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他今日又病了全文免费阅读-世子他今日又病了最新章节

京城有传言,荣亲王府世子,久病不愈,十足十的病秧子。又传言,容世子一缎白绫遮眸,估计是有眼疾,走个路一步三咳,命不久矣,可惜当今圣上宽厚仁慈,独宠一个病秧子,委实令人痛心疾首。而伪佛系少女遇到善良小白花的某人之后,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先是三观尽毁,再是底线被无数次刷新,然后还被病娇白莲花骗吃骗喝。她身体力行的证明,传言传言,可信,又不可全信,必要时绝对不信!!!后来京城有谣言,相府嫡女,因贪图世子美色,三次舍身相救,而后以救命之恩胁之,并有言:汝不娶,吾便自刎于湘江!世子清冷,不从,此女不堪受辱欲投湖西去,世子心善留之,而后因其胁迫娶之。某日某女闻此言,秀丽绝美的脸色微沉,纤细手指差点将手中的花枝折断,咬牙切齿道:“果真恬不知耻!”彼时有人踏雪而至,昏黄的灯光衬的他愈发身长玉立,一双墨华的眸子盛下她周身光景,显的越发夺目,他步步逼近她,修眉长睫皆落了霜雪。绯色的薄唇轻启,声色温浅:“既

世子他今日又病了


天元王朝

京城境内,九幽湖畔绿条抽芽,显然已是初春时节,细雨如丝,平添几分清冷萧索之意。

这个时节文人墨客少不得要游赏九幽湖,共赏天地初绽颜色。

九幽湖地界甚宽,湖内八百里暗处有一蓝色画舫,画舫之中躺着一身段匀称的少女,身着淡粉色百褶裙,腰间系着的浅色流苏随风轻扬,纤纤玉手执着桃花团扇遮住惊为天人的面容,只留一剪秋水的双眸,一对黛眉,已然足够惑乱人心。

少女美目流转,泛着雾气的眸子里让人猜不出是何心思。

她身侧坐着一秀气的婢女,那婢女表情却透着几分悲愤之色。

半响,叶卿挽咂咂嘴,几分娇懒的声线响起来:“金盏,我今天好不容易带你出来玩,你这表情怎的是快哭了呢?”

被唤作金盏的丫头起身看向远处,神色慌张,眼睛里差点流出泪来,扑至叶卿璃睡觉的床边痛心疾首道:“小姐咱们回去吧,你又偷拿香油钱来租画舫,被方丈知道了,又要抄经文,上次抄经文我手都抄酸了不说,方丈说再有下次,就让小姐卷着铺盖回家去。咱可不能回啊,相府那个姨娘可是会吃人啊。再者再者……”小姐这番容颜若是被哪个登徒子瞧上了可怎么脱身……当然这后话她咽下肚子了。

叶卿挽小脸一僵,垂眸默默看了一眼假哭的金盏:“这个画舫不贵,咱还的起。还有那不叫偷,那是借,且我这租都租了,回去的话那船家也不退我钱啊。是以还是好好享受方为上上策。另外,我若真能领个郎君回去,岂不更是一桩美事?”

金盏又恳切的点点头,觉得自家小姐说话甚是有理。若是领个郎君从此陪着小姐浪迹天涯,尚可尚可。

她觉得小姐素来没有闲情逸致游山玩水。今天或许是开窍了?

叶卿挽看她情绪稳定了,自卧榻走下,来到画舫外,抬头看着一树桃花,眉眼含笑。伸出葱白如玉的手接住一瓣桃花。微微用力将那桃花瓣轻捻开,淡粉的花汁晕染在她的秀美的指间,一股不同于桃花的暗香悄然而至。

唇角勾起一抹欣慰:“成了。”九幽湖当真是块风水宝地。

桃花映美人,自古惑人心。金盏在一旁看的差点晃坏眼睛,都说桃花衬景,人美三分,到了自家小姐这里,簌簌桃花却也竟失颜色。

金盏连忙自袖兜之中掏出一块洁白的面纱递给叶卿璃,着急道:“小姐你这实在太过招蜂引蝶,还是将它戴着吧。你……你还未出阁呢,若是被看到了总归是不好的。”

叶卿挽接过面纱,看着她认真严肃又带着羞怯的小模样,唇角微勾,漫不经心道:“蜂儿我倒是没看见,这蝶到是有一个,是以你可愿意随了本小姐,去做那双栖的鸳鸯?”

