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祖帝全文免费阅读-大祖帝最新章节

群雄角逐,万族并立,强者为王,弱小为罪,少年被打落悬崖,立志活到那个美丽的时代。

大祖帝


夜色已深,黑暗笼罩了大地。

幽冥狱,这个宗门的一处分舵外的山洞,少男少女正在对坐在一起,其中有一堆篝火在燃烧。

少年相貌英俊清秀,一双漆黑色的眸子有神,其中包含柔情的正看着少女的背影。

“春嫣,这次我帮你将这魔灵草给吸出来,你就会没有了事了。”少年道。

少女背坐在少年的面前,脸色苍白如纸,身穿黑色衣裙,曲线玲珑,容颜娇媚。

“凌寻哥哥,这些天多亏了你的帮助,大恩大德春嫣必将报答。”她浅笑道。

少年叫做凌寻,曾经是这幽冥地外门的第二天才,修为达到了混元境第七重。

两人是一对情侣,少女名叫张春嫣,一日她外出被名叫魔灵草的毒物割伤,虽不死终日饱受毒物的侵蚀。

于是,张春嫣请求凌寻为他吸取这毒素,因为她天赋太弱,分舵不会给她解药。

凌寻很爱张春嫣,不忍她饱受这毒素折磨,他与生俱来一种吸收能力,于是耗费精力为她祛除毒素,他自身的修为也跌落到导气境三重。

曾经的第二天才跌落成一名废物,凌寻受尽了教众的歧视与嘲笑,不过他为爱人从未有过后悔。

炎域大陆,修炼者以元力为主调,据说强者能够用它举手投足间造成极大的威能。

凌寻没有自暴自弃,在长时间吸取这种毒素,他不仅身体虚弱了下来。

修炼天赋也随之下降,不管他如何的勤奋修炼一直停留不滞。

这一切,只要是为了她,他都能心甘情愿的承受下去。

凌寻双手轻轻放在少女的背上,将她体内的魔灵草毒素给源源不断的吸引到自己的体内,为之他的面色惨白。

张春嫣的脸色逐渐的红润了起来,身上的疼痛也是消退了不少,体质也是开始恢复正常。

“我得加紧速度。”凌寻心想道,加快了吸收速度,尽管他身上因为毒素疼痛难忍。不过仍然在坚持着。

在经过一个小时过后,凌寻已经将她体内的毒素尽数的吸收到了自己身上,其面色毫无血色,身上就如小刀乱钻。

“凌寻哥哥,你没事吧?”张春嫣转过身来,脸上充满了关切以及心疼。

“我没事,只要春嫣没事就好。”

凌寻只觉得有股幽香飘了过来,身上也不觉得疼了,哪里会说这自己难受的言语。

“凌寻哥哥,你对我真好,我们以后就成亲吧,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张春嫣道。

闻言,凌寻面红耳赤,心中极为的欢喜,他顾不上身子的虚弱,从怀里摸出来一枚棕色丹丸。

“这是从分舵偷来的三品丹药,嫣妹你吃了后就能提升到混元境三星了。”凌寻道。

“凌寻哥哥,你一直都对我这么好,经常传输元力给我,还帮我解毒,给我丹药……”张春嫣接过了丹药,旋即一抹冷笑浮现在其的脸庞。

突然,这山洞里走进了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其的面庞如若玄冰,双瞳就似深谭,身穿一件白色衣衫。

他的脸仍然稚嫩,但却轮廓分明,菱角凸显,眼神犀利冷漠的注视着凌寻。

此人名为王皓轩,是分舵第一天才,曾与凌寻是竞争对手,同样是死对头,一直以来关系不和睦。

“他怎知道这里。”凌寻顿生疑窦,这里只有他和张春嫣知道,而这家伙是从何得知这里。

“当然是我告诉他的了。”张春嫣仿佛换了一张脸庞,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什么?嫣妹你为何要这样做?”

忽然间,凌寻觉得面前的女子太陌生了,就好像从认识她一样。

“从一开始,我都只是在陪你演演戏罢了,跟你的每分每秒都让我感到无比的恶心与厌恶,我假装跟你好,就是为了能让他早日除掉你这个死对头。”张春嫣道。

凌寻心中一股恼怒,想他自己待她不薄,没料到她不过是虚情假意,实际上是玩弄他的一片真情。

“很好,这小子是我路上的绊脚石,他一死没有人能阻挡我晋入内门了。”王皓轩道。

他的瞳孔中杀意涌动,面前的这小子与他关系恶劣,不除掉他终归是祸患。

“你们这两个狗男女!”

凌寻挣扎的起身,不顾自己这副中毒之躯,只想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只可惜他的动作破绽百出。

王皓轩箭步上前,一脚正踢而出,踹在了他的心口处,狂猛的力道使他往后倒飞。

重重摔在地上的他,哇的一声便是呕出了一口血,他动弹不得,就如同待宰杀的羔羊般。

“凌寻,我告诉你吧,跟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让我恶心难受,身上就犹如千万只虫子在爬似的。你就一个穷小子,而浩轩哥可是分舵天才更是出自豪门,你以为我会选择谁。”张春嫣道。

一股滔天的恨意在他心中油然而生,他的拳头紧紧握住,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没有力量就什么都做不到。

“在这个成败论英雄的世界里,你已经输了。”

王皓轩显然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身形迅速上前抬手挥掌,朝着后者的丹田狠狠就是一重击。

凌寻虚弱的身躯经受不住这下掌击,丹田顿时破损,大口呕血昏死了过去。

“任何人中了我的碎心掌,都将活不过明天。”

王皓轩站起身来,冷漠无情的说道,刚才他的掌力威猛无铸,这门掌法中招者向来都活不长,即使不死也得成为废人一名。

“皓轩哥,我看把这小子丢到悬崖下面,去喂野狗豺狼得了。”张春嫣道。

王皓轩与她对视一眼,对她的看法也是认同,于是背起凌寻往这悬崖边奔驰而去。

来到这悬崖边后,他将背负的凌寻往下面用力一丢,然后任其坠落了下去,转身离开。

他们认为凌寻是必死无疑,即使尸体被发现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凌寻无力的坠落向谷底,脖子上的长方形玉佩闪闪发亮,但见玉佩上面有古朴的纹路,另外还有金黄的色泽。

突然,玉佩发出的光芒化为了一层防护罩,将少年给包裹了起来,使他安全落地,这时一群过路人恰好遇到的昏迷的他。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29467/48872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