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度九世劫全文免费阅读-魔度九世劫最新章节

她是魔族的公主,父亲是高大伟岸的魔尊,母亲是天帝最爱的九公主,大哥是风华绝代的少君,二哥是智谋无双的魔主。当她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就和天族小皇孙订了娃娃亲,将来注定是要做天后的人。所以她在她前三千年里的生活中,非常认真的做了一个逍遥自在的纨绔公主,外加酒囊饭袋,还常常带上自己那位牙都没长齐的预订小夫君一起。从来不知何为忧伤痛苦,何为人生百味,她想要的,都有人双手奉上。直到那次不得已的下凡,她遇到了那个据说跟她前世有因果的人,她才知她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拿别人的命换来的。……………………九生九世都没有缘分的人,这一世能否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她和他,前世有约,心上系着伴生结,是结亦是劫。她和他,隔着尸山血海,隔着万万年的光阴。【魔族沙雕公主×仙族神秘大佬,双洁,男主萌,女主呆】

魔度九世劫


翼国皇庭金殿上,翼国国君同安国使臣正共同向世人宣布一件事关乎翼国百年国运的大事。

“今日,我翼国太子戟庆娶安国公主蓝媚苼,翼安两国从此结为一家,风雨同舟。”

翼国国君戟楚亲自宣读诏书。

多日不见,穿着大红色喜服的戟如臣越发像我想象中的如意郎君了,只是可惜,他的新娘不是我。

世人都道此举乃天作之合,锦绣良缘,士大夫们对此更是赞不绝口,羡慕万千,恨不能亲身以代之。

最终,在丞相门客顾子安的带领下纷纷著书立说,势必要将此次大婚记入丹青,永载史册,以此为两国后世子孙学习的榜样。

可我偏偏就不想随了世人的愿,更不想随了安国那位媚笙公主和他戟如臣的愿。

凭什么山河万里,江山无限的时候,她就该无声无息的从他身边消失。

斯人诚不欺我,山盟海誓,沧海桑田,不过是所谓文人骚客撩拨女子的戏言罢了,是我太蠢,信了你的邪。

“烦请诸位等一下,民女有话要说”

我开口喝住即将礼成,要普天同庆的世人,拿掉了脸上从来不曾轻易摘下的面纱,坚定不移的向着那二人走去。

最终停在了离他五步之遥的地方,这个时候,我必然也是要万分小心的,立定之后,我开口问他。

“太子殿下可还记得民女”

他并不回答,微微低头,看我的眼神如同陌生人一般。

大殿上本就有些沸腾的人心,这下可真是有些烫的要滚开了。

本来按捺着激动心情努力保持沉默的众人再也按捺不住。

片刻间,人声鼎沸,我猜想他们都在猜测我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小乐师与他们的太子殿下到底有何关系,竟叫他连与我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我不管他们,正好趁着他们议论纷纷之际,再次开口:

“想来今日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是不太愿意认识我这般粗俗无理的乡野村妇了,不过没关系,我这个人,就喜欢干些不招人喜欢的事儿,你既要假装不认识我,那我就当着大家的面,再介绍下我自己。

民女姓骆名清衣,今年二十二岁,乃岷川骆家堂堂主骆鸣凤之女,如此太子殿下可有想起什么来。”

戟如臣依旧不回应我,朝堂上却是像炸开了锅似的,议论声一波接着一波,生生不息。

“我记得四年前好像太子殿下就是在岷川”

“对对对,当时太后还在,她老人家一直不喜皇后一脉,连带着对太子殿下也不喜。

那年岷川大旱,皇上派了太子殿下去赈灾,途中遇到了流寇,险些死在那里,据说是被一乡间农夫所救,才得以逃生。”

“一个农夫竟能从流寇手中救出太子殿下,怕也不是一般之人,可太子回来之后,皇太后病故,皇后一脉得势,无人再敢提及此事。”

今日这女子莫不是和那件事有关系。

众人讨论的委实有趣,我就随意听了几个,不想戟如臣竟突然发难,要撵我走。

他莫不是傻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会错过,自是不理会那些跃跃欲试的侍卫,反是转头向着那高高在上的翼国国君,君后拜了下去。

“民女骆清衣有事要奏,还请国君,君后恩准。”

来之前我便想过了,成与不成,横竖不过一死,今日若是戟如臣选择跟我走了,就算以后要亡命天涯我也认了。

若是他不依我,我便一头撞死在这金殿上,决计不会再被他抓了回去,囚禁在那冷冷淡淡的良人居了。

只是可惜,翼帝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顷刻之间,便冠我以刺客之名,欲将我擒了,立刻处死。

我当然不会如此束手就擒,今日只身入宫,我当然也是做了些准备的。

那曾想,这翼帝如此没有耐心,当着满朝文武以及安国使臣的面,一点面子都不要,竟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便要生擒了我。

情急之下,我挥鞭将离我距离最近的媚苼公主掴近身来做人质。

“谁都别动,否则今日就算是我死了,也要拉着你们这些人陪葬。”

我被翼帝激了,脾气有些上来了,几乎吼着开口

“不要伤了她。”

戟如臣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惜不是我想要听的话。

“你跟我走,我便放了她。”

我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冷漠与淡然,仍旧好声好气的与他商量,他不应我,挺好,好的很。

那今日我就要他身败名裂,臭气熏天,也好叫世人看清楚他忘恩负义,始乱终弃的模样了,有时候,爱和恨只是一瞬间的事。

我之前听说那文人墨客的笔杆子就是那杀人不见血的刀,锋利的很,今日我便借来一用。

“诸位可知我与你们这位殿下是何关系?”我笑着问那些刚才议论之声最浓烈的几人。

没人应我,我也不急,接着开口道: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8320/63736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