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宠婚神秘老公很危险全文免费阅读-千亿宠婚神秘老公很危险最新章节

一纸婚约,她被迫嫁给A市霸主慕战辰。婚后她咬牙定下协议:“我给你私生子当后妈可以,但对外你是我小叔,我要求恋爱自由!”慕战辰痛快答应:“可以。”为了折腾他,她敢和任何人恋爱,只是恋爱对象好像不那么勇敢。追求者一:“爱你是道送命题,求你饶了我。”追求者二:“我劈腿了二百个女人,我是个人渣,求你和我分手吧!”追求者三:“只要你和我分手,我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你再不和我分手,我就跳楼了!”顾棉棉脸黑,回家找某人:“我知道是你在背后捣鬼,说吧,怎么处理!”慕战辰傲慢的挑眉:“键盘,搓衣板,榴莲,夫人,选一个让我跪。”“……”丈夫每天都在阻止我恋爱,怎么办,急,在线等。

千亿宠婚神秘老公很危险


《豪门惊云!慕氏集团总裁私生子现身!》

《慕氏集团总裁怀抱婴儿身份成谜,隐婚?私生子?》

《黄金单身汉慕战辰未婚有子?孩子母亲是谁?》

一大早,A市的艳阳照着这个热闹的早晨,各大网媒、纸媒铺天盖地都在报道慕氏集团总裁慕战辰私生子的事。

顾家别墅里,顾棉棉盛装打扮,一边刷微博一边感慨:“世风日下,这年头好像当总裁的没个私生子,地位都不稳一样。”

一旁正画口红的阮潇潇扫了一眼,插嘴道:“慕战辰啊,他不是gay吗?和自己的秘书长有一腿来着。”

“啊?那还诓骗女人给他生孩子?这也太无耻了吧。”顾棉棉瞪大眼睛,顿时更觉得世风日下了:“骗婚?形婚?”

“不清楚。”阮潇潇摇头,撇了她一眼:“你今天穿的这么隆重做什么,今天是我相亲吧。”

顾棉棉摇头:“妈妈让我好好打扮打扮的,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她说完一刷手机,刷到了男神的朋友圈,心跳差点给吓停了。

慕清羽:今天要去相亲,家里天天催,在想要不要干脆闪个婚。

什么?!!清羽哥刚从国外回来,自己都没来得及去勾搭,就要相亲了?!要不要这么急!

正这时,阮玲珑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对顾棉棉说:“棉棉,今天中午你也要去相亲,这是你爸爸的安排。”

顾棉棉听的一悚然:“妈妈,我才刚满二十岁啊。你为了给我安排个相亲让我爸诈尸,不好吧。”

阮玲珑瞪她一眼,“这是你爸临终前交代的,相亲对象是之前住在你家隔壁那个慕家——”

“妈妈!”顾棉棉豁然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掩藏不住的欣喜:“我去!”

“……”还以为要好好劝慰一番的阮玲珑一时间有些接不上话:“我还没说是谁。”

顾棉棉这时倒有些羞涩了起来:“是谁我已经知道啦,妈妈,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后妈,在哪儿相亲啊,快告诉我地址。”

阮玲珑有些困惑顾棉棉怎么知道是谁的,不过看这小妮子一脸高兴,阮玲珑稍微松了口气,还怕她不高兴呢,这样她倒是放心了,软声道:“今天中午十二点再凤来仪。”

阮玲珑话音刚落,顾棉棉已经提起包向门外冲了:“等我好消息!”

还在补妆的阮潇潇凌乱了:“现在才早上八点,我还从没见她对谁这么积极过。慕家……对了,我的相亲对象也是慕家来着。”说到这里阮潇潇也惊悚了:“天!不会就是这报纸上的慕家吧,我的相亲对象难道是慕战辰?”

