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绝境全文免费阅读-史上第一绝境最新章节

自封亚丁湾海盗王的殷诚被上线出卖穿越了穿越到一个马上就要被废掉的太子已经更悲催了正当他刚刚稳固地位绝地反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皇帝爹好像也是穿越来的朝堂上的文官大佬们好像也被历史上的名臣奸臣们魂穿了边疆的武将好像也被历史上的名将魂穿了偶然认识一个美女不是魂穿,却自称奴家貂蝉史上第一绝境,生还是死,这还是一个问题么?水友群:929982752

史上第一绝境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床上的男子缓缓地睁开眼。

有些冷,窗外的风夹杂着寒雨进了屋内。

他裹紧了衣服,脑袋昏昏沉沉,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看着四周。

这是哪里?

身子站起,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男子扶住木床一边,上等精木质感让他不由一愣。

此刻,男子缓过神,认真的看着四周。

精致奢华的桌椅板凳,让久在海上飘荡的他有种莫名的陌生感。

整个房间空旷硕大,古香古色。

里里外外却给人一种冷寂之感,缺少生气。

这里就是地狱么?

站了起来,走到窗前,阴沉的天让人无比压抑,

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带着泥土芬芳的气息,已经好久没有闻到了。

“地狱里还有这种环境。”摆弄着窗旁盆栽,淡淡花香混合着雨味,让常年在海上飘荡的他心旷神怡。

“啊,太子。”身后传来瓷器落地摔碎声音,他回过头,寻声望去。

一个年纪不大,一身古装的少年面带惊喜看着他。

“太子?”

他皱了皱眉。

少年快步上前,关上窗户,寒冷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阎王殿怎么怪怪的?和传说中不一样啊,孟婆怎么是男的?

男子没有搭理少年,身子有些乏,刚刚有点冷风吹着,还精神点。

此时没了风,整个人又昏昏沉沉,只想在床上躺着。

他这样想,也是这样做。

少年见他往床边走,赶紧上前搀扶,一边扶着,一边道:“太子爷,您终于醒了。”

少年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小心翼翼将他扶到床边。

男子发现事有些蹊跷,自己的船被十几发导弹击中,就算是铜头铁骨也该化成铁水。

此时自己不应该在阎王殿么?

一想到这,他不由想起陈寒。

这个人从警校中将选中自己,让自己成为国际警察,卧底索马里八年。

等到自己成为索马里所谓海盗王之后,又一举将自己和手下全部歼灭。

八年来,自己舍身忘死,带着一帮无比信任自己,自己却无法信任的小弟。

一步步走上亚丁湾最强的位置。

结果,自己的引路人,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

一条短信,就让自己八年用命换来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顷刻间,灰飞烟灭。

哎,也算是一种解脱。

恨他么?

倒也不怎么恨。

从最开始接到任务时的兴奋,到八年后的麻木。

每次杀人后,男子都需要不断提醒自己是个警察才能勉强入睡。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他已经分不清。只知道,自己选择跟他走的那一刻,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无间地狱。

死,应该是最好的解脱,对自己,对自己那帮小弟。

只是,对不起了,兄弟们。

他呆呆的坐着,愣愣出神,许久才叹口气。

“太子爷。”少年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轻轻的叫了一声。

他回过神,看着眼前有些惶恐的少年,“你叫我什么?”

少年跪下来,泣不成声:“太子爷,不管外面怎么样,您在奴婢心中,始终是太子爷。”

他坐在床上,没有说话,看着泣不成声的少年,又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

窗外沉闷雷声过后,雨声越来越大。

“哎,头疼,下雨天睡觉天,天大的事,睡醒再说。”他想到做到,倒头就睡。

“什么玩意就太子,阎王殿和想象里不一样啊。”

大雨停停下下,持续下了五天,他也在这五天内弄清楚。

自己没有到阎王殿,而是穿越了。

十几发导弹直接把自己干到了这个世界。

不仅没死,反而重生在了这个朝代当朝太子身上。

当然,这个太子现在应该算是个废太子。

他穿越过来前一天,太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和皇帝争执起来。

一向稳重的太子,也可以说是懦弱吧。

不过话说回来,从古至今,哪朝太子在皇帝春秋鼎盛,帝国稳固的情况下不懦弱?

