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跃末日废土全文免费阅读-飞跃末日废土最新章节

何应物本是一名修仙者,倒霉催的被九霄神雷劈到末日世界。这是核战后的末日废土,这里灵气枯竭,到处是变异和进化。枪炮、进化、能力、基因、公司、势力、文明,何应物作为一个被废了的“前修仙者”,如何在这片大地上生存?这是一个“前修仙者”在末日废土的故事,也是一个另类修仙和另类进化的故事。

飞跃末日废土


即便在一个破碎的世界,春天也是让人愉悦的季节。

距离核战已经整整过去八十年,整个世界仍是千疮百孔,破败不堪。

战后时间不长,人类的生产体系便完全崩溃了,农作物根本无法抵抗遍布世界的核辐射,食物灭绝、种子灭绝。

一些从未见过的新植物反倒是雨后春笋般诡异的发展起来,付出不多的人命之后,人们便清楚那些绿色植物可远比变异猛兽还要可怕。

人们于是知道,什么样的植物才能在这种严酷环境中欣欣向荣。

所有的动物都在飞快变异,往常数万年时间都不一定进化出的物种,这个时代的人们却见的太多了。

吉安镇是苍茫大地上无数大型聚居点其中的一个,它在漫漫黄沙中像是苟延残喘的老人,靠着向东两公里的一处矿坑存在了许多年。

镇子的条件只比荒野上的拾荒团体好一点点,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拾荒者削尖脑袋想要挤进这个小镇。

然而镇上拥有居住权的人家满打满算不过一百户,人再多的话,食物和水的供应就要出问题,所以这里和大多数聚居地一样,只有足够强壮的、或者足够有用的人,才能在这里拥有一点栖身之地。

今天在刮风,风很大。

镇上的人们一般不在刮风的天气里出门,在末日世界,恶劣的天气,往往意味着不可知的危险。

但这时在大街上却走着一群人,他们推着一辆眼看就要散架的小矿车,顶着风沙艰难的向前移动。

他们身上裹得严严实实,浑身上下只有护目镜闪闪发光,这样的打扮不只是为了防风沙,更是为了抵抗比旧世界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紫外线。

看他们的身形和步态就知道,他们不是能力者,需要很小心、很用力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矿车是从矿坑里淘汰下来的,却几乎是拥有居住权的象征!流浪者是不可能拥有这些类似“固定资产”的财物的!

矿车上,一位约莫十几岁的少年双手被绑住,能够看出他穿的是道袍,只是道袍破碎几乎衣不蔽体,露出身上触目惊心的无数焦痕,有些已经烧焦结痂,有些还在汩汩的冒出鲜血。

他脸上满都是血和黄沙的混合物,从软软摇摆的姿态上来看,应该是昏迷的。

“头儿,明天再送不行吗?今天这么大的风,邪门了!”一个推着矿车的大汉喊道。

“不行!私自窝藏物品,那可是镇长的大忌!我看你小子是想害我吧?”

走在最前面的大汉回身叫道,他说着竟然把护目镜摘下来,一把拎过大汉的脖领子:“我说老三,这镇子所有的东西都是镇长的!你不知道吗?镇长的死命令是,但凡有新的财产,第一时间去报告!第一时间,懂吗?啊!!!”

随着最后狂吼出来,他脸上的狰狞刀疤像是活蛇一样扭动,渗人而可怖。

“明白!明白!我多嘴!多嘴!”老三赶忙认错。

刀疤刘虽然只是普通人,不过够狠、够强壮,镇上凡是惹到刀疤刘的普通人,全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哎哎,你看!动了!动了!醒了!醒了!”老三突然叫道。

矿车上的少年眉头紧皱,悠悠转醒,挣扎了几次才坐了起来。

“这是哪?”少年虚弱的问道,他双手被绑的结实,挣了挣没有挣开,便抬起头看着这些人。

风沙很大,马上呛得他连连咳嗽。

刀疤刘把护目镜戴上,俯下身子凑到少年面前:“哎呦不错哦!活了!命还挺硬!这下值钱了!走!”

却是他手一挥,指挥众人推着矿车继续向前走。

“嘿,刀疤刘,这家伙打哪来的?看这样子不像拾荒者!他穿的衣服我都没见过。”前面拉车的一个佝偻身影大声喊道。

“对呀,还这么细皮嫩肉的!比咱们镇的女人都女人!这下镇长可有福气了!”老三嘿嘿的笑道,说不出的猥琐。

“我也觉得邪门呢!我就在家里睡觉,咔嚓这家伙就出现了,把我家盆都砸两半了!!真是见鬼!”刀疤刘隔着厚厚的裹布挠挠头。

不光他觉得见鬼,连这少年都觉得见鬼!

他是怎么来到这方世界的?这方世界又是怎样一个世界?

他叫何应物,本是一名修仙者,在数万人的道德宗内,他可是声名赫赫!

所以准确的说,他是道德宗内著名的修仙者!

当然,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也不愿意如此出名。

一来名气累人,好好的修仙就是了,虚名那都是身外之物。

二来……唉,二来这个名气,也实在太难以启齿,他是第一个“因为筑基筑了十年而爆红的修仙名人”。

道家常言“百日筑基”,资质更好些的恐怕用不了百日,资质差些的便多用些时日,但总在合理的伸缩范围之内。

何应物倒好,以尊贵的“内门弟子”身份,十年筑基而不成,他不出名谁出名?

