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无敌天降霸道爹全文免费阅读-萌宝无敌天降霸道爹最新章节

随手养了个小白脸来结婚,却发现这个人是孩子他爸……这就很尴尬了!!!从此,书房、厨房、浴室、客厅、阳台、都变成了不忍直视的存在!“楚如斯,你来干什么?”“你。”

萌宝无敌天降霸道爹


桐城国际机场。

许欢喜拉着复古的行李箱,踩着银色质地的高跟鞋,长发利落地扎成马尾。桐城时值夏日,她却穿着一件风衣,让人看一眼都觉得……热!

许欢喜其实热得快疯了,可是她从澳大利亚飞回来的,那边正是冬天。

她闪身进去洗手间,快速地换着衣服,眼中情绪波动——她等会要去医院,见身患重病的老祖宗。

……

与此同时。

美国的航班抵达申城。

楚如斯缓步走到机场大厅,白衬衫,黑西裤,黑口罩,大气简约,诡谲的眸中风云际会——呵,时隔八年的申城,他终于回来了。

他走向VIP通道,楚家派来的人已经在等他了。

“您好,楚先生吗?”司机恭敬地弯腰。

楚如斯点点头,眸色一片清冷。

司机立刻打开车门,他探身进去,却发现车里有两个黑衣人,表情不善,肌肉紧绷。

有猫腻,一回来就搞事情。

楚如斯便站直身子,滴水不漏:“回去跟爷爷说,我约了朋友,晚点自己回家。”

气氛,紧绷。

车内的保镖互看一眼,忽然扑向楚如斯,大少爷吩咐过,这个男人不能出现在楚家。

楚如斯反应极快,反手就把门关上,保镖撞到车窗玻璃上,玻璃隐隐出现裂缝,看着都觉得疼。

他轻快地吹了个口哨,余光瞥见一旁的司机蠢蠢欲动,一肘子击打过去,转身就……撤。

不远处面包车忽然车门打开,钻出一群面目凶恶之人,紧追着楚如斯。

楚如斯漂亮地越过眼前的障碍物,身后的尾巴怎么也甩不掉,他这才刚回来,就有这么大的惊喜么,趁他立足未稳,除之后快!

有意思。

楚如斯直接往机场大厅去,顺便跟警卫说有人持械行凶,毕竟有困难还是要找警察叔叔的。

趁着机场警卫缠着那些人,楚如斯闪身进入了洗手间,斟酌了一下,转身走向女厕所,随手推开一道门躲进去。

握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里面……有个姑娘,一个身穿贴身衣物的姑娘,身材不错,只是小腹上有道不美观的疤痕。

只是这姑娘的眉眼,似乎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许欢喜倏然瞪大眼睛,都是明晃晃的水雾,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她还来得及反应,男人已经冲进来,捂住她的唇,将她抵在瓷砖上,声音透过黑色的口罩传出来:“嘘,不准吵,否则——”

楚如斯的话还没说完,女人的眼泪就砸了下来,他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姑娘哭什么呀,他不是坏人啊!

洗手间外面起了喧闹的声音,追上来了,咬得真紧!

他没了好脸色,更显得阴沉肃杀。

许欢喜眨了眨眼睛,其实这眼泪跟眼前的男人并无关系,她只是想着老祖宗,所以没控制住情绪。

她缓了自己的情绪,微微地点点头,并不激烈却足以引起男人的注意。

楚如斯试探性地松开眼前的女人,看她不吵不闹,便后退一步,保持一定的距离。女人茭白的身躯就这么落入他的眼底,曲线玲珑,堪堪遮住了最诱人的风景。

许欢喜注意到男人打量的目光,脸色一沉,抓起长裙挡在身前,声音轻巧却不可侵犯:“还看?”

楚如斯轻佻地吹了一下口哨:“挺好看的。”

虽然嘴上比较欠,但还是自动自觉地转身背过去:“借来躲一躲,我一会就走。”

许欢喜不应声,但是却默许了,伸手去关门,却发现……很好,这个锁有些松动,推几推就开了,想要闯进来轻而易举。

此时,纷杂的脚步声涌入女厕所,对着每个门拍打着,引发了一阵阵女人的尖叫。

而她身旁的男人,气息猛然阴沉。

许欢喜落锁,虽然知道锁不住门外的人,但她风云不动地继续换衣服,反正被追的又不是她,她又不怂。

楚如斯眼眸微微眯起,这个女人还真是淡定,有条不紊地穿着衣服,对他视若无睹,也对门外的喧闹视若无睹,也不怕他真是坏人么?

猛地,门被暴力地推开,脆弱的门锁彻底坏了。

门板正好撞在许欢喜的行李箱上,她已然把长裙套上,裸露着后背准备拉拉链,听到开门的声音豁然回头:“啊——有色狼!出去!来人啊!”

她像是个无辜受惊的女性,全然看不出这厕所里藏了一个男人。

演得真好。楚如斯暗暗憋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帮他。

黑衣人快速地扫了一眼里面,确认没有人,转身匆忙离开。

许欢喜淡定地将拉链拉上,瞥了一眼门后的男人,他双手双脚扒在墙角上,像是绝世高手一样巧妙的支撑住自己,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许欢喜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转身走了出去,她赶时间,不想掺和到别的事情里。

楚如斯从墙面上跳下来,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忽然勾唇一笑,还真是个奇怪的姑娘。

他整理了一下着装,忽然看见自己的手掌心,印上了暧昧的唇印——是刚才捂住女人的唇时,印上去的。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

寻欢娱乐.城,桐城最大的娱乐场所。

许欢喜晃动着鸡尾酒,眸中凝聚着雾气,她已经去过医院了,老祖宗确实是癌症晚期,诊断书上明明白白的。

反正已经无可救药,老祖宗就嚷嚷着要出院给她操持婚礼。

她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有些人迟早都会离开的。

可是,她可能无法完成老祖宗的愿望了。

许欢喜想起了老祖宗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跟她说:“欢喜,奶奶要走了,可是你的一辈子还很长,奶奶不希望你孤苦伶仃。我知道你内心里有伤疤,可是图南真的是个好孩子。如果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结婚,就真的太好了。”

图南。

江图南。

她的男朋友。哦不,前男友。

许欢喜冷笑一声,将鸡尾酒一饮而尽。

她原本也以为,她会跟江图南在一起的,他是个儒雅温和的平凡人,能够接受她未婚先孕,也能够包容她性事冷淡

可是,她一周前才知道,原来她亲爱的男朋友,是江山集团的少爷。

江图南追了她半年,在一起半年,她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位哥们居然是——不好好泡妞,就要回去继承千万家产的富二代。

真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捉鸡。

烈酒入喉,恍若灼伤。

现在,她亲爱的前男友玩够了,要回去成家立业了,不要她了,她还能怎么办?抱着江图南的大腿,哀求着他别走吗?

狗屎!

许欢喜舔了舔唇角的酒渍,自从撞破了江图南的身份,她逃避一般飞往澳大利亚工作,如果不是奶奶突然查出癌症,她也不会那么快回来。

她知道自己跟江图南彻底玩完了,如果江图南是普通人,也许她还能心存奢望,可他是江山集团的太子爷。

然而,这一切老祖宗都不知道,她还在做着江图南成为她孙婿的春秋大梦。老祖宗辛苦一辈子把她拉扯大,她绝对不能让老祖宗走得不安心。

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她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一个合适的结婚人选。

她的闺蜜宋词替她物色好了一个上好的人选。

长相俊美、擅长演戏、办事利落。

最重要的是,便宜可靠。

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人,跟她结婚。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8727/64024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