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开仙穹全文免费阅读-剑开仙穹最新章节

仙道复苏,大争之世!白玉京前,有群雄并至,万军威临,旌旗蔽空;徐立冷眼相望,剑诀一指,便有一剑西来,剑光暗日:“此剑,可断尔等长生否?”于是……万军卒,群雄薨!

剑开仙穹


红叶城,东武街。

晨,狂刀武馆。

“咚咚!!”

铜制门锁轻轻敲动红漆大门,不急不缓。

吱呀~~

大门慢慢拉开一个小口,一张年轻的脸庞伸了出来,他瞧了一眼敲门的人,从脚看到头。

一双黑色布鞋,灰黄色的粗布麻衣,背着包袱,手上拿着一根约四尺长,石头做的……额,圆棍子,一张青涩的脸,挂着一丝略带讨好的微笑。

“你好,请问……”

武馆学徒心中顿时了然,有些不耐烦地打断:

“你是来拜师的吧?今天不是武馆收徒的日子,再等些日子过来,我们馆里会贴出告示的。”

大赵以武立国,民间习武成风,到处都是武馆。

而狂刀武馆是东武街,乃至整个红叶城最好的武馆,慕名而来的人不知凡几,他们自然不会什么人都收。

他们会在一个特定的日子,将所有有意拜师的人集合在一起,统一选拔,合格者才能拜入武馆。

开门的是狂刀武馆的一名正式学徒,看着面前有些拘谨的年轻人,他突然想到了当年来拜师的自己。

农村出身,历经艰辛才拜入了狂刀武馆,一开始拘谨小心,不敢大声说话,讨好着所有人。

心里柔弱的地方被触动,学徒声音轻了许多:

“作为过来人,我得提醒你一句,你这样贸然来拜师是不行的。

幸好今天是我开门,要是遇到一个脾气不好的师兄,他给你使点小绊子,你这辈子都不要想拜进我们武馆。

快回去吧,等有了通知再过来,到时候可以报我黄六的名字,我给你介绍。”

“额,谢谢。”

徐立挠了挠头,但没有走,而是继续道:

“不过我不是来拜师的,我是来挑战的。听说狂刀武馆馆主赵小刀出身……”

嘭!

大门忽然重重关上。

徐立还没反应过来,大门又打开了,还是刚才的武馆学徒,他嘴里念叨着:“没错啊,不是幻觉。”

这下他再看向徐立,脸上多了几分敌意。

“这么说,你是来踢馆的?”

“不……不是,不是踢馆!”徐立急忙否认,那表情就好像一个做错事被人抓住的小孩。

“挑战挑战,我只是想跟你们馆主打一场。”

“这就是踢馆!”

武馆学徒断然下了定义。

嘭!

大门再次重重关上,徐立隐隐听见有人在里面大喊有人来踢馆了,大家都快过来啊!

怎么就变成了踢馆?

不过踢馆就踢馆吧,这下应该可以打了吧。

徐立紧了紧手中的剑,安静等待。

这是他下山的第一场战斗,他很谨慎,也很虔诚。

嘎吱~~

红漆大门被彻底拉开,狂刀武馆向徐立打开了大门。

“就是你,想要踢馆我们狂刀武馆?”

一大群穿着狂刀武馆统一纯白制服的武馆学徒站在门后,其中一个领头的青年冷声说道。

徐立礼貌拱手:“是的。我想挑战赵小刀馆主,听闻赵馆主出身……”

“那就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挑战我们馆主?”

领头青年看也没看徐立,拉开步子,走在前方。

徐立:“……”

这群人怎么都一个德行,还让不让让人把话说完了?

不过还好,总算能打了。

徐立心想着,跟青年走了进去。

武馆学徒分列两排,恶狼似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在徐立周身划过。

徐立被这么多人行注目礼,却颇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紧张。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练剑,顶多就是山上的猴子老虎在一旁看看,还从没被这么多人注视过。

徐立缩了缩肩膀,拘谨的样子惹得一阵哄笑。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不知在哪学了几手功夫,就敢来挑战他们馆主,妄想一战成名。

这样的家伙在江湖上数不胜数,但能够踩着老前辈出名的才几个,更多的是成了刀下亡魂。

他们相信,徐立也不例外。

不过也好,这样的家伙正好成为他们枯燥的习武生活中的一份调味剂。

狂刀武馆作为红叶城第一武馆,占地面积很大。

特别是练功场地足有十几亩地,全都用细碎的土石铺好,再填充上黄沙,踩上去脚感舒适,受力均匀。

领头的青年站定,从旁边师弟手中接过一把长刀,斜指向地,看着徐立露出了一丝略带残忍的笑。

“先签生死状,从此生死各安天命!”

立马有一人走上前,双手拉开一张生死状,早已填好内容,只有签名处空白,另一人手里端着笔墨。

作为挑战和被挑战成为家常便饭的武馆,生死状这种东西那是常备物品。

徐立却没动。

“我要跟赵馆主打,你不是赵馆主。”

“呵!你算什么东西,也想要跟我师父交手,若是每天都有你这样不知所谓的家伙来劳烦我师父,他老人家还要不要休息了。

若是不敢签生死状,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来!”

青年双腿打开,露出胯下缝隙。

“从这里钻过去,说我再也不敢了,我就不计较你今日上门闹事。

对了……你得给我爬着出去,然后再在武馆门口跪上三天三夜,这样的话,我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三师兄,这样是不是……”

旁边有人不忍出声。

“你想说什么?”

青年目光一冷,看向出声之人:“不给他一点教训,那就什么人都敢上门踢馆了,我们武馆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我没有要他的命,也没要他留下手脚,已经是极大的宽容。难道你还想让我把他礼送出去?!”

“没错!我看这样的家伙,就应该断他一条腿,让他涨涨教训,真当什么人都能惹的吗?”

“就是,一条腿不够,再加一条,让他一辈子都只能爬着走!”

“武馆名誉大于生死,任何敢挑战武馆的人,都不能放过他!”

“谁敢坏狂刀武馆名声,谁就要死!我支持三师兄!”

“三师兄没错,不仅让他跪着,还得让所有人来看,让他们知道,任何敢挑衅狂刀武馆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

场面一边倒的支持青年。

那些不忍的人也没再说话了,能留下一条命的确是不错了。

只是看这少年一副懵懂的样子,经此奇耻大辱,一辈子怕是都毁了。

他们看着徐立那张青涩的脸,目露怜悯之色,暗暗叹息。

这少年也不知道受了谁的刺激,竟然敢来狂刀武馆踢馆,自找死路,也怪不得他人,可惜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5248/63192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