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城浪子全文免费阅读-黔城浪子最新章节

华夏的西南边陲,有一个神秘的古国。史称“夜郎”夜郎国横跨川、黔、楚、滇,地广三千余里……金竹十年三月,夜郎王率文武百官于梵净山祭天,而此时正值贵妃临盆,王后恐其威胁大皇子储君之位,故派人除之!幸得贵妃曾有恩于侍卫,侍卫冒死相救……贵妃无奈,只得将七皇子随花溪顺流而下……

黔城浪子


赤水河畔,黔醉阁广场!

广场中心一个巨大的铁铸酒塕横倒在青石板上!地上酒塕碎片错落有致,呈现出摔坛闻酒香的意境!广场正前方正是黔北命脉――赤水河!

自古川盐入黔,以及各种经商贸易皆靠这条赤水河!

而黔醉阁又与天门山天医门、梵净山护国寺、道真归真观、黔灵山猴王殿、七星涧七星帮、并称江湖六大宗派……

其他小门派自是数不胜数,其中又以护国寺为武林的泰山北斗!

一少年身着白衣、黑发如瀑,头上玉冠束发。五官精致俊朗。身材修长。手持精钢宝剑耍得端是虎虎生风,颇有几分剑道高手的风范……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收剑而立,衣衫也早已湿透。汗水正随着下颌一颗颗滴在脚下的青石板上。

然而少年刚毅的神情并未有丝毫改变,似乎流下的汗水与自己无关……

“飞儿”,话音未落一个威武的中年汉子已来到少年身前。此人赤面短须,身长七尺。打扮与少年有些相似,不同的是这白袍上有一条金线缝制的金边。一双虎目盯着少年眼中满是关切之意!

不错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黔醉阁阁主章绍谦,少年正是七王子……

十八年前七王子随着花溪溪流汇入赤水河,当时阁主夫人叶菱双与丫鬟正巧在赤水河畔采桃花。故将其救起……

“飞儿”,“不早了,回去歇着吧,今日是你十八岁的生辰。你师娘已经为你做了一桌子菜,特意叫我过来寻你。”

少年双手持剑对着来人躬身一礼,道:“多谢师傅师娘,飞儿这就过去。”中年人微笑着说道:“快走吧,要不你师娘该着急了……”

一进前厅就看见一少女飞奔而来,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少年的小师妹,师傅的独生女――章怡琳

少女年方二八,身长六尺左右,一身粉色的长裙,配上那闭月羞花的容颜、高挺的鼻梁,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眨呀眨,就连那画中仙子都逊色三分。

少女挽着少年的手臂说道:“师兄!今天是你十八岁生辰。琳儿祝你生辰快乐!”师娘看在眼里也是满脸笑意,道:

“是啊!不知不觉飞儿都已经十八岁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

叶菱双本是王城叶家之女,只因年轻时不满家族联姻。遂离家出走闯荡江湖。后来遇到章绍谦,二人情投意合结为连理。

师娘头戴金玉凤钗,发髻高盘!虽已年近不惑但仍风韵犹存。不难想象,这叶菱双年轻时亦有倾国倾城之貌!丝毫不在怡琳之下。

阁主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吩咐道:“来呀!去库房把我珍藏多年的(茅台)拿来,今日老夫要痛饮。”一少年弟子应声而去,屋内一片祥和。

酒至,

少年扯开酒坛上纸糊的封口,顿时酒香满屋。惹得一众师兄弟垂涎三尺。

少年为师傅师娘以及各位师兄弟倒酒。

然后端起酒杯面朝主位双膝下跪。

师傅师娘连忙起身说道:“飞儿你这是干什么?”

“飞儿多谢十八年来师傅师娘的养育之恩。大恩无以为报,飞儿敬师傅师娘一碗。”

说罢一饮而尽!

师娘扶起少年温柔得说道:“跪也跪了,酒也喝了,起来吧!”

少年谢过师傅师娘起身与一众师兄弟同敬师傅师娘。

“师兄!琳儿敬你一碗,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怡琳说着将碗中的酒喝得一滴不剩!

少年看着这粉雕玉琢的师妹也是心生欢喜。再加上饮酒后的怡琳似乎更加动人。便忍不住调侃道:“就你调皮,女孩子少喝点酒。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哼,娘,你看师兄又欺负我。”

少女话音刚落,师娘也说道:飞儿说得对,女孩子少喝些酒。要不然以后谁敢娶你啊,

师娘说完掩面而笑。

少女故作娇态道:“不理你了,娘也欺负琳儿!”

一众师兄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哼!连你们也敢取笑我?”琳儿说完歪着脑袋看向众人。

一众师兄接触到琳儿的目光,尽皆如羚羊畏虎一般,都想借故逃离主厅。但都又舍不得这上好的茅台,故而又都勉强留下。那模样好不滑稽……

人群中有一人鹤立鸡群,其样貌、气质。皆是上上之姿。一双剑眉斜插眉梢,嘴角永远带着淡淡的微笑。此人便是黔醉阁大师兄――陈立!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他不说也没有人问!只知道他五岁便入师门。至今已有二十年!

