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闻全文免费阅读-怪谈异闻最新章节

?@怪谈异闻知名读物博主接受私信投稿

怪谈异闻


怪谈异闻:

网友求助:ATM机里看到了眼睛,怎么办?

————

22:39

名字不够长:【你好,我想要求助!】

名字不够长:【我刚才到ATM存钱。存钱的口子打开之后,放钱进去,有一张钱一直吐出来,放了好几次!】

名字不够长:【第三次还是第四次的时候,我看到机器口子里面有一双眼睛!】

名字不够长:【我和他对视了有一分钟,操作超时退卡了,他才不见了!】

名字不够长:【我拿卡的时候,人都在抖,出来的时候腿都软了!】

名字不够长:【我现在心跳得还很快!】

名字不够长:【要不要报警啊!】

名字不够长:【有没有人能解释这种事情?我太害怕了!】

名字不够长:【那台ATM机我经常用,头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名字不够长:【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戴个红绳子吗?还是戴金饰?要不要念佛经?】

名字不够长:【麻烦你回复我!谢谢!】

23:11

怪谈异闻:【收到。】

怪谈异闻:【我帮你发出来问问吧。】

名字不够长:【谢谢你!】

怪谈异闻:【需要打码吗?】

名字不够长:【不用!麻烦你尽快发吧!我现在还在抖!我现在觉得特别冷!不知道是不是被盯上了!】

名字不够长:【我已经到家了!门窗都关了!开空调!还是特别冷!】

怪谈异闻:【好的。】

————

水月夜明:【不要存假币,ATM is watching you![doge]】

天大地大吃货称霸:【第一次见到非法拘禁拘禁在ATM里面的。以前不都是墙吗?[并不简单][并不简单]】

小少年今天也元气满满:【只有我注意到时间吗?大半夜的去存钱干什么?】

TrrrrrE:【小怪最近编故事水平下降了。扣工资。】

唯一の小屁屁:【@名字不够长还活着吗?】

广场上的张先生:【佛经不要随便念,有些会招鬼,不是超度用的。】

※※※※※

黎云接到母亲电话的时候,刚刚下班。他正准备随便找一家小饭店解决自己迟到了几个小时的晚餐,手机就响了起来。

“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黎云声音疲惫,有些敷衍地想要尽快结束这通电话。

“你爷爷进医院了!刚叫救护车送进去!你赶紧过来!”张姝焦急地喊道。

“怎么住院了?爷爷怎么了啊?”黎云急了起来。

“不知道,人突然倒下了。你赶紧过来。就在第一人民医院,在抢救!你来的路上取点钱出来!”

“医院刷卡就行了。你们别担心……”

“不是,你叔叔他们都要过来了。医药费还是算清楚点。”张姝的语气变得平缓,还压低了声音,“你别跟你爸爸一样傻。你爷爷那么多子女呢,每次送医院都我们出钱。要平摊的时候,你爸爸就发扬风格。”

黎云有些无奈。他倒不是第一次听张姝这么说了,只是老人家还在抢救,张姝还有心思考虑这些,让他心里有了疙瘩。

“你记住了啊。取点现金过来。”张姝又叮嘱了一句,“快点过来,别磨蹭。”

黎云只得答应下来。

他记得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就有ATM机,是哪家银行的就不清楚了。跨行取现,也就是收点手续费。

黎云转头张望了一会儿,就看到了正好行驶来的出租车。他招手叫停了出租,钻进了后车座。

“到第一人民医院。”黎云跟司机说了一声,靠着椅背,放松身体。

他能想象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辛苦。

这不是他爷爷第一次被送进医院了。不过,上一次距离现在有些遥远,是两年多前,也是送到第一人民医院。

看护、陪床的事情不用他这个孙子辈的去做,可每次就医牵扯出来的医药费问题,总是让他头大。

他父亲黎海明是一帮兄弟姐妹中的老大,用他母亲张姝的说法来讲,就是“喜欢发扬风格”。出钱出力,最积极的就是他父亲。但这样出钱出力,讨不到一声好,还累着了需要伺候一家老小的张姝。张姝对此自然怨言颇多。

黎云可以想象接下来几天张姝会怎么喋喋不休地抱怨这、抱怨那,将姓黎的都骂一遍。

他也有些担心爷爷的情况。

老人家老年病不少,长期吃药,脾气又倔,总是不服老。平时看着中气十足,可要倒下,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一点预兆都没有。

两年多前,他们就担心那次老人会直接去了,还为此讨论过遗产分割的问题。

大概就是那一次,矛盾摆到了台面上,也让张姝现在“反应强烈”。

黎云发现自己的思路又跑偏了,和张姝一样,注意力不全放在老人身上。可从本心上来说,他对他爷爷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对他爷爷随时可能故去的事实又早有准备。

他的手机这时候又响了起来。

发来消息的不是张姝,也不是黎海明,是他公司的同事。

他们刚加班加点搞定的一笔单子出了状况。

黎云烦躁起来,看着工作组中跳动的消息,随大流地发上了自己的询问。

“到了。”司机将车停靠在了医院门口。

黎云回过神,付了车钱,下了车,扫视一圈之后,总算找到了ATM机的位置。

他的手机还在响个不停。

他低着头,一边查看消息,一边走向了ATM机。

机器只有一台存取款一体机,格子间里面还有人。

黎云站在门口排队,垂着脑袋,继续看着手机。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个不停。

一群同事说了半天废话,核心思想就一个:千万不要现在将人拉回去加班。

但领导的核心思想可不是这个。

黎云看着那条领导发出来的长消息,满眼只有放大的“回公司”三个字。那三字周围,各种充满人情味的文字都被他的大脑自动屏蔽了。

嘭!

黎云手一抖,差点儿将手机扔出去。

面前的磨砂玻璃门被撞开,一个女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她差点儿撞上黎云,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她一直扭着脖子,看着ATM机。

黎云有几分诧异,好奇地打量那个女人,又看看ATM机。

玻璃门缓缓关上,格子间内明亮的灯光和“警方提示”的声音也随之蒙上了一层纱。

刚才的那个女人还没跑远,还一直扭着头,看着这个方向。

黎云迟疑了一会儿,伸手握住了门把手。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20700/45719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