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之我是群主全文免费阅读-万界之我是群主最新章节

聊天群里,一个没节操的老群员正在带偏众人,一个刚刚逆天改命成功的宗主正在传递改命经验,一个熊孩子正在为成为村长而努力拼搏,一个小妖怪放弃原本追求而看向了外边的世界。还有长着翅膀的天使在努力变强,机智如我的小姐姐在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寻求战斗,刚刚单手镇压了一只猴子的光头问着佛道之根。而那个群主,一边水群怼人,一边无厘头的面对着现实中的各种阴谋诡计。

万界之我是群主


张舞阳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盯着一个类似于电子屏幕的东西发呆,在那个屏幕里,是一个宇宙的样子。

视野往远拉,由一个又一个的宇宙形成了一个叫做大千界的东西,之后一个又一个的大千界成为了一个万界投影,而那无数的万界则形成了一片汪洋的大海。

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知道这些陌生东西的名字,张舞阳不晓得,而且梦中也没什么逻辑,没想到深究一下这件事。

画面一转,界海中一个万界嗝屁,应该是被压烂了。

这人压人还能压的蹦出来几个细胞呢,何况界海压上去。

但重点在于,这么宏大的爆破场面,竟然有一个人类意识体抱着一缕界海本源活了下来,并且完成了他自己都梦寐以求的穿越事件。

“呸!还能不能在假一点了?这导演不用心啊。”

半梦半醒,发出了对当代国产剧深恶痛绝的吐槽。

梦还在继续,转眼就是十五……

算了,好歹在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十五年后的字幕了,就不吐槽了。

可问题是你莫名其妙的给我看一个汉子在夕阳下奔跑是几个意思?难道剧组连个小姐姐都请不起了吗?而且这货为什么要跑?还跑得这么丑,毛病吧?

一星差评!

似乎感受到了张舞阳的吐槽,影视组给出了相应的旁白。

原来眼前这个少年就是当初穿越的家伙,可是这家伙穿越以后似乎生在了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家族中,还当了少主。

霸道总裁厌倦富足生活的戏码出现,少年身怀可以沟通界海的界海本源,在家里不仅锦衣玉食,还能沟通界海得到宝物,却偏偏选择了出门流浪,这一浪就是快一年,从年前八月到现在的六月。

现在,他正是遇到了自己的一生之敌!非要收他当徒弟的智障。

顺着旁白的声音,张舞阳把镜头开始拉进,然后果然在少年的身后发现一个同样放荡不羁的……汉子。

噗~!

口水在鼻孔喷射,张舞阳快速在屏幕下边的弹幕栏里输入了一连串的字:“垃圾导演,毁我清纯!劳资真男人!真男人!你竟然给我星星星星星星…”

“我屮艸芔茻!还给劳资屏蔽?”

震惊的看着弹幕上一连串的星星,张舞阳咬牙切齿的对着那个奔跑的少年一口唾沫。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星星的是关系户吧?导演都是你家的狗!

也不看看自己那鸟样,穿的鞋子都破了一个大洞,衣服一看就至少两个月没洗,头发乱糟糟的就跟个鸟窝似的,尤其是眼神!

一双死鱼眼搞得就像肾虚一样,简直丢尽了我们青少年的脸!还十五岁呢?说你这副尊容十七岁都有人信!

频幕中,少年似乎感应到了张舞阳的吐槽,原本只知道蒙头跑路的脸突然抬了起来,整个人的样子也彻底出现在了张舞阳面前。

感觉……有点熟悉!

啪!

梦醒了,对着自己的嘴巴就是一个巴掌,张舞阳绝望的看着自己脚上的破鞋,有苦难言。才脱离危险,怎么就睡着了呢?

如果没猜错,梦中的那个少年就是自己吧?自己好像就是那个得到界海本源的男人,甚至最近成功将界海本源制作成了万界聊天群,并且奇葩到自散修为的少年。

咋就这么嘴贱呢?

死鱼眼睛半睁,颓废的气息让旁边水潭里的鱼儿都跑的不见踪迹。

星源界星,一星十五州,人族独占七州。

“现在的乾州还是正午吧?离州这边却已经夕阳西下了呢。”

“也不知道丫丫现在在干什么呢?或许在生气吧?气我这个哥哥把她丢在老祖那里独自出来浪,又或者在生气太爷爷又在克扣她的零食。”

水潭边,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水中那个落魄的倒影,张舞阳收拾了一下心情打算继续上路。

习惯性点开聊天群,发现里边竟然出现了清一色的信息。

凯莎:“群主开直播。”

萧炎:“群主开直播”

涂山苏苏:“群主哥哥开直播啊,我想看莫大叔追杀你。”

乔峰:“苏苏所言甚合我意。”

“滚!”

想都没想,张舞阳直接一个字发了出去,之后默默地打开了直播间,暂且满足一下群员的基本需求。

想到自己这几天的遭遇,脚下的行程不自觉又快了一点。

三清在上老天保佑,千万别遇上莫家那个神经病大叔啊,小爷我不搞基。

“呔!小子!你还往哪里跑!”

稳住!

稳住!

不能慌!

仿佛没有看到那个突然出现,一身骚气却又满脸胡茬的大叔,张舞阳默默地从对方前边经过。

在对方还蒙逼时候,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子突然提速,之后一溜烟跑出了几十米。

乘风踏云靴,以前用界海本源制作成垂钓系统得到的东西。

这东西在原本的那个世界可是神器来着,可在这个世界,基本上废了,这个世界太诡异。

甚至到现在,这双鞋竟然还被磨损坏掉了!

夕阳下,少年前边死命的跑,一个大叔在后边悠闲的追。

“小子,你别跑,我又不吃人!”

