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仪传全文免费阅读-华仪传最新章节

本就不是什么与世无争的性子,无可避免的卷入到夺嫡之争,便要好好的挑选未来的夫君。既然是国仇家恨,自然是夺你传国玉玺。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灵魂,既然做了大魏朝的天命凰女,何不自己过得舒服些呢。

华仪传


大魏朝琼华三十三年,九月初八日正时分平地惊雷,前去请钦天监大人的小太监还没有跑出皇上寝宫就已经下起了大雨,狂风大作连宫门口的石狮子都被移动了几许。

皇帝大惊,整出来看看,天空劈下来一道赤红闪电,雷声滚滚。雍华宫这时候突然传来消息,太后被雷惊着了,请皇上速去侍疾。太后缠绵病榻已久,皇帝急忙吩咐轿辇,因为太后惊雷皇宫乱成一团,钦天监正史大夫急忙赶到听说皇帝去了雍华宫,足足在政和殿等到二更天也不见皇帝,赶在宫门落钥之前出了宫。今日天象迷离,待回去还需要静观天象,才能得出结论。

不只是皇宫忙乱,振国将军苏府今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雷打乱了,大夫人正用膳,突然惊雷,腹中胎儿提早发动,这才不足九个月,阖府上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雷乱了阵脚。

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走一趟,提早发动更是凶险,偏偏大将军这时候还在京城外兵营,二夫人周氏吩咐下人去请三夫人孙氏过来,二位夫人坐镇倒也不至于忙乱不堪。大夫人吴氏已经有两个儿子,这第三胎按理说不应该太过凶险,可是直到掌灯也不见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到三更天,丫鬟来报夫人宫口开了,直到第二天天明,吴氏才顺利生产,苏府喜添千金,孩子生下来不见哭声,可把人急坏了。这时候外面又起惊雷,连着三道雷霆,竟是三种不同的颜色,一道比一道声势浩大,后半夜渐渐平静的天色又开始翻涌,乌云罩顶。

新生的孩子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突然放声大哭。应着这一声大哭,天空裂开一道粗大无比的闪电,噼里啪啦四散开来竟是隐约能看出来一只凤凰的样子,这一道闪电之后乌云像得到了什么号召一齐向东方翻涌而去,不消半盏茶的时间就退散得干干净净,这时候小婴儿也不哭闹了,小手挥舞着,咯咯直笑。

孩子的名字早就是准备好的,见是女孩儿,就取了名儿叫乐熙,乐本意就是欢乐,字眼儿上就带着笑,熙代表光明,正对应了小孩儿的笑和放晴的天色。

雷雨足足一天,这一日的早朝也免了,折腾了整整一夜太后方才睡下,夜里咳出了一口老血,太医说淤血清除,太后不日便可康健如初。皇帝心情大好,听闻钦天监正史大夫求见,立刻宣了进来。

正史大夫王靖中,拜见皇帝之后便是道喜,“启禀皇上,臣昨日日夜观测天象,与钦天监诸位大人翻阅古籍,又见今晨凤凰临世,特来恭喜皇上,凰星临世,电闪雷鸣正是凤凰渡劫之兆,现天下大明,当是凤凰飞天。有凤来仪,天降祥瑞!”

皇上听闻也是大喜,凤凰降世可是大喜事,忙问王靖中可知道凤凰降生在何处,不想竟然就在京城之中,忙派出了宫人查探,才知道镇国将军府大夫人昨日惊雷早产,从发动到生产竟与这雷雨同时起止,细细询问才知道新生儿右脚脚踏七星,生来就带着贵气。京城中孕妇不少,昨夜降生的只这一个,不是凤凰临世还能有谁?

苏乐熙在苏家平安长大,天命凰女之类的光环从出生的时候就戴在身上,苏乐熙也争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六岁的时候就和哥哥一起学武,拳脚骑射也是有模有样。太后深信是苏乐熙降生到时候的天雷驱走了顽疾,对这个孩子也是喜爱得不得了,隔三差五的就叫到宫里,比起来正经的公主也是尊贵的。苏乐熙就享受着这种尊贵,也养成了无法无天的嚣张个性,倒不是说无理取闹,只是这脾气在大家闺秀云集的京城也是独一份儿的。

苏乐熙不是没听过关于她出生时的盛况,估计整个京城也就只有苏乐熙对这种盛况不以为然了。这位大小姐骨子里可不是什么正经的闺秀,这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二十一世纪的苏乐熙坐拥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思想前卫,不知道是天妒英才还是怎么,出门蹦极的时候安全绳就那么好巧不巧的断了,苏乐熙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反正她醒过来就被人抱着,成了将军府的小姐。

至于那天的异象,大概就是无意间撞开了什么时空裂缝导致的吧。古人对自然科学研究不高,一场规模大点的雷雨就能给传说的很邪乎。

苏乐熙向来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人,从一个小婴儿长到现在也没有立下什么惊天动地的志向,只想安稳度日,这个时代没有工业污染,不需要她操心公司经济状况,在家中有父兄护着,在外面也没有人敢欺负将军府唯一的嫡小姐,长到现在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无忧无虑。

不过苏乐熙也知道,这种无忧无虑怕是维持不了多久,毕竟她是天命凰女,命定的皇后娘娘,皇帝渐渐老了,底下的皇子们有的孩子都比苏乐熙年长了,朝堂上隐隐约约开始有夺嫡的风向,这件事情她是避无可避,毕竟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执掌凤印,夺嫡关系到她的婚姻!

苏乐熙崇尚婚姻自由,上一世因为结婚这事没少跟家里闹矛盾,堂堂苏老板在相亲的路上一直走到了三十五岁,这个看不上那个心有所属,就这么一直拖着,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必须要结婚的理由。这一世不一样了,她必须嫁人,还要擦亮眼睛嫁给未来的皇上,苏乐熙知道自己的斤两她没有那个实力跟封建的大环境作斗争,在这里宣扬自由没有用,与其这样不如顺应天时,也好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就像现在这种情况就挺好的。

至少没有直接给她一个不知底细的男人就让她嫁了,大魏朝七位皇子,还有两个适龄的皇孙,实在不行,还有好几家的世子,甚至有一位年轻的王爷。天家的男儿生来都是好相貌,不愁吃穿金银,权势滔天,放在现代绝对是男友的不二人选,看看威廉王子就知道了。

至于花心什么的,苏乐熙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

再有一个月就是大皇子侧妃举办的赏花宴,苏乐熙今年已经十四岁了,也许前几年参加这些宴会还能随意些,现在却不行了,她已经到了可以议亲的年纪了,从前皇帝对他是喜爱,慢慢地也起了堤防的心思,这可是未来的皇后!一旦苏乐熙对哪个皇子表现出了不寻常的好感,就足够让年级渐渐大了的皇帝产生想法了。大魏朝现在的皇帝算不上千古明君,只能说不昏庸,万一他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糊涂强行废立皇后,苏乐熙可不敢想象。

这就是皇权!皇帝若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巩固自己的权利,苏乐熙除了死遁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她死遁容易,到时候只怕是生养她的将军府要遭殃。

苏乐熙不想去想这些,皇帝毕竟还没有昏聩到这种地步,她也还未及笄,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准备一个月之后的赏花宴。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5745/63242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