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貌似是邪神全