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马克游戏全文免费阅读-拉马克游戏最新章节

曲芸睁开眼,只见一间密室里十个陌生人,人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接着便因为拉马克游戏的诡异规则不得不和他们彼此厮杀,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接连不断的阴谋险境……()且看拉马克游戏层层诡局中天才少女如何从容设局破局,张张心理侧写分解面面人性嘴脸。()带好你的脑子,享受一场思维风暴吧。()……(分)……(割)……(线)……()女主高智冷血,甜宠小伙伴,无男主(轻百),长篇,披着无限流外皮的伪本格推理(严重烧脑预警)。

拉马克游戏


“大哥,打开了!”

染着金毛的小混混也就十几岁的模样,操着一口浓重的口音。边嚷嚷边毫不客气地把围拢过来的两人推开,只让一个穿着粉色衬衫的大个子中年男人横身抢进来。

小混混口中“打开”之物,既不是门窗也不是什么箱包,而是一个人。

具体说来,是一个人型的物体,平躺在材质不明的地板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光芒并不刺眼,却让人就是看不透里面的情形。伸手摸过去,也会感到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阻挡住,无论如何也摸不过去。

这样的物体在大厅中还有好几个。

所谓的“打开”,便是这金色的光芒快速地越变越暗,直到彻底消失。就好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将人身上的光芒外包装撕开抹去,露出里面的人一样。消失的同时,一个少女呈现在众人眼中。

纯黑的白领纱面连衣裙,衬着一身仿佛久不见阳光的苍白肌肤,不到一米六的个头,纤细的四肢,精巧的五官,长长的睫毛。

仿佛沉浸在睡梦中,少女的面容恬静。却只有一侧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邪魅微笑。

女孩清纯而惊艳,又是毫无防备的模样,让青春躁动的马仔看直了眼。刚开始发育的喉结不停地上下耸动吞咽着。

饶是过来人的中年男子看着这副面孔也不禁舔了舔嘴唇,忍不住把头探了过去,几乎贴到女孩脸上。

他开着的领口和短袖袖口之下暴露出了至少覆盖了整个上身的彩色纹身。一双看起来平凡无奇的眼睛有些危险地眯着,丝毫不显做作。比起痞气四射的行头,这纹身男眼中不寻常地透着不符合外表的警惕,像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曲芸睁开双眼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贴到面前的大脸显然不是善类,任谁醒来看到这样一幕都无法平静。然而她既没有像普通的柔弱女孩一样惊叫,也没有受惊发起攻击,而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眸,急促了些许呼吸。

仅仅是微微睁大,却因为眼眸原本就极大而相当明显。饶是眸中平静如一镜湖水,还是让所有人感受到少女的不安。若不是在如今人人自危的境况下,被激起的保护欲甚至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即使是恶行恶相的纹身男见到这样一双明眸,也忍不住略有些尴尬的起身。随即好似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而撇过脸去,痞气地吹了声口哨:“咻~美女啊。”

全没有其他人“打开”时的慌乱或者愤怒,曲芸微微惊讶的表情很自然地收敛起来。

在纹身男撇过脸的瞬间,她一只手指卷起发丝,如往常睡醒时一样让面部的肌肉稍稍变化。

一瞬间,便自然地接连流露出喜怒哀乐各种同完全不同的情感。随着眸角最细微的神态流转,一副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毫无缝隙地接连出现。

这是曲芸从小和自己进行的游戏,如今早已炉火纯青。不是与人交际的便捷面具,就纯粹只是游戏。而和她游戏的对手,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以前如此,以后,也会是一样。

对于面前的纹身男,她第一眼看去只觉着行为做派全无规矩,明显不是什么正经人的模样,却也绝不是那种抽把砍刀就上街的小角色。

“四分之三升D?”

也不知是巧妙地回旋,还是冷漠的忽视。那不知能把多少小姑娘吓哭的调戏就这么被曲芸无视了过去。她说着坐起身,自顾自打量着大厅。

倒是纹身男懵了:“什么玩意儿?”

“没事,在想你刚吹的音高,职业病。”曲芸回答的声音很轻柔,像长笛的泛音。有点宫廷的雅气,里面又藏了分冷漠。不论在忙什么,只要听到明确的乐音就会本能反应的去分辨音高。这是从小受到填鸭式绝对音准训练的贻害。

“呦嗬,还是个才女。赏脸来爷这儿喝一杯吧。”纹身男语中尽显流气,眉眼不正地挤在了一起,透着丝邪虐。他也不回身,自以为帅气地用大拇指点着背后开着的门,上面有个大大的“陆”字。

字里行间,痞气四射。曲芸却从中嗅到了一丝同类的气息。当然不会是来自痞气,而是一种面具多了,任何人,甚至自己也无法找到那张真实属于自己的面孔的味道。

“初中生么?这么小就遇到这种事儿,啧啧啧……”

环绕着大厅一周的金属门,写着大大“伍”字的那扇向上无声划开,走出的男人摇着头道。

这人一身西服,提着公文包戴着金丝眼镜,一副白领高管的打扮。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同样戴着眼镜。整齐的分头,整齐的校服,甚至还背着一尘不染的书包……典型的好学生。

公文包看着曲芸,嘴里嫌弃,实际却是在解围。连带他身后的小男孩也对曲芸露出一丝亲近的神态。

“十九岁,大二。”曲芸对公文包讲话时并不是之前冷冰冰的面孔,而是甜甜一笑。正如花季少女般千娇百媚却不失青春。

话说的是实话,众人却都愣了一下。好吧,仔细看看也不是没有可能,就是瘦瘦小小白白嫩嫩的小模样配上一副大眼睛实在太能骗人了。

纹身男却是桀桀怪笑着道:“那更好了,合法萝莉啊。来来来,咱们认识认识。”

对着纹身男的不依不饶,公文包大声呵斥道:“住口吧!都被绑架了还不改色心!你还想不想逃出去了?这种手笔,我就不信你家里能拿出……”自顾自说着公文包突然一愣,眼神慌张地在纹身男身上四下扫射着,警惕地后退一步道:“不会吧,难道说你就是绑匪?”

“绑你奶奶个毛线的,俺大哥要是绑匪,你他娘的小白脸早挂起来剐了。一脸苦逼打工相……到底谁他娘敢绑架俺大哥,脑子被门扇了吧!”

满口方言的马仔一听这公文包竟敢怀疑大哥,立马就急了。说话间张牙舞爪有些滑稽,神态也像是蹩脚的演员,全身显露出一种紧张的表现。曲芸看得出来他其实还是害怕的。正因为害怕才急着站队,生怕这位老大丢下自己去逃生。

饶有兴趣地转向虚张声势的马仔,曲芸的注意力却放到了纹身男身上。他老道的眼神中警惕的对象其实也包含了这个小混混。看得出来,两人原本并不认识。然而只是稍有迟疑,纹身男眼睛微微一眯便马上接话道:

“说得好,在这儿哥罩你。等出去了,跟我……混,也绝对能挺得住你小子。”

原本差点顺口在“我”字后面报出自己的名号,却猛然触动了某根警示神经,巧妙搪塞了过去。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6543/55398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