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网游杂货店全文免费阅读-反网游杂货店最新章节

姜渐离:你怎么了?世界:你能看到我?和我对话?姜渐离:是,我很强的。你发生了什么事?世界:我正被一股不可抗的力量改造成新的网游大世界,这力量在我身体里面侵蚀我,我很痛苦。姜渐离:改造?你会死吗?世界:如果消失殆尽算的话,我会。姜渐离:让我来救你吧。世界:这股力量我都无法抵抗,你如果来帮我,你也会死。姜渐离:没事,拯救世界什么的,听起来一定很棒……

反网游杂货店


襄阳城外喊杀声震天,一支满编的蒙古千人队伍把一男子团团围住。

那被包围的男子脸上半点的慌张也无,反而轻笑一声,而后对着站在襄阳城门下的另一中年男子喊道:“郭兄,睁大眼睛,你可看好了。”

那位他口中的郭兄满脸的紧张,若不是因为与那个男人已经有了约定,他断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等事情发生。

襄阳城的城头,一女子神色忧虑的看着城门口的郭兄,生怕他会冲动之下,做出一些奋不顾身的事情。若不是她如今有了身孕,她恨不得与那郭兄一起立于城门口,同生共死。

在女子的身旁,还分别站着位年轻漂亮的红杉少女,和身穿军中将铠的短须男。

少女跟那女子一般,眼露忧色。

这位“军爷”同样在担忧,只是看其眉眼中模样,似乎他还在算计着什么别的东西。另外,襄阳城门紧闭,亦是他所下的命令。

之所以不敢开门,是因为在蒙古千人队伍更远的后方,还能看到滚滚的烟尘,那是蒙古大军营寨所在之处。

再看那被包围的男人,此时,他似乎是热血上涌,已经按捺不住自己一般,一声大喝,便冲向了身前的一排刀盾手。

千人队伍的头领见之大喜,什么江湖高手?还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

他立刻下令,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后方的长枪手上前。

只见男子的速度极快,明明包围他的士兵都距他二十步之远,但片刻之间,他便已欺身上去,与其中的某刀盾手两脸相对,四目相望。

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那刀盾手眼中的惊骇,心觉着,这样吓(he)人确实不好,于是对着那士兵一掌沛然轰出。

那刀盾手,前一秒惊骇莫名,以为自己眼花看到了被自己包围的家伙,下一秒才知原来确实眼花了。

‘啊,那家伙明明还是离我二十步之远的。’

他已经摔飞在了男子二十步外的地上,手中的盾牌中心有一个手掌形状的大洞。在生命中的最后一秒,他看到那男子身形模糊,左突右冲,却只能被四周不断上前的兄弟们乱刀招呼。

“呵呵,莽夫。”遂卒。

……

……

……

实际上的战场中,正不断的有刀盾手被男子轰飞,他仿佛不知道节省体力一般,每一掌都力重千斤。无论是谁,但凡中了他一掌,无不殒命当场。

这一幕令队伍的头领大惊失色,这世上竟然真有如此莽夫耶?

不过很快的,这位头领便又重新拾起了信心。

“呵呵,便是功力超绝又如何,我有一千人!今日人海战术,必将再一次证明其实用性!”

然而,男子的四周还是不断的有士兵惨叫着飞出去,不消片刻,便倒在地上吐血身亡。

人潮之中,尸体不断上下翻飞,毫不停歇。远远看去,甚是壮观。

就这样杀了许久,见到尸体不断堆积,但是那个男人却毫发无损,蒙古士兵们终于感受到了名为恐惧的东西,纷纷退开,只是远远的围住他,说什么也不愿再上前。

男子也趁机稍稍的停歇,他浑身杀气四溢,用一双眼怒瞪着四周唯唯诺诺的士兵们。

之前的他从头到脚一身白衣,此刻染上了许多的鲜血后,再看上去,他便宛如那血衣修罗一般。

那些凡是被他盯上的士兵,俱都忍不住的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他们的后背被更后面的人抵住,方略微的感觉到心安。

见到这一幕,男子更加的肆意张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远处,那位郭兄似乎亦被笑声感染,心觉得眼前这一幕,真真是豪情万丈,若是能进去与他一起并肩作战,定为人生一大快事。

许是笑的差不多了,这男子又脸色嘲弄的回过头,看向那城头的带甲将军,也许是想说:瞧,这就是打你跟打儿子似的蒙古大军?

