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香火在诸天全文免费阅读-极道香火在诸天最新章节

对不起,您的诅咒就是我的香火力,你诅咒的越凶,我晋级的越快。历史为骨,玄幻为翼。一群叛逆的少年,拧着自己的“道理”不向任何人妥协,偏执和颠狂走向迥异的人生,共同演绎和见证大唐由盛转衰的悲壮画卷。白衣白马作白画,心“慈”手“软”,却一朝醒悟杀父弑母一画盖天下。黑衣杂种脸“厚”人“贱”,自残成跛不上战场,却一锤定天涯。绿衣心灰意冷“智”看天下,无心救唐却救唐,一棋扭转乾坤。映雪“敢傻”闻名遐迩却不敢再傻,装聋作哑,终成魔王剑指大唐……寒江“忠义”双全、杀伐果断,弑父弑母弑本族还想弑天下,“暴戾不是我故意的”。恭喜你获得蚊子分身,获得噬血天赋。恭喜你获得蚂蚁分身,获得吞噬灵魂天赋。恭喜你获得公子分身半息,获得绘画天赋加成。恭喜你获得姑娘分身半息

极道香火在诸天


早晨醒来第一件事是什么?赶到这儿。

可为什么这地方路窄?冤家路窄。

可为什么狐狸会摔跤?因为狐狸狡猾【脚滑】。

那我脚滑吗?

不…不仅是,我被二狗子死死的抠住了脸;而手,还在被他踩着,拔也拔不出来。

……

北辰映雪起了个大早,赶回北辰堡,赶回家乡,可迎接他的不是笑脸,而是冤家路窄。

他冲二狗子叫嚣:“我俩三岁爬树,五岁抓鱼,七岁跟花寡妇掐了一天的架,理应我俩穿一个裤裆的,何故成了仇敌?”

二狗子抠着他的脸不丢,“那年不就是偷了隔壁老王家一只鸡么,何苦千刀万剐的只找我赔……”

“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偷鸡的手段还是不够老道啊,居然会被抓。”

“对呀,这能怪我嘛,难道为这点小事你也要杀我、杀我父亲?”

“你父亲早被我下到狱中整死了,怎么,你想追随他而去,那我成全你。”

痛心疾首,北辰映雪只觉得自己活的真背,儿时的玩伴都成了仇敌,痛下决心:“那你必须死了。”

“是吗,就你个残废,你个丹田被封印的家伙?”

北辰映雪黯然,是啊,自已的丹田三年前被人封印,成了残废,手无缚鸡之力,凭什么跟人家斗。

曾经的金童玉女,曾经的修仙学院的学生,那又怎样,还不是穷途末路。

仰望苍天,难道我真的活不了,真的不能为父报仇。

轰,金手指在哪里?

系统的,有没有?

……

三年前,一个结丹大仙强迫他表姐嫁给其儿子,其儿子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淫贼。

表姐以死相拒就要血溅当场,他不惧强权挺身而出,杜撰地:不就是嫁吗,我有婚约,我先你后,除非你打过我,我们来个五年之约。

五年之约,五年后擂台决胜负,一决婚娶。

这是他的缓兵之计,也是救表姐的无奈之策。

好,击掌为誓。

万没想到的是,堂堂的结丹大仙、堂堂的兵马大元帅兼凉州都督“安大帅”,竟然在击掌的瞬间,封印了他的丹田。

三年过去了,又是一年端午节,又是故乡聚宝镇三大家族大比武争夺盟主的日子,也是镇上无数少年争夺进入“祖先禁地”资格,而在擂台上相互屠杀的日子。

进入禁地,夺得瑰宝,一飞冲天,这是所有少年的梦想。

他北辰映雪,也不例外。

起了个大早,风尘仆仆地赶在天粉粉亮时,回来了。

回来了,却因为穷,不得不割了两捆如山的带着露水的草,挑着进堡内去卖。

堡门已开启。

“既然命运注定了我不得不重新开始,那就开始吧,羞辱,我承受。”

……

卖草要早,因为买草的人也很早,谁不想买个新鲜的带着露水的像翡翠一样的草,因为那样药用价值才高,效果才最好。

昨夜的雨好大,山路泥泞。

他赤着脚,穿着校服,挑着如山的担子吃力地行走。

脚起了血泡,而腰间却晃荡着的一双新鞋舍不得穿。

这是母亲亲手纳的千层底,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见鞋如见母亲,他更加不舍。

“哎呦”,一颗尖石子钻在脚底嫩肉上,痛得他龇牙咧嘴。

寨门前,一条青石板铺就的路。

路,大路,官路,荣耀之路。

荣耀之路,那是游子们荣归故里的必经之路。

曾几何时,他自信满满,昂首挺胸,然而此时,抬腿又止,踌躇不前。

“荣耀,岂是我现在能走的路!”

