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继承人全文免费阅读-黑金继承人最新章节

逼格简介:种族、信仰、秘斗、谜团。斗气魔法。机械降神。黑金银翼。黑色燕尾服的老绅士于狂风暴雨之中走下了礼车,微笑着说:“您好,继承人。”原来,命运早在一切开始之前就已埋下伏笔。青穹之下是盛大的宿命,于是一段不怎么靠谱的继承者传说就此展开……(ps:本文又名《卖水管子的小男孩》、《异界玩梗大师》)

黑金继承人


阳锡城是位于月之帝国北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

铅色的云层推了过来,天空很快就黑了下去,雷鸣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城市遍布的黄铜喇叭里循环播报着着暴雨预警,没来得及关的窗户被狂风吹得作响。以廉价黑石为原料的魔能塔暂时停止了运作,为了节约能源,城市的大部分的灯光都熄灭了。街道上来往着疾驰的车马,应该都是着急回家避雨的人吧,黑夜里他们只留下车灯错乱的黄光。

阳锡城这座工业气息浓厚的城市,在雨夜之中就像一块冷硬的生铁。

一辆黑色礼车在下城区的小巷口停下了。礼车的门悄然打开。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老绅士于狂风暴雨之中走下了礼车,他戴着礼帽,胸前是一块银色的怀表。老绅士拄着形状奇异的柺棍,从车门特殊设计的凹槽里抽出一把黑色的大伞。伞在头顶撑开,他缓步走到了杜月明面前,微笑着说:“您好,继承人。”

同时,老绅士伸出一只光洁的手,那是感觉如此完美的一只手,一定又大又温暖。

暗淡的光线里,那只手却如此清晰,但并不耀眼,就像新月的光辉一样。

老绅士雕塑般的等了一分钟之后,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他挥了挥手,车灯亮了,黄光还算明亮,老绅士手所对应的前方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衣衫褴褛,他的脑袋挂了彩,血污粘着额前的头发,他的呼吸有些沉重,不过手里还死死握着一根细长的黄铜管子。一道闪电划过,几秒钟的明亮让人看清,原来在不远处这个巷子里还躺着一动不动的好几位,但听得见呼吸的就只有杜月明一位。

“似乎情况不太妙啊。”老绅士蹲了下来,喃喃自语。

黑色的大伞帷幕一般的替杜月明隔绝了雨水。老绅士打了个响指,下一秒无数萤火虫般绿色光点浮现,接着这些充满治愈的绿光便齐齐涌入杜月明的身体。

片刻之后,杜月明突然咳嗽了一下,睁开了双眼。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在雨夜这种感觉真好真温暖,比坐在苹果木噼啪燃烧的壁炉旁都好都温暖。

“您好,继承人。”老绅士再一次这样说道,语气温和而礼貌。

“继……承人???”杜月明一脸惊愕。这没头没脑的,怎么回事?记忆中他可是在一座小镇的孤儿院长大的。继承人?什么情况?能继承什么?难道是孤儿院不成?

“对,不会错的,您就是我要找的继承人。”老绅士微笑着予以肯定。他放下柺棍,掏出一块丝巾帮杜月明擦拭着脸上的污垢,就像是在擦拭一块璞玉,这丝巾极为神奇,轻轻拂过之处便是无比干净。

杜月明感觉很是舒服,一瞬间居然有种错觉,觉得这老绅士居然比臭皮革酒馆那些塞了钱之后的舞女还要温柔。哦,这真是种可怕的感觉,他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会不会搞错了?”杜月明显然是有些无法接受。在心中嘀咕道,不会是人贩子吧,拐我去做奴隶,可是我这个小混混能卖几个钱?又不是风姿绰约的美女,恐怕连他手上这块丝巾的钱都卖不回来吧。再说,有这样气质的人贩子?