不跑?那跟你这个神经大叔玩丢手绢吗?

“小子,你停下,听到没?”

想屁吃呢?以为我糖尿病?

“小子,我让你停下,你要是再不停下,我就把你偷看我侄女洗澡的事情说出去,到时候让你天上地下无处可去!”

继续跑…

“小子,你还敢跑!你偷看我家侄女洗澡的时候怎么不跑?告诉你,晚了!”

“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了!我莫自在说的!”

“今天你就是从山上摔下去,摔断腿,被雷劈,你也绝对跑不了。”

智障!

后边的叫喊,张舞阳不屑的撇了撇嘴,飞奔在一处泥潭边,眼神随意的往后瞟了一下,却发现一只大脚离自己竟然那样的…

噗通~

……近。

泥点溅的到处都是,来到泥潭边,莫自在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自己好歹也是一枚大高手,如果真的连一个十五岁的小屁孩都追不到,那才是天下之大稽。

这个泥潭,就是专门为了这小子准备的,为了让对方心服口服,甚至已经准备了好几天功夫,可是费了不少劲。

“臭小子,继续跑啊。”

“你不是能跑吗?来来来,你继续给我跑一个看看。”

“你要是今天能跑了,我莫字左右翻过来写!”

一只手从泥潭中挣扎出来,之后整个身子被一点点拔出来,一抹脸上的泥泞,张舞阳无视了眼前这个可恶大叔反派一样的垃圾话。

脖子一梗,脑袋一拉。

“有种你别动脚,你看我跑不跑!”

“好。”

莫自在一边点头一边坐到了那里,张舞阳转身再跑。

噗通~

“有种你别动手。”

“可以,你继续。”

抱胸而坐,满是戏谑。

噗通~

“有种你别动真气!”

“没问题”

噗通~

前边竟然……布置了陷阱!

绝望的看着前边几乎一公里都是各种各样陷阱的可怕存在,张舞阳悟了。

其实,战略性后退也不是不可以。

爬出泥潭,马上又趴到地上,全程一气呵成,生怕再被踹一脚。

“大叔,我错了~。”

“我忏悔啊!我心~痛。”

“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待哺的妹妹,您能不专门打脸吗?会毁容的~

“您老心地善良,那就是菩萨转世,想想我那可爱的妹妹以后因为自家哥哥毁容的缘故被其他小朋友欺负,您于心何忍?”

奈何好心好意的屈服,换来的却是智障家大叔的惊诧。

满脸不可置信的看这张舞阳,莫自在瞪着眼睛开口道:“你这混账竟然还有妹妹?嘶~,老天瞎眼了吗?”

“……”

熟归熟,你要是乱说话,小心告你诽谤啊。

鱼儿落网,又突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莫自在丢了一套还算不破的衣服给张舞阳,自己则坐到了一边。

“赶快洗洗,这几天搁你这里耽搁了不少时间,今晚我还想回家睡觉呢。”

话音落下,便不再继续理会张舞阳。

十分钟,当浑身舒爽干净的张舞阳出现在莫自在眼前时,莫自在明显愣了一下。

摸摸自己的下巴,怎么看自己满脸胡茬的样子都没对方十分之一帅。

靠一张脸富可敌国不敢说,但是这小子至少也算眉清目秀,以后出门一说这是自己徒弟,也倍儿有面子。

“你说你长得挺好啊,虽然比我还差那么一丢丢,但是也用不着偷看我家侄女洗澡吧?啧啧,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吗?”

张舞阳瞬间脸黑。

还要脸吗?!

脖子一梗,脑袋向上一拉。

想到容易被打,于是立刻缩回了脖子。

“大叔,明明是你非要让我当你徒弟,甚至为了找个让我屈服的理由,一招手就把清寒那丫头丢在了湖里,你现在还说我偷看,你能要点脸不?”

“节操,节操呢?”

莫自在不屑一笑:“节操?那玩意儿又不能当饭吃,早丢了,反正你以后是我徒弟就行了,要那玩意儿干啥?作为前辈,我觉得你也早点丢掉那玩意儿的好,省的带在身上占体重。”

“好了,走吧。”

夕阳中,少年垂头丧气的跟着一个没节操大叔大步而行,长长的影子照应这过往的花草。

“大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为了我竟然把自家侄女丢在湖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怕遭报应。”莫自在一边飞速奔跑,一边回答道:“我那侄女年方十三,虽然比你小两岁,可是性格哪像你一样呆傻,丫头可是聪明的紧呢,一定会了解我的良苦用心的。”

聊天群

凯莎:“这是智障吧?”

萧炎:“啧啧,也算和群主旗鼓相当的好汉了。群主好好地大家族少主不当,非要出来受罪,还自废武功非要重修,这算是二人臭味相投。”

乔峰:“唉!脑子有坑。”

涂山苏苏:“有坑有坑。”

群里疯狂吐槽,外边莫自在却突然开口道:“对了徒弟,你叫啥来着?我这几天没顾下看你的情报,莫不是叫李狗蛋,或者欧阳二拄?”

“毕竟贱名好养活,大胆说出来嘛,放心!为师不会取笑你的。”

MDZZ!

咬着牙,张舞阳从嗓子里丢出了三个字:“张舞阳!”

“张舞阳?好熟悉的名字。”

“乾州小圣地少主,便叫张舞阳。”

“奥。”莫自在恍然,随后又皱着眉头沉思道:“要不咱们换个吧?叫张二狗多好,毕竟你这名字容易被人家张家少主揍。”

“我就是张舞阳。”

“知道知道,你都说了。”

回头瞥了一眼自己收的这个徒弟,莫自在觉得这小子脑子有毛病,回头需要看看大夫。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804/64758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