再次回过头,此时的蒙古士兵看上去顺眼多了,也没有一开始见到时那么嚣张了,个个表现的都好似断了腿的败犬一般,楚楚可怜。

这男子右手抚向后脑,将那处束着自己长发的白带子解开收进怀里,这大概是他全身唯一没有被鲜血浸染的了。(PS:欢迎杠精前来报到)

男子亦不清楚刚刚那番到底杀了多少人,没有细数,不过粗略看来应是满了一百之数了,结合自己的估计加上对对方惊惧表情的判断,出入应该不大。

城头的那位女子看的最清,她从第一个就开始计数,那男子杀到现在共计123人,每一个都是被一掌毙命。(PS:数字好评不?)

“你们在害怕什么!”

这支队伍的头领开始怒吼。

“你们是我蒙古大军中最的精锐的战士,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

“他只不过一个人!”

“就一个人,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你们还打什么仗?干脆回家放羊去吧。”

“我现在不需要你们证明自己,我要你们抬头看看,看看他,他也是人!”

“看到他在喘气没有?看他是不是也和你们一样用双脚站立!”

“看看他是不是会飞!”

“一千人!”

“一千人被一个人打败?”

“耻辱!”

所有听到这番话的士兵,在羞愧之后无不抬起头颅,是的,他们可是可汗账下的精锐!

稍显浮动的阵型,再次变得严密,将男子的退路全都堵死。

头领见了总算松了口气,他的兵没有让他失望。尽管他清楚,这一仗后,就算杀了那男子,他的部队也同样彻底完了。

“我们蒙古人从不向敌人示弱,哪怕代价是我们的鲜血!左右,同归可否?”

头领说罢,带起头杀向那被他们包围的男人。

在他身后,从者无数。

他们一起大声附和着,“同归!同归!”

男子就看着这支队伍重整士气,毫不阻拦,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高兴。

远在后方的那位郭兄,还有城头的那女子,却反而在局外干着急。

“来得好!”男子大喝,“便让我见识见识蒙古大军的本领!”

“喝啊!”

男子一声大喝,迎面而上,双掌打向冲来的敌人。

那头领带着众人即刻便至,于马上携无上冲击一刀砍向男子。在他左右,一帮人亦抱着以伤换伤的念头,藉着自己冲刺的速度,挺枪刺向前方的那人。众人合击之下,指向了男子全身上下各大要害。

男子仍无惧色,亦无半点变招的想法,只是脚尖轻点,错开了当头的刀锋,整个人便冲进了中间头领的怀里,左手在身周画圆,硬碰硬劈开所有临身的长枪。

右手全力击出,不知何时,竟已死死的贴在那头领的心口,深入胸腔。

但男子此时同样不好受。就在他掌毙头领的同时,头领也将左手的利刃刺入男子腰间。

原来,头领在看到自己的舍命一击被躲开,便已经明白自己毫无胜算了,故而他便亲眼看着对方上前取他性命,而自己,则以自己的命,换一个机会。

‘匕首有毒!’

男子苦笑,看向自己的腰间,自己的右手则缓缓的从敌人的胸口拔出。

‘还好,至少避开了要害,只是我的演出,看来是不能完美了。’

这边,头领遗憾赴死,也不看自己的伤口一眼,反而抬头看天。

“王,我想,我看不到你统一中原的那天了。”

头领吐出最后一口气,摔下马背……

“同归!同归!”先前被弹开的士兵们再次围了上来,赤目龇牙,士气反而比之前高涨了不知几何。

在头领死后,男子反而感受到了压力,开始深陷苦战。

他的皮肉伤不重,尽管头领的匕首十分的锋利,却也只入肉三分,但是那毒就难办了。

男子不得不分出六成的内力压制毒素在自己体内流通,稍不注意,毒入心脏,便是殒命在此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就算全力压制,男子腰侧的伤口处仍然已经发黑,那里的血肉似乎也丧失了活性,变成了死肉。

“杀!”男子怒吼。

受伤归受伤,可是他的杀气仍然不减,在人群中左突右冲。

不时的,阵中传来声声龙吟,伴随着龙吟的,还有仍持续起起落落的尸体。

阵外远处,那郭兄见此情景大惊,那是——降龙掌!?