正因为如此,他时常被几位师伯拉去充当劳力,理由也是理直气壮:“你看你师兄弟,人家都在忙着修仙,你反正没事儿,就来帮帮师伯嘛!”

所以,何应物经常在天权峰帮着控火炼丹。

经常在洞明峰帮着制作符篆。

经常在开阳峰帮着拉风箱炼器。

经常在天玑峰帮着摆卦摊、收卦摊。

……

这一次便是被师伯紫阳真人李十针又拉去天权峰,说是破天荒的要引“九霄神雷”炼丹!

何应物平时连控火的活儿都干,“紫霄神雷炼丹”如此尊贵神秘的方式,他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于是他当然屁颠屁颠的跑去帮忙。

到了天权峰才发现,另一位师伯何洛易也在,说是九霄神雷威力大,他是来“控雷”的!

然后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雷没控住。

倒霉催的,九霄神雷煌煌然直劈何应物!

以何应物的修仙本事,还没开始便已是强弩之末,然而堂堂内门弟子,毕竟底蕴在,他奋起仙灵之气,拼尽全力轰出至强一击!

然后便是漫天雷光绕体,他眼前一片白芒亮到眼瞎,浑身上下、自内而外神雷弑体,他凝聚毕生精力的一击,咔嚓一声,好像打破了个盆?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疑惑。

再然后等他醒了,便是在这里了。

这绝对是一片完全不同的天地!

自己这是…穿越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个想法,然而这个念头一起,却是再也挥之不去。

何应物眉头紧皱,自己的九师伯,天玑真人何洛易,最擅占卜卦象,号称“算尽五百年”,平时很疼自己!

自己要被劈这么大的事儿,师伯难道一点都没察觉到?更蹊跷的是他现在细细想来,何洛易师伯最后的眼神,怎么那么像“做贼心虚”呢?

不过比起搞清楚这些事情来说,更重要的是,他的处境似乎不妙!

被绑住双手没什么,问题在于,他只是被麻绳绑住,却没能挣脱开,只能说明,他被九霄神雷劈成凡人了?

何应物的心有些发凉。

九霄神雷也是雷,听说过劈死人的,没听说过劈成肉体凡胎的!

他沉入心神,缓缓内视,然后发现他的丹田内,之前还算浓郁的仙灵之气,现在已经淡的像烟!

完了!

那自己还剩点什么?

何应物急忙细细检查了一遍,只发现一个满是雷痕的储物袋。

这是十二岁那年修仙理论知识大考,他拔得头筹,宗门的奖励物品,内含足足二十八立方米空间!

只是现在,这破储物袋已经不足两立方米可用了。

储物袋里大部分物品都已不见踪迹,只有十几颗灵石幸运的留了下来。然而,哪怕是极品灵石,也根本对恢复体内的仙灵之气没有太大的帮助!

而“缓缓恢复体内仙灵之气”的心思一起,何应物忍不住凝神入静,呼吸吐纳就要试试!

对何应物来说,“炼精化炁”的吐纳功夫几乎已经是本能,毕竟这筑基功夫练了十年,功底深厚,因此哪怕在漫天风沙的颠簸中,他也丝毫不受影响。

然而预想当中的温润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刺骨的痛疼瞬间爆发!

他眼睛猛的睁开,身体一僵,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刀疤刘吓一大跳,一把薅住何应物的头发,在他脖颈间摸了摸脉动,这才恶狠狠的说:“刚活过来就要死?要死也给我到了镇长那再死!”

他紧接着手一挥,骂道:“都给老子走快点!磨磨唧唧!!”

矿车速度加快,更颠簸了。

何应物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呼吸急促,丹田百脉像是中了剧毒,痛疼和麻痹次第袭来!

不是吧?

倒霉他妈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这个世界,灵气枯竭?

单单枯竭也就算了,按仙家呼吸吐纳法门“纳入”的“世界精华”,竟然含有大量毒素?

这感觉就像是极度缺水的人,咕咚灌下一口清水,然后才发现是敌敌畏。

惨!

正在无力的感叹,何应物突然觉得浑身刺痛,阳光似乎骤然变得很强烈?!

略一沉视,何应物嘴角浮上一丝苦笑。从他穿越来这里,一直是丹田内稀薄的仙灵之气不停散溢,在周身保护他的躯体。

刚才炼了一口毒素,那点仙灵之气抵抗入体的毒素都已经不足,再没有余力保护他,这才显露出异世界太阳的真正威力。

好强的太阳!

何应物的心沉入谷底,照这个速度,不出一个月,这点仙灵之气散尽,怎么办?自己要被晒死吗?

死在异世界的一百万种方式?

关键是,自己还能重新修炼吗?

如果按照仙诀,仔细分辨异世界真正的灵气,然后慢慢炼化呢?

前面是一家高门大院,何应物感受到众人加快了速度,也全都不自觉微微弯下了腰。

弯腰当然是臣服和惧怕的表现,看来前面就是镇长家了。

何应物眼睛微闭,极其小心的再次“炼精化炁”,十分之一?不行!

五十分之一?不行!

百分之一?不行!

直到降到日常修炼时的千分之一,他才勉强发现一丝灵气,只是哪怕这一丝灵气,都饱含了毒素!

还好,因为量极小,他的身体可以抗住。

然而这个修炼速度……何应物粗略估算一下,比吃粑粑还慢。

这个世界,仙路断绝。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30186/49002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