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全文免费阅读-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最新章节

苏衿,没有冤,没有仇,没有出车祸,也没有被馒头噎死,只是偷懒睡了会儿觉,然后就被快穿了。系统009解释,因为她是天道的亲闺女,自动免疫各种玛丽苏,大白莲,杰克苏,龙傲天等主角光环,应当为天下正义献身。苏衿虽然很想说一句:mmp,但是来都来了,她也就只好挽起袖子上了。情节一重生女PK穿越女:唉!前面那个穿越女,你和重生女斗归斗,别影响国运,人老祖宗都看不过去了。情节二攻心系统的王妃:哎!大美人,你要攻心也就算了,一网打尽也能忍了,可至少你的管好你的男人们。情节三透视眼女种马:喂!女种马,你要开后宫,也别强抢民男,不然人家的爱慕者也不是吃素的。情节四好大一朵白莲花:看!那个豪门继妹头上白光闪闪,哎呀,闪瞎了我的眼。……神秘男主上线:hi,天道他亲闺女,我是天道他女婿。看文须知1:1VS

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


大梁九十九年,镇国公主轩辕衿率军对抗匈奴,大获全胜,成功凯旋。

大梁皇帝为镇国公主接风,举行国宴,举国欢庆。

镇国公主府

一大早的,轩辕衿就被春、夏、秋、冬四个婢女从温暖的被窝挖了起来。

“公主,晚上的宴会您可是主角,必须得让那些千金小姐名门公子,最主要是那些酸腐的大臣瞧瞧您的风采。您快点起来洗漱吧,不然时间可就来不及了。”初春苦口婆心地说。

“不要,那些个宴会无聊透顶,我才不想去。”轩辕衿扯过被子重新捂住脑袋来回的一滚,像个蚕茧似的,唔得严严实实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翁声翁气:“再说,现在才什么时辰,离晚上还早着呢,我再眯一会儿,就一会儿。”

春、夏、秋、冬四个可不相信她的话,外面传的神乎其神的镇国公主在赖床这么点小事上,那可是非常的有恒心和毅力,真的让她眯一会儿,那就是一会儿复一会儿,等她从床上起来,还不得等到夕阳西下。

初夏和初冬相视一眼,一个拽着被子的一角,狠狠地一拉,蚕茧破茧成蝶,露出里面眯着眼,肤白如玉,慵懒妩媚的镇国公主轩辕衿。

轩辕衿继承了元后的倾城之貌,小小年纪就出落的十分好看,还未及笄,向皇上求亲的人就不在少数。

几年来轩辕衿远在边关,偶尔才回来一次,每一次公主府外面都围满了人。

除了翩翩佳公子之外,娇弱美丽的姑娘们也在其列,所以哪怕镇国公主在战场上的凶名远扬,也依旧抵挡不住跃跃欲试的桃花,这一次也不例外。

轩辕衿不喜欢参加那些宴会,也有这么个原因在里面。

不过,这一次的宫宴还真就不得不去,谁叫剧情快要开始了。

轩辕衿眯着眼在心里面第一百零八次诅咒那个坑爹的009系统,最后不甘心的挣扎了一会儿,被四个婢女给拽到了梳妆台面前。

至于被诅咒的系统009捂着嘴偷笑,缩在轩辕衿的脑海里,幸灾乐祸的看着她像个木头人似的被装点的美艳绝伦。

轩辕衿面无表情的看着铜镜里在盛装华服之下越发美艳的自己,手指头微不可察的动了一动。

她脑海中幸灾乐祸的系统009哀叫了一声,捂着脑袋打滚。

轩辕衿冷笑着默念:好笑吗?看戏看的舒不舒服?要不要本公主给你加大点电流,叫你通泰通泰。

系统009通体发抖,默默的蜷缩着摇头,它怎么就忘了它和大魔王是联接到一起的,它感知不了大魔王,但大魔王随时可以知道它在想什么。所以说这就叫做不作不会死。

009欲哭无泪,弱弱拜服:大佬,小的错了。

轩辕衿冷哼一声,暂时放过这个卖蠢的系统小子。

009悄声悄气的朝外面看了一眼,确定大魔王没有关注它这边了,才满怀感慨的蹲坐在椅子上。

怎么就有它这么倒霉的系统,遇上个大魔王宿主,被欺压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别以为系统它不知道,其他小说里都写了,人家那些系统都是整的宿主哭爹叫娘,可到了它这里怎么就反了,被整的是它,宿主一个不顺心,被电的也是它,十万伏特电流划过的滋味真是够系统酸爽的。

