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夜主全文免费阅读-六道夜主最新章节

神魔之女出生不知所踪,童年更亲眼目睹自己父王战死沙场。因缘巧合入魔界成魔,自学成才,技压群雄。她掌六道,学八系,入天界为母报仇,玩转六界,手握重宝无数,日子滋润逍遥。机缘巧合,遇上了同样混血的某男子,某男搂着她莞尔一笑:“娘子,如果没有遇到你,此生了无滋味。”她俊秀细腻的脸颊泛起了红晕:“六界的天下,你我共掌。”

六道夜主


高山。流水。疾风。劲草。

这天地间的一切总是这样的永恒,但是她身边的一切却在渐渐地离她远去。

她看着她身边渐渐消失的过往,在风中独自叹息着。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长久地存在着,每天每天都是新的开始。但是开始了,结束了,她才知道他们的珍贵,他们的不可失去。这苍茫的天地间,就让她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叹息着吧。

她站在白雪皑皑的大山上,看着涌动着的云朵,清醒又幻灭。

她常常站在这个险峻的崖壁上,望着涌动的浮世,泪流满面。

任她黑色的纱巾在风中翻卷着,拂动着如梦如烟的往事。

她叫寻夜。从她的名字看她自己,就是注定着要一生寻找着夜晚。她最喜欢的就是夜晚的颜色。夜的颜色,那种深深的黑,仿佛就是她血液中流动着的哀伤,每次凝视,都会让她莫名其妙地流泪。就连泪水也是黑色。黑色,注定伴随她的一生。

黑色的天,黑色的地。她出生在黑色的风里。幽幽山谷,月魔很痛苦地叫着,因为她看见她所生的孩子,有着跟平常的魔所不一样的光芒。母亲身上所泛着的是幽淡的月白的光,但是她的孩子身上却是掺杂着的金色的光。那是不属于魔界的光。

魔界动荡了,因为这股光,因为这个不寻常的孩子。因为这股不属于魔界的光芒。

魔界在震动,万魔出动,他们感觉到来自这股光芒的威胁,他们感觉到害怕。魔界之尊的宫殿里,魔尊的身上也开始发散出紫红色的光芒,他也感觉到这种威胁。一任朔风带来这光芒的激荡,魔界的灵气也在一时间混乱了起来。

一个灰色身影出现在魔殿上,对殿上的魔尊道:“魔尊!月圣的孩子诞生了!在新的灵气凝结而成的时候,魔界的魔灵因为这股灵气而开始混乱了,这可是我们魔界千百年来从未出现过的事啊。请魔尊明示,我们该怎么做?”被紫黑色的灵风笼罩着的魔尊九幽眼里透着深深的哀伤,他的眼光似乎穿透了亘古的时间,他黑色的羽翼在月下肆意张开着,万魔都等着他的一声令下,但是他挥舞着他的羽翼道:“通知万魔,不必担心魔元的混乱。这是天地间千百年来一直等待的变更,总算在今日发生了,也许就是我们的命运。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月魔她自会知道该怎么做。为了维持魔界的秩序与安定,她自然会带着她的孩子离开。告诉她,一旦离开,就永远都不要回来。”魔界的风幽幽地吹着,魔尊九幽的话语随着这风久久地回荡在山谷中,也回荡在月魔的心里。

月魔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回答,她的等待总算有了结果,但是她仍然有点失落地、哀伤地挥了挥手,让魔谷里黑色的风翻卷着充满魔力的灵气,萦绕在她面前的婴孩身上。

霎时间,金色的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月白的幽幽的淡光。

一阵风吹过,这个时候一个淡蓝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月魔身边,幽幽地道:“你还是给她下了封印了,月魔。你知道下了封印的结果是什么,但是你仍然这样做。月魔,你真的舍得吗?舍得一切吗?”

月魔望着那个淡蓝色的影子,似乎认识了千百万年,很自然地对那个影子道:“风魔,多谢你来看我。没想到我月魔也会有今天。而这一天,我也早已料到。”

她淡淡地笑了笑,似乎不在乎随处可见的淡淡的魔灵,又道:“整个魔界的人都会唾弃我,就只有你一如既往地支持着我。我已经在她的身上下了封印,其实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了她好。”

风魔看着她道:“你难道就不担心她弱小的身子受不住这样强大的封印?”