阮玲珑冷冰冰的开口:“倒真是这个慕家,但你用不着这么高看自己,这可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家绝对的掌权者,怎么会看上你。”

阮潇潇尴尬的一缩脖子,点头道:“说的也是,我们家小门小户的,人家哪儿看的上。”

阮玲珑望着开了的门,幽幽的补上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棉棉的相亲对象才是他。”

‘啪’一声,阮潇潇的粉底阵亡了。

顾棉棉奔赴相亲战场的时候,打死也没想到阮玲珑的话还有另外一半翻天覆地的内容。

她的原话是:相亲对象是之前住在你家隔壁那个慕家男孩他叔叔——慕家现任家主,慕氏集团总裁慕战辰。

同一时间慕家别墅里,慕老爷子龙头拐杖跺在地上,满脸凝重:“事情已经不可控制,三天之内,你不能把孩子的母亲领回来,你这慕氏集团总裁很快就要被逼宫了!慕家历任家主都规规矩矩遵循祖训,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坏了规矩!”

慕战辰薄唇抿着,冷冷道:“孩子没有母亲,只有我这个父亲。再者,那样老旧的祖训,早不该约束现代人了。”

“你给我住口!”慕老爷子恨声道:“问题是祖训吗?问题是有人会拿着祖训逼你交出家主身份,逼你把慕氏集团总裁之位让出来。这背后要是没有人操控,哪家媒体敢报道你私生子的事?这显然是家族里有人动了心思了!战辰,这事爷爷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若是找不来这孩子的母亲,爷爷就得给你安排一个。”

慕战辰轻挑了下眉,深沉的桃花寒眸凝视了下慕老爷子,随即开口:“爷爷是给安排了相亲是吗?告诉我时间地点。”

慕老爷子身子一僵,咳了一下道:“时间就是今天中午十二点,凤来仪。”

“哪家的姑娘?”慕战辰说完便觉多余,道:“算了,不用多问,我直接去便是。”

慕战辰说完就走,慕老爷子急忙在他背后道:“你还是知道下吧,是顾家的丫头。你爸生前留下过协议,只要你愿意,她就必须嫁给你。”

慕战辰的脚步顿了下来,一瞬间冰冷的气场全开。

“爷爷,我爸是在贬低我,还是贬低慕家?”侧眸,慕战辰冷声道:“能嫁给我是她几世修不来的福气,她有什么不愿意的,不愿意的是我才对。”

慕战辰转身离开。

站在慕老爷子身边的管家腿都给吓软了,这时候才哆嗦着问慕老爷子:“老爷子,战辰少爷会不会查到报道的事是咱们弄的啊。我刚才看少爷的眼神,刀子一样。”

慕老爷子扬眉:“知道又怎么样,知道了还不是得乖乖去相亲。我是他爷爷,他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他被我阴到只能说明道行还不够。哼,让他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管家站在一旁,有点生无可恋。

这叫什么事儿,身为爷爷坑自己的孙子,说出去谁信呢。

慕战辰离开慕家老宅时,顾棉棉提着自己在打工的地点亲手做的苦杏仁蛋糕到了凤来仪。

“您好,我姓顾,应该有位姓慕的先生定了位子。”顾棉棉对门前的人说道,她知道这儿的规矩,必须要提前预定才好。

迎宾听她姓顾,急忙恭敬热情的拉开门:“顾小姐,欢迎您的到来,慕先生特意为您包下了整个凤来仪,里面请。”

顾棉棉一听,脸顿时有些红。

清羽哥真是的,怎么、怎么这么破费,凤来仪这种地方,包下来得花多少钱啊。

一进去,顾棉棉顿时被鲜花包围了,摇曳的紫藤萝垂在头顶,香槟玫瑰花瓣铺在地上,左右两边簇拥着蔷薇花。

凤来仪整个被包装成了花的海洋,顾棉棉愣了几秒之后,几乎要乐疯了。

这哪儿是相亲,清羽哥分明是想要向自己求婚!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23032/46256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