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吕布全文免费阅读-地表最强吕布最新章节

重活一世,有了前世的教训,历尽一番洗礼之后,吕布的称霸之路也由此拉开了序幕;是为汉将还是为诸侯或是大将,吕布的心中早已有了决断,这一世当不叫诸天负他,这一世当不叫他负友人,这一世当不叫寒门受压迫;这一世当叫汉室长青!群号:783,245,345)

地表最强吕布


白门楼城上,四名恶汉扣押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大汉的身材很魁梧,身长九尺,虽然此时沦为阶下囚,但在四名恶汉中气势也是丝毫不弱,从四名恶汉用力而扭曲的面部就可以得知。

此人的实力是一流水准,只是此时却是显得异常狼狈,头发参差不齐,胡子也拉碴没有整理,再加上身上那一身残破或缺的铠甲,让人怎么也想不到昨天的他还在家中豪迈地喝着酒,看着家中美妾歌舞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温侯是也。

“奉先,别来无恙啊!”坐台之上一名留有美须,身材矮小,衣服是墨黑色锦袍,曹操笑着说。

吕布看到此人突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脸上强撑一丝笑容:“孟德兄,绑得太紧了,可否给松一松。”

曹操笑容更甚:“欸,奉先这是在说笑吗?绑老虎怎么可以松呢!”

吕布眼神落幕下来,此前一往无前的气势突然就衰落下来,先前面临多少绝望,吕布也可以一站,不知是年龄的增长,还是繁华的洛阳,让这个睥睨一切的温侯也磨下来棱角多了点圆滑。

“曹公,你所图不过是我吕布之勇和用兵之神,今后我愿降你,此后唯曹公马首是瞻。”

曹操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但是又似想到了什么,于是乎问身旁的刘备道:“玄德,汝以为呢?”

吕布连忙把目光转向刘备,他记得自己对他有恩,想来这个刘备应该会给自己几分薄面,死倒不至于,一定能活下去,只是自己的兵马少不了要大减和大改动,不过这有啥呢!

他可是天下闻名的吕布!

刘备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不过被他很好地掩藏下去,对于自身的克制刘玄德这点上自问可以无输于人。

曹操此次也用心绝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另有所图,都是深居高位,刘备焉能不知道曹操心中打得是什么算盘。

自己同意,便是别有有心,因为谁都知道丁建阳和董卓的惨状,虽然这其中有隐情,但是想比较于曹操的惜命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

不同意就是看不过去,不希望曹操的实力变强,他与他都是诸侯,都是希望自身实力增强,将来才会有那么一天兵临城下横扫天下。

自己还是忠于上一条,毕竟谁都不希望对手的实力更强,这还是自己控制的。

“公不见丁建阳于董卓乎?”刘备轻抿一口茶缓缓道。

曹操轻笑,也分不清楚脸上的笑容是真是假,不管吕布如何骂大耳贼无信,曹操不为所动只是下令处死吕布,只是当他的亲兵推出一个人时,他的眼神变了。

“公台,近来可好,只要你答应归顺我,我给你的绝不会比吕布差。”

“哼,我记性不差,那吕伯奢一家,我至今还历历在目,我也不至于让你曹操如此费心又费力,来,快点解决。”

陈宫说着把脖子放在了短头台上,表情没有丝毫犹豫,不知最后想的是什么?

也许是恨吕布当初没有听他的话,也许是怨自己跟错了人,总之这位智计无双的陈公台算是退下了帷幕了。

“将军,你依然是我们并州的骄傲,就算顺身死,将军也不要难过,因为这就是我们作为属下的宿命。”

就算被缚着,即将远离人世,高顺也依然面不改色,他悍然走向刑场,表情比一往无前的陈宫来说更多是惋惜和不能尽忠的自责。

吕布安静了,刚毅分明的脸上明显留下几滴泪痕,那双浑浊的眼睛好似突然有了光明,只是当下的情况纵使有天大的改变,吕布也断然不会往生。

吕布没有在看曹操和刘备,而是望后看去,竟然看到了熟悉的脸。

侯成,宋宪,魏续,张辽。

要是在平时吕布保准会劈头盖脸地骂过去,这时也许是生命最后一刻看透了平时不能看透的东西,竟十分平静。

“行刑!”刽子手虎吼一声,然后一名曹军士卒走到高台上砍断绳子,那一瞬间凄厉的破风声还夹杂着闪电与气势汹汹的惊雷。

最后一刻,吕布好似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也是回光返照的时候。

“吕奉先在此,谁人敢之一战!”激昂的声音响起,高台上乱哄哄的场景突然变得很安静很安静!

曹操带人去望马厩里去看,他虽是文官可是对于好马的追求也是没有半点减弱,而且他现在贵为主公,一匹好马自然也配得上他的身份,只是当他来到这里,看守的人告诉他,马受了那一声雷就受惊而死了。

派人又去往吕布府邸,他的家人好似凭空消失一般,任人找也找不到,曹操于是做罢,女人自己不缺,何况天下还那么大呢?听说吕布部下秦宜禄的女人不错,找个时间去去。

“属于吕布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是属于我曹孟德的时代,而且只会长不会短,哈哈……”曹操大笑着去往吕布营帐,这次的仗,可以说得上是很漂亮,希望以后也如此。

……………………

风和日丽,蓝天白云,纵马飞翔,这是一个草原英雄少年纵马奔驰的时代。

这天傍晚,少女秀儿来到小溪边,这是属于她的秘密基地,草原上的儿郎大多热血且果敢,她说晚上这里不准来人就不会有人来,他父亲可是这一代有名的富豪,一般没有人会来惹她,何况她芳龄不过二六,身子都没有发育成熟,又会惹来那个人呢?

褪去衣服,溪边也正是太阳刚落下红霞刚刚爬到溪水边缘,然而一声平地惊雷把溪水中嘻戏的少女着实吓了一跳,她落荒而逃,连衣服都顾不上,却脚上不稳,绊倒在草地上,那是名少年,却穿着与身体不想符合尺寸颇大的将军才有的铠甲!

少女特有的羞涩顿时爬上了她那娇嫩无比的脸蛋上,继而发出不似这个年纪的大叫。

“啊啊啊啊……”

少年好像醒了,看着面前衣不遮体的少女呆滞地说:“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但是说完此话头疼得厉害,不顾衣服宽大做了起来抓着头发痛苦地叫了起来,然后又昏倒了。

少女突然懵了,好像是这个人偷窥自己,怎么还怪她不知羞,没想那么多,秀儿来到溪边把撒落的衣服穿好,刚才她一声尖叫想必会叫他哥哥前来,说不准还有其他人,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穿好衣服吧!免得被别人看去了,自己就嫁不出去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881/64795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