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族闲妻全文免费阅读-望族闲妻最新章节

一睁眼,她从为弟远嫁和亲的大公主,变成为兄流落在外的侯府二小姐一纸如期而至的婚约让她重回风光无限的侯府重活一世,她必定活出精彩。。。。。。

望族闲妻


黎国天权元年京郊马家庄

猛地睁开眼,冲入周明菲脑海第一反应:我是谁?这是在哪?胳膊酸疼的抬不起来,腰更是疼的让她龇牙咧嘴,就差没叫出声来,身处在陌生的坏境中,她公主良好的教养没有丢失。

周明菲细眉微蹙,仔细打量屋内的环境,身下躺的木床,边框上一层暗红色的漆都掉色了。稍微抬抬脚,活动活动,身下的木床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要是换做粗壮的男子,会不会这床就能榻了?

身上盖的蓝色被褥,不知道洗了多少遍,颜色由原来的深蓝色变成了淡蓝色,且还隐隐散发着一股霉味。床边还摆放了一双破旧的黑色布鞋,随意低头看一眼,周明菲都能发现鞋头上有两个洞。

床边还有个破旧的木柜子,上面散落着几件破旧的衣裳,周明菲无力的摇摇头。再看不远处只有一张破旧的八仙桌,其中一条腿还用石头垫着,加以固定,桌上空空如也。连只茶杯都没有,更别说茶壶、杯盘碗碟了。幸好,还有两个凳子。

周明菲掀起眼皮,扫视一眼四处的灰白的墙面,正对着她的西墙角还有一个大蜘蛛网,上面布满了五六个大蜘蛛,猛地抬头一瞧,害得她的手心有些湿润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在这?将被褥里手心湿润的双手拿出来,准备擦擦,却发觉她细白嫩滑的双手不知何时变的如此粗糙,掌心还有厚厚的一层皮。

这不可能,她是堂堂黎国的大公主,怎么会在这?一颗心猛地一缩,抬手抚摸脸蛋,这副身子绝对不可能是她?皇宫上下都知道她最爱美,耳朵上有三个耳洞,这身子的主人耳朵上一个洞也没有,越发证实心中的猜测是对的。浓重的恐惧让她惶恐不安,支撑着手肘从床上坐起身,弯曲着双膝,把脑袋打在膝盖上,抱头轻拍脑袋。

分明应该在远嫁兰国和亲的路上,虽是心中百般不愿。可宫里唯一能袒护她的大树—天徽帝因病驾崩了,嫡母霍皇后用天徽帝留下传位给二皇子周维,她一母同胞弟弟的诏书逼迫她远嫁兰国。她振振有词的反抗霍皇后,天徽帝留下了传位诏书,她身为后宫之首的皇后就应该遵旨。霍皇后膝下无子,周明菲没想到霍皇后竟然要违背天徽帝的圣旨,扶植四皇子周湛登基。

至今耳朵还回响着霍皇后的话,天徽帝留下的圣旨她还不看在眼里,她在京城的势力足够能让她在皇宫覆雨翻云。周明菲若是识趣,就应该跪在地上,欣然的接受远嫁兰国和亲的光荣使命。

此次兰国为缔结兰黎两国友好之邦,特派使臣前来求娶黎国的公主。黎国皇室的公主只有两位,一位是大公主周明菲,另一位就是霍皇后的嫡女三公主周明悦。霍皇后绝不可能让唯一的女儿离开黎国,远嫁兰国,那就只有她。周明菲一己之力根本就斗不过势力强大的霍皇后,纵然她是天徽帝最为宠爱的大公主也无济于事,为了一母同胞的二皇子周维,周明菲对霍皇后妥协,答应远嫁兰国。

既然如此,那为何她会在这里,分明在她的记忆中应该快到兰国,准备来说应该在太原,闭上眼,大脑飞快的转动着,对了,她差点忘了一件大事。这该死的脑袋,用力的掐了一把大腿。

在太原驿站,分明就有人从背后刺了她一刀,还没等她转身看清来人的面目,甚至连开口呼叫的机会都没有,来人按住她的脖子,用一块丝帕捂住了她的嘴。如今回想起来,丝帕散发出来的味道似乎在哪里闻过。

刚要闭上眼睛深思,就被门外一个妇人的吼声给惊得睁开眼睛。“春巧,你这个死丫头赶紧给我让开,我可告诉你,要是今日你要敢拦着,不让姑奶奶进这个门,马就把你许配给扫地的李二狗。”尖锐的声音让周明菲不悦的皱眉,抬眼看过去,一个膀大腰圆的妇人,穿着蓝色的布衣,手上戴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金镯子,气势汹汹的拎着一个小丫鬟的耳朵走来。

小丫鬟一身洗的发白的棕色衣裳,分明还是花一般年纪,穿的却如此老气。梳着两个麻花辫,头上没有任何珠宝点缀,一脸的惊恐,眸低积聚着泪光,咬紧嘴唇不让眼泪脱眶而出,瞧着小丫鬟这副可怜的样子,周明菲心疼不已。当下掀开被褥准备从穿上爬起来,先解决眼下,其他的事暂且搁到一边。

“死丫头,给我记住了,下次要再不听我的话,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田嬷嬷一边说一边伸出粗壮的手用力的戳着春巧的脑袋,眼底狠厉的目光如同一把锐利的刀子射向春巧,吓得春巧双腿一软,身子没站稳,往后退了几步,低首垂眸掩饰满脸的惊恐。

“还有你,顾廷菲,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现在是在姑***地盘上,还当自己是侯府的二姑娘。”田嬷嬷瞧着周明菲一副稳若泰山,端着架子,浑身来气,抬手就是一巴掌伸过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站在床边的春巧从背后冲过来,紧紧的抱住田嬷嬷的手臂,田嬷嬷一抬手就用力的挣脱春巧,嘴里还骂道:“春巧,你这个贱丫头,看来你是活腻了。今天要不让你尝尝姑***厉害,我就不信田!”

春巧眼见要被田嬷嬷甩开,周明菲清脆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无疑给了她指示,“咬她的手臂!”掷地有声的五个字给了春巧希望,毫不迟疑的低头狠狠的张开嘴咬了田嬷嬷粗壮的左手臂,周明菲满意的勾唇浅笑,小丫鬟眼见田嬷嬷要伸手打她,能挺身而出,倒是忠心的很。

春巧低头狠咬田嬷嬷粗壮的左手,疼痛瞬间来袭,田嬷嬷本身就膀大腰圆,比春巧强壮的多,她的右手立马就爬上了春巧的头上,猛地一把拉扯春巧的枯燥的麻花辫,拉着还旋转起来,厉声道:“死丫头,快住嘴,要不然别怪姑奶奶将你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拽下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25429/47477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