月魔淡淡地看着那婴孩笑了笑,那笑颜如月,如水:“天地的元气已经开始混乱,我也不知道未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我只愿她的孩子在这个天地间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为了这个,我什么都愿意舍得。”

风魔:“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的。月魔,你放心地走吧。魔界的一切,不必担心了。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说完风魔就如同一阵淡蓝色的轻烟般消失在黑色的夜空。但是他的眼里却悄悄地噙满了泪水。

月魔望望身后深深的黑夜里的魔界,轻轻地抱起怀里的孩子,犹如抱起一个易碎的梦。她震动起月白的羽翼,像一阵风似的朝天边飞去。羽翼在月色的辉映下泛着神圣的光芒,一如最绚丽的梦境。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但是却是月魔最伤心的夜晚。她流下了泪水,轻轻地对怀里的孩子道:“孩子,你要离开魔界了。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你一定要原谅母亲,为了你的安全,母亲不得不这么做。”

风轻轻地拂着魔河岸边的弱柳,似在向月魔说告别。

又有谁能够看见,在灯火璀璨的魔殿里,魔尊九幽也望着那一轮明月,独自流泪。几岁几年的离别,又怎能够像此刻的离别这么的令人伤感,令人留恋?看着自己的女儿离开魔界,却不能说再见,看着自己的最爱离开自己的身边,却不能向她说祝愿。他绛色的发丝在风里泛着淡淡的光。他早已经忘了流泪的感觉。

魔河的水悠悠地流淌着,泛着淡淡的月光。一如昔日的梦。

月色,依旧。今天又是十五了。

十五的月亮,总是那么的圆,那么的清亮。但是今天的月亮,外围却泛着一股淡淡的浮光。这层浮光,似乎昭示着什么。蜀山一片安详,但是蜀山派的掌门沐羽道长的手中八卦依稀泛出了淡淡的光,他掐指念动了咒语,皱起了眉头。一旁的沐风叹了口气道:“掌门师兄,看来当年的预言终于要实现了啊。人间浩劫终于要开始了。”

沐羽望着晕亮的月亮,道:“这是魔族的魔光,说明魔族中又诞生了一个灵为高深的族人啊。”

沐风很静默地摊开了掌心中的灵光荷,那是蜀山至宝,足以昭示各界的灵气变化。只见灵光荷上的光芒在不断地变幻。

沐风轻轻地道:“掌门师兄,看来连魔族都不接纳这个诞生的婴孩,这个婴孩……似乎到人界了。”沐羽有点惊讶道:“什么?魔光一现人界,人界一定又会有一场浩劫。难道一切都是天意?”

沐风又道:“不过,师兄,似乎,那魔光又消失了。看来是被封印了。”沐羽看着月光道:“一定要在魔光为祸人界之前找出来。可千万不能让魔界那帮人的预言实现。”

他的目光穿越了深色的夜空,似乎想要看穿这天地间的一切。

夜空中,黑色的乌云飘过。

清幽谷。清幽谷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这里有着天地间最纯净的灵光之泉。虽然处于魔界与神界接壤的边缘,但是却是天地间灵气聚集的地方,完全不受魔气与神光的污染。

月魔将月白的羽翼收了起来,她轻轻地降临在清幽谷里的一个山洞口。这里是安静的所在,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界的喧嚣。

当然这里的灵气也一直是最纯净的。

洞口坐着一个灰袍的人,他看着月魔,深色的眼眸里似乎透露着淡淡的忧伤。他深沉的声音犹如山谷的风:“月魔,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总是不会辜负他的誓言,你一定会来的。”

月魔一声不吭,她轻轻地把怀里的孩子交给了玉清上人。她的眼睛望向别处,再也没有看那孩子一眼,但是她的手在颤动着,似乎从来都割舍不下。

她很缓慢地道:“是的,玉清上人。这个孩子终于降生了,就如同我们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她有着最纯粹的我们的血统。正因为有着我们俩最纯粹的血统,她才不能够那么轻易离我们而去,我终于决定,要把她交给你。交给你,对我们任何人,都会是最好的结局。这也是我跟殿下这么多年来注定而无法扭转的命运,无论结局会如何,我们都会欣然接受。我也相信殿下他,也一定会支持我把她交给你的。这天地间,也只有你才能最妥善地保护好她了。”

玉清上人叹息道:“其实,从魔界动荡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个孩子的不平凡了。我很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有哪个父母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呢?何况是刚刚才出生的婴孩,才见到母亲没多久就要分别了,你真的是舍不得。月魔,为了这个孩子,冒着魔元消减的危险,你也要保下这个孩子,你为了这个孩子,真的愿意付出?”

