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剑该回鞘了全文免费阅读-你的剑该回鞘了最新章节

阔别千年,枪与剑的重逢,带来的却非前缘再续,而是无尽狼烟。琴的守望是否能够换得琴剑相依?绝情的书与残破的玉,又能否破镜重圆?

你的剑该回鞘了


灵虚大陆四境之一的东极境,境内多是名山大川、锦绣山河。或许是因为东极境之主武君尚武的关系,不少武道宗师、武学世家都选择在东极境开山立派、生息繁衍,这也造就了东极境内武道昌盛,百家争鸣的盛况。

而在东极境以北,靠近魔族北灭境的地方,就有一个在东极境内广有侠名的宗派,青云剑宗。

这青云剑宗坐落于东极境青云镇内的青云山上,可说是一方地主,其实最早青云镇并不叫青云镇、青云山也不叫青云山,在青云剑宗在此开山立派之前,这里原本名为广元镇,而这座青云山在当时因为山势磅礴,高耸入云被当地人称为深云山。

在人魔两族那场惨烈战事结束了的一百多年后,有两位武道高人路经此地,觉得这地方风水极佳,且山明水秀,便在这深云山上开山立派,创立了青云剑宗。

后来青云剑宗渐渐成为了东极境内颇有名气的宗派,来到此地寻青云剑宗的外地人也越来越多,不少与青云剑宗有来往的人都觉得,广元镇深云山青云剑宗念起来绕口还难记,于是就有人改了句谚语:东之北、北之东,青云镇内青云山,青云山上青云剑。

随着岁月的流逝,东极境的人渐渐遗忘了广元镇深云山这两个名字,流传下来的便只有青云镇内青云山,青云山上青云剑这句谚语。

青云剑宗在青云山上立派至今三百年多,随着青云剑宗实力不断的壮大,青云镇早已从一个荒芜偏僻的破败小镇,成为了一个颇有名气的富饶城镇,如今的青云镇华光璀璨,繁华热闹!而说到这青云镇最出名的,莫过于镇内东大街刘一手酒馆酿制的一种名为“醉梦沉香”的美酒。

而此刻,在这刘一手酒馆内,一名店小二正手脚麻利的给一位身着青衫的青年剑客上菜。

“剑大侠,这是您点的醉梦沉香,还有下酒菜。”

店小二手脚麻利的把酒和菜端上桌摆好,又朝着掌柜那边看了下,确定掌柜没注意到这边,才凑近了青衫剑客小声说道:“这碟油酥花生米是小的孝敬您的,您喝好啊..”

被称为大侠的剑随风本来还想道个谢的,不过这店小二并没给剑随风道谢的机会,转头就忙着招呼店里其他客人去了。

罢了…

剑随风从酒坛里倒了一碗酒小酌了一口,浓烈的酒香让剑随风忍不住赞了一声“好酒。”

不得不说这刘掌柜酿酒的手艺当真是一绝,这酒带有五谷与花果的浓烈香气,口感醇厚、绵软悠长,果然不愧是东极境内颇有名气的好酒。

几粒花生入口,剑随风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个带些爽朗笑容、手脚利索的店小二,很是欣慰的又喝了一口酒。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带着些勤奋干劲,一身朝气的店小二在两年前曾是个妻儿尽丧的苦命人呢?

这店小二本姓姚,原本是个常年在灵虚大陆四境倒卖货物的商人,两年前他带着妻儿远游,路经西北交界处的时候不幸遇到了一帮马匪!钱财被洗劫一空不说,妻儿还被命丧马匪刀下,若不是剑随风凑巧路过,这店小二怕是也要遭到毒手。

这店小二是个重情的…

在刚被剑随风救下那几日,这人几无生存意志,偷偷摸摸的寻了好几次短见,每次不是被剑随风及时发现,就是被剑随风及时给救下,当时剑随风看他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离开,就把他带到了这熟识的酒馆安顿,也亏得这刘掌柜心善,收了他当伙计,每日耐心开导,这才慢慢有了起色。

“如今看他如此精神,想必刘掌柜也费心了不少。”

提到这酒馆的刘掌柜,也是位妙人,听说这刘掌柜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跑江湖的,练过几式刀招,在当时的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后来不知是有了什么奇遇,突然就封刀退隐了,从此便在这青云镇内开起了酒馆,凭着这三流的菜一流的酒,这酒馆就这么风风雨雨的开了几十年…

剑随风颇有些感叹的看向柜台那边的刘掌柜,却意外看到了一出好戏!

一向处事圆滑的刘掌柜此刻脸上正挂着无奈的笑容,对着一名趴在桌上的男子拱手作揖,向是在赔罪,而在趴在桌上的这白衣男子似乎也神神叨叨的在说些什么,身旁还有一名长相俏丽的粉衣小姑娘正捂着嘴偷笑呢。

这刘掌柜是遇到麻烦了?

剑随风瞧着刘掌柜那有些滑稽的赔罪样,暗自凝神辩听…

“这位客官,您点的醉梦沉香确确实实是卖完了,要有,小的还不赶紧拿出来招待你这等贵客?小店尚有其他一等好酒,要不客官尝尝,分文不收,算是小店的赔礼。”

这边刘掌柜一边赔罪,一边暗自观察,这白衣银发的男子一身白底银纹的衣袍,虽然朴素,但那料子绝对是上等货色,腰间悬吊的那枚玉佩虽是只有半块,却是纯如羊脂、玲珑剔透,纵然刘掌柜对古玉这行涉猎不多,也看的出这半枚玉佩绝非是一般的凡品。

再看旁边那捂着嘴偷笑的粉衣小姑娘,估摸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如花似玉、活泼可爱,最重要的是,只要有点眼光的都能看出这姑娘绝对出生富贵,瞧瞧一身的绫罗绸缎,那头上的发饰虽然不多,也就一对蝴蝶发夹,但那发夹上镶嵌的宝石足够把人得眼睛给晃瞎了!

凭着年轻时候跑江湖的经验,也凭着自己开酒馆几十年的眼光,刘掌柜判断,眼前这一大一小绝对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酒馆老板得罪的起的,不是什么一流世家的嫡系子弟,就是哪个大宗派的关门弟子。

“掌柜啊。”

白衣银发的男子抬起头来看向刘掌柜,刘掌柜登时就有些懵了,倒不是说这白衣男子长相有多丑陋,相反的,这白衣男子长的剑眉朗目、器宇轩昂,可称的上俊朗不凡,只不过那眼神…

怎么说呢,那眼神给人感觉特委屈特哀怨,就好似刚被家暴欺负了的小媳妇儿一般!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4335/62742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