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泉客栈有点仙全文免费阅读-山泉客栈有点仙最新章节

我们村拆迁啦!真拆迁啦!丢了工作花光积蓄回家盖个危楼等拆迁,结果全村都拆了,没我份!难道名字叫张贵就只能当掌柜了吗?大宇宙意志:是的,你说的没错。张贵:豹爷豹爷你叫我掌柜就好,千万别叫道友!张贵:Σ(っ°Д°;)っ女娃别往我游泳池里扔石头啊一家乡村豪华(划掉)客栈的日常ㄟ(▔,▔)ㄏ书友群:871959089,里面的书友个个都是人才,我超喜欢这里的!

山泉客栈有点仙


山脚下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小楼。

在夜风中,构成后墙的纸皮被吹得猎猎作响。在三级不到的风力下显得摇摇欲坠。

一楼大厅里,看起来是实木实际上纸糊的柜台后面,张贵正拿着按一下键三秒才能给反应的入门级智能手机跟老同学微信语音通话。

“老寒腿啊,不是说好咱村拆迁吗?现在哥们全副身家回来拿宅基地盖了房子,咋就没下文了呢?”

“咳,老张啊,这个政策确实是把你们村划在拆迁范围了啊,可是你那不是飞地嘛,刚好不在县里规划的范围啊,俺也莫得法子啊。”

“唉,老寒腿,咱们这多年老铁了是吧,能不能帮咱想想办法……”

“哎呀,我这还有点事,回聊回聊啊!”

看着微信上“聊天时长 00:39”,张贵苦逼地抹了把脸,瘫在屋里唯一一把能坐人的椅子里,脑子里一团浆糊,思维到处发散。

年初的时候,在县里拆迁办当临时工的老同学韩门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一个内部消息:他们村下半年将划入拆迁范围。

提前得到消息的张贵辞了工作赶回来。

花了毕业之后五年省下来几万块积蓄,把老家的破平房加盖成三层危楼,咳咳,全靠木架子和纸糊,钱全花在外部喷涂的木质纹理和造型上了。

张贵当时美滋滋地弄了个“山泉客栈”的金漆招牌(泡沫做的)挂上,一旦拆迁,三层五百来平的商用赔偿该有多少?

据说这次置换补偿离一比二差不远了,岂不是能换十套八套县里的百平豪宅?

到时候一套拿来住,其它全收租,想想就美得很呐。

做着寓公美梦的张贵却没多久就被拆迁办一棍子打醒了。

没错,整个村子都拆迁了,偏偏张贵这块地离村子远了几百米,刚好划在了拆迁范围外。

当时张贵就懵逼了,回过神来拼命找关系,但是一个穷diǎo sī能有啥法子,县里政策都定好了,他一户飞地谁管谁沙币。

打了半天电话,才打通了老同学的电话,怕也是没法子才接的。

这坑挖的也是深得够呛,但是政府规划也不是韩门一个连合同都没签上的伪公务猿能影响的。

摸着兜里百来块散钱,张贵艰难地挣扎起来,把屋里最后一桶泡面泡上,考虑着明天是回市里找工作,还是去县里先找点零工对付生活。

“掌柜的,哎,这破客栈乌灯黑火的,到底有人没?”

张贵为了省点电费,大热天屋里头就开了个五瓦的节能灯泡,电风扇都没得。

当然,主要还是怕把做墙的纸皮吹跑了。

“哎哎,有人有人,这位住店的吗?”怕不是挂在X程的客房卖出去了?

张贵心里一喜,五十块钱一晚上呢,回头拾掇个客房把这钱赚了。

推门进来,咳,门倒了。张贵忙把实木外形的泡沫门扶到一边,把来人迎进来。

来人是个西装革履的帅哥,看起来一副成功人士范儿。

颇为无语地看了看摆在门边的泡沫门,转头打量了张贵一眼:“你就是这破客栈的掌柜啊?”