月魔望着夜空道:“舍不得的还是要舍得。为了孩子,作为母亲的总是愿意付出一切。”她又望了一眼孩子,道:“她是在夜里出生的,有着神界与魔界至尊至圣的圣族血统,我想让她的名字就叫做‘夜’,以记她降生的灵时。她的降生,几乎让魔界的魔元混乱。或许这正是冥冥中注定的,魔气的混乱决定了她不应该留在魔界,也让我下了决心将她的神力封印起来再交给你。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片期望。别让无辜的她卷入这场漩涡中。”

玉清上人道:“这是是义不容辞的。为了殿下,我一定会倾尽她的全力照顾好她。”他摊开了手心,只见有七颗光彩夺目的珠子在黑色的夜幕下显得十分的耀眼。月魔看着这戏珠子,眼睛一亮:“你果真将七颗灵珠也带到凡间了。”

玉清上人:“是的,我不想让它们落入别人的手中。毕竟这是我跟殿下的约定。”

月魔:“这七颗灵珠反映着你们七位星君的秉性,你带来凡间作甚?”玉清上人道:“我已经占卜过了,灵珠即将出现在凡间,如果有灵体的扶持,灵气只会强盛,而不会衰亡。我刚好找到了七个婴孩,作为灵珠的附身者。这些婴孩都是意外得到的,他们本身的灵元都很虚弱,需要灵珠的附体才可健康成长。”

他手里抱着夜儿,道:“夜儿,是第七个孩子。”月魔:“好的,这样我也好在她身上下一次更坚实的封印,以让她安全地在世间健康成长。”

玉清上人:“你真的这样决定?”月魔:“我只想让她做个平凡的人。”她说着从玉清上人手里挑了一颗泛着蓝光的灵珠,用自己的魔气下了一个封印,将灵珠打进了夜儿的体内。霎时间夜儿身上所有的灵气就都消失了,惟存留一层淡淡的光。玉清上人:“她会跟普通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的。你就放心好了。”

月魔转过了身,震动起她月白的羽翼,朝魔界飞去。她再也没有回头。永远也没有回头。风依旧吹着,魔界的夜色依旧很沉重。月魔轻轻地笑着,她喃喃地道:“夜儿,母亲一定会见到你的,一定会!”

玉清上人摇摇头,他望着远处深沉的魔界与泛着橙色光华的天界,这两界都仿佛遥不可及,但是却又似乎近在咫尺。他叹了口气,望望天宇的星辰,道:“殿下,你总有一天会来看你的女儿吧。殿下,我会好好照顾夜儿的。”

他踱进了山洞,将手里的婴孩小心地放进了一个大缸里。而洞里,这样的大缸总共有7个。每个大缸里都浸泡着药材,发散着奇异的气息。玉清上人手里发散出淡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七个大缸里,他念动了咒语,剩下的六颗灵珠全都飞进了六个大缸,整个山洞泛着异样的光芒。隐约可以感觉到每个大缸里,有灵光的闪烁。

月色里,清幽洞口的石门在月光里泛着光华,忽然“砰”地一声重重地关上。山洞口野生的藤蔓也都忽然疯长了起来,将整个山洞的洞口都包围住。以至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是一个山洞。

东方的天空开始亮起来了,绛红色的曙光破晓,属于太阳的光芒很快就笼罩了整个山谷。

整个山谷的灵气又回复了安详的状态,空谷幽幽,长满了藤蔓的地方没有任何灵气存在的痕迹,似乎从来都没有人来到过一样,这里是最安静的所在。这里,也是最安全的所在。

魔尊九幽看着渐渐亮起的天宇,道:“新的一天,开始了。”风魔在一旁道:“魔尊,月圣她……”

九幽:“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她总会走下去的。”

朝阳的光照遍了天地间的任何一个地方,正如新的生命诞生一般,充满着属于生命才有的朝气。

鸿雁在天宇飞过,朝霞万丈,丽气运佳,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7840/60296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