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探奇玉全文免费阅读-古探奇玉最新章节

散打“高”手苏三因为一块玉佩魂游异世,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游走于未知的神秘世界…养奇犬、斗奇人、探奇案、建奇“国”…奈何身边有着吸金器的存在,金银好赚,却难收入怀啊!

古探奇玉


“金子…”

苏三一个惊呼,坐起身体,剧烈的喘息着,像是被憋了许久没有呼吸一般。

阴暗的环境,潮湿的空气,发霉的味道,这是什么地方?

她应该在海边啊,只是由于贪玩下了海,在海底抓住了一个看着很值钱的东西,后来不知怎么的水性一向很好的她竟然溺水了!

失去意识前,她似乎看到了她家名叫金子的金毛犬,奋力的扑腾着向她游来…

在一睁开双眼便是眼前的场景,金子也不知去了哪里!

有些头痛的攥起拳头,右手一硬,硌得掌心生疼,摊开手掌离近些看,那是一块玄色玉佩,上边刻着一条盘起的龙,龙角的正中间还刻着一个“丰”字,正是苏三在海里抓住的那个东西。

“呵,你这小毛贼,都死到临头了,还惦记着金子,你也要有那命花才行!”

这时一道嘲讽的声音传来,吓得她赶忙将右手的玄玉佩转到左手紧紧的攥着。

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向声音的发源地看去,那是一个身穿古代囚服的男人,此时正妖娆的倚在墙边,房间内唯一的一束光正好照在那大大的囚字上,男人微低着头,看不清他的面容。

皱了皱眉,苏三没有说话,将身体转了个方向,后背贴在冰凉的墙面上不禁打了个冷颤,沾之即离。

受到寒冷的刺激,让苏三的心脏开始不规则的阵阵收缩,手抚心口剧烈的喘息着。

“呼…”

她的心脏一向正常,是不会因为一点寒冷刺激就这么难受的。

突然,苏三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目圆瞪,开始上下的摸了摸,头发很乱可以说是披头散发,胸前很平,天呐,这胳膊和腿也太细了吧,这哪里是她…她发达的肱二头肌不见了,保持多年的马甲线竟然也没有了。

种种异常的现象,让苏三的脑海中蹦出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

她坐直身板,仔细环视着眼前阴暗的环境:房间很小,估么着也就五六平方米,光线还很暗,四周全是用石头砌成的墙,门是由几根粗铁柱制成的,只够伸出一只胳膊的空隙。

在瞄向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是一个不大的铁窗透进来的,这简直就是一间密闭的牢房啊!

而且看这样式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再想想男人身上穿的囚服,不好的猜测让苏三有些绝望,闭了闭眼,她有些紧张的看向依旧以妖娆姿态站在墙边的男人:“这是什么地方?”

男人没有说话,似乎在观察苏三,过了半晌,他才离开墙边,双手抱胸的走近苏三,瞪着好看的桃花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牢…房…”

男人的五官搭配的很好,浓浓的眉毛,微弯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微笑的唇形,若是隐去脸上蹭的乌黑,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美男子。

苏三皱着眉头抬手想要按一按太阳穴,又想起手中还攥着玄玉佩,便僵硬的又放了下来,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嗤,有什么好藏的,我可不稀罕你那小玩应,我只对貌美的女子有兴趣。”

看着苏三的小动作,男人嗤笑一声,直接坐在了苏三的身旁,看着她挑了挑眉。

“你…”

苏三才说了一个字便皱起了眉头,头部胀的像是要裂开一般,眼前的场景也变得一片模糊,再顾不得手中还抓着玉佩,攥紧拳头便使劲的锤着头,想要以此来减轻一些痛苦。

然而胀痛的头部不但没有缓解,还涌来了些许不属于她的记忆…

疼痛过后,苏三低着头,目光呆滞,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就是,苏三她…穿越了。穿越到了这个比她小六岁的女孩身上,虽然此时看不到她的长相,但是眼前的手却和她原来的一样,就连左手中指上的疤痕都是一样的。

