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风雨看潮生全文免费阅读-满城风雨看潮生最新章节

重生前谢潮生是谢家最尊贵的女儿,也是谢家唯一的女将军,那时谢风雨还只是谢家一个侍卫。谢家灭门之时他用生命护着她,却还是双双离世。重生后萧潮生改了姓氏,谢风雨却成了谢家的宗子。前世的谢家灰飞烟灭,作为陪葬品的谢潮生却始终未曾想得通是为什么。成了萧潮生的她却想要为了他找到那个原因。是为了谢家,却更是为了他。

满城风雨看潮生


红暗旧垂帘,额间一抹朱砂现。

萧芷葱白的手指伸出,轻轻触碰着菱花镜里少女的容颜。黄铜铸造的菱花镜有些模糊,模糊到萧芷只能清晰的看到眉间的那一抹朱砂。

“娘子。”门帘一掀,一个丫鬟打扮、约莫十一二岁的小丫头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只铜盆:“娘子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萧芷转头,看清小丫头的一瞬间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这个人她居然是没有见过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明明是和自己一直住着的房间一模一样的布局,那幅年幼时画的画还挂在同一个地方,她还以为自己只是梦到了从前。可是为什么,刚刚走进来的小丫头,却是一个她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人?

因为是梦,所以有些东西和从前不一样了吗?

是梦吧,不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你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记得她这样大的时候,曾经有过这个小丫鬟。能在娘子刚刚起身是就进来服侍的,必定不会是没有品级的小丫鬟。但是伺候过她的人她都记得很清楚,她是不记得曾经有过她的。

哦,也有可能她的确不是她很亲近的那些,毕竟,这是梦嘛。

那个小丫鬟一愣,随即快步走到盥洗台前,将手中的铜盆放下,才抬起头来看着萧芷笑着说道:“娘子睡糊涂了?婢子是香橼啊。”

香橼……她果然是没有听说过的。

“这是谁给你取得名字?”萧芷笑着问。

香橼却是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娘子,这还是您给婢子起的名儿啊。今儿是怎么了,怎么净是问这样儿的话。”

萧芷心头掠过一抹异样,却又很快被压制下去:“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声音越来越低。萧芷在努力思考,但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是她的记忆出现差错了吗?她明明不记得有过这样的一个小丫头的。

叫香橼的小丫鬟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萧芷更多的反应,自顾自的就给自己找好了理由:“娘子真是睡糊涂了,怎么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

萧芷听的很稀奇:“是吗?”她现在这个眼神清明的样子,居然还会被人认为是睡糊涂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是在梦境里所以看起来有些不一样,那就是这个香橼本身是这样有点儿迷糊的性子。

不然,怎么会对着一个清醒的不能再清醒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啊。”香橼放松的笑,显得很活泼:“娘子有时候刚刚睡醒时经常迷迷糊糊的呢。”

萧芷垂眸,思虑半晌,觉得这么说也说得过去。点了点头,不再问了。

“我还没有问你呢,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虽然没有仔细看过,但是她从窗外的天光里注意到,现在应该是已经不早了。这个时间……为什么她依旧坐在这里,而且还是刚醒?

这不正常啊。

“已经是辰时二刻了。”香橼似乎没有意识到萧芷的异常,手上将毛巾浸入温热的水中的动作没停,同时回答了萧芷的问题:“娘子可要梳洗?”

萧芷大惊!

辰时二刻?没开玩笑吧?她活了整整二十四载,从来没有一天是睡到了这个时辰的!

萧芷越发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如果是梦境,如果是临死前的幻觉,为什么会真实到如斯地步?

如果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那么,这是哪里,她……又是谁?

萧芷迅速转头打量她身处的这间屋子。很多陈设都是她的风格,并且有着常住的迹象。

这说明她……最起码是她现在在用的这具躯壳一直都住在这里,而且,哪怕是这具躯壳,恐怕和她本身的关系也是匪浅。

但是同样的,若是说真的是她自己,问题也很大。

比如说,她的房间本身不应该是这样的;比如说,她身边不可能只有香橼一个人服侍。

她是父亲的独女,谢家哪怕是在世家里,都是以富贵著称的。作为谢家的大娘子,她的房间理应不该是这般模样儿的——即使很多地方都是她的风格,但是她的房间理应奢华的多。

那么,她到底是谁?这里,又到底是哪里?

“娘子?”少女的声音拉回了萧芷的神智。萧芷定睛看去,香橼清秀的面孔上有着不掩饰的关切:“娘子,您怎么了?”

萧芷垂下眉眼,低声说道:“没什么,只是想了些事。”却没有说到底想了些什么。

香橼放下了心,语调重新变得欢快起来:“娘子还是快点儿梳洗的好——然后在吃早膳。今日夫人专程免了各位娘子的请安呢。”

萧芷任由她帮自己擦脸然后洗牙,温热的帕子覆上面颊的那一瞬间,萧芷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有了一种自己应该是活着的感觉——这样的温暖,她应该是还活着吧?死人,是感受不到这样的温度的。

帕子从脸上落下的时候,一只药碗被端到了萧芷面前,香橼笑眯眯的看向萧芷:“娘子,该喝药了。”

萧芷盯着摆在眼前的、还散发着热气的药,心中居然少有的生出一丝好奇来——以她的耳力,自然能听出从香橼进来到现在,她住的这间屋子就再也没有进来一个人。那么,香橼是怎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保证这碗药还是热的?

萧芷嗅嗅药碗里的药,眼中飞快掠过一抹诧异——这一碗药,其中的药性近乎于无。也就是说,其实喝与不喝都是一样的。

而且,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也绝不到应该喝药的地步。况且,香橼过于娴熟的举动几乎是在一瞬间就令得萧芷确定,她一定是经常喝药的。

那就有趣了。原本不应该喝药的人天天喝药,甚至于连她自己和她身边近身伺候的人都习以为常,然而原本药中的药效却稀薄的近似于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来,即使是一个还待字闺中的豆蔻少女,身上的秘密也是不少啊。

萧芷对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感到有趣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5039/59414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