杜月明的脸擦拭干净了,有几分清秀,他有着一对黑瞳,黑曜石般,很深邃。

“没错,不会错的。我知道您一时间无法理解,但这就是事实,是家族曾遗失了您,这点很抱歉。但如今家族正值危难,上天又让我找到了您,这就是您的宿命。”

“宿命……”宿命杜月明默念着这个有些盛大有些虚无缥缈的词汇。

“您准备好了吗?您和家族的其他继承人不同,您生来一无所有,这是劣势,但我认为这也是您的优势。您身体里流淌着黑金之血,拥有这种血脉的人,每一个都会是传奇。”老绅士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就像是流浪的诗人在传颂宏大的史诗。

老绅士的话像是有巨大的魔力,杜月明着魔般的抬头,这时他才发现这个老绅士般的男人其实并不老,那种“老”只是一种做派感而非年龄,礼帽下是张年轻的脸,留着整齐的胡子,那张脸如雕塑般完美,也是一双深邃的黑瞳,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

杜月明与绅士四目相对,一大一小的两对黑瞳,像是两对黑洞,深不见底,带着某种神秘的引力。

绅士的眼瞳里带着一种期盼,仿佛黑夜里燃烧的火炬。

“我……”杜月明微微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滴答滴答滴答……”

突然就响起时钟运转的声音,这声音透过沥沥大雨竟是如此清晰,就像是直接运转在脑海中的一样。

这声音显然并非杜月明一个人听见。

绅士的面色微微一变,取下胸前的银色怀表,看了眼,说:“也许您还没有准备好,但我相信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今晚,我快要没有时间了,等到您愿意握住我手的那一刻,请到这座城市的最高处找我。”

绅士说完,收起怀表不再去看时间,然后礼貌的将丝巾叠好,塞进了杜月明胸前破烂的口袋,大意是“送给您了。”接着他又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交到了杜月明的手里,说:“这是家族留给您的财富,适用于世界的任何银行,不过由于您还不算正式回归家族,所以上面只有100000金币。”

“100000金币!”杜月明只感觉心脏都骤停了一下。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在阳锡城,十个金币就相当于普通家庭一两个月的开支。

“不必惊讶,这只是属于您财富的冰山一角。况且以后随着您权限的提升,您将拥有可不仅仅只是财富,那是足以撼动世界的……好了……时间快到了……”老绅士的话开始有些断断续续。

“我会在城市的最高处等您……”这是老绅士的最后一句话,无比清晰,仿佛刻在杜月明的脑中一样。

杜月明接过卡后,感觉视线有些模糊,这这片空间都不像是空间,一切都像是虚幻的影子,只有绅士的话清晰可循。视线越来越模糊,那段话不断在他的耳边重复,最后杜月明只看见一只光洁的手冲自己挥了挥,像是在说再见。

雨越下越大了,整个世界就剩下哗哗的雨声。

小巷里就剩下杜月明一个了,他独自淋在雨中,可感觉却是那般的温暖,雨水中带着芬芳。有些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实了。

嗯,突然就想起一则广为流传的老童话。

《卖水管子的小男孩》???

雨更大了像是要把这个世界淹没一般,终于,杜月明沉沉睡去。

…………

一夜无话,一夜无感。

杜月明一觉醒来。身上是温暖且干燥的的。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是在平民窟的一艘烂到只剩一半的飞艇里,这是他的家,熟悉的陈设,昏暗的光线。

铁架床上方,一只熟悉的臭脚丫带着熟悉的酸爽悬空而落,杜月明知道这一定是他那个酷爱机械的室友方德林。那家伙还没醒,看来应该是和往常一样捣鼓他那些破铜烂铁到了很晚。

杜月明打了个哈欠。起身。

有些奇怪。杜月明明明记得,昨夜他同平日里排挤他的几个混混们在小巷子里狠狠干了一架。而且大雨滂沱,而且自己似乎还碰到了一个颇有贵族气质的家伙……可一切在醒来之后全都不见了,自己就好好地躺在家里。

杜月明晃了晃脑袋,难道只是一场梦,而自己昨天自始至终都没出去过?他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没有一丝伤痕,身上也没找到那块丝巾以及那张价值100000金币的黑卡。

见鬼!果然是白日梦。

不知道外面雨停了没有。杜月明拉开了烂布窗帘。

阳光透过圆形的飞艇窗户照了进来,空气中飞舞着近乎金色的尘埃。窗前是一张由各类废金属拼成的桌子上,桌上有着两本破旧的书籍,以及许多机械零件。发条、轴承、齿轮这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反射着金属的冷光。杜月明觉得这光反的有些晃眼,他去扒拉了下这些零件,下一秒他呆住了。

纯色的丝巾叠的整整齐齐,在有着油污的机械零件之中是那样的纤尘不染,丝巾之上放置着一张黑色的质感非凡的卡片。阳光下这两件物品是那样的真切,特写镜头般的倒映在杜月明黑色的瞳仁里。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775/64752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