通过记忆得知,女孩的名字也叫苏三,据说是因为上边夭折了两个,便取了这么个简单的名字。

女孩家住富贵村,家中除了一个十分疼爱她的老娘,再无他人。

原主生前是一个十分乖巧的姑娘,一直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只因家中疼爱她的老母病重,村里的婶子说不抓药便会永远的离开她,无奈女孩家徒四壁,去了附近的富贵镇想要买药,不但被拒之门外,还被羞辱了一番。

绝望的她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意外的遇见了一个腰缠万贯的高贵男子,还是只身一人。

原主救母心切,便起了不良的心思,假装不故意的撞向男子,顺手取走了男子腰间的玉佩,正是苏三手中紧攥的那块刻有“丰”字的玄玉佩。

只是如此低劣的偷取手段当场便被男子识破,女孩就一直跑,跑到了一处池塘,慌乱的看着不断逼近的男子,抓紧手中的玉佩毅然决然的就跳入了池中,再后来的事就没有记忆了,想来女孩最后还是被男子抓住了,只是不知为何高贵男子抓住了她却没有拿走玉佩。

原主仅有的记忆就是富贵村,活了15年,都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这才出了村子就丢了性命,所以对于外边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原主没有记忆,苏三也是无从知晓。

“你没事吧!”桃花眼男人有些紧张的问道,想要伸手,却又顾忌着放了下来。

“没事,就是有些头痛。”苏三继续按摩着还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心下暗暗感叹着竟然赶上了穿越大潮。

“现在虽是春季,但是晚上依旧很冷,昨天你被拎回来的时候还湿淋淋的,吹了春风,又在这阴冷的大牢里窝了一宿,不生病才怪。”

“那要什么时候能出去?”搞清楚状况的苏三正是求生欲强烈的时候,一心想着怎么逃出牢笼,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男人瞪大双眼看着苏三,有些迟疑的伸手覆上苏三的额头:“是有点热,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是好的,就是不太好实现。”

苏三拍下男人的大手:“你说话就是了,动什么手!”

“你这小贼,好心的关心你,你还不识好歹。”男人揉着被拍红的手,有些委屈的看着苏三,弄得好像真成苏三的不对了。

摇了摇头,苏三白了一眼装委屈的男人:“一样都是大牢的狱友,我会信你?恐怕你这个人坏的很吧!”

男人有些抓狂的站起身来,举起拳头复又放下,拍着大腿,跺了跺脚,最后咬着牙强调着:“我是好人,好人,是他们无能抓错了人!”

看着男人激动的样子,苏三瑟缩了一下,急中生智的转移了话题:“现在是什么年代。”

谁想男人更加激动了,嘴角连续抽搐了好几下:“你连这都不知道?”

苏三嗫嚅着,张了张嘴,眼睛一转,倒是开始蛮不讲理了:“少废话,我要是知道了还用问你么。”

被苏三一吼,男人向后闪了闪,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正元793年。”

以苏三仅有的历史知识,完全没听说过正元这个年号,看来要么就是历史上不存在的,要么就是不为人知没有被载进史册的。

“当今圣上是?”

“咱们钱商国的皇帝是谁你都不知道,你…”

苏三有些不耐烦举起拳头看了看。

“钱乐。”

“噗嗤,这名字好啊,有钱就快乐。”

男人上下打量着苏三,打着补丁的粗布麻衣,旧是旧了点,但是看着还挺干净的,皱着眉有些不解:“话说,你一个姑娘家的,虽然说穿的是差了点,但也不像是个乞丐啊,怎的还学人家偷东西呢?”

“还不都是因为穷…”

心中感叹着钱的重要性,顿了顿,转过头看向男人:“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这的原始狱民?”

说着,她的视线下滑,落在了男人的衣服上,有些揶揄的说道:“你这样…应该进来很久了吧!”

男人瞪了苏三一眼,伸出食指放在她的眼前,缓慢的摇了摇,表情甚是猥琐:“故人云:爱美之心….”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6357/63329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