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医食谱全文免费阅读-怪医食谱最新章节

十六年前的一碗面,陆满志得了治不好的胃病。为了治好自己的病,也为了救更多的病人,他走上了一条吃吃吃的怪医之路。只不过,吃的是那些东西……

怪医食谱


下午3点30分,博物馆里吹不到外面的寒风。陆满志坐在这个狭小的办公室里,看着墙上坏掉的钟。

“我7岁那年,吃了一碗面。”他说“面很烫,我又喝了一罐冰可乐,第二天肠胃炎去了医院,之后就得了胃病。”

“听说那家医院不正规,所以我今年23了,仍然不知道是那碗面,那瓶可乐,还是那个医院的问题,导致我16年来一直在胃疼里度过。”

陆满志,男,父母双亡。16年来,饱受这个奇怪胃病的折磨,辗转多个国家不见好转,最后和爷爷定居在人种混杂的海外。他的胃病,一疼起来就要疯狂的进食,直到肚子撑的要吐出来为止才能罢休,而且发作时机没有规律。因此,他一直找不到稳定的工作,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他听说在那一年,有许多的人都得了各样的怪病,有的浑身冒出像是鱼鳞一样的硬片,然后插着输氧管窒息而死。有的人身上长了说不清的痣,听说那些痣如人面,有口能言,但那人已经自杀了,便不得而知了。

有个病人死前说,他们这些人,早在得病的那一刻死了,接下来的几年十几年,实际上都是一个逐渐腐烂到失去知觉的过程。

而陆满志也从那些人口中听到了一个公司——“Nasain(泰利)制药”

听说他们是那些怪病的始作俑者,但这毕竟是人言,难分真假。唯一真实的,摆在面前的,是一份合同和一袋子的药。

陆满志找到他们后,对方很快就提出了要求,就是给予缓慢恢复和应急止疼的特效药,但是需要陆满志定期定点的到他们公司体检测验。

听那些活着的人说,这些药非常有效。至于测试,合同说严禁向任何人透露。

“你可以先拿一部分药回去”坐在桌子后面的工作人员把袋子往前一推,然后凑近“讲真的,我听说公司是无偿提供两条生产线出来专门为你们来做药,可能或多或少是和这些病有关系。”

陆满志皱起眉头看着工作人员,突然的套近乎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管你最后同不同意,我希望你能……保密”他说“你在这种地方和我见面,也就知道这件事实际上上不了台面,其实没多少人知道这些病的存在……”

“我知道了”陆满志点点头,看来这个工作人员的本意就是要让他保密,他想了想,把合同收起来放在袋子里。

“我先走了,考虑好了给你答复”陆满志这样说着,点点头退出了这个博物馆的小房间。

出房门就能感受到那股特殊的冷,大西洋吹来的湿润气流透过建筑物,钻进陆满志的衣服里。他颤抖的把手机拿出来。

“房东,房东,房东,全是房东”他叹一口气,今天的坏事还真不少,一边是今天刚刚打包完行李,那个黑人房东就把他赶了出来,并且讨要他欠了一个月的租金。另一边呢,他的新地方还没找好。

“我记得我家是不是还有个堆杂物的仓库”他边走边想,好像是十几年前?他爷爷喝高了从一个农场主那里买了一间城郊的仓库,原本想要盖房子的钱全部砸进去了,就换了个几十平的破仓库,而且现在还堆满爷爷以前的遗物。

“把东西搬到仓库,然后还一下房租,开个房,明天找房子”他打着哈欠在备忘录上敲着,然后朝着楼底下的公交站走去。

靠在公交车的扶手上颠簸了半个多小时,他拖着脚朝着出租屋走去。

“哟哟哟!陆满志!你还欠我一个月房租,什么时候还!”还没到楼梯口,房东就从楼上喊下来,然后就听见焦急的下楼声,穿着睡衣的房东焦急的跑下来。

“知道了,这就还”陆满志叹一口气,拿出钱来,然后上楼拿了行李。

又是近半个小时的车程,好在他东西不多,两个大包罢了。

他终于到了这个十天半个月也来不了一次的仓库,在城郊的位置。

先把仓库门口的垃圾扫了扫,看着门口散落的计生用品和墙角爷爷摆的的土地神牌位,心说你们这车开的……直上云霄啊。

扫完了,拉开门,先从墙角摸出几根香来,挤到里面给爷爷的牌位上个香,然后摸出一根烟来。

“爷爷你也别介意,我借你这香火补补元气”他说着,用香点了根烟。

看着满屋子的杂物,这里果然是住不了人啊。

再看看墙边的镜子,看着自己的小肚子和一头乱发,还有那张有些病态的脸。陆满志想着,要是自己也有父母,是不是现在好歹有张床,那个酒鬼爷爷醉了几十年,临了也没喝出一个安身处来。

