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书中来全文免费阅读-他自书中来最新章节

溶溶月色,玉树繁花,似红云朵朵。沧海成尘,浩浩渺渺。黑暗之中,一缕幽光浮现,少年梦幻现实,踏青树,摇曳生莲,不败热血,挥击千层浪,照耀璀璨灯塔……

他自书中来


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光明,没有声音……黑暗,只有无尽的黑暗。存在于这片未知的领域里,迷惘疯狂生长,恐惧在心里蔓延,透过深邃的黑暗缠绕着、包裹着、蚕食着想要活下仅存的那丝勇气。

“别,别过来……我,我是谁?这是哪儿?你别……”

“哥,别怕,这是家里,小雨在你身边!”一双小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抓住了被恐惧包围,颤抖着身躯的宋小朋,担心的说道,“你这到底是中邪,还是怪病啊,最近怎么越来越频繁了……”

只是莫小雨话还没说完。

哥哥又晕过去了!

莫小雨有些无奈。

自己这个哥哥宋小朋,是三年前自己在死人堆里捡来的。后来,为了在这浮世活下去,两人结为兄妹,从此相依为命。兄妹两人靠着打猎、砍柴变换些钱财维持生计。

日子虽然清平了些,倒也勉强过得下去。

偶尔还能将多余的猎物分给村邻。

只是宋小朋什么都好,就是有个奇怪的病。

害怕黑夜。

只要他在黑夜中醒来,就会吓得浑身颤抖、流汗、虚脱、思维混乱什么都会不记得,挣扎之后,又会晕死过去。好在到了天亮,醒来又一切都变得正常。不过,对于夜晚发生的事情,却是没有半点儿印象。

莫小雨叹息了片刻,只得摸索着将被褥给他盖上。

宋小朋刚晕过去,并不像往常那样,没有任何知觉。此刻,他进入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那里溶溶月色,玉树繁花,似红云朵朵……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似梦非梦!

好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

回过神来,宋小朋有些情不自禁地摸了摸手臂上的树叶印记。

因为他手臂上的奇怪树叶印记,原来就是第一次莫名进入这里,被一道月华流光击中留下的,并非是天生的!

当时那流光在他手臂上留下一道奇怪的树叶印记,给他反馈了一个技能——反应迅捷。

虽然他醒来就会忘记了来到这神奇地方发生的一切,可树叶印记反馈给他的技能,却是天生就会一样,成为了本能的反应。

这也是一直来,别人不见得每天打到猎物,宋小朋鲜有打不到猎物,或者失手的时候。

这一切,现在来到这里,算是解开了他心里一直以来的疑惑。

想到此,宋小朋不由得期待起来了。

不知道自己再次莫名进入这个神奇的地方,会得到什么?

嗖嗖嗖!

就在宋小朋欣喜期待的时候,果然,瞬间三道月华流光,宛若流星赶月般朝他激射而来,直接没入他手臂的树叶印记中。

然后,没有任何悬念,和第一次一样,直接晕了过去,没了意识。

……

……

“呜呜呜!哥啊,你怎么能丢下小雨,你不是说会一直陪着小雨的吗?你果然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个短命鬼。当初,当初小雨就不应该救你,活着的时候浪费了那么多衣布不说,死了还要占一口棺木……”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小朋恢复了知觉,隐约间,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乍一听让人揪心,可听着听着宋小朋就额头冷汗直冒。

短命鬼?浪费布料?占棺木?

骂自己活着占衣布死了占棺木!

别人说也就算了。

可我是你哥啊!

有这样诅咒自己哥哥的吗?

开玩笑也不用这么狠吧!

就不怕诅咒灵验,你哥我真的成了短命鬼?

宋小朋有些哭笑不得,睁开眼,可刚想要开口说话,就发现不对劲了。

自己身处在一个黑暗空间中,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中邪了?

还是魔怔了?

宋小朋这下彻底傻眼了。

只是还没弄明白自身是怎么回事,外面传来的谈话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当场石化了。

“哎,小雨丫头,别哭了,节哀顺变吧,三伯帮你哥哥小朋的棺木封死,真是造化弄人啊……”三伯是一个少了一只腿的人,平日里没少受过兄妹的恩惠,此刻望着这个十一二岁的丫头,摇了摇头叹息道。

整个乌鸦村中的人,都是三年前逃难而来,老弱病残居多,村里不少人都受过他们兄妹的恩惠,他便是其中一个。

“死了?真的成了短命鬼……什么情况?”宋小朋如遭雷击,整个人都不好了,从外面的对话中,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妹妹莫小雨刚才会生那么大的气了,仔细一感受,自己可不就是在棺材里面嘛!

“三伯,我哥真的……”莫小雨整个人没了往日的神采,双眼空洞无神,眼睛红红的,还有些水肿,三天以来,没有合过眼。

“傻丫头,都三天了,还能诈尸还魂吗?哎,节哀吧!”摇了摇头,三伯叹息一声,拿起铁锤,走到了棺材面前。

砰砰砰!

铁锤砸铆钉的声音传来,宋小朋心如死灰。

完了!

彻底完了!

没死也被活埋了!

