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鲜妻老公太凶猛全文免费阅读-软萌鲜妻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

“苏家大少的未婚妻又跑啦!”“少爷少爷!少奶奶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啦!您快去追啊!”一夜之间,江城日报的头版头条被苏家这位少奶奶全面霸屏。苏大少黑着眼沉着脸,瞪着机场的方向咬牙切齿:“还不快去把飞机给我打下来!”

软萌鲜妻老公太凶猛


暮色四合,曲折幽静的长廊边,一陇翠竹幽幽投下一片阴影,偶有清风拂过,竹叶发出沙沙声,更显得此处幽静淡雅。

一轮满月悬于夜空,深秋的夜,凉如水。

雅致的VVIP包厢内,火热的气氛和外头微凉的夜比,算得上如火如荼。

苏沐北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头的筹码,一双深邃的眼眸里看不出喜怒来,显然对这所谓的牌局兴致缺缺。

席一恒见状忍不住打趣,“我们苏大少的宅子里莫不是藏了什么美人,兄弟几个特地为你组的局都心不在焉的?”

旁人闻言均笑开了,却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半是恭维半是调侃道,“能被苏少藏起来的美人那得是多天仙似儿的人啊?难怪咱们这儿的庸脂俗粉一个都入不了苏少的眼。”

此话一出,一旁作陪的几个小明星瞬间脸色都变了变,不过好歹都是人精,也不至于那么没有眼力劲儿。

有的人,心里肖想一下就行了,明显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云一个泥,她们倒也没指望自己真能有朝一日麻雀变凤凰。

那隐龙巷的凤凰,曾经有过一只,只不过……依旧掉落枝头变回麻雀了……

可偏偏有人不干了,被安排着坐在苏沐北身边的那个叫蓝陌的小明星不高兴了,委屈地扒着苏沐北的半边身子娇嗔,“苏少,人家才不是庸脂俗粉。”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氤氲着水汽,面容姣好的脸庞上配着半真半假的羞恼,倒也有几分娇憨可人。

一旁组局的席一恒见状瞬间冷了脸,心里暗骂,这个没脑子的!

学谁不好,偏偏学那人……

果不其然,苏沐北斜睨一眼,视线微微在她身上停留,漆黑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暗芒。

察觉到对方的注视,小明星忍不住眼眉低垂,小巧的唇抿出恰到好处的弧度。

这是她最为满意的一个姿势,要说她的轮廓有三分像那人,那这个低眉敛目的模样,至少有八分的相似……

“苏少……”

就连软糯的声音也学了个十成十。

下一秒,苏沐北脸上那一点笑容瞬间消失了,英俊的脸庞此刻阴沉如水,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鸷。

猛地将自己被对方拉住的手抽了出来,嘴角露出一个冷冽的笑,说出来的话却足以让原本志在意得的小明星瞬间白了脸,“画虎不成反类犬。”

“苏少……”

懒得再搭理呆若木鸡尚未回过神来的小明星,苏大少爷径自站了起来,嫌恶地看了眼被压得有些发皱的手工西服,伸手掸了掸,终究还是不满意,对着众人不冷不淡地打了个招呼,“你们先玩,我出去走走。”

说着,两下将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西服脱了,随便往一旁的沙发上一丢,直接走了出去。

那小明星见状,哪儿还不明白,一下子煞白了脸,原本卖娇弄憨的心一下子被浇了个透心凉。

“席少……”

仓皇地向一旁的席一恒求救,却被回了个冷眼。

“一边儿去,真是个没眼力劲儿的,不知道苏少最腻歪你这一款么?”

“不是……”

不是说隐龙巷里苏家大少曾经的心头宝就是这一款软糯娇憨型么?

难道自己好不容易打听来的消息,是假的?!

这厢小明星委屈懊悔的简直要哭出来,那边苏沐北的心情也实在是算不上美好!

烦躁地扯了扯衬衣的领子,一张俊朗的脸庞此刻阴沉地几乎要滴出水来。

“少爷。”

候在一旁的黑衣保镖见自家主子出来了,立刻快步跟上,不料,却看到苏沐北冲着两人摆摆手,“无妨,我随便转转。”

闻讯赶过来的会所经理见状,立刻躬身毕恭毕敬道,“苏少,要不就让我带您四下转转?您也好给我这小地方提提意见。”

陈经理小心观察着眼前这尊大佛的脸色,见他点了头,这才松了口气,带着苏沐北游赏起后花园来。

起初他还认真地向对方介绍各处景色及典故,后来发现人大少爷根本就没在听,索性住了口,跟在对方身后小心陪着,唯恐哪处得罪了眼前的主儿。

苏沐北漫步踱过月洞门,沿着曲折的回廊往前走,低头便是倒映在池水中的一轮满月。

盈盈水色间,仿佛出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阿沐,阿沐,你看池子里有一个好大好大的饼,你快点把它捞出来,咱们分着吃!”

“笨蛋!那是月亮,才不是大饼!”

“不是大饼啊……”

小女孩胖嘟嘟的小脸蛋上写满了失落,看着池子里那个圆圆的“大饼”偷偷咽了咽口水。

哐当——

瓷器落地的清脆声攸然让苏沐北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抬眸看去,只余下空荡荡的九曲回廊,哪里还有那个记忆中的小丫头。

也是,那个人早就攀着高枝跑了,记忆里那个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丫头早就已经不在了啊……

思及此,苏沐北俊朗的脸庞露出一丝冷笑,松了松自己的衣领,心里自嘲,都已经过了三年,自己怎么还会因为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而心烦气躁?!

“你怎么回事?!会不会干活?!”

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苏沐北的眉心蹙了起来……

幽静的回廊拐角处,一个慌乱的身影落入他的眼帘。

估计是某个手脚不够麻利的小员工弄洒了客人点的茶水,白瓷碎了一地,一壶好茶终归了泥土。

而此刻大声呵斥着的,恐怕是这个会所的某个小领班。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手滑了一下……”

“手滑?你怎么不说你是脑子滑了?”

眼看着自家员工越骂越难听,会所的陈经理尴尬的擦了擦额头上滑落的汗滴,尴尬道,“苏少,您见笑了!”

两人所在的位置很是微妙,恰好将那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见自家手下唐突了贵客,陈经理心里一阵突突,忙不迭就要过去将那两人弄走,却见苏沐北突然伸手拦住了他,沉声道,“别出声。”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37003/52292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