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开挂的拳皇全文免费阅读-我可能是开挂的拳皇最新章节

“我天赋异禀,最快三个月提升一层斗气,厉害吧?”主角:“额,我习惯一次突破两层……”“我十岁就度过了炼体期!”主角:“额,炼体期是什么?我直接跳过了……”“我三天就修炼成一项格斗技!”主角:“额,我看一眼就会了……”“你没有斗气基础,牛什么牛?”不好意思,不牛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不牛,毕竟,我有拳皇外挂!书友企鹅群:109375575

我可能是开挂的拳皇


强,这个字的定义是什么?

是以战为生,不断打败更强的强者,在战斗中让力量得到升华,在有限的生命里一直战斗到底,直至生命结束的一刻?

是不断挑战自我,从不屈从命运,以不挠的斗志和坚强的信念逆天改命,不断提升自己的力量,任实力冲破极限?

……

奥丁王国,太和郡边缘的原始森林,传说森林深处有上古神兽生存,但没人知道真伪。

也有贪心不怕死的人闯进去捕捉神兽,但无一例外均失去了踪影。

久而久之,这片森林成为奥丁王国最为神秘的存在,被誉为“禁忌森林”!

今天,禁忌森林却意外地出现了一道陌生的身影。

一个赤裸的俊美少年从昏迷中悠悠转醒,一阵赤痛从大脑传来,仿佛被无数的钢针扎一样,用力地揉了揉额头。

“怎么头这么痛?”

他打量周围的景物,眼睛瞪得浑圆,满面茫然地看着满眼茂密的树林。

“怎么回事?我刚才明明在去台湾的飞机上啊?怎会来到这个树林呢?”

这少年正是凤麒阳,可任凭他怎么努力,都想不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的森林。

琢磨间,一阵山风吹来,凤麒阳升起一阵凉意,左右瞧瞧,脸上一红。

原来他身子是光溜溜的,寸丝未挂,衣服竟然不翼而飞。

皮肤泛起一片红色更让他吓了一跳。

他用手搓了搓手臂,凝成的血块成渣滓掉下,皮肤呈现红色,但还好没伤口,是毛细血管出血。

究竟发生什么事?真是撞邪了。

下意识敲敲脑袋,这一敲可不要紧。

“咦?我的头发呢?”

凤麒阳这才发现脑袋光秃秃的活像只灯泡似的,一根毛发都没剩。

不止如此,眉毛,手臂,腿部的细毛全都掉得一干二净。

难道……

想着,他又低头看向自己的下身。

卧槽!

变成“青龙”了。

凤麒阳额头不禁冒冷汗了:我当时正是坐在去台湾的飞机,航机在海峡出事了!

“从飞机摔下来了吗?可为什么我只是没了衣服?这不科学,不科学……”

他一脸懵逼,根据种种迹象看来,自己……

好像穿越了!

“***,样子没换了个人吧?”

对于魂穿,其实他是拒绝的,虽然试一下,可能逼格真的很高,还送系统啊,各种金手指DuangDuang的……咳咳!

凤麒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看四肢。

幸好没变!

说实话,他对自己相貌还是颇为满意的,本来很帅,换了个丑的脸换着谁也不乐意。

一个人都没,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这问题太哲学了。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起码得去个有人的地方。”

凤麒阳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可是声音沙哑,唇干舌燥,饥肠辘辘。

细心打量四周,树木倒是不少,却连个果子都没。

哎,凤麒阳叹口气,先弄清方向吧。

想罢,找了附近一棵最高的老树。

他倒退几步,猛地身子向前上方一窜,想爬到树干上。

哪知道身体陡然跃高两米有多,“咔”的一声,头顶撞到老树的一条矮枝上。

这力度之大,连婴儿小腿粗细的树枝都撞得断裂。

凤麒阳还没料到是怎么一回事,“卟”一下闷响,一屁股摔回地上。

臀部和头部火辣辣的痛,凤麒阳呲牙揉揉生疼的脑袋。

“怎会这样?平时跳不了这么高的啊!”

突然灵光一动:咦?不对呀,照道理说,从两米多高跌回地上,起码也痛个老半天吧?怎么没事一样?

凤麒阳转动下手臂,肌肉确实比以往更结实,层次分明,看起来很强壮有力。

皮肤比以前有弹性,泛起一层晶莹的光泽。

似乎昏迷的这段期间,身体起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

他甩甩脑袋,暂时把这些想法抛诸脑后。

凤麒阳再次跃上树干上,这次放轻了很多。

手脚并用,矫健的身躯如同狸猫一般,爬到树梢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茵绿。

好一个大森林!

凤麒阳暗暗咧嘴。

后面有三面环山,他只有选择向东边走。

顺着树干,慢慢从树上滑了下来。

顺手折下被他撞断的树枝,上面的分枝掰掉,找一块适合的石块,用一些坚韧的藤蔓把石块牢固地绑在棍棒上,作为武器,起码遇到野兽也有自保的能力。

这些是他在野外生存训练营学习到的野外生存知识,做起来驾轻就熟。

又用掰掉的小树枝加上大片的叶子编成一个环形,扣在自己的跨下,作遮丑之用。

这座森林好象无穷无尽一样,凤麒阳从早上一直走到正午,仍是身处在森林之内。

一路走下到接近黄昏,没有发现河流。

沿途采摘了绿色椰子的汁液当水喝,在一片果林里吃了些能食用的青果和浆果充饥,并用藤蔓编了一个网兜带了一些在身上。

一路上也就碰到一些野兔,野鹿等小动物了。

他暗暗庆幸,假如遇到大型带攻击性的动物可就危险了。

走过一片草地后,凤麒阳休憩一会,爬上一棵两人合抱不住的大树想再辨认一下方向。

一声嘶吼从南边传来。

野兽!

凤麒阳神经一下子绷紧起来。

凭声音判断,这野兽绝对小不到哪里去。

谨慎起见,他轻手轻脚爬到浓密的树丛中,向正前方望去。

数百米远一人多高的大片草丛不停涌动,一物正快速穿过,发出唰唰的声响,朝着凤麒阳所在处而来。

末了,一只大牲口从密林中跃出,体型跟大水牛一样。

浑身苍黑色,口鼻如牛,不过嘴巴比牛嘴要来的宽而且长,一直至腮部,尾巴倒有点像民间传说的麒麟。

最奇特的是,它头部顶着一只尖尖的独角①。

这只野兽在凤麒阳刚才所处之处踱步绕了一圈,四下张望,又用鼻子东嗅嗅西嗅嗅。

“敢情它是循着我的气味而来?”

凤麒阳不是傻子,这只凶猛的野兽来这能有什么好事?

当下倚在树干,一动不动,生怕发现了他。

那只猛兽闻了一会似乎不耐烦起来。

“嗷……”

它咆哮大叫起来,声如雷鸣,又若钟鼓,直吹得四周的草叶簌簌作响。

凤麒阳也不禁吓了一跳,耳膜震得一阵生痛,抱住树干,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突然,独角怪物扭头,透出像虎一样的巨爪,拔腿直向北边。

紧接着不久,远处传来一阵兽类的呜鸣和惨叫。

肯定是森林里某只可怜的野兽发出,它自然是成了独角怪物的口粮了。

①兕:《山海经。海内南经》载:“兕在舜葬东,湘水南,其状如牛,苍黑,一角。”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9882/56794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