那位兄弟怎么也会使得他丐帮中的掌法呢?再细看,那掌法似乎又与他的降龙掌有所不同。

男子在阵中不停厮杀,可就管不了外面郭兄那么多的小心思了。尤其在使出了他的“降龙掌”之后,招式大开大合之余,他亦时不时的会被敌人拼命以伤换伤,导致身上多处开始流血。

杀的太快,太尽兴,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如果十成的功力都可以发挥出来,他自然不会如此的狼狈,可中毒之下,情形自然有所不同。

场中的喊杀声就一直没有停过,外面的人只能从不断翻飞的身体,知道里面的那人尚且活着。

并且根据敌人阵型还在不断收缩来判断,那人杀人的速度不但没有丝毫的减缓,甚至还在加快!

这让那郭兄安心了不少。

被包围的男子,他还在不停的轰出一掌又一掌,即使他功力只能动用四成,但是所有被他击中的士兵,依然挺不了第二招。若非如此,实施人海战术的他们,早该用人堆把中间那人堆死了。

阵型越来越收缩,男子身上伤口增加的速度总算有所减缓。

并不是他的毒解了,而是四周给他的压力终于开始变小了。

褪去之前众志成城,同归于尽的热血,还是人类的士兵们再次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恐惧。

士气浮动,士兵们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的脚下,全部都是同伴的尸体。

男子亦打量着自己所处的战场,不,这可算上是修罗场了。

‘呵,看来今天杀性确实重了。’

男子抬起脚,他的身后现在已经没有人围着他了,所以他便只有一个方向可走。

最后剩下的123个士兵在看到那个恶魔向他们走来后,彻底的崩溃,理性回归,他们都只有一个念头:跑!

“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谁带头,所有还活着的一股脑的转头逃命。

本就很是稀疏的阵型,哗的一下便如豆子落地般,使得男子不知道该向谁追去。

“但是啊,说好了一千个,多一个少一个,那就都不是一千个啊!”男子自始至终没怎么说话,这次却在自言自语。

一边说着,男子一边捡起脚边不远处的长弓,然后运转着体内为数不多的可调动内力,从地上吸够了123支箭,放进被他插在地上的四个箭筒内。

张弓搭箭,男子起手便是三箭飞出,然后对于结果看也不看,就又从箭筒内取出三箭搭好,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一点时间间隔。

他似乎对于自己的箭术非常的自信,手上还在一边不停的射击着逃逸的士兵,却一边回过头去朝远处的郭兄大声说:

“郭兄,你那射雕英雄的美名,今日便让与我,如何?”

话音落下,手上的三支箭再次飞出,射中了三名士兵的后脑。

远处的郭兄丈二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有过射雕英雄的美名?’

戏言之后,男子重新转过头去,射杀着那些逃逸的蒙古兵。

四散在地的豆子们,一颗颗的在迅速的减少消失。但是男子似乎对于自己的速度仍然有所不满,在不知是第几次三箭同出之后,他一把抓起了四支箭,搭于弓上,瞄准便射,过程行云流水。

箭羽划破空气,远处,四个士兵应声倒地,四支箭栩插在他们的后脑上还在微微颤动。

见此结果,男子又一次开弓,这次,他的弓上搭着五支箭。

“咻!”

五具尸体倒地在上,箭羽仍然在他们的脑后,稳稳当当的抖动着。

“感觉快到极限了呀,试试六支吧!”男子又是一次自言自语。

“咻!”

远处,再次有六个人应声倒地,不过这次,其中一人身上的箭栩不在脑后,而是在脖子上,男子远远的看过去,它颤动的很是调皮。

更远处,还有最后的几个豆子已经几乎要滚出二百步之远,从男子的视线看去,当真像几颗小黄豆一样在滚动。

不过,男子仍然自信十足。

“最后六个,射完收工!”他最后一次自言自语道,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失手这个问题。

“咻~”

场中,最后六具尸体倒下,站着的,只有身躯倍感疲惫的男子了。

“收工。”

男子向他的郭兄走去。

远远的,那位郭兄惊叹着忙上前去帮忙,而在他身后,还有着把嘴巴张大,大到合不拢的一群见证者……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8699/56505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