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苏联全文免费阅读-钢铁苏联最新章节

“我们红军是英勇大军,像我们的人民一样战无不胜。”“从英国沿海到西伯利亚,这世界上红军最强大。”听着耳边再度奏响的这熟悉歌声,看着眼前观礼台下的T3485中型坦克与T14阿玛塔主战坦克一起并肩隆隆驶过……手捧着相机作为一名吃瓜群众和军迷而沉浸在激动和兴奋心情当中的林杰不会知道,一场歌颂着无数传奇与荣耀的伟大卫国战争,正在向其缓缓袭来。(硬核装甲战争文,无后宫种马,一切从严考究真材实料,欢迎入坑)

钢铁苏联


五月初的莫斯科依旧沉浸在冬天的尾巴和寒风萧瑟声中而令人感到有些瑟瑟发抖。

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军迷和铁杆苏粉,林杰此次莫斯科之行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将在今年五月九日于莫斯科盛大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

为了不错过这次难得盛典的每一个关键细节,凌晨四点钟便早早起床的林杰在收拾好行装后,一早便顶着头顶的星星和夜空来到了莫斯科红场外排队等待。以求能在最佳的观礼位置拍摄到最有噱头的炫酷照片发回国内炫耀,以此来满足自己那小小的虚荣之心。

怀着忐忑不安又激动的心情等待了许久之后,在那年复一年又令人感到对往昔回忆和荣耀无比向往的“红军最强大”歌曲的熟悉旋律中,此次胜利日阅兵最大的看点同时也是最令林杰感到兴奋和期待的装甲兵方阵,终于在拖曳着具有毛熊特色的一路乌黑发动机尾气中,开始顺着平坦的公路朝着观礼台一路缓缓驶来。

“卧槽!T3485!能动的,活生生的T3485!***,那群小兔崽子指定要羡慕死老子!哈哈!”

“T72B3?这个好!乌龟壳脑袋也要拍下来,毛熊标志性特色!”

“来了来了!2S35自行榴弹炮和2S19!草…她们真漂亮!”

作为此次帮林杰搞到了阅兵式门票的同行好友,身为一个地地道道俄罗斯公民兼苏联红军后代的罗索夫.弗拉克维奇.拉夫里年科,对于手执相机并不断拍照中的林杰热情煞是感到有些不解。

“林,你们中国的军队现在同样非常强大,为何你要在莫斯科大学毕业两年后还不远万里回到这里来观看胜利日阅兵呢?”

听到了一旁那来自自己大学留学时期同窗好友的疑问,暂时放下了手中相机后于嘴角露出一抹爽朗笑容的林杰随即干脆开口。

“这有什么,罗索夫同志。要知道反法希斯战争是我们共同的胜利果实,难道你就不愿意和我分享这份喜悦吗?我亲爱的达瓦里希。”

“哈哈哈……要论耍嘴皮子的功夫,我想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是你们中国人的对手!”

来自战斗民族的豪爽热情和欢笑轻松化解了这段小小的对话,没等刚刚恢复了常态的罗索夫继续开口,一直紧握着手中相机不放的林杰却突然间再度低声惊呼。

“沃日,来了来了!是T14阿玛塔和库尔干人25步兵战车!日,这垃圾照相机怎么这时候草鸡了…….”

不论这一天当中的收获究竟是否令林杰感到完美和满意,略显仓促而又忙碌的一天终究还是迎着夕阳的余晖行将结束。

平躺在酒店宾馆的床上掏出口袋中暂时从自己老同学罗索夫那里借来欣赏观摩的小盒子并将之小心翼翼地打开,紧随其后呈现在林杰眼前的赫然正是一枚值得所有铁杆苏粉为之疯狂的货真价实苏联英雄勋章。

这枚此刻出现在林杰手中的苏联英雄勋章可不是什么低劣粗糙的仿冒品,这已是一枚在1990年5月5日由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下令追授给罗索夫的曾祖父,在卫国战争期间身披52辆德军坦克击毁战绩的苏军头号坦克王牌——德米特里.费奥多罗维奇.拉夫里年科的正版苏联英雄勋章。

能将这块象征着苏联军人最高荣耀的传奇军功章流传至今实属不易。

在这块苏联英雄勋章追授给拉夫里年科后人的第二年,曾经不可一世又强大到足以和整个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相抗衡的红色苏维埃帝国,终于因为自身内部不可调和的制度缺陷和矛盾积增而轰然倒塌,留给苏联子民们的则是对那个曾经强大祖国的无限追思和一夜间跌至谷底的生活困境。

在那个无比动乱又信仰崩塌的灰色年代,饿到全家人几乎都快吃不起饭的罗索夫父亲在彷徨无助中曾经数次想要变卖掉这块象征着家祖传奇军功和无上荣耀的苏联英雄军功章,以换取一点基本的面包和食物来借此果腹。

但最终,在三番五次的激烈心里斗争中战胜了另一个自己的罗索夫父亲最后还是选择将这块苏联英雄勋章保留了下来,并带领一家老小撑过了那段苏联解体后最为艰难的岁月。

现在,这块在苏联解体前倒数一年所颁发的苏联英雄勋章显然已经成了罗索夫这家伙最值得骄傲和炫耀的宝贝。

即便是在大学几年光景里整天陪这家伙喝伏特加鬼混的“酒肉兄弟”林杰,也是在一番软磨硬泡和嘴皮子功夫后终于借着胜利日阅兵这个大好机会,从罗索夫那里暂时借来了这块货真价实的苏联英雄勋章得以好好把玩和细细观赏一番。

掂量着手中这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材质都是用纯金制成的沉甸甸勋章,林杰从中似乎能看到这块勋章的追授者拉夫里年科在当年那战火纷飞的东线战场上,指挥着T34中型坦克勇敢冲向德军装甲部队交战的情景。

见证着眼前时代的印记并颇为感慨万千,林杰在拍照留念后最终小心翼翼地将这块苏联英雄勋章放回了收纳盒内,将之收好后放回了自己床头的柜子里检查无误。

“还是明天再把这玩意儿还给罗索夫这家伙吧,现在就算是发生了九级大地震估计也叫不醒这家伙。”

与大多数号称战斗民族的俄罗斯男人们一样,正值风华正茂年龄的罗索夫同样是一名酷爱伏特加和酒精快感的大老爷们。

这个酒量和酒品都不太好的家伙却对伏特加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痴迷,几乎每次两瓶伏特加下肚之后,这个满脸通红的年轻老毛子总会晃晃悠悠地倒在床上一觉不起。

除非是他自己酒劲过去后缓缓醒来,不然的话想要叫醒这家伙的唯一办法也只有用一大桶混着冰块的冰水给他来个彻彻底底的淋浴方能奏效。

聆听着耳畔那在寂静的房间背景烘托下显得格外刺耳的隔壁房罗索夫震天呼噜声缓缓睡下,显而易见的,已经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劳累并奔波了一整天的林杰确实是时候好好休息一番了。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一场足以改变其今后人生轨迹的异变,从这一刻起开始陡然发生。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6680/55425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