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若离全文免费阅读-此生若离最新章节

世人皆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杜若想着,自己的有情郎便是那个叫陆离的男子吧。自从桃林初见,便是一眼万年。贴身丫鬟还问过她:“怎的待陆离这般好?”她总是轻笑着说道:“大概…因着他是陆离,我便待他与旁人不同些。”说这话时眼里都是泛着光芒的。世人皆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陆离尚且年幼时第一次见到杜若便暗暗发誓,将来与自己结发为夫妻,相携到老的女子定要是杜若这个调皮的女娃娃了。(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多年后的桃林初遇,便是他的蓄谋已久。从那以后他有了软肋,也有了铠甲。

此生若离


杜若初次见到陆离,是在她十五岁及笄礼上。

身为皇室唯一的公主,父皇将她的及笄礼办的极尽奢华,及笄礼接近尾声时,杜若便寻了个借口离开了宴席,去了桃林。

因而民间有“三月三日采桃花,酒浸服之,除百病,好颜色”之说,杜若便每年生辰都会来桃林折几株桃花为父皇酿酒,今年也不例外。

刚到桃林折了几支桃花捧在怀里,便看见桃林深处有一男子遥遥而立,像是在欣赏桃林的美景,一人一景就那样站着,让人不忍打破那份安静,杜若心想无欲无求怕是也不过如此了吧。

“微臣不想公主也有偷窥的习惯”

那人突然转过身来状似轻佻的说,被发现了,杜若也不好在看着,微笑着到:

“早前听闻宰相大人并非轻佻之人,今日一见可见传言不可信啊”

那人见杜若如此,便福了福身,说道

“是陆离唐突了,还望公主莫怪”

杜若捧着满怀的桃花猫着腰对陆离说道

“斑陆离而上下,当真是好名字,陆离,以后,你便跟我皇兄一起叫我杜若吧”

说完这话杜若便直起身离开了,只留下陆离一人在桃林中望着杜若的背影出神。

见走远一些,杜若的贴身侍女桃红就问起主子第一次见面就怎么知道那人是当朝宰相,杜若听后便笑了笑说道

“你这傻丫头,试问这世间有几人有资格进那桃林,又在这几人之中又有谁喜穿白衣,袖口又总是绣着滚银边的曼陀罗华花纹,陆离这个人啊,弱冠之年便封侯拜相比起朝中元老也是不遑多让,刚给本宫行礼时也不见得多惶恐,倒是玩笑多些”

杜若说完便将怀里的桃花递给桃红,说道:

“傻丫头,别瞎想了,去把这些桃花送回寝殿吧,现在宴席还未结束,本宫作为今日的主角自然是要早些回去的,以免失了礼数。”

杜若回到宴席就悄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个位置视野极好,能让她看见朝臣所在,杜若望着本该是陆离坐的位置如今空着,想着他也许还在桃林逗留,便也收回心思低头捏起一块桌子上的糕点吃了起来。

“嗯?这糕点味道怎么跟往日不同”杜若疑惑到。

“煜儿,父皇这亲手做的桃花糕可合你口味?”宣帝对杜若问道。

“味道有桃花的清香,女儿喜欢,只是父皇怎么想到做起桃花糕来了?”杜若抬起头对着主位上的宣帝说道。

宣帝见自己的女儿喜欢,便不由地得意起来说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煜儿年年都给朕酿桃花酒,今日你及笄,为父当然要还礼喽!不过,煜儿你也要谢谢宰相,若不是他帮朕出主意朕还正愁送什么给你呢,哟,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还是和你皇兄一道而来”

杜若循着宣帝的目光望过去,只见陆离与杜衡两人刚迈进门像是在攀谈着什么。

“我这妹妹你见了定心生欢喜”

此时歌舞已停,杜衡的声音在宴席上显得格外清晰,还未等陆离答话,杜若便听见宣帝威严的声音从耳侧传来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

“琅王,休要胡说啊。”

宣帝说完,杜衡便和陆离齐齐向宣帝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微臣参见皇上。”

“罢了罢了,今日煜儿及笄,这些虚礼也就免了吧,你们这些小辈先聊着,朕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宣帝说着便笑着离开了。

“小煜儿,你还未曾见过陆离,今日又正好是你及笄,陆离便给你带了见面礼,你快看看是什么?”

杜衡说着便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递给杜若。

“皇兄,你妹妹我的乳名什么时候也是您老可以唤的了,还有啊,今日是我及笄,皇兄你怎的穿的如此喜庆,莫不是要抢了我的风头去”杜若努力憋笑着说道。

“好妹妹,别闹了,你快打开锦盒看看陆离送你的礼物你可喜欢?”

杜若依言打开锦盒,入眼的是一个球形的金属香囊,上面的凤凰镂空花纹缠绕着整个球形,点翠点缀着整个凤尾,打开香囊内部放着一个半圆形香盂上面刻着生辰快乐四个字。杜若看了便很是喜欢,不由得笑着对陆离说道:

“陆大人有心了,这香囊本宫很喜欢,也谢谢你的生辰快乐。”

只见陆离微笑着说道:

“就当是为刚刚的唐突佳人赔罪了”

“刚刚?你们两个之前见过?”

杜衡调笑着说道。

“未曾见过,不过是陆大人的玩笑话罢了,话说回来,皇兄,二皇兄是还未归朝吗?怎么我今日及笄都没见到他”

杜若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杜衡听到杜若提起别的事便知她不愿多说也就不在追问而是开始回答杜若的问题:

“二皇兄昨日来信说,大约五日便可赶回皇城,知你及笄,所以改日再送你礼物赔罪”。

“七殿下,我看我们该回座位了,宴席快要结束了。”

杜若刚要说话却被陆离打断便不由得看了陆离一眼,陆离却只是朝她笑笑便径直向自己的座位走去。杜衡见此也不多加逗留亦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席间,按大宣规矩公主及笄,宣帝要讲一番庆贺词,以此庆贺公主及笄,待宣帝讲完朝臣便纷纷前来庆贺及笄之喜,杜若只需要坐着微笑,偶尔和前来庆贺的朝臣攀谈几句便可,终于捱到了宴席结束,眼见朝臣各自离开,杜若突然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陆离。

“陆大人,本宫想在你那讨教讨教这香囊放什么香最为合适,不知陆大人可愿给本宫讲讲?”

杜若说着便认真地看起了香囊。

待其他人都离开后,陆离便对杜若问到

“不知公主留下微臣是所为何事?”

“陆离,你这七窍玲珑心又怎么能不知本宫的心思呢!”

杜若佯装严肃地说道。

“事关公主名节,公主大可放心,微臣定不会说出今日桃林中事”

陆离认真的说着。杜若听后扶额说道:

“陆离啊,怪不得朝中臣子你最得圣心呢,能当众臣之首的人,当真是严谨呢,可惜了猜不透女儿家的心思!陆离,我说了让你随着我皇兄叫我杜若就好,这才是我叫住你的原因,还有,你送的香囊我是真的很喜欢,并非客气。”

陆离听后微微一怔随即回道:

“嗯,你若真心喜欢须得日日佩戴再身上。方显诚意。”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8944/60999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