把东西挪一挪,陆满志直接把包丢到了地上,想着明后天就要搬了,这里也没必要打扫了。

但是他还不想走,这里的东西他可是一次都没看过,这时候倒是想知道他爷爷生前都有什么东西。

“为什么那个酒鬼会有这些玩意?”这是他打开第一个箱子的第一反应。

第一个箱子里。各样的坠子,手串,木头雕的小人偶,一捆一捆各色的布,还有几瓶不知道什么玩意的粉。

“我爷爷难不成还摆过摊吗?”陆满志搬开箱子想了想,但又否定了,去跳蚤市场卖布条?属实跳蚤啊。

怀着这种疑惑,他打开了第二个箱子。

这个箱子很长,和他差不多高,打开前他一度怀疑会不会有个尸体在里头,毕竟按照他爷爷喝高了买仓库的事情来看,这事发生的机率还挺大的。

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把长刀,一米左右,用画着花纹的布条裹得严严实实,看样子像是打刀,但又像是唐横刀。他不懂这个,但他知道这玩意不是西洋剑。

先不管这刀,刀的旁边是一把斧头和一把折叠刀,看样子这个箱子都是些武器?但偏偏在箱子的角落,有一根巨大的,和小臂一样长的灰色羽毛,看起来是那样格格不入。

“爷爷究竟是干什么的”陆满志一下子蒙了,按照这种配置,难不成是开杂货店的?毕竟驱魔人拿的都是圣水和十字架,他记忆里的家乡也是用的符咒,没人用刀。

他一把握住了那把刀,一股冰冷的触感从手掌传来,只是用力一捏,上面的布条就碎掉,露出原本的刀鞘来。

是一把打刀,但用的素装,没有刀镡,没有刀绳。木鞘没有上漆,只是用细麻绳和藤条从头绑到尾,手柄像是包了皮革,实在是土洋结合,不伦不类。

这只让陆满志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似乎一切都能用醉鬼两个字来合理解释,但是又说不通。

他拔开刀鞘,咔的一声,寒光反射出来。

昏暗的仓库里,刀身看上去就像是暗红色一样,可能是锈了,但却有凌厉的反光,他搞不懂。

刀挺重的,不用两只手的话肯定无法挥舞,特别是对他这种人来说。他摸了下刀刃,仍然锋利。

但就这样看实在没有头绪,他想了想,干脆把刀收起来,拉出第三个箱子。

如果说前面的两个箱子,勉强拼凑出爷爷是个奇怪的人,那这个箱子,让陆满志对他爷爷的认识直接变成了0.

箱子里,一捆羊皮做的卷轴,用三根皮带锁着。旁边是十几本大小不一的笔记本和书。

他记忆里,爷爷是个文盲,连酒的牌子都是靠图认的。

陆满志变得不安起来,大字不识一个的爷爷,为什么会有这些书……难不成是从未谋面的父母的?或者是都没听爷爷提起的***?

他随便打开了一本书。

“《东南地区民俗活动记录》,这是什么书……写的根本看不懂啊”他皱着眉头拉开了仓库的灯,可是不仅内容看不懂,就连沛阳在哪他也不知道。

随便翻了几本,都是些民俗记录,神话传说之类的书。内容都是用那种旧文学工作者半文言半专业术语写的,而且大部分都是用拉丁语写成,实在晦涩不已。

他对那捆羊皮卷轴感兴趣起来,厚厚的一捆,不知道会记载些什么东西。

半蹲着,他抓起了那个卷轴。和握刀的那一刻一样,一股寒意传来。

打开第一根皮带,门口吹来刺骨的风,陆满志把仓库的门拉上。

解开第二根皮带,一个箱子掉在地上,里头是一个装满土的花盆,陆满志随手把它放在了一旁。

褪去第三根皮带,牌位前的三根香齐齐灭掉,陆满志没有发现。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7882/63570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