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纪略全文免费阅读-太白纪略最新章节

五胡放马中原,乱世人不如太平犬。司马白应劫太白经天,每于危机倾覆,力挽狂澜!慕容之危,七战七捷;云中之危,摘星揽月;成蜀之危,千里赴难;荆襄之危,横御山河;三吴之危,擎天镇朝;中原之危,南征北讨;御衡无惑,止戈为武!一生争战,只为家园安!QQ书友群619763997

太白纪略


永嘉祸乱之后,神州大地烽火连天,一片混沌。

晋廷偏安江东,羯赵雄踞中原,夷狄割据边陲,九鼎无主,谁家兵强马壮,便敢窥伺神器!

司马氏的大晋朝廷即便想守好江东这一隅之地,也是千难万难。

大将军王敦以清君侧为名,正屯兵京都建康城下,旦夕破城!

是行伊霍之事,还是断绝晋祚,只在大将军一念之间了。

太极殿

大晋皇帝司马睿倚在龙椅上,神情凝滞,怔怔无言,王朝末日,不知他该做何感想。

“太白不去,刀兵不断!陛下,再不决议,怕就迟了!”

钦天监祭酒庾亮站在御阶前,焦躁催促。

司马睿犹犹豫豫:“皇朝命脉,竟寄予襁褓之童,恐为王敦耻笑。”

庾亮苦笑:“但有他法退敌,何用谶(chèn)文?若待王敦进城,谶文亦无用处!”

司马睿长叹一声:“七哥儿可准备好了?”

庾亮神色一黯:

“倒已收整妥当,只是荀妃娘娘哭的厉害,舍不得七皇子跨海去燕,说…说让陛下换一人去。”

司马睿勃然大怒:“有谁人可换?可还有别人犯那太白经天?!”

庾亮默然不答,燕地偏远苦寒,天下一十九州无出之右,荀妃不舍七皇子出镇就藩,也是人之常情。

可谁让她生下这么一个凶星呢?

这个第七皇子司马白,是荀妃今年正月十四所生,尚在襁褓之中,乃是司马睿最幼皇子,所谓一个凶字,半点也没冤枉他。

此儿出生之日,太白星于正午现于太阳之侧,这罕见的天象谓之太白经天!

因天不容二日,且太白星主杀,是故太白经天寓意天下将有刀兵之劫,皇帝变更,百姓流亡,乃是世上数一数二的大凶之兆。

时辰生的凶,样貌更凶!

司马白生来便是一副凶相,左瞳一片煞白,半点颜色也无,一眼望去幽森妖异,恰恰合上了太白星之兆!

而最凶的,大将军王敦于司马白出生这天,正月十四,兵起武昌,欲清君侧。

待到平叛大军一路败退,王敦兵锋无人能阻,朝廷已流言四起,都传王敦兵祸,怕是太白作祟!

而钦天监三卜卦辞,竟也一般无二——太白不去,刀兵不断!

宫闱秘传司马睿曾动杀子之心,荀妃以死相谏亦不能阻。

亏得司马白同母长兄,皇太子司马绍以一句“司马家何以骨肉相残至此”,方才制住!

司马睿固然知道王敦早有不臣之心,与孩子无关,也清楚天下兵祸连年,全因八王之乱司马氏骨肉相残,更与孩子无关。

可太白经天的大凶之兆让他如鲠在喉!

既不忍杀,但求一去而已,便寻一天涯海角,远远打发了,让他自生自灭罢!

“卿再去劝劝荀妃,”司马睿又是一声叹息,“就说司马氏若能渡过此劫,朝廷日后必不亏负七哥儿!”

注:晋永昌元年大事记(公元322年)

1、正月十四,太白经天,荀妃生司马白;

2、同日,大将军王敦兵起武昌,欲诛奸佞,以清君侧;

3、三月,王敦攻破石头城,纵兵大掠,建康震动;

4、三月,帝用庾亮计,以鲜卑大单于慕容廆(wěi)为平州牧,迁抚军大将军,封幼子司马白昌黎郡王,遣使入燕;

5、四月,王敦改易百官、诛杀重臣,帝欲禅让,然天佑晋室,敦忽而还军武昌,社稷得保,人言太白既去,兵祸自散;

6、十月,司马白至棘城,慕容廆大喜,奉白于大将军府,与慕容诸孙同养,用度冠于慕容;

7、十一月,帝忧愤而崩,太子绍即皇帝位;

8、十二月,羯赵君子营大执法、右侯张宾暴卒,赵主石勒悲恸欲绝,抚棺泣曰:天不欲成孤事,何夺孤右侯之早。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028/64847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