席间,众人相互敬酒。各种生辰祝福将少年紧紧包围。一只酒碗也从未空过。

酒过三巡众人都已不胜酒力。唯有师傅,大师兄陈立,与少年三人勉强清醒。

“这陈年的茅台果然不俗啊!就连老夫都有些招架不住。”章绍谦说罢三人哈哈大笑!

陈立起身说道:“师傅:阁中还有许多事务需要弟子要处理,徒儿先行告退。”

章绍谦道:“嗯!你是大师兄,阁中事务担待不得。去吧!”

“是师傅!”陈立说罢,转身去了!

“飞儿,陪为师去后山!”

师傅话音刚落少年便应道:“是!师傅!”

师徒两人穿过偏院,沿石阶而上。大约走过百级石阶,只见一亭,亭上书“醒酒亭”三个大字。

亭左右两边石柱上书:背靠青山千古秀,怀抱绿水万代昌!

亭中一石桌,东南西北各有一个石凳。

亭外,溪水自石壁而下,在下方形成一个水潭。

潭中五颜六色的小鱼正在水面嘻戏!

东面是一小块空地!正值初春,四周各式花朵争奇斗艳!

端得是一副仙境!

阁主端坐在石凳上,招呼少年坐下。说道:

“飞儿,你八岁习武如今已有十年,我黔醉阁的武学除醉拳外你都已了然于心。虽无实战,但你修炼刻苦,再加上武学天赋惊人。我阁中除我之外恐怕就是你大师兄也未必能胜过你!”

少年听着师傅夸奖自己,忙说道:“师傅过奖了,飞儿自知武道一途博大精深,不敢有所懈怠。飞儿做的还远远不够!”

“嗯!为师果然没看错你。今日叫你前来是想将我黔醉阁的镇阁武学(醉拳)传授于你,希望你能将醉拳发扬光大!”待师傅说完,少年躬身说道:

“多谢师傅!徒儿一定刻苦修炼,不负师傅重望!

好!你且看着!”章绍谦说着便开始演练醉拳!

“第一式:吕洞宾――醉酒提壶力千均!”

两手如矢,直立牵拳。反后步,身要偏,偏时要闭**现。从上劈下,石压山巅。

“第二式:铁拐李——旋争膝撞醉还真!”

倒戴的,金刚圈。左投右撞随他便,虽则是,黄莺磕耳,也须要,脚管肩先。脚儿弯,好勾臁,勾时郑重人后面。翻身进步,身倒脚掀。

“第三式:汉钟离——醉步抱埕兜心顶”

胡芦儿,肩上安。让来让去,得他便。虽则是玉山颓样,也须要躲影神仙。膝儿起,撇两边,起时最忌身手便。牵前踏步,带飞推肩。

“第四式:张果佬——醉酒抛杯踢连环!”

拿的是,铁栗片,拿来拿去随他便,虽则是,金丝缠洗,也须要,骨反筋偏。身窈窕,采摘坚,采时离托人前面。拿拳拿掌,后手紧拈。

“第五式:韩湘子——擒腕擎胸醉吹箫!”

竹筒儿,手内拈,重敲轻打随他便,虽则是,里裹外裹,也须要,插掌填拳。鱼鼓儿,咚咚填,打时谁知扫阴现。去时躲影,来若翩迁。

“第六式:蓝采和——单提敬酒拦腰破”

兜的是,花篮艳,上勾下挽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蜻蜒点水,也须要,搬开争先。眼儿紧,望下边,望时只怕腿尖现。挽拳挽脚,里进填拳。

“第七式:曹国舅——仙人敬酒锁喉扣”

手儿里,拂尘翩。直臂横肘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身步齐进,也须臂膊浑坚。顶肘开,顿肘填,坐时谁知身坐连。臀肘右下,左臂身旋。

“第八式:何仙姑——弹腰献酒醉荡步!”

铁爪篱,怀中见,上爪下爪随他便,虽则是,鸾颠凤倒也须要,侧进身偏。指上爪胜铁鞭,爪时谁知血痕见。长伸短缩,通臂如猿……

呼,练罢,满头大汗!

少年双膝跪地,三拜九叩!

“多谢师傅传功,飞儿定刻苦修炼,将醉拳发扬光大!”

“起来吧,为师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你且记住

该拳法因其假托汉钟离、吕洞宾、韩湘子、曹国舅、何仙姑、蓝采荷、张果老、铁拐李。等八位仙人醉酒之态故:又名醉八仙。”

“八仙者,八八六十四招,无前后之别,更无无强弱之分。一切全靠临敌应变!但武学之道并非逞强斗狠,切不可显山漏水,坏我黔醉阁名声!”章绍谦说道最后越说越严厉。

少年自是满口应承:“是师傅,徒儿记住了!”

“天色已晚!回去休息吧,等你练成醉拳,为师就将你的身世告诉你。”章绍谦说完,少年已是双眼迷离,说道:“弟子等这一天整整等了十八年。弟子这就回去休息,明天一早起床练功……”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7760/63544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