寨门依然高大雄伟,但是,心境变了,它也变了,它就像个高修为的武士在嘲笑他落魄的归来。

放下担子,拿上鞋,走到寨门边的一处小水洼洗脚。

“即使怂了,我的心不能怂。”

脚,伸进冰凉的清水,哇,一阵钻心的疼痛令他差点儿背过气去。

咬紧牙,让那疼痛过去。

穿上鞋,风风光光地走上这荣耀之路。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就是我,我依然坚毅,依然,辛……酸。

“嘎”,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凶叫,将他惊醒。

一群秃鹫正扑腾在堡门上,那上面吊着的一具具尸骨,尸骨早已腐败或干枯,已没有多少肉,而秃鹫们仍不死心地用它们那尖钩样的嘴,时不时地从骨缝间叼啄残余的那很少的腐肉。

一阵风来,尸骨随风摆动,时不时有骨头从上面“扑通扑通”掉下。

北辰映雪明白,那是同族人的尸骨。

尸骨上写着一行字——入魔者死,得罪慕容族者死。

死死死,好一派肃杀。

只是,“得罪慕容族者死”怎么就与“入魔者死”并列?

慕容族,太霸道了。

慕容族,聚宝镇三大家族之一,现任三大族盟主。之所以能成为盟主,是因为他们巴结了“安大帅”。

“慕容族,你指鹿为马,栽脏迫害。”

“唉,和这些尸首比起来,我还是幸运的,至少没被诬陷成魔族、被活剥了皮挂在这里。”

忽然,“啪”的一声,一只破败的眼球被秃鹫叼落,“咕噜噜”地从尸骨上划过,掉落在他脚前,蹦达蹦达的将瞳孔正对着他,仿佛在说,你是下一个。

怛然失色。

……

寨门上,一道黑气冲起,一把黑刀,拖在地上,火花四溅,将花岗岩地面生生地割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黑刀,降魔刀。

黑衣人审视着寨门下每一个进寨的归来人,“不可能呀,怎么不见他?”

“难道他真的不敢走上这条荣耀之路?”

“是无脸吗,还是……!”

寨门下,一个个农夫挑着草进入……

……

“卖草了,好翠的草哟。”

沿着街道,他闭上眼睛吆喝,因为见惯了那些鄙视他的人的眼睛,他心疚。

“喂,这草怎么卖?”一个鼠眼的中年人冲他喊。

“一个铜板一把,买一把送一把。”

“还能再便宜吗,买一把送五把?”

呵,真是贪得无厌,狮子大张口啊。

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卖,不论怎么说,只是出些力气不要成本的草哟。

正要卖,那人却精明的眼珠一转,得寸进尺,“一把送十把,行不?”

北辰映雪咬牙切齿,心道这都什么人嘛。

可是,还的卖,毕竟这是第一单呀。

第一单必须卖,尤其是早上,这是有计较的,早卖早开张,一天生意顺。

鼠眼人凑近来买,可一看是他,惊恐万状,又勃然大怒,“怎么是你这个灾星,滚。”

他隐忍了,没说话。

对方又咆哮:“你救你表姐干我们什么事呀,干吗害得我们差点儿被灭族,敢归来,打死你。”

他继续隐忍,

三年前,结丹大仙迁怒于北辰堡,一挥手间,漫天飞雪,雪夹着长矛和冰箭,直抵众族人头顶……

“归来,没好事。”那人暴跳如雷。

“是吗,你知道的还挺多。”北辰映雪一瞪眼、一握拳,顿时吓得这人如飞地逃了。

呵呵,就这么不济。

舒心,虽然没卖,但看着他夹着尾巴逃的样子,还是——爽。

……

第一单没卖。

接着,还是没卖。

没卖,一把也没卖,买家一看是他,像躲瘟神一样,更别说买了。

是啊,三年前他“救表姐”而惹下的那场灾难差点儿令整个家族灭族,谁不恨他,谁不躲他?