活埋了还不算,还被钉上铆钉!

短命鬼的待遇……

就在莫小雨强忍着泪水,望着三伯帮哥哥钉上铆钉的时候,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穿着大红衣服,身材丰腴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长得有些妖艳的女子走了进来。

王阿婆,真名叫什么,无人知晓,不过,却是村里的名人。一个集媒婆、神婆于一身的人。据她自己所说,她是一个领神的人,能够帮人逢凶化吉,保佑人平安。

平日里,王阿婆以此手段谋生,村里大部分人没多少文化,对她都敬畏三分。

宋小朋兄妹两人对她却是不感冒。这王阿婆表面上光鲜,暗地里却是和邻里邻村有些名望的男人勾搭在一起,在她当神婆请神的时候,总有人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和她一唱一和的敛财罢了。

望着穿戴白色麻衣的莫小雨,王阿婆笑道:“小雨丫头,听说你哥哥死了,还真是个短命的命啊!之前我就算出来,他活不过二十岁,没想到,十六岁应该都不满吧!早知道,我就是泄露天机,也要告诉你们兄妹了。或许这样,他就可以避开这一劫,多活几年了。不过,人死如灯灭,好在有你这个为他上心的妹妹,死了还能有一口棺材,也不枉来世间走一遭了!”

“王神婆,你来做什么?”莫小雨皱起眉头,冷着脸,丝毫不留情面,言辞犀利的问道,“还穿着一身红衣,你是来和我哥哥**的吗?”

“嘿哟,你个小蹄……死丫头片子,模样倒是出落得水灵,却是长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口,还亵渎起我来了,就不怕遭到神灵的报应吗?”

“呸,亵渎你?遭到神灵的报应?”莫小雨冷笑道,“你怎么不找个清水洼照一下呢?王神婆,我没有钱给你骗,这里不欢迎你,今天是我哥出丧的日子,请你离开。”

“啧,你看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哥哥死了,我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好心来帮你给你哥哥热热闹闹的送行,你到好,好心当驴肝肺,尽说些风凉话,真是气煞我了!”王阿婆气得眉飞色舞的说道,“行,既然你不欢迎我,那我就说明来意!”

“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莫小雨冷笑道。

“得,不识好歹,算我白瞎眼了。”王阿婆哼了哼,开门见山的说道,“张家老汉欠我三百块钱,我去要债,他说要等你还上棺材的钱才有还我的。后来,他说你刚好还欠她三百的棺材费,咱们又是一个村子的,让我直接给你要。诺,这是欠条,你看一下!”

“三天后给你!”莫小雨接过欠条看了一眼,说道。

“你不会跑路吧?”王阿婆是何等精明的人,看着莫小雨眼神闪躲,当着大伙儿的面说了出来。

“跑路……”咯噔,莫小雨还真是这样想的,没想到这让人讨厌的王神婆,居然洞悉了她的意图,不过,她哪里会承认,依旧是冷着脸说道,“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我家这房子都不止值三百快钱吧!”

“这?”

“你想怎样?”望着王神婆还想说什么,莫小雨当先说道,“我和张叔说了,三天后才会还他,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你就继续找张叔要去。”

“呵,小雨……”望着莫小雨还是这么刚性子,王阿婆暗自着急,其实,她这次来,骗钱要钱是其次,主要是为了莫小雨而来,之前碍于宋小朋是个狠人,她不敢,现在这个短命鬼死了,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好的机会,晚了别人捷足先登就得不偿失了,这可是个水灵灵的丫头啊,“小雨啊,阿婆其实有个折中的办法,要是你同意了,这钱别说三天,就是一年、两年以后都没问题。”

闻言,莫小雨神色警惕,变得冷冽起来。

不过,望了一眼屋子,虽然家徒四壁,起码能遮风挡雨,莫小雨不由得忍了下来,问道:“什么折中办法?”

看到莫小雨神色变幻了几下,最终缓和了下来,王阿婆心头一喜,立马眉开眼笑的走过来,仿佛忘记了和莫小雨所有的不快,亲切的不行。

“小雨,你现在也不小了,有十二岁了吧,虚岁满十三了,也到了该找个婆家的时候了。要不阿婆做个媒,给你找个婆家,隔壁村的村长家,可是个好人家,你看你哥这个短命鬼现在一命呜呼,撒手人寰了。可你今后怎么办,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总得找个依靠吧!”

“地主家的傻儿子?这就是你今日来的主要目的吧?”听到这话,莫小雨胸口剧烈的颤抖着,气得当场就发飙了,“王神婆,你怎么自己不嫁过去!请你马上圆润的离开这里。另外,要钱的话三天后来拿!”

身在棺木中的宋小朋,对于外面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内心煎熬,着急得不行,自己才刚‘死’去,这王阿婆竟然第一个打起了妹妹的主意。

自己这个妹妹就是性格太刚,以往有自己在她身旁到没什么,可现在自己‘死了’,她这性格可不是件好事,容易吃亏。

苍天啊,你就让我能开口说话,别这样玩我了行吗?

躺在棺材中的宋小朋在心里呐喊起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3655/62618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