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入戏美人全文免费阅读-快穿之入戏美人最新章节

十八线摸爬滚打小女星×演技精湛浓颜系当红影帝十八线小女星郁卿认为自己是走了狗屎运,才能与当红影帝合作,然而她才翻了几页剧本,就一梦入戏……快穿流,四部剧。【少年篇青春校园】自闭孤高小狼狗×甜系正能量少女(扭转青春疼痛文设定)【古言篇宫斗权谋】利益至上反派男配皇弟×拿到苦情女主剧本的皇姐(女主是收养,无血缘)。【霸总篇古早狗血言情】二哈式霸总×坚强小白花职员(信这个设定你就输了)。【修仙篇师徒虐恋】朗月清风师尊×致力于拆散师徒虐恋的女配。(没事,我就是来吃瓜的)。整体苏爽向,糖里可能混有玻璃碴~如有别的故事会修改简介~卑微搜刮小可爱们的票票,红豆与打赏( ̄ε(# ̄)

快穿之入戏美人


“哎哟,姑奶奶你可给我快点吧!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给你约来的试镜的机会,迟到是最败坏导演好感的知不知道?”

电话那头,女人声若炸雷,听那语气显然是气得血压都高了,而且噼里啪啦一大串,都不带喘的:“郁卿啊,我可告诉你!这次的片约非常重要,廖方导演可是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的。这事要成呢,你我从此就能扬眉吐气,要是不成,以你这几年的成绩,趁早给我卷铺盖滚蛋!”

“知道了,静姐,这边太堵了。”少女回答道,目光焦急地看着前方堵得严严实实的车尾,而手机里已经响起了被人怒而挂断的忙音。

她叹了口气,过了好半晌之后,车子终于缓缓开动。

她今年其实已经有25了,但穿着高中生的校服,背着一个粉嫩的帆布包,扎着简单的马尾,居然一点都不违和。这是公司给配的车,司机秦叔与她很相熟,郁卿的这身行头就是从他读高中的女儿那里借的。

她倒不是为了扮嫩或者什么cosplay,而是想提前进入此次试镜的角色。

经纪人程静在通话里突出了自己的功劳,但其实一开始,是廖方导演主动找的她,主要就是看中了郁卿的长相,认为很是贴合剧本当中的人物。

郁卿天生的白幼秀,骨骼纤细,颈脖纤长,有种古典的清媚,颇符合当下娱乐圈的审美,就连一向毒舌的程静,在初次见到郁卿时,也被她的外形条件给惊艳了——这颜值,这身段,完全可以吊打那些娱乐圈小妖精啊!

但是能不能红,则是一门玄学。

郁卿是个温吞的性子,没有多强的事业心,她在大学中主修的法律,进娱乐圈仿佛是一时心血来潮做的决定。

但郁卿又很固执。一开始经由程静的人脉,倒也给她接了许多活,而且还是女二号女三号的资源。但郁卿在看完那些个剧情垃圾逻辑崩坏的剧本之后,死活不同意出演。

她不是科班出身,演技确实有待锻炼。可当到手的机会都不肯去接时,就连程静都忍不住怀疑郁卿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可是她依然固执地只看剧本的质量,哪怕只是去跑个龙套,回来时也会兴冲冲地感叹她在那些老戏骨与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可是节操总归不能当饭吃啊。

离合同结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若郁卿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就只有走人这一条路。

……

紧赶慢赶,赶到试镜场地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廖方毕竟是名导,哪怕试镜现场布置得有点寒酸,只在门口立了一个竖牌,上面是新电影《少年》的概念海报,还是有许多人不顾安保人员的阻拦,拿着手机拍个不停。

郁卿想都没想,背着书包就往里冲,没走上两步就被保安一把拎住了胳膊。

“诶!哪个学校的?试镜现场不能擅闯知不知道?”

这一声大吼吓得郁卿浑身一颤,后知后觉地摸着口袋,掏出了一张小小的邀函。

“我是来试镜的。”

她声音细微,像是因为迟到而倍觉窘迫,一双大眼睛水光潋滟,透露出一点祈求的意味。

不过廖导演出了名的严苛,这姑娘迟到这么久,在态度上肯定就不过关了。

保安忍不住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但还是放了她进去。

这次廖导演的工作主要是甄选几位主角。作为全能型导演,《少年》的编剧也是他,话语权还是挺重的,倒是不会出现某金主将小花小鲜肉强塞进组的现象。

来试镜的人很多,郁卿看到了好些当红小花。男主已经定好了由影帝云渡出演,剩下的一个热门的女性角色无疑就是《少年》中的白月光许幼了。郁卿看了简略的剧本大纲,一方面是想和云渡影帝合作,另一方面也着实被那剧情惊艳了一把。

这种百年一遇的橄榄枝,抛都抛来了,她再接不住真得只能以头抢地。

好在试镜并没有结束。

郁卿低调地往后排一坐,远远看到了廖导演戴着鸭舌帽的后脑勺。她本来定的是三号,现在台上进行试镜表演的已经是7号了,后面再有两位,就能轮到原本是3号选手的郁卿。

为防止剧本外泄,试镜者甚至没有提前看过片段,一切只根据廖导演的指令和要求入戏,譬如现在,他就要求那位当红的女影星吴娇和临时聘请的男演员搭戏,表演一个雨中递伞的场景。

吴娇其实并不年轻了,但长相甜美稚嫩,少女感很足,看不出实际的年龄。双方演员调整好之后,场景是校外的滂沱大雨,吴娇因为穿着高跟鞋,走路有些拧巴,但还是做了一个举伞的动作,款款走到“男主”面前,先倾身将雨伞往他头上遮了一下,弯眸笑了笑:“同学,这把伞给你吧。”

“滚。”男演员冷淡得很,这是戏中的人设。

吴娇愣了一下,像是思索着怎么接戏,场上安静了几秒之后,她将伞往男演员手中一塞,挤出一点心疼的神色:“你就收着吧,万一淋湿感冒了怎么办?”

“卡——”廖方导演喊停,“吴娇是吧,不是是先看过人设吗?怎么还表演得这么娇滴滴的啊?想搞暧昧?”

廖导演乃是行业里出了名的毒舌,哪怕吴娇这种两三线徘徊的女星也是怼得不遗余力。郁卿心头惴惴,诚然她也觉得吴娇有点做作,但是她对于“许幼”这个角色认识得也很浅薄,实在想不出在那种戏剧冲突之下会有什么高明的反应。

吴娇悻悻然下台之后,剩下的两位也在同一桥段里翻了车。有一个小花吸取了吴娇的教训,表现得格外冷淡,将伞往地上一扔就走,完全没点白月光的温柔;而另一位折了中,只言辞礼貌地让男主收下伞,但也太一板一眼的了,又被廖导讥讽为木头成精……

总之一轮下来,一个满意的都没。

“没有剧本,这让我们怎么演嘛。”郁卿坐在后面,听到败北的吴娇在同她的几个助手嘟囔。

廖导刚起身,像是被一口气堵着,眉眼都耷拉,也就在此时,郁卿飞快起身,尽量将声音敞亮了道:“导演好,我是演员郁卿,我是来试镜的。”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312/64921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