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星几许全文免费阅读-灿星几许最新章节

天上繁星几许望月独吟她只是他一人的满空繁星

灿星几许


是夜,凌晨三时许。

所有人都在沉沉的睡梦中,一则消息却在各大网站上铺天盖地的爆出来。

川城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地震。

地震发生在深夜,无数人在一夕之间被掩埋在重重的钢筋水泥下,瞬间没了声息。

川城,俨然成了一座死城,到处是残垣断壁,尸横遍野。

天还没亮,沈励诚就接到了沈一国的电话,急匆匆的,很不像是他的作风。

“川城发生了严重的地震,你抓紧赶到公司来,这是我们摆平前几天曝光我们沈氏集团黑料的好时机”沈一国的声音有些急促又有些欣喜。

沈励诚愣了愣,川城?那个远在千里外的川城发生了地震?

他立刻就明白了沈一国的意思,简单的洗漱过后,从更衣间挑了一身全黑的定制西装,沉稳内敛的样子极度符合今天的主题。

助理沈哲早早地就侯在客厅了,看见沈励诚迈着步子从别墅里走出来,他赶紧走到车前打开车门:“总裁,老爷子让你直接去公司找他,他已经在公司等候多时了。”

沈励诚“嗯”了一声,抬脚坐进车里,拿起身边的平板电脑开始看新闻。

川城发生了特大地震,各路媒体纷纷报道,关于前几天沈氏集团的黑料已经销声匿迹了。

但是现在这样的网络时代,稍稍一露头的新闻,就会被无数人窥探讨论,更何况还是“沈氏集团新建小区甲醛严重超标导致多名儿童患白血病”这样的爆炸性新闻。

新闻中,多名白血病儿童的父母表示自己入住沈氏集团的新建小区以后,孩子得了白血病,要求沈氏集团负责,并要求相关部门彻查此事。

沈氏集团,沈一国亲手创立的商业帝国,以房地产为主,近些年更是涉足物业、商贸、商场、医院,沈一国本人更是登顶亚洲首富。

沈一国唯一的儿子沈励诚不负众望,接管公司以后将沈氏的商业版图扩张到了之前的两倍,因为行事作风狠辣果决,但是人长得英俊帅气,被圈内人戏称为“玉面阎罗”。

这几天,沈氏集团受这则新闻的冲击,房价大跌,股价更是惨不忍睹。

沈励诚召开了紧急股东大会,讨论之后,沈励诚要求去涉事小区直播检测,虽然在直播中相关部门检测到小区内所有的指标全部合格,但是依然有不少人认为是沈氏集团财大气粗,收买了相关单位的负责人,故意自导自演了这出直播的戏码来糊弄消费者。

受害者们更是带着自己的孩子在沈氏集团的门前讨要说法,网上的讨伐声不断,售楼处被打砸一空,沈氏集团像是一夜之间跌下了神坛,被众人唾弃。

正当事情陷入僵局一筹莫展的时候,川城,发生了特大地震。

车子稳稳地停在沈氏的地下停车场,沈励诚打开车门下车的瞬间,突然转身对沈哲说:“告诉父亲,不要在办公室等着了,马上去前厅,我在那里等他。”

沈哲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沈励诚的吩咐去做了。

沈氏的前门口,还聚集着大批的受害者,也不乏有记者蹲在门前,但是今天,记者仿佛格外多,长枪短炮的对着沈氏的大门口,像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电梯门“唰”的一声打开,沈励诚长腿迈出去的瞬间,就看了门外黑压压的人群。

前厅的接待小姐一看到沈励诚,马上恭敬地跑过来鞠躬:“总裁,有什么吩咐?”

“打开大门,让外面的人进来”沈励诚不紧不慢的说,“特别是记者,全部请进来”。

“好的总裁”接待小姐小跑过去,打开大门,马上有乌泱泱的人冲了进来。

门口的保镖马上围在沈励诚身边环成一个圆形,严阵以待。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了,沈一国在沈哲的陪同下走出了电梯,看到大厅里满满当当的受害者和记者,甚是壮观。

沈一国走近沈励诚,保镖们自觉地露出一个口子,将两人严严实实的围在中间。

沈励诚却摆摆手,让保镖们退下,环视了一圈,居高临下的说:“大家好,我是沈励诚,沈氏集团的负责人。”

有些受害者们已经蠢蠢欲动的要张口说话,却不料被沈励诚看了一眼,就老老实实的噤了声。

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对着沈励诚猛拍。

“相信大家已经都知道了,川城发生了特大地震,作为同胞我真的深感痛心,所以沈氏集团决定向灾区捐两个亿,而且我本人将带着物资亲自去灾区,帮助川城早日渡过难关”沈励诚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对于现场的受害者们,我更是深感抱歉,所以我们打算成立一个白血病儿童基金会,专门用于白血病儿童的救治和白血病研究”。

话音刚落,马上就有记者的狂轰乱炸响起来。

“沈总,您真的打算自己深入灾区吗?”

“沈总,听说川城现在余震不断,您不顾性命安危自己亲赴灾区是为了什么?”

“沈总,您成立基金会是不是代表着承认沈氏的房子有问题?”

没有多言,沈励诚头也不回的抬脚跨进总裁专属电梯。

“励诚你疯了吗?你知道现在川城是什么情况吗,那边现在余震不断,山洪泥石流频发,你自己的身体状况你不清楚吗”沈一国一进门就怒不可遏的训斥道。

“父亲,这一趟我必须去,只有这样,才能把之前的沈氏黑料压下来”沈励诚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目光中尽是坚定。

“励诚,我只有你一个儿子,我不能看你以身犯险,川城现在太危险了,我绝不能让你去,我们已经捐了两个亿,物资我们可以派别人送过去,你就老老实实留在海城处理公司的业务,励诚啊,苏老爷子已经去世了,他留下的药坚持不了多久,唉”沈一国说着整个人像是泄了气般坐在沙发上,满脸愁容。

沈励诚愣了一下,摸了摸口袋里的药,缓缓站起身,走到沈一国对面坐下。

“父亲,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这一趟我去和别人去是不一样的,我们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心,才能让大众扭转对沈氏的看法,而且,苏老爷子的药我已经送了样品去检测,总会有办法的”沈励诚靠在沙发上,直直的看着对面的沈一国。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491/64708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