……

寨子中心,广场,威武楼。

威武楼,威武,神圣,叱咤风云,是比武之地,是决斗之地,是北辰家族“族比”的擂台之地。

广场上人声嘈杂,端午节来这里交易的族人很多,卖菖蒲的,卖艾草的,卖棕子的,卖咸蛋的,卖丹药的,更有卖神器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打破了往日的肃穆。

北辰映雪也随着人流,到了这里。

刚歇下担子,就嗅到卖棕子的木桶里传来浓郁的蜂蜜糯米香,不禁饥肠咕咕。

想吃,不可能,没卖到钱,怎么可能吃。

只有,忍着饿将担子挪个地方,离那香喷喷的摊点远点。

正这时,一群小孩子跑来,看他们穿着就知道是贫苦孩子,土衣粗布,灰头土脸,还光着脚片。

纵观这群孩子,唯一与他们年龄不相仿的是,个个眼睛里透着个“野”字。

野孩子们在卖棕子的摊点前转了几转,不停地咽涏水,可是,手往口袋一插,一文钱没有,一脸的沮丧。

突然他们将眼睛瞄向了北辰映雪,冒出精光。

大点的孩子对着一个还穿着破档裤的小屁孩耳语了几句,于是那小屁孩就大大咧咧地冲他走来,手一背,鼻孔朝天,挤起眼睛吼道:“喂,傻*子,把钱拿来。”

北辰映雪看他那老气横秋的样子,不禁想笑,想想自己小时候也和他们一样调皮捣蛋,不禁喜形于色。

孩子,世上最天真烂漫一族,他们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你是昔日的天才,还是今日的废柴,他们的眼中只有钱,只有吃的,很简单。

简单,没有鄙夷,没有笑话,生存的本能。

看到他不动,小屁孩纵了纵眉毛,不客气地说:“傻。”

呵呵,北辰映雪更想笑了,他想到小时候过年时,自己就和这屁孩一样,带着稚气,强行向长辈们叩头要压岁钱,那场景,稚气无畏,可笑之极。

故意逗到:“你干嘛只冲我要钱呢?”

“因为你傻嘛。”小屁孩回答的也很直接。

北辰映雪点了点头,他本想说,你们等一会儿,等我卖了钱就给你们买吃的,但是又一想,还是爽快地从怀中掏一个布包来。

包里是被赶出修仙学院后四处流浪的打工钱,几锭碎银,几许铜板。这工钱在这世界显得微薄了,但好歹也是他这三年来辛辛苦苦赚来的第一桶金。

布包打开,一边摸索着铜板,一边唠叨着语重心长的教导词:“我给你们买吃的,但以后你们不要再这样强行向别人要钱了,这是强盗行为,懂吗。”

小屁孩假装耐心地听着,但嘴却撇得像个豆芽。

他还在唠叨,小屁孩却突然冲上来,一把夺走一锭银子,转身就跑,还不忘甩下一个字——“傻”。

他愣住了。

想追,但那小屁孩转手就把钱甩给了大一点的孩子,大孩子跑的快,转眼就没踪影了。

北辰映雪又气又急,想追,但转念一想,“算了,就一块碎银子,孩子们的行为虽然恶劣了些,但毕竟是饿坏了。”

“就当接济他们了,让他们好好地吃上一顿吧。”

这样一想,倒也释然,没有再去追,“钱,身外之物,虽然自己很穷,但也不能斤斤计较。”

看到他没有去追,面前的小屁孩感到非常惊讶,愣了一下,转身向那大孩子跑的方向追去,一边跑还一边回过头来,再次冲他呸了句:“傻”。

“傻,我真傻吗?”

北辰映雪摸了下头,笑了,然后继续卖他的草。

“其实,人生看淡了,就没有那么多的斤斤计较了,当生命和事业冲到顶峰,再断崖式的下跌,一切都醒悟了,看淡了,只要活着,也就算是一种勇气吧。”

……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3518/62597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