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亚当的断裂魔杖全文免费阅读-黑亚当的断裂魔杖最新章节

恶臭与疾病的不洁之厅中,邪恶学徒在进行着污秽仪式。断裂的冰川崖上回荡着狂怒的吼声,大冰川的铁民在攻伐着霜魔堡。南方森林的黑血之民依旧进行着崇高狩猎,不幸者被虐杀至死。在血与火,霜与刀的魔瑞肯世界,亚当的奇幻生存之旅即将展开…

黑亚当的断裂魔杖


“踢打!踢打!”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一位少年正骑在这匹老马上慢悠悠的晃荡着。

老马两侧肋骨隐隐凸显,一双马眼已是浑浊无神,此刻疲惫的驮着少年慢慢悠悠的走着。

老马走在泥泞的乡间小道,周围是一块块分割好的农田,农田里长着青绿的麦苗,附近还有卷心菜、胡萝卜、圆白菜等蔬菜地。

一个个面色蜡黄的村民在农田里劳作,偶尔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远处的原野,双眼中尽是麻木。

当骑马少年的身影进入他们视线中,他们的目光总算不再麻木,而是畏惧和讨好。

一位瘦弱的村民急忙放下手中的农具,手脚并用的爬到老马跟前,献媚的道:“亚当少爷,您今天怎么有时间到农场里来?”

“父亲叫我来问问今年麦苗的长势?”少年眼神中没有焦点,似乎还在神游,但是并不妨碍他询问问题。

这村民头低得更低了,他讨好的说道:“原来的您的父亲,肯特骑士大人!”

似乎看到少年眼中的不耐烦,这村民赶紧道:“我们今年又开辟了几块荒田,遵照您的吩咐收集岩洞的蝙蝠粪便进行施肥,今年的麦子和蔬菜的收成肯定比往年好很多。”

村民兴奋的搓了搓手,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老杰克,今年的份额我需要提前领取了!”少年的声音显得有些阴翳。

“什么!”老杰克大叫一声,随后又压低声音道:“往年不都是等农场收割好,我们再按比例分配吗?”

马蹄在泥泞的乡道上发出踢打声,老马还在往前走着,老杰克扯着裤腿跟在后面。

“我今年十三岁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老杰克惊讶的抬起头,“肯特大人要将您赶出蟹爪村了吗?”

“我已经成年了,作为一个封地骑士的次子,我没有这片骑士领的继承权。所以为了防止不幸的意外发生,我需要出去自谋出路。”

老杰克头快低到胸口了,他当然知道不幸的意外是什么。

贵族之间为了争夺继承权的归属,兄弟厮杀、父子相残的事情可不少。

“所以,老杰克!不要在这个时候跟我争论好吗?!”少年平淡的话语中隐藏着压抑的怒气。

老杰克头埋得更低了,“老杰克知道了!六袋小麦、一袋卷心菜、一袋圆白菜和半袋胡萝卜,老杰克会准备好的。”

少年拉着缰绳,调转马头对着老杰克,“还是老规矩,送到泥蟹河下游的狩猎小屋。”

离开这片简陋的农场地,少年信马由缰的在原野上游荡,空气中有细雨打在他的脸颊上。

骑马少年惆怅的叹了口气,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一颗蔚蓝星球上的颓废青年。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灵魂附身于一位封地骑士的次子身上,从最初的浑浑噩噩到现在的淡然接受也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为了适应这个新世界,他开始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文化、地理等等。但是作为一个骑士的次子,他没有渠道去学习文字。至于文化地理之类的就更不用谈了。

他这具身体的父亲,封地骑士肯特倒是认识字,毕竟年轻的时候在男爵庄园中当过侍从。

不过用老肯特的话来说,学的越多,想的就越多;想的越多,要的就越多。

三年来,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找到识字的途径,男爵领地上的伦卡镇就有一座可以免费学习的教堂,尽管学习的内容是神学,但是总算能够识字。