金盏脸一红嗔道:“小姐你若是在调戏于我,方丈罚你的时候,我便在也不帮你抄经文了。再者,小姐未出阁……”话落又怕自家小姐在说出个惊为天人的话,又连忙岔开话题道:“这还是初春,怎么这里桃花开的如此夺目?小姐你可觉得奇怪?”

叶卿挽回到画舫中去,声线懒散:“前些年个,也不知哪个丫头陪我来移栽的桃树,还一口咬定等它们开花,定能酿好大一壶桃花酒。”

金盏一呆,赶忙追了上去,磕巴道:“小姐,它它……它……活了?我……当时……以为早就因为药性给它灌死了……”后面的话她自然而然的噎住。她当时就想着陪小姐瞎胡闹来着。

叶卿挽从画舫内拿出两个纱兜,递给金盏一个。“九幽湖的水土养物啊,这株桃花树当时不过是药量过大,我当时我没把握,粗略估计是枯死的假象,九幽湖处于半阴半阳地界,刚好温养了它,如今我算好花期,时间不多不少,约是辰时开的。我若是将它卖出去自然是千金难求。”

金盏满脸敬佩之色,一边去采摘那些桃花,一边兴致盎然的听叶卿挽的吩咐。

“桃花取其花心,味微苦,入药,送予方丈,可延年益寿。花瓣味微甜,入茶,送予静了师父强身健体。那些未开的花骨朵也采下来,留着我们自己入茶。”

金盏采摘的动作一顿:“小姐花骨朵为何留着我们自己喝?不送人呢?”

叶卿挽眉头一挑,邪邪一笑,“美容养颜我……不想送人。”

金盏“……”

她采下一朵桃花碾碎在指间隔着面纱轻嗅,神色颇是满意,不往她一百零八种珍惜药材全喂了这颗桃树,啧啧啧真是有出息,实在长脸、长脸呐。

两人刚采到一半。远处的丝竹管弦之声忽然传过来,叶卿挽眉头一皱:“绿俏,这九幽湖如此宽广,这样偏僻的地方也能遇到人?”

金盏连忙收紧了纱兜:“今天初春,是游湖的日子,小姐……我们怎么办才好?”

这里常年阴凉,不受人喜爱,以往从未有这么大阵仗的画舫来九幽湖北岸,定是这些飘落在水上的桃花引来的人。

那画舫越来越近。丝竹管弦之声也颇大了,惊的桃花簌簌。落了叶卿挽绿俏二人一身。

叶卿挽还未来的及感叹可惜,远处的画舫船豪华而又古典的映入眼帘。

船上的建筑工艺之复杂,要求之严格,画舫游船飞檐翘角,玲珑精致的四角亭子赫然立于船头,美人靠、盘龙柱子、彩画……龙柱上的浮雕盘龙和祥云一层扣着一层,层层错落有致,雕刻精细到盘龙身上的每一个鳞片都细细可数,这皇家标志性元素,在画舫船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除了雕刻、花窗,整条船还有一个看点,那就是弧线优美、高高翘起的船尾,整体看起来堪称一件艺术品。船尾的雕花栏杆与船舱、船头的雕刻遥相呼应,船身四周贴着浮雕祥云,给整条船增添了富贵、华丽的气质。

金盏啧啧称叹,只在话本子里看见的画舫,今天竟然被她有幸看到。

叶卿挽抚额,黄历上写的出门诸事不宜便是今天了吧,皇家的画舫,便是能躲躲着就是了。

好在后面还跟了几艘和她一样清廉的画舫,是以突兀的出现也不是不合时宜。

她和金盏前脚闪进画舫中,后脚就听见一尖细的女声:“皇兄!果真有桃花!你看这株桃花竟然开的这样早!”

周围拍马屁的声音直接随之附和上“这桃花定是算到今日容和公主和诸位皇子屈尊前来,迎寒相迎了!”

