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攻略全文免费阅读-简单攻略最新章节

你是我想不到的无关痛痒,我是你猜不到的不知所措。飘呀飘,冥王太美却坏蛋,拎着她就爱抛。飘呀飘,蛇肚肚里出来了。飘呀飘,络腮胡子眼前跑。飘呀飘,飘呀飘,飘呀飘~呀,她飘了飘了!本文无男主!υ?(????)υ?

简单攻略


夜黑风高的晚上,一条无灯漆黑的深巷里。一白衣女子在其间走啊走啊,其耳边还闪着一丝光亮,忽隐忽现。风呼啸而过,不时传来几句声音。着实有些恐怖。

镜头拉近,细看,细听,好吧,原来是在与人通话。

“知道啦,知道啦,我要挂了,挂了,挂……了”挂……了……

简单无语凝噎,目瞪口呆,外加三条黑线的看着面前分别身着一黑一白大风袍似的衣服从头包到尾,仅露着两张脸,还都忽闪着大眼睛,萌萌哒的脸上还透露着明显的求表扬。

简单只觉此时风中凌乱,哦,不,简单撇了眼自己躺在地上,尚有余温的……尸体,现在的她应该是体会不到风伯伯的抚摸了。

但她个人觉得自己倒下的姿势还是不错的,比较充满恐吓的因素,说不定有谁经过,还能捞一个来陪陪她,当然这只是略吐槽吐槽,她还不想自己人的没有,尸体再间接杀个人,造个虐。

简单不由扶了扶额,忍住想要骂人,不,骂的……应该是鬼吧,她就跟人打了一个电话,要挂电话而已,为毛最后挂的却是自己。

瞧着自己前面这两人的装扮,仔细比对一下传说,点了点头,应该是黑白双煞木错了。

但问题是,这俩人的表情,容貌是什么东东,说好的凶神恶煞,说好的脸色惨白,拉出去吓都能吓死人呢。

结果蹦出来的却是两个小正太,看上去脑子好像还不怎么灵光的样子。

她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表情,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个微笑,浅声开口道,仔细琢磨尚能听出几分咬牙切齿:

“请问两位伟大的黑白使者,不知小女子所犯何罪,竟值得两位百忙之中前来逮捕小女子?”

未料,话音刚落,前面两位倒是终于不再眨巴着大眼睛,求称赞了,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她,目光中带着疑问。

其中黑风袍的微微撇了撇嘴,问:

“没有啊,犯罪,什么玩意,不是你说要挂的嘛,我们听见了,就想帮帮你,别人还没这运气能得我们出手呢,这得要多大的福气。”

霎那间,简单只觉自己像吃鱼卡住了刺,有怨说不出。

抽了抽嘴角,转过…灵魂,蹂躏蹂躏自己的腮帮子。调整一下面部表情,努力让自己显的娇弱。

随即,缓缓扭过身,自我感觉良好的抛了一个媚眼,眼睁睁就看着对面两人硬生生的惊悚的打了一个寒战。

微微一撇嘴,我都演技有那么浮夸吗?

众鬼:不不不,你不是浮夸,而是根本没有演技。

随似没有察觉一般,害羞的一笑,低下了头,实则暗中翻了个白眼,

“不知现在可怎么办?两位如此神通广大的爷可狠心看我一柔弱女子孤苦伶仃的飘零在外。可否有法子让我回归肉体?”

说罢,低下的头瞬间复位,满含期待的看着前面这两位大爷一般的存在。

两位大爷:她这么瞪着我们做什么,呜呜,好吓鬼啊,肿么办,肿么办!

两位大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顺便挠了挠头,脸上布满了羞愧:

“那个,那个,那个~~~好像不能吧,吧,吧。”

眼瞧这对面女子就要变脸,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将要爆发出来。

即刻谄媚一笑,速度之快,让简单都甘拜下风,不由思考,看来自己这方面锻炼的还是不够啊,要多练练才行,嗯,对,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微微勾着点腰,一左一右的架着她的胳膊。

讨好的道:

“哎呀,你看,这里虽好,但冥界别有一番美景,你且先跟我们去冥界就当是旅游了,待我等与冥王商议一番,再做决定,这世间,除却这碧云大陆,可是还有还多大陆较之更为美丽。说不定还能到更好的地方生活着呢,您看,如何?”

简单细思一番,既然现在自己回不去,倒不如就如他们所说,去冥界一游,再去他地吧,就是担心自己的亲人与朋友,但就是不走依目前状况也无法相见,走一步看一步,定有办法再见的。

心中已有决定,却仍装做极不情愿的样子,

“既如此,我也只能退让一下,但,商量之时定要我参与其中,否则,我就待在你们冥界,阳寿未尽而成冤魂,这世间应该也有可管冥界的吧”

“定然,定然,放心,放心。我们保证。”

一黑一白两人鞠躬哈腰。

其谄媚之鬼样,让简单的嘴角连连抽提,脑中飘过几个问号,

“确定这是传说中的黑白双煞,逗我啊,嗯~他们真的能与冥王直接商议,这可是个万分重要的问题,罢了,罢了,到时一探便知。”

不知于何时,架着她胳膊的两位早已一左一右站于她之前,分别拿两把大刀胡乱耍弄了一番(两位:我们明明很有按着招式,很帅气的。)

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惹得简单一个灵魂都忍不住闭了闭眼。

待看清之时,一个乡村小路般的存在出现在眼前,倒特别的是,巷的两边满是红色的灯笼,不时还自己调皮的漂一漂,乱入对边。

而在正中间头顶飘满了似乎在咧着嘴笑的骷颅头,还不时冒着青烟。

简单反射性的抽了抽嘴角,眼角,‘这简直不要太秀啊,秀到这地步也是少有啊,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轻易相信传说了。’

‘不过,骷髅头这嘴咧得,真是越看越不舒坦,都是骷髅头了还这么性,且待我来会一会。’

下一刻,黑白两小哥,从得意洋洋到惊讶,继而转入不可置信。

众骷髅头上,一灵魂于其上忽而踩一踩,忽而跺一跺,忽而拽一拽,玩的不亦乐乎。

黑白小哥对视了一眼,皆闪过一丝惊恐,又同时咽了咽口水。

‘我们刚刚应该没惹她吧,不能惹,不不不,要抱大腿。’

简单兴趣盎然的蹦踏了半天,伸拳打打打打打,伸腿跺跺跺跺跺,伸手拽拽拽拽拽,对着青烟抓抓抓抓抓

三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骷髅头依旧“无动于衷”,而其间青烟,好似以为简单在于之玩游戏,手一来便灭,手一收,便冒出了头,还充满人性的待简单一瞧过来,便左晃晃右晃晃,好不得瑟。

若尚有人身,简单自以为怕也要被气的七窍生烟。

气呼呼的重重落下,扭头,稍有些不耐烦道:

“走吧,走吧,去冥界,带路带路。”

“是”,

言听计从的表情,震耳欲聋的声音。

简单不由抖了抖身子,‘这两位不会中邪了吧’

摇了摇脑袋,快步,跟上前面仿佛如临大敌样姿态的两人,惊异的连自己有飘这么个diǎo sī的技能都忘却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2154/170052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