教堂的神学课虽说是免费的,但却有附加条件的。

同样用教堂牧师的话来说,神已经展现祂的恩德,凡人也应当有所奉献。

这个奉献就是每个月一袋小麦,要知道在这个类似于中世纪的世界,一袋小麦足够一个家庭度过半个月的饥寒。

为了能够识字,他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窜连蟹爪村农场的负责人老杰克。

好在他附身在这具名为亚当的少年身上时,顺便也获得了他的记忆和语言,不至于连沟通都无法沟通。

他和老杰克的计划就是每年农场收成的额外收益。

老杰克需要小麦和蔬菜换取金钱来支持儿子的未来,而他需要小麦来获取教堂神学课的机会。

双方算是各取所需,而他在其中处于主导地位。

毕竟三年来他帮助农场摆脱放养式的耕作方式,进行更加细致的土地耕作,最大限度提高单位面积产量。

以往每片农田亩产能够四五十斤已经是收成较好的了,现在至少亩产百斤左右。

这些额外的收益中,七成入了他的口袋,二成归老杰克所有,剩下一成算是老杰克治理农场的功绩。

老杰克也因此受到他父亲肯特骑士的表彰,儿子也进入蟹爪村的狩猎队。

三年来,二人在这不大的蟹爪村也算是合作默契。

“踢打!踢打!”

老马无需亚当拉动缰绳,自发的向蟹爪村的河流方向走去。

蟹爪村依靠着泥蟹河而建,总共二十几户村民,他们都是亚当父亲肯特骑士的财产。

这份财产不算太多,但是在这个社会里代表这处于特权阶级。

泥蟹河,一条四米多宽的小河,河水并不湍急,它是谷林河的众多分支河流之一,因河流中的灰泥蟹而得名。

河流中肥大的灰泥蟹可以算是蟹爪村的支柱产业,一只灰泥蟹拿到伦卡镇可以卖出二十枚铜便士,少数个头极大的灰泥蟹甚至可以卖到几个银月币的价格。

可惜泥蟹河同样属于高贵的肯特骑士,就是草地里蹦跶的一头灰毛兔也是肯特骑士所有。

旦凡敢随便捕捉的人,通通被吊在泥蟹村的旗帜杆上。

亚当总算知道为什么泥蟹河周围明明资源丰富,而村名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的模样,敢情什么都是骑士老爷的。

“该死的骑士!”亚当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暗骂道。

从泥蟹河旁边的小道一路往上,周围树木逐渐繁茂,道路也不在泥泞不堪。

一座石彻的屋子突兀的出现在上游的山丘上。

骑士不与平民同居,不知道是那个贵族流传出来的话。

总之亚当的父亲严格按照这句话的标准建造自己的房屋,处于泥蟹河上游的石屋可以将整个蟹爪村尽收眼底。

这让高贵的肯特骑士极大的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亚当轻轻拉住缰绳,熟练的从老马上下来。这匹老马是他成年礼的礼物,而他的成年礼就是今年年初举办的。

成年礼是一场简陋的晚餐,以及老肯特那一声,我的儿子长大了。

亚当摇了摇头,将老马牵入马厩,细心的在马槽中添置了几把细嫩的草料。

老马的牙齿已经有些松动,吃不了发硬的干草,所以清晨的时候亚当总会出去给他割几捆嫩草回来。

老肯特一共有两匹马,都是纯种的山地马种,卡巴金马。

这种马体质坚实,体格不大,四肢强健,性格温驯,行动灵活,善走山路。

可惜给亚当的是这匹老马,而另一匹年轻力壮的则给与了亚当的哥哥,德罗斯。

老马咀嚼着草料,马头依偎着亚当的胳膊。

看着老马亲近的举动,亚当总算露出笑容,抚摸着老马的鬃毛。

“这不是我们的烂骨头亚当吗?”几位背负弓箭,身穿轻皮甲的年轻人嬉笑道。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4451/59333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