那位被唤作皇兄的人容貌俊朗正事天元大皇子容君渺,他神色几分宠溺道:“皇妹若喜欢便下去看看。”

容和听闻一喜便是纵身一跃而上。

叶卿挽连忙吩咐绿俏划舟离开,船顶却被什么东西一踩,在听到“咻—”的一声,不由肉痛了一下,她价值千金的桃花药啊。

外面的桃花落满船头,到有几分仙意来。

船身由于歪了一下,叶卿挽稳住身体好逮没摔了下去,可却苦了绿俏,痛哼一声。腰身磕在了穿沿上。

“金盏你还好吗?”

“小姐你还好吗”主仆二人一顿,相视一笑,金盏心中一股暖流滑过。

皇家画舫上听着二人的对话,其中一皇子眸色深深,他素来喜欢说话好听的女子。如今可又是遇上一个。况且身为女眷独自在这里,委实让人好奇。

外面依旧是嬉闹声。

“咻——”

“咻——”容和对着桃花树就是两鞭子,桃花伴着她的笑声阵阵落下:“画舫画师何在!快将本公主与这桃花画下来,若是有一点不像,本公主要了你们的脑袋!”

此话一落,就听见皇家画舫之中有人快速的诺了一声,忙碌起来。

“皇妹平日娇纵惯了,方才得罪了二位姑娘,实在不好意思。可否到画舫一座,锦澜也好做一做这地主之谊,赔礼道歉?”一阵清朗的声线,对着叶卿挽而去。

叶卿挽轻咳一声:“无妨,未打扰公主雅兴,便是在好不过了。小女出身清贫,身体不适,也无福消受皇家画舫的东西,委时遗憾。”她声线清丽,容锦澜眼睛一眯,闪过兴致。

容和看到容锦澜的神色这才睨了一眼叶卿挽说话的方向,复又看向方才说话的男人:“三皇兄,你总是这般守礼,一届贫民。也值得你屈尊降贵自唤自己名诲,丢我皇家颜面?”

她挥了一下手唤来远处丫头:“翡翠!取十两白银送予那船中姑娘。”

“诺。”翡翠自袖中掏出钱来。

“容和!你这是做什么!”容锦澜怒道,他竟然没有想到七皇妹竟然敢当众对他这个皇兄出言不逊。

“我在赔礼道歉啊,她这画舫看起来不过十几文钱租的,我如今翻倍给她,有何不可?如此说来,被我踩了一脚,倒也是她的荣幸。”

金盏一怒想要理论,这个容和公主她这明摆着看不起人不是?

叶卿挽缓缓开口道:“多谢公主,小女收下了。”本着有钱不赚非好汉的选择,叶卿挽晚在里面自然喜笑颜开。

容锦澜一愣,眼底闪过一抹失望,方才以为这女子终究有所不同,看来不过也是趋炎附势爱財之人罢了。

容和明艳的脸上挂着嘲讽的微笑:“三皇兄,你可还有话说?”

容锦澜低哼一声转身进入船舱内。

容和嗤之以鼻道:“卑贱就是卑贱,三皇兄喜欢大不了让母后在挑几个伶俐丫头不就好了,好歹也是体面的,何故去招惹平民,说小了是无故撩拨,说大了就是玷污我皇家血脉!”

“容和,莫在欺负你三皇兄!”开口训斥的是皇长子容君渺。

容和看了一眼身姿如玉的男子,明丽的脸上方才出现几分乖巧:“知道了大皇兄。”

金盏叹了一口气自外面接过丢来的十两银子,有些愤慨:“小姐,我们好可怜。”

叶卿挽知道金盏速来在意自己的面子,也容不得别人侮辱她,可她根本在意那些,说就说,又不会掉块肉。

可到底心疼她,出言安慰道“哪里可怜,香油钱有着落了,我只拿了五两银子,如今终于补上了,还余下五两,你却不开心,这是什么道理?”

她这话一出,金盏的气愤是走也不是来也不是,只得恨恨的掏出来银两往嘴里咬了一口:“是真的!”

又抹了一把泪,到角落里掰扯桃花去了。

“你若是一直玻璃心可是不好的。”叶卿挽哑然失笑。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5480/63204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