闲话不多说,先聊聊正事,相信各位看官看到这里也明白了,这就是蠢萌系统和它家大魔王宿主屌炸天之旅。

轩辕衿原名叫做苏衿,21世纪三好青年,无冤无仇,没有出车祸,也没被馒头噎死,但就是被快穿了。

找上门的系统自称它的代号是009,专门替不行平者、蒙冤者,还有大功德者寻找宿主,完成他们的任务。

因为苏衿是天道的亲闺女,不惧主角光环,然后就被光荣的上任了,给送到了大梁朝本该在三岁夭折的元后嫡女身上,在大梁朝呆了十几年,她也有模有样的混出了个镇国公主的名头。

而苏衿来此的目的就是接了委托者大梁开国皇帝的任务。

大梁开国皇帝是个传奇人物,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子成长为推翻昏庸腐朽前朝的开国皇帝。

在位时期兢兢业业、舍身忘死,为天下百姓创造了个丰衣足食的年代,功德加身,成了天上的星君。

原本大梁朝在他的庇护下国运有三百年,但因为出了点意外,仅仅一百多年就被灭了,究其原因却是因为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不凡,一个是大名鼎鼎的穿越女,另一个是有仇必报的重生女。

两个女人斗得天昏地暗,大梁现任皇帝唯二的两个皇子也给扯了进去,一死一伤。穿越女逃到了附属小国,凭着穿越无敌光环弄出了炸药,然而重生女还没有团灭,大梁先给折腾的亡国了。

身为老祖宗的开国皇帝气不过,又因是远离俗世的仙人,不能插手凡尘中事,所以费了些气力找上了系统009,这才有了苏衿的这一遭。

苏衿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保住大梁三百年基业,二个是让穿越女叶倾不得好死。

今晚的宴会放在剧情中,本来是皇上的长姐安平公主举行的赏花宴,在这次的赏花宴当中,穿越女出尽了风头,重生女则被人推下水,意外的碰到了脑袋,带着前世的仇恨重生归来。

不过由于苏衿这只小蝴蝶扇了下翅膀,剧情稍微扭曲了一下,但主要的剧情势必还是会发生的。

因此,今晚的好戏,苏衿是一定得去看的。

折腾了一个钟头后,苏衿身着七尾凤凰宫装,头戴黄金打造的花冠,美艳无比,风华万千的准备进宫和皇帝太后说会儿家常。

轩辕衿带着这身起码十几二十斤重的装扮,面上华贵无双内心苦逼的进宫,心里面甚有一种暴虐的冲动,想将009拖出来鞭尸二十次。

系统009瑟瑟发抖jpg

为镇国公主举办的宴会,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推辞说不来,哪怕就是朝中那些酸腐文生。

只因轩辕衿除了这个镇国公主的身份之外,她这些年为大梁做下了多少事,普天之下的百姓都看在眼里,那些嫉妒愤恨的不想参加的人,若是不想被百姓的唾沫淹死,还是得乖乖的装孙子。

天色还没有完全的黑下来,皇宫里面就已经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宫门口一辆比一辆豪华的马车驶了进来。因为今天这场宴会的重要性,所以宫门口的检验也格外的繁复。

在这里等着的大多是朝中大臣或者皇亲贵族的车马,这些人什么时候等过这么久,眼看着前面车水如龙,心里面是一个比一个的烦闷,表面上还要笑的一个比一个美。

排在中间的一辆马车里,传来个低声细语:“不就是一场宴会吗?一个镇国公主有什么了不起的,连进个宫都这么麻烦,要不是父亲说了必须得来,我说什么也不在这儿呆着。”

“我的小祖宗,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可不能说。”另一个声音响起,听起来更为成熟一些,应该是前者的长辈,“镇国公主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为她举办的宴会,哪里马虎得了。更何况前不久镇国公主才大败匈奴得胜而归,谁知道有没有匈奴的奸细想要趁机溜进宫刺杀镇国公主。你才回京不久,对京里面的局势不了解,听为娘的一句话,想要在京城里站得住脚,那就永远不要去得罪镇国公主。”

这对娘俩说话的时候,一辆马车不紧不慢、晃晃悠悠的从另一条道上超过了所有人抵达宫门口,宫门口的侍卫连检查都没有检查,就放了人进去。

外面这辆马车的出现,道路上其余的马车里传来了不少的谈话声。

“这是谁的车?怎么这么不讲理。”

“马车看起来挺普通的,宫门口的侍卫是做什么吃的,连检查都不检查就放人进去。”

……

不满的只是少许,有眼尖的早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马车上的图徽,立马驱使车夫让位,安安静静的一句闲话都没有。

所谓上行下效,前面位份最高的人都让了位,后面的人哪敢不让。而这时候也有人认出了马车的主人。

“我看这辆马车有些熟悉,上面的图徽是镇国公主府的,不会是镇国公主来了吧。”

