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全文免费阅读-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最新章节

万惊鸿在死前割腕,以血立誓,即使化成厉鬼,魂飞魄散,也要将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挫骨扬灰,巨大的宫殿冰凉凄冷,殷红的鲜血流了满地。她死后,因其怨念太深,扰得那些个人夜夜难眠,日日不得安生。恰巧有个四处游历的高僧路过,念其悲惨一生,欲将其超度,然此人心有魔障,仍有牵绊,送佛至西,高僧将其生魂化作一缕青烟,待遇到有缘之人,方能超度。===有缘人魂穿,住进了她的身体,回到了她的十五岁,奸人,她来除,恶人,她来灭。就是那个施小王爷是怎么回事,与他应是无冤无仇,怎的就揪着她不放?“我们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这好办。”月黑风高,拦腰抱起,越过座座古宅新苑,足尖稳稳点在岸边木船之上。眼带笑意。“现在是了。”===“你这丫头,本王救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偌大的宫殿冰冷凄清,外面是人声沸鼎,热闹非凡,原来是怡贵妃的封后典礼,文武百官皆来出席,人人面上带笑,欢度佳日。

而这宫殿却是一副仿佛没有人气的模样,别致的双面彩绘屏风平日里透露出和谐宁静之美,此时却是与这景相互辉映,衬得是惨淡之色。

屏风一角靠坐着一个女人,身着深色华服,双手垂放在地上,面色苍白,目光涣散,毫无聚点地落在地上,犹如行尸走肉,看上去竟有一丝难以靠近的可怖。

宫殿门口踏入了一只脚,穿的是勾着金色的玉鞋,鞋头绣着一颗宝石,周围还有细细的流苏。

万惊鸿慢慢抬起眼皮,面上是干涸的泪痕,看着门口走进的女子,穿的是金丝凤袍,头戴华丽凤冠,粉白黛黑,娇艳惊人,看上去雍容华贵,仪态万千,然而谁又能知道,这样丰姿绰约的女人,有着蛇蝎般恶毒的心肠。她看着万惊鸿,面上带着得意又嘲讽的笑,仿佛是在看被自己踩在脚底的蝼蚁。

万惊鸿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心中冷笑。这人之前口口声声待她若知己,处处不求回报地为自己着想,却是处处利用自己,暗自对自己使绊,多次想要自己的性命。现在想来,希望那些虚伪的“姐姐”“妹妹”真是叫人恶心。

她睥睨万惊鸿,轻笑道:“姐姐,怎么只剩一个人了?”

万惊鸿看着她,一言不发。

“呵,今天是本宫的封后典礼,姐姐为何不来道贺一声?姐姐怕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吧?姐姐这双腿恐怕是废了,这多亏了姐姐身边的宫婢丁香了,要不是她,姐姐也不会如此了,本宫体贴姐姐,为姐姐感到痛心,所以本宫就给她赐死了。”

“姐姐别这样看着本宫,本宫会伤心的,姐姐喜欢陛下,可本宫也喜欢得紧,姐姐可以嫁给他,为何本宫就不可以?而且说起来啊,本宫还比姐姐早呢,皇上到现在是不是还没有碰过姐姐?陛下可是跟本宫说,这一生只会有本宫一个女人,其他的杂草,是决计不会入他的眼的。早在姐姐玩着扮演太子妃的游戏时,本宫就已经怀上了陛下的龙子。”

说着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小腹,好似一个温婉无害的女人,出口确实惊涛骇浪:“姐姐放心,本宫早就料到姐姐的今日,便先送姐姐的父母和挚友柳文欢去下面等你了,想必你们很快就能团聚了,本宫真替姐姐感到开心。”

万惊鸿此时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本以为陛下是被她蒙蔽,本以为她的腿是多年的隐疾,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命数,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设计好的,而这人从一开始接近自己,便是带着目的。此时一听才知,原来,因为她的原因,没能分清歹人,害得她的朋友和家人皆惨死,她现在心中万分后悔愧疚,当初为何就不听文欢的话,早知今日,早知今日……

念及此,她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女人,咬牙切齿:“苏青青,我当初错看了你,错看了金毓华,我就算是变成厉鬼,就算是魂飞魄散,也要将你们挫骨扬灰,即使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们!”

苏青青收回了讥笑,眼中闪过一起愠色,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她身后,是万惊鸿沙哑的厉声:“你们一个都跑不掉!”这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绝望又凄惨。

想到家人和朋友,万惊鸿忍不住落下泪水,无声地哭泣,也不知过了多久,夜幕已慢慢降临,宫殿中没有掌灯的人,只有月亮打过来的一点余光。

万惊鸿双手撑着地,费力地爬到窗边的桌柜旁,抽出最底下一格里放着的匕首,对着手腕深深地割了下去。

她双眼通红地看着不停流血的手腕,一刀又一刀,仿佛割的不是自己的肉,恨意只增不减。

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啊!

为何这世道坏人横行,好人却悲剧!她心中有恨,恨那个利用自己的男人,恨那个居心叵测的女人,恨那些伤害过自己,伤害过家人和朋友的小人!

生既受辱,不如一死,不过那奈何桥,不喝那孟婆汤,化成厉鬼,即使下地狱,也要拉上他们!半月之后。

听闻那宫中的曾经的太子妃自杀于寝宫中,百姓众人皆震惊,而后又是一阵唏嘘,曾经众人羡慕的太子妃,竟落得如此下场,父母双亡,连她的好友柳家千金也因故去世,怕是接受不了这打击,便也随之而去了。

而当时羡煞旁人的神仙伴侣,也是没熬得住,谁都觉得太子登上皇位便会为这位知书达理的妻子封后,可众人猜中的开头,却没猜中结局。这便是百姓心知却不敢言,原来皇帝在感情上也不过与寻常男子一般,禁不住诱惑,又始乱终弃,竟将皇后之位给了太子妃的知己好友万青青。

世事难料,世事难料啊。

皇宫中的水,又何尝不比这江湖中的水深?

这些事已经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调侃的话题,有人事不关己,有人则替那位太子妃感到悲伤。

茶点摊坐着聊天的人,倒了一杯茶水,摇头叹气:“希望那位太子妃下一世能投个好人家。”

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的和尚闻此,摇了摇头,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他停下脚步,侧过身看向远处,他看向的便是万惊鸿被扔至的乱葬岗的方位。而后又转过头看向另一侧皇宫的方位,天色暗沉,怨念太深。

至此,掉回头,行至茶点摊旁,对座位上的人询问道:“打扰施主,贫僧法号了尘,来自静山寺,因游历四海,途径此处,还请问这里可有些山寺落脚?”

“自然有,大师请出城右走不过百里,便有一观留寺。”

“多谢施主。”

说罢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便移步城门口。

也罢,自有有缘人远道而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7797/55582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