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故事坞全文免费阅读-暖冬故事坞最新章节

都是推理小故事,有的长有的短,不定时更新。

暖冬故事坞


双腿瘫痪后,孟焕的脾气变得躁怒无常,因为一道菜有点咸,会突然把碗碟摔得粉碎;因为盘旋在耳边却驱赶不走的蚊子,而砸碎卫生间的玻璃门……

孟焕忘不了,三年前的那一场车祸。

酒驾的他开着那辆红色保时捷,与逆行而来的骑着电动车的老头儿发生了剐蹭。

慌乱中的他,向右猛打方向盘,车子飞出护栏,撞到了路边的一棵树。

豪车的安全配置使他保住了一条命,却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往后的人生只能坐在轮子上度过了。

“该死的老东西……”

孟焕每晚睡前都会重复这句话,他把问题都归结给死去的老者的身上。

那个趴在保时捷风挡玻璃上,下身被车子与树挤烂了的老人,是孟焕的梦魇。

“该吃饭了,孟总”

负责照料孟焕起居的黄姨,今年55岁,来自东北,孟焕出院后便将她雇佣来专门侍奉他。

孟焕出事之前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当然现在他仍然名气不减。

产业有妻子来继续打理,他依旧很有钱。

“放那吧,我吃不下。”

孟焕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摆钟,已经晚上八点了,老婆还没回家,打电话也不接,他实在是没心思吃饭。

当初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他的妻子也应该有同样的感受吧……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寂静的大厅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是的,那是黄姨的手机铃声。

“喂……”

“是吗,那太好了!”

“嗯……谢天谢地!”

…………

孟焕叼着烟卷,有些怨责地望着现在阳台前低声接电话的黄姨。

他见证了黄姨的表情由愁转喜又转愁的全过程。

“明明发生了好事,你愁啥?”

孟焕忍不住对挂了电话后唉声叹气的黄姨发出了提问。

“我儿子的眼睛能看到东西了!”

黄姨抿了抿眼角的泪花,激动地说道。

“什……什么?”孟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可能!”

一个因眼角膜病失明二十多年的人,眼睛竟然恢复了。

这怎么可能……

接下来黄姨告诉了他一件荒唐无比的事。

她和巫师做了交易,筹码是自己余下的十五年阳寿。

“巫师?阳寿?”孟焕冷笑着摇摇头,“别开玩笑了,你们农村人整天净相信那些牛鬼蛇神的东西!”

孟焕示意黄姨去给他煮一杯咖啡,但奇怪地,黄姨拒绝了。

“我活不了多久了,我要回家,这月工资我不要了,对不住了。”

黄姨愁眉不展地解下围裙,又习惯地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

无论孟焕在后面骂得多么难堪,她都没回头。

他的家人陆陆续续地带着酒气回来后,孟焕坐在轮椅上,把这晚发生的事,不厌其烦地和每个人都复述了一遍。

“保姆有都是,明天我再给你雇来一个。”

所有人的回答,都出奇的一致。

夜深了,孟焕也进入了梦乡,他做了个最美好的梦——自己的腿恢复了知觉,他兴奋地在海滩上来回奔跑。

他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他宁愿相信黄姨的儿子病情的好转是医学奇迹。

可笑的尊严,让他在黄姨关门的那一瞬间都没好意思再深入了解一下这件“荒唐”事。

这件小事如流星般,短暂地划过孟焕心头。

直到一年后,一次偶然的对话,从黄姨远房亲戚的口中,孟焕得知了黄姨早已去世了的消息。

“肺癌,发现就已经是晚期了……”

孟焕受到的震撼是无法名状的,任他再坚定,此刻也只剩瞠目结舌了。

他试探地从那个亲戚口中打探关于神秘巫师的事,但那亲戚看上去并不知情,就连黄姨儿子的眼睛恢复了的事都不知道。

压抑在心底那份对正常生活的渴望让孟焕几近疯狂,他不能再忍受身有残疾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一天都不想再过了。

通过那个远房亲戚提供的线索,孟焕找到了黄姨的儿子,冯博。

冯博经营着一家盲人按摩馆,这是他前半生的主要经济来源,虽然眼睛回复了光明,但他别无所长,只能继续装瞎子混口饭吃。

以前是睁眼瞎,现在是睁眼装瞎……

在佣人的搀扶下,孟焕趴到了按摩床上,他示意其佣人们都退到门外守着,把脸埋在床头的凹槽处,全身放松,慵懒地说道:

“开始吧,手重点儿,我吃劲儿。”

冯博不答,施展指法,按压着孟焕肩膀处的穴位。

“咔哒咔哒……”

在安静的环境下,床头计时的闹钟指针跳动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黄姨……走了多久了……抱歉,这事儿我最近才听说。”

他明显地感觉到冯博的双手颤动了一下。

“你的眼睛……现在感觉怎么样?”

孟焕压抑着情绪,故作镇定地问道。

对方不答……

“重见光明的感觉一定很棒吧?”

终于,在他背上按压的手指停止了动作。

“你看……”孟焕双手撑住床,支起上身,回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冯博,“看我这两条废腿,再不帮帮我,它们就要烂了!”

冯博冷漠地看着孟焕,眼中有光。

孟焕深吸一口气,这一切……这一切都是真的!!!

对健全的渴望,让孟焕再难压抑自己的情感,吃力地转身,朝冯博方向爬。

“哐当……”

孟焕狼狈地摔到地上,把床柜上陈列的工具与摆设碰洒了一地。

他又哪里顾得上这种,满头是血地爬向冯博。

“我都知道……都知道……求你带我去见巫师,我愿意用一切去换自己的这双腿……”

孟焕正欲继续说些什么,屋外的门被佣人们推开了。

“孟总,您没事儿吧!”

一个佣人急切地问道。

“都她妈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孟焕对这帮破坏了氛围的脓包彻底无语了,他把所有情绪,都歇斯底里地发泄在他们身上。

一众人又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孟焕转过头,双唇颤动起来,又欲渲染气氛。

“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

冯博叹了一口气,终于开了口。

“求求你……只要你肯带我去见巫师,这……这卡上有五百万,都归你了!”

孟焕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丢到床上。

整整五百万的诱惑,冯博根本抗拒不了。

“我只管带你去见,最后成与不成,就看你的造化了,钱我都要拿……”

冯博幽幽地说道。

“这是自然。”

孟焕干脆地回答。

只要能恢复健康,他愿意付出所有,但现实真能如他所愿吗?神秘的巫师会提出哪些条件?

当然,孟焕的因果业障,得他自己去结清。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266/64668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