这个话一出,之前那些不满的人立马闭紧了嘴巴,一辆辆马车中谈话的声音也降低了好几个度。

之前那个才进京不久的小姑娘一听是镇国公主来了,赶忙的拉开帘子,想要一睹镇国公主的风采,看看是不是像她母亲说的那样威风八面。

也许是赶巧了,她这一眼对过去,刚好就看见了一辆看似朴实无华的马车从她面前经过,从被风吹起的车帘上,一道华贵无双、美艳逼人的身影从她面前一晃而过。

小姑娘像个害怕被发现的偷窥者一样又不舍又害怕,直到看不见了人影,才激动的放下了帘子。

“娘,镇国公主好美,我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子,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小姑娘面色羞红,捂着胸口,胸腔里传来咚咚咚的心跳声。

当娘的看见自家女儿这幅模样,若不是清楚镇国公主是一个女人,她还真以为是哪个不要脸的臭小子勾了她家女儿的魂,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轩辕衿现在还不知道,因为那惊鸿一瞥,她无形之中又多了一个迷妹。

进了宫后,轩辕衿先去给皇帝请安,大梁现任皇帝是一个没有大功也没有大过的皇帝,自然比不了大梁的开国皇帝,但是比起前朝那个昏庸腐败的皇帝要好的太多。

而对于轩辕衿来说,皇帝在她面前首先是一个父亲。

皇帝和元后是少年夫妻,感情甚笃,但是元后在生产的时候被奸人所害芳魂消逝,而长得和元后甚像,甚至于青出于蓝的轩辕衿就得到了皇帝两份百分百的疼爱。

也正是因此,轩辕衿才能够以一个女子的身份统率大军,不然她就算才能再高,想要得到今天的成就,路也不知道要艰难多少。

“父皇,儿臣来给你请安了。”

皇帝走下位置,一把扶起将近半年没有见过一次面的女儿,看着如今双十年华,出落得越发动人的嫡女,皇帝心中又是感慨,又是失落。

这才过了多久,襁褓当中的小团子就已经长成了大闺女,以后还不知道要便宜哪个臭小子。

一时间皇帝心中有种冲动,想要磨刀霍霍向未来女婿。

“快起来。”皇帝拉着女儿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虽然很讨厌女婿这种生物,但是女儿毕竟已经到了双十佳龄,京城中哪家的闺女这个年纪还没嫁人,嫁得早一点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若不是为了边境的安危,他唯一的宝贝女儿又怎么会耽误到现在。

皇帝一双眼里情绪很复杂,轩辕衿却是瞬间看个明白,心里面暗道:糟了,绝对又要被催婚。

果然是父女心有灵犀,只听皇帝下一句话就是:“衿衿,这次回来了就别再出去了,匈奴现在也被你打怕了,周边的那些附属小国一个比一个老实,边关的事就交给那几个将军就好了。你啊,就乖乖的在京里面呆着,快点给朕找一个女婿,朕可是想抱孙子,想得慌了。”

若有旁人在这里,或许会多想,以为皇帝是想借成婚一事收拢镇国公主手上的兵权。

但轩辕衿自己却十分清楚,她这个皇帝父亲是真的为她好,害怕她在战场上出个意外,希望她能够和普通的闺女一样,一家子和和美美的,有三五成群的孩子承欢膝下。

可是对于皇帝的心愿,轩辕衿还真就没法满足,她的脑子里天生就少了一根恋爱的筋,活了这么多年,一个看上眼的男子都没有。

要说成婚,那也不能勉强自己和一个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这婚事只能往后一拖再拖。

轩辕衿灵动的眼珠子一转,背过身,嘟着嘴抱怨:“父皇,你是嫌弃了女儿是不是,女儿才刚刚回来,你又想把我嫁出去,我还不如呆在边关算了。”

“不是,朕不是这个意思。”见轩辕衿还是不理人,皇帝只好叹了一口气,“那算了,之前的话当朕没说过,朕以后再也不催衿衿找女婿了,好不好?”

听到了保证,轩辕衿笑眯眯的转个身:“父皇,您可是皇帝,说话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可是给你记着的。”

“好好!”见女儿恢复了笑颜,皇帝想着反正一个女婿有没有都没区别,要是没有更好。

皇家的镇国公主哪里缺男人,等以后女儿想通了,找他几十个男宠也不在话下。

也幸好轩辕衿没有读心的功能,若是知道皇帝心里面此刻的想法,还不得一口老血,喷出十万八千里,赶忙的回公主府打包包袱,还是边关更安全。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37419/52433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