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求领证全文免费阅读-老婆求领证最新章节

“要么分手,要么结婚,你选一个吧。”“分手吧。”两天后,某人偷偷地爬到叶潍音家里死死地抱着叶潍音。“汪汪汪,音音,我是狗,我们不分手了好不好?”“我这辈子并没有结婚的打算。”“那我陪你。”在叶潍音的眼里,结了婚的结果就是……会离婚。早就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无奈遇到腹黑无赖又难缠的路楚恒。在路楚恒眼里,他相信会有一见钟情的爱情。但是,从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直到遇到让他捉摸不透的叶潍音。在叶潍音终于被路楚恒拐成女朋友以后。“路楚恒,你以前的高冷都是装的吧?”“恩,对不是女朋友的人要高冷,音音现在是女朋友,对女朋友要温暖~”每一个受过伤的女孩都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陪你走过漫漫余生的人。

老婆求领证


简洁风格的卧室里,大床上的人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睡得很沉。

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叶潍音皱了皱眉,循着声音摸到手机划开放到自己耳边。

电话另一头是嘈杂的声音,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夹杂着各种大声说话的声音。

“你是叶雨辰的姐姐吧。”叶潍音心里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动作利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声音平静的说道,“我是。”

“叶雨辰现在在我的酒吧里打伤了人,他说你是他姐姐,让我给你打电话,你看怎么办吧。”

“你想怎么办呢?”

“我……”

电话另一头的人显然是没有想到叶潍音会如此平静的问他,就像在问他你今晚吃饭了吗这种平常不过的问题。

“半个小时之内赶到酒吧,地址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带好钱,晚一分钟的话,你弟弟……”

“姐!姐!救我!”

“闭嘴!”

电话里吵杂的声音结束,只剩下嘟————嘟————的声音。

不到半分钟,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是彩信的声音。

【悦凌酒吧。】下面附着叶雨辰被绑在椅子上的照片。

叶潍音在纠结着,对于叶雨辰,这个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她始终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对他好一些,叶潍音觉得对不起自己和母亲受的那些苦难,对他不好又狠不下心来,毕竟他也是无辜的。

手机再次响起,来电人这次是她爸爸。

“潍音啊,你弟弟跑到你那里去了,在酒吧好像惹了点事,我叫他们给你打电话了,你快去看看啊。”接起电话,就听到了对面焦急的声音。

叶潍音的神色更加的淡漠了,许久不曾联系过的父亲,半夜却因为他的儿子给自己这个女儿打了电话,讽刺么?

“知道了。”淡淡的说了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叶潍音动作迅速的穿好衣服,然后带着自己的银行卡出门,取出车库里那辆许久不曾开过改装过的吉普车直奔悦凌酒吧。

叶潍音在车上就一直在想,悦凌酒吧是A市最大的一间酒吧,里面鱼龙混杂的,叶雨辰一个胆子那么小的人,怎么会突然就来了这里呢?

居然还打伤了人?

叶潍音油门踩的死死地终于在他规定的时间到了悦凌酒吧。

停好车,叶潍音大步的迈进了酒吧,不同于刚才给他打电话时候的嘈杂,现在里面很安静,确切的说是一堆人围着中间的位置。

“能让一下么?”叶潍音清冷的声音响起面前的人群自动的让出了一条路,让她顺利的走到了中间的位置。

叶雨辰被绑在椅子上。看到她来了,激烈的挣扎了几下,然后被旁边的人按住安静了下来。

“你就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的姐姐?还挺准时。”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起身走到叶潍音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是,我弟弟怎么冒犯你了?”

在他打量着叶潍音的同时叶潍音看似不经意的看着他,顺便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面前的男人应该就是这间酒吧的负责人,长着一张国字脸,看上去到时挺正气的样子,就是不知道实际是什么样。

“你弟弟在我这里打伤了我的一个兄弟……”

等他说完叶潍音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差不多就是他的一个手下在这里喝酒的时候,看上了一个卖酒的服务生,就动手动脚的调戏了几句,叶雨辰看到的应该就是这一幕,冲上去把人打了。

伤的不算严重,轻微脑震荡,但是毕竟是人家的事情叶雨辰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冲上来就打人,怎么都说不过去。

“我能跟我弟弟说句话么?”

“可以。”男人给站在叶雨辰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个人便撕开了叶雨辰嘴上的胶带。

“她说的是真的么?”

“姐,那个女生是我同学,那个男的太不要脸了,动手动脚的……”

“说什么呢!”旁边的人伸手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叶雨辰被强制性的闭上了嘴。

“呵,小孩子,还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说说你打算怎么解决吧。”叶潍音冷静的说道,就像被绑着的人不是她弟弟,也没有露出丝毫害怕的表情。

“二十万,咱们就一笔勾销。”

“二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呢,这样比较快。”

“你……”

“一个脑震荡,又不是打傻了,再说了,我要是怎么都不给你钱,报警的话,对你也不太好吧,我弟弟还未成年,进了警局顶多教育一遍就能出来,对你们来说,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吧。”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过你要是能陪我们大哥一晚的话……我们倒是可以考虑,哈哈哈。”

站在男人身后的一个看着就不像好人的男的边说着话边朝着叶潍音伸出了手。

被他叫做大哥的男人皱了皱眉想要制止他的动作,但是他还没出声,只犹豫了一秒,就听到了他的惨叫声。

在他的手即将碰到叶潍音的脸的时候,叶潍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一个用力,下一秒就听到了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那个男的直接疼的弯下了腰,叶潍音又一脚踢在她的膝盖后方,他就直接跪在了地上,还不断的哀嚎着。

旁边站着的人听着声音都感觉到了疼,在看叶潍音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一时间都有些怔住,

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很好欺负的女人居然轻轻松松的就掰断了一个男人的骨头。

叶潍音像是自动屏蔽了周围的目光,一字一顿的看着脚下的男人说,:“现在,你觉得我能说走就走吗?”

“这女人可以啊,杀鸡给猴看,是这么说的吧。”

“啧啧,身手也不错诶,这动作干净利落,我喜欢。”

二楼的一个隐秘的卡座里,路楚恒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正探头往楼下看热闹的欧阳林瑞。

一个大男的怎么这么爱看热闹?!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00171/37601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