“唉,客官哪里话,咱这可不是破客栈啊,今年全新装修!您来看这边,山景房!开窗就是大山,空气清新无污染!再来这头,看见没,室外大型游泳池,纯天然的山泉水,健身同时又养生!”

张贵带着西装哥在店里转,指着窗户外头黑漆漆的小池塘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

西装哥脸皮抽搐了一下:“掌柜的,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客栈呗。”

“哎,好嘞客官,咱们这里是古风特色客栈,三层一共十五间套房,二层三层各六间,一层三间,一半山景另一半也是山景,每间房独立卫生间空调热水电视机全配好!”

这倒不是张贵扯淡,空调热水器电视机还真是都有。

不过都是用来为了糊弄拆迁办的样子货,废品站里收回来的,能开不能开五五开,开了能用不能用也是五五开。

倒是有台完好能用的老式30寸彩电,没雪花没坏道放在大厅里自己看的。

张贵带着西装哥参观自己的危楼,啊不,客栈。

踩着咯吱作响的楼梯,张贵带着西装哥来到二楼。

“客官别看这楼梯简陋,看起来不稳妥,实际上它也是不稳妥的,不不不,实际上它相当结实,而且原生态啊!”

西装哥:“……”

西装哥想了想,还是先忽略这些细节,咱看看环境。

嗯不错,看起来拾掇的挺整洁,西装哥迈步走进张贵打开的房间,地板看起来擦得铮亮……

“呲啦……碰!”纸皮,哦不,地板,不对,还是纸皮破了,西装哥掉到一楼了,掉到一楼了,到一楼了,一楼了,楼了,了……

“艾玛!夭寿了!客人掉下去了!”

张贵忙跑回一楼,要是伤了人要赔偿,老子现在可赔不起啊!

到了一楼一看,西装哥若无其事地拍着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望天,不对,是看着天花板上的大洞,贴了木质贴纸的纸皮正在大洞旁晃啊晃的。

“咳咳,掌柜的我们聊聊。”

“啊,客官您坐!啊不!客官您别坐!那个板凳是纸糊的!”

“……”

“客官是准备住店吗?”张贵满脸期待地看着西装哥。

“住店是不可能住店的,一辈子都不可能住店的,只能餐风饮露维持生活……啊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来跟掌柜的谈笔生意的。”

西装哥被这个破客栈刺激得词不达意。

“您要买下这家客栈吗?”张贵期待满满地盯着西装哥。

“掌柜的,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明显你没睡着,别做梦了。”西装哥义正言辞地戳破了张贵的幻想。

“好吧,那你想干嘛?”张贵兴趣缺缺地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开始对付有点泡发的方便面。

“我看你这客栈还不错,等等,我先换个姿势,胸口有点疼。”西装哥举手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

张贵:“……”

“我看你这客栈还不错,打算给你拉点客户。”西装哥一手捂着“良心”,一手给张贵递过去一张名片。

张贵瞅了一眼名片:“太二真人?”

西装哥:“啊呸,太乙!太乙真人!甲乙丙丁的乙!”

张贵:“甲乙丙丁的乙不还是二吗?”

太乙:“你说的好像是对的。”

张贵:“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

张贵拿起名片定睛一看,只见上面用手写体写着:天庭旅游局人间界旅游分局市场开发处市场拓展科人间界旅游实验办公室,太2真人,阿不,太乙真人。

张贵皱眉把名片丢到纸皮柜台上,“这位哥们,哥这破地方已经够砢碜了,您就行行好别来找我开玩笑了,打秋风我这也没法子,最后一桶方便面在我手上呢,吸溜~”

太乙:“这位小友,我是给你带来机缘啊,这生意由不得你了!”

说罢手一挥,在柜台上一拍,一道光华从手掌上迅速蔓延,顷刻间覆盖了整个危楼,哦,是客栈。

张贵叼着一口面看得目瞪狗带,“卧槽!真是神仙?!”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6429/63340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