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大人逃不掉全文免费阅读-明星大人逃不掉最新章节

朱文博一代少女偶像,却在同一个女人手里栽了两次,上次她走的一声不响,回来还大言不惭地说要重新追他,简直不可理喻!

明星大人逃不掉


这个季节的水乡格外美,尤其是乘老旧的绿皮火车,看窗外稻田还是新芽,清新的叶折射了光,偶尔闪现,像白日里的星星,每一帧都有独特的浪漫。

“我回来啦!”

她将手伸出窗外,摸着风的脉络,笑起来。然后拿起相机不断按动,想把所有的美丽都保存。

“姐姐,你拍了一下午了,不累吗?”

因为她太过痴迷,连身边的小女孩都看不下去,忽闪忽闪着大眼睛,可爱的歪头看这奇怪的姐姐。

“当然不会。”

怎么会累?她眷恋的看着窗外,笑起来,对发问的小女孩,又拍了一张。

“小豆丁,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你还是个宝宝吧,离开太久的人,看什么都新鲜,当然不会累。”

孩子是不会明白一别十年的心情,出走太久的女人终于回来,看什么都会觉得珍贵。

做明星的日子,其实很枯燥。

时间久了,总觉得自己是个戴着镣铐跳舞的人,任由这个世界观赏,终身监禁,毫无自由。

“博文,这是本周的行程,有个杂志拍摄,一个综艺通告,三个采访。”

“我知道了。”

他象征性翻了翻,早已习惯。

十几年,他的青春都已过去,三十岁的高龄,却还有人说自己是个偶像,迷妹只增不减。

很多人说,朱博文是个怪物,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却什么都争到了。

“我们明天早上5点就要拍摄,而且地方远,要3点出发,今天的工作结束后你早点回去休息。”

“3点?”

现在已经晚上11点了,什么杂志拍摄要起那么早?比赶飞机还早?”

从业好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

“因为摄影师说要趁着山上的雾没散,正好还有朝阳可以拍。”

还真是特别的要求,朱博文倒是好奇了,再次认真看了行程。一个杂志硬照而已,通常都是棚拍,又不是拍写真。

“摄影师谁啊?”

国内顶级摄影师他早就合作了个遍,不记得谁有那么刁钻的要求。

“听说从国外回来,在艺术摄影圈很有名。叫什么来着?好像还是个华人,叫什么来着?”

艺术圈和演艺圈隔蛮远,经纪人一时想不起来。

“哎呀,你就坚持下,时尚杂志三十五周年刊,咱们有一个封面,三个跨页,大手笔,操刀拍摄的,绝对都是大牌摄影师,不会委屈你。”

既然合约都签了,多说无益,朱博文也不再追问。或许是太累,微微有些出神,他一直在看车窗外的夜雨,映着霓虹,扭曲掉世界的样子。

“她也很喜欢拍照。”

“什么?”

这句话说的很小声,唯有他自己听清,可怎么又在这时想起?记忆突然出了错,脑中闪回出些许画面。

“没事,我只是困了。”

朱博文不再去想,只闭上了眼睛。

拍摄地点选在郊外山上,晨雾很浓,一米之外不可见,只能步行上山。野草挂着露水,路狭难行,走到山顶众人早已狼狈不堪。拍摄团队的工作人员来得更早些,机器设备也都准备完毕,山间鲜有这样的人声鼎沸。明明可以放烟来做出雾的效果,朝阳也可以后期处理,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

“我需要和摄影师沟通下拍摄细节。”

昨天拍摄计划只写了服装要求,其余任何都没提,花了几十分钟带妆爬山,却连摄影师面都没见到,朱博文耐心快被耗尽,脸也沉了下来。

“博文,你先去换下弄脏的鞋子和裤子,我去找摄影师。”

经纪人走进雾里就消失了,留下他和助理,借着临时搭出来的小更衣间,做最后的妆发准备。

“给我换个镜头,谢谢。”

“能帮我把灯光抬远一点吗?太刺眼了,破坏效果。”

现场指挥的人不断提要求,却并不严厉。时不时发出阵笑声,语气很轻,让人听着很愉悦。

记忆又错乱了……或许还没睡醒,总觉得梦里的人还在骗他,才会产生幻觉。

“大家小心点,这片草丛别踩坏了。”

幻觉还没消失,越发真实。

“朱老师,您的鞋。”

“博文,你怎么光着脚啊。”

经纪人带来的人,从雾中走出来。

他们终于见面,四目交接中,呼吸与心跳,早也失去控制。

他的回忆被打开,眼前人与十年前别无二致。

朱博文一时无法接受,虚幻的梦中人出现在眼前,伸手就可以抓住,有血有肉,真实的可怕。

李孟遥……他只张着嘴,却喊不出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光着脚也不错,就是要辛苦下,地上很凉。”

李孟遥和自己不一样,她从容淡定,蹲在朱博文身前,看着他的脚。

忽然拿起相机,拍了一张。

“ok,我调试好了,那……开始吧?”

然后潇洒起身离开,走入雾中,快要消失的时候回过头,对朱博文笑着。

这是李孟遥,他的一切自己都记得。

但李孟遥似乎都不记得,如同下一世轮回而来,是一个新的李孟遥。

没有关于朱博文的任何记忆。

“好啦,大家各就各位。”

准备完毕,李孟遥想起什么,转身本想往回走,立马撞上一堵肉墙,抬眼一看,朱博文早来到身后,眼神冰冷的像尊雕像。

“去问问到底该怎么拍,我需要什么情绪。”

两个人近在咫尺却要让助理传话,看样子是真生气了。现场气氛变得尴尬,而且还没人敢劝。

“恩,好的,博文哥……那个……这位老师怎么称呼?”

“叫我李孟遥就好。”

好在李孟遥没太在意,还是满脸笑容。

“李老师,咱们今天要怎么拍啊。”

“保持现在的情绪就很好,你可以随意发挥。”

李孟遥从来随心所欲,哪里在意过别人?

“什么叫随意发挥,问她。”

朱博文不准备认输,继续让小助理传话。

“李老师……”

朱博文咬牙切齿的模样,小助理还是第一次见,再这么下去怕会当场被吓哭。

“我的意思是那么多年没见,你现在什么心情就怎么表达,我要的就是这个。”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218/64894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