不懦弱的,估计下场应该很惨吧。

一直以来,他魂穿的这位太子爷,对自己老师,那位号称历经四朝,教了十二位准太子、六位太子、两个皇帝的老头教导,始终记在心上。

这位大佬的教导总结起来,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

宁可无功不可有过。

这些年来,这位太子爷也是一直这样做的。

毕竟,在本朝当太子太危险。

光从这位历经四朝就教过十二位准太子的大佬职业生涯上就能看出,前几任皇帝竞争太子之时有多惨烈。

这种竞争堪比他上一世看的动物世界。

海盗头子们之间竞争都没这残酷。

就说这一代的太子,所处环境之恶劣,简直是地狱难度。

大皇子,皇帝的大儿子,身体从上到下,健健康康,现在三十岁出头,一顿能吃两斤牛肉,号称千杯不醉,人也很聪明,外貌英俊。

属于那种穿上儒服可作诗,披上战甲能冲锋的人物。

只可惜天生眼疾,不能为君。

皇帝最心疼最喜欢的也是这位大皇子,有一次喝多了说大皇子就算是造反,他都觉得是情理之中。

大皇子不能为君,二皇子上。

二皇子和三皇子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兄弟,从小争到大。

二皇子要当太子,三皇子不服,两个人斗了三年,从一字王斗到了二字王,最后双双被贬到交趾做土皇帝去了。

当朝皇帝最烦的就是交趾来的奏章。

交趾的奏章不是二皇子骂三皇子又欺男霸女,就是三皇子骂二皇子鱼肉百姓。

两位皇子一走,就轮到了四皇子。

四皇子是一个很佛系的人,从小多病,是唯一一个成年后还养在深宫中的皇子。

其母洛贵妃为了四皇子能够健康长大,自打四皇子降生就吃斋念佛,四皇子耳濡目染下也成了个虔诚的佛教徒。

二皇子三皇子一被贬,群臣商议立太子之事,都不等提名他,四皇子咔咔咔就把头发剪了,要不是随身太监以死相逼,当天晚上四皇子就去京师旁的安若寺出家了。

四皇子也不适合当太子,那就往下捋吧。

结果年纪仅十五岁的五皇子,也就是他魂穿的这位,莫名奇妙的当上了储君,成了本朝太子。

这一当就是五年,这五年里,这位太子是谨记老师教诲,每日回去都要翻一翻本朝史书,看一看当年自己那些叔叔爷爷辈的太子们是咋死的。

毕竟,以史为鉴,知不知兴替不知道,但是能活命啊。

所以不管大事小事,这位太子从来都是只从众不表态。

科举有舞弊,六皇子的舅舅当主考官,被三皇子的表哥揭发,皇帝老爹生气,他跟着跪着。

云南有祥瑞,八皇子的舅舅千里迢迢运到京师,龙颜大悦,他跟着祝贺。

秋天了,一帮人去打猎,年近五十的皇帝宝刀不老,反正不管怎么着吧,打猎数量全场第一,他也跟着恨不得喊六六六。

就这样的一个角色,让一些刚调回京师做京官的官员们,头一次上朝完全感觉不到太子的存在。

有一个升职调到京师的官意气风发,喝多了,酒席上说,朝堂上的石头都比太子有存在感。

周围的同僚们虽然一个个大惊失色,大骂他目无君上,但是心里却一个个都为他这句话点赞。

但是,这样一个看起来谁都不怎么在意的太子。

做出了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

他穿越来的前一天,这位早朝后主动去找自己的皇帝老爹,退去随从服侍宫女太监之后,不到一刻钟。

书房里就传来皇帝的怒骂和太子的怒吼,吼的什么,没人听清,毕竟太突然了。

接着,叮叮当当,各种瓷器打碎的声音传来,当值的太监级别不够,没有召唤不得入内,只能赶紧去叫总管太监。

总管太监又赶紧请了正在办公的尚书令,两人急急忙忙赶到时,太子头上有伤,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皇帝坐在御座上神情恍惚。

整个书房里的场面极其诡异。

悲催太子爷还在床上昏迷,皇帝当天下午就要发布诏书,要废太子。

为国家社稷操碎了心的尚书令一把年纪了苦苦相求,皇帝就是不听,不管谁说都不好使,就是要废太子。

剩下的几个皇子一个个吓的半死,当太子这事是好事,但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当,根据本朝的经验来看,得等皇帝快不行了,那个时候当太子才是最安全的。

本朝皇帝是先皇驾崩前三年才当上的太子,而先皇只当了一年太子就转正了。

而那些一早就当太子的,一个个都在下面服侍先皇呢。

现在皇帝生龙活虎,一顿不吃三馒头誓不罢休的主,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三十年估计都归不了天。

这个时候当太子,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六皇子一听要罢免太子,当场就吓昏过去,醒了之后直奔尚书令府,生拉硬拽,把文武百官和大大小小的五六个皇子联合起来。

如果不是最小的皇子还在吃奶,这位六皇子都得把他抱过去。

以尚书令为首,乌泱泱一群人跪在宫门外,恳请皇帝改主意。

谁知道,这一跪不要紧,紧跟着就下大雨,以尚书令为首的几位大佬都是上了年纪的,雨一淋,身子骨就受不了了。

一个下午,但凡胡子花白的全都昏倒了。

皇帝也缓过神来了,这帮子老家伙全是中流砥柱,少一个还好,要是都倒了,整个国家别说维持,估计第二天就完蛋了。

改了主意,只是罚太子禁足三月,就准备去安抚群臣了。

刚安抚好,这帮老头子们又各个抱头痛哭,跪倒一片,大骂自己不忠不义,逼宫皇帝,几个影帝哭着哭着就要撞墙,以死谢罪。

结果皇帝拉的慢了,御史台的一老头用力过猛,直接撞死了。

这下更乱了,虽说皇帝犯错在前,但是皇帝已经知错就改了,还好生安抚。

不仅安抚还夸自己不是逼宫,是忠君爱国,御史这一死不要紧,直接做实了皇帝残暴,逼死贤良的事实。

一帮老头你看我,我看你,没辙,还能咋办,接着哭吧,一个个哭的稀里哗啦,痛斥自己不忠不义,努力把御史死的锅往自己身上揽。

皇帝脸上虽然阴沉,但也不能当时发作,以后早着呢,当下只能继续安抚,宫殿守卫将众人围住,防止再有影帝寻死。

整个大殿乱哄哄成一团。

而那天在书房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除了皇帝和太子,无人知道。

在尘埃落地之后,所有人都刻意的忘记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事也成了本朝最大的辛秘之一。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躺在高床软枕上的太子梁俊带着秘密走了,新的梁俊带着对新世界的迷茫重生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29100/48806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