀痛也是陈年毛病,苏酒卿细细给她揉捏,神色专注又柔和。

这样的模样,看得人心都是要化了。

苏老夫人想起前两日的事情,又心疼拉过她:“你上次磕了不是说头还疼?好彻底了没有?不然还叫大夫看看——”

“算了,回头夫人又要过问了。当家不易,我少添事端也算出力。”苏酒卿浅浅一笑,却是有些勉强。

看着苏酒卿这样,苏老夫人也不知想起什么来,登时皱眉:“哪有这样的道理?管家再累,也是她该做的。身为长辈,更该关心你——”

顿了一顿,大致也猜到那人的态度,当下就又说一句:“祖母不会让你委屈。”

说完之后,就吩咐人直接去请张大夫来。

苏老夫人这头一让请大夫,那头自然也就惊动了身为一府主母的阮玉兰。

阮玉兰忙不迭的赶过来了,还没进屋来,就听见她声音:“老夫人这是怎么了?忽然请大夫,是不是天太热了?”

阮玉兰语气十分关切,让人听着就觉得,她很关心苏老夫人。

苏酒卿低头把玩自己手指,心想:一会儿怕是就要看见变脸的好戏了。也不知阮玉兰知道是给自己请的大夫之后,还能不能说出这么关切的话来。

而跟着阮玉兰来的,还有她生的苏瑞华。

苏瑞华说起来,其实也就比苏酒卿小了一岁多。

因为阮玉兰是苏酒卿刚出生没多久就进门的。

当时身份是平妻。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98187/36735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