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狂妃太倾城全文免费阅读-逆天狂妃太倾城最新章节

战神凤倾,重生到无名小女。百蛇朝拜,得遇天下第一智囊。你只知夫唱妇随,谁知狼狈为奸。呸,非也非也,逆天之路,看她如何权谋天下。  “王爷,我不嫁人。”  “没事。这年头,谁还要名分啊!都是直接扛走的。”无耻!!!

逆天狂妃太倾城


“战神凤倾!您安息吧!”

大雨滂沱,如泣如诉,雨水夹杂着泥土溅在每个人的脸上。昏暗的天空如同人们的心情。

悲戚戚然,百姓们对着高台跪了下来,拜倒在了地上,长叹长哭。

泪染湿了轮回的路,凤倾近乎空灵的身子回头,那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倾城倾国色。

“没想到,我凤倾呕心沥血,倒是落得个红颜薄命!徐长安啊徐长安,若有来生,定取你狗命!”

本是白衣,奈何被鲜血染指,大红的长衣,跨上那奈何桥,历历在目是亲人惨死,仇人痛快。

凤倾血红的眼泪流了下来,她如何甘心。

“凤倾凤倾。”

不知道是谁的呼唤,凤倾身子空中摇曳,看不见的地方奈何桥断,被卷入了风云残卷。

顷刻间,一道七彩的光闪过。

荒郊野岭,躺在路边一具尸体,动了动,片刻,那眼睛睁开。

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如同狼的眼神,摄人心魄,是凤倾。

凤倾看了看周围,脑海中闪过原主零零碎碎的片段,可能是这个身子太虚弱了。

倒是不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以确定的是,她是真的重生了。

“嘶。”

还没等凤倾摸清这原主的筋骨时,就听见周围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眉头微皱,眯眼看了看旁边,触目惊心!

那一条一条黑色的蛇,沿着那蜿蜒的路,缠绕着树,百蛇齐聚,朝着她过来。

猩红的信子,那绿油油的尖牙,看得出都是毒蛇,这毒怕是烈的很!

“怎么,这才活了一刻,就想着我死?”

凤倾讽刺的说到,丝毫没有什么害怕的面色。

毕竟,她是君临国的战神,什么血腥的场面没有见过。

蛇像是挑衅,又像是鼓舞,其中一条金色的蛇游了出来,群蛇避让。

看样子,这条蛇很金贵,凤倾微微一笑,手指习惯的敲打着地面。

“擒贼都得先擒王,这擒蛇嘛?”

凤倾话语间,没有丝毫停顿,腿撑着身子一扑,手迅速压着那条金色的蛇的七寸。

可是这身子不比自己之前的身子,虽然精准的抓住,却是没有力气。

“嘶。”

凤倾感觉到手上冰凉,这条蛇不知道怎么,那舌头竟然舔到了凤倾的手上。

“砰!”一阵头昏!

凤倾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金色的蛇围着凤倾的身子,反复环绕,那舌头舔着她的伤口,神奇的是,被它舔过的地方,都好了,像新生的皮肤。

“王爷,这荒郊野岭的,还是别上去的好啊!”

不知道是什么人来了,树枝被踩的嘎吱嘎吱的响起来。

那些蛇看了金蛇的指令,也纷纷离去,金蛇抬起蛇头,看了看,随后隐去。

“小心啊王爷!有蛇!”

“别动,这些蛇别去动它们,不会有事。”

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来,那树影打在了那人的身上,倒是神秘无比。

只见素白的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凤倾,说道。

“酥童,去看看,还有气否?”

说完,那风吹来了那蒙面的黑纱,露出来的是如同画中一般的男子。

就只需看那双如同深潭的眼睛,就足以让人为之疯狂!

“王爷!是昏迷了!”酥童看着躺在这的凤倾,探了探脉搏说着。

“带走吧!”男子看了一眼说着,离开的时候,那目光看了看周围。

如同远山般的叶眉,微微一皱,他看到了难得一见的百蛇齐聚,莫不是和这个人有关系?

还是偶然?

……

“凤倾,说到底你不过一介武夫,有什么资格,登上皇后之位!”

“凤倾,你该死了,君临国已经不需要你了!”

“凤倾,你伯父已经死了。”

那些痛心疾首的记忆喷涌而来,凤倾猛然的睁开眼睛,汗水直流。

看了看四周。见不是熟悉的地方,凤倾本能的警戒起来。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童子的,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间客栈!

“你醒了啊!”酥童拿着盆水推门而入走了进来,就看见了凤倾看着他,笑着说到。

凤倾没有说话,等着他说,毕竟自己的记忆不完整,万一暴露了,麻烦的是自己。

“你不会是哑巴吧?我还以为会有一个说话的伴呢!”

酥童奇怪的看着她说着,把洗漱的搬到了床边,拍了拍凤倾的肩膀。

看来,不是他帮凤倾换的衣服,不然怎么会不知道她是女子,虽然这个身子瘦弱,五官未长开,看不出男女。

“你不会真的是哑巴吧。”酥童左看右看,仰天长叹的说着。

“你真吵!”凤倾嫌弃道,开始洗漱,脑海中在搜索这具身子的记忆。

但是还是模模糊糊的,见凤倾说话了,酥童惊喜的看着她。

“不是哑巴啊!你叫什么,我家王,不,我家公子要见你!”

酥童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拿着一盘糕点在吃。

公子?

还有其他人啊?

凤倾放下手中的东西,看了看铜镜。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倒还是清秀。

只是没有了凤倾的容颜,这只能算是平庸了!

凤倾走出了这里,嘴角轻勾,叫她去见他,偏不,山高水远,后会无期吧!

她怎么会相信别人!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小二热情的招呼着客人。

看着这些服饰,倒是像沧海国,不比君临国是以舒适为主。

沧海国是以奢华,亮丽为主,所以不难猜出。

趁着没人注意,凤倾默默的从一旁下了楼梯,看着外面,她现在必须要去找一个地方摸清这具身体的天资。

徐长安,待我回君临国,在这之前你的狗命可是要给我好好活着。

出了客栈门,凤倾稍稍放慢脚步,眼睛看了看路,倒还真是有点懵。

“你去哪?”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前头响起来,凤倾微微抬头,就看见了一个蒙面的人。

穿着一身银白的服装,虽然看不到脸,但凤倾能感觉到逼人的气势。

“你是谁?”凤倾毫不示弱,气定神闲的反问,她倒是好奇这个人。

“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男子脚步慢慢朝着她走了过去,距离离她很近,凤倾闻到了淡淡的龙涎香。

凤倾不留痕迹的微微退了一步,眼睛微眯,道:“公子气质不凡,可是这沧海国皇室人?”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语,面对她的那个人,下一秒就抚上了凤倾的脖子。

黑纱随风力飘开,那惊为天人的面容露了出来,黑耀珠般的眼睛,棱角分明,让人沉醉,凤倾的目光撞进了他的眼里。

“你知道太多了!”薄唇轻抿,看着凤倾。

龙涎香,很明显不是普通人家用的起的,就算有钱也是买不到的。

凤倾双手交叉,玩味的浅笑道:“那你想怎样?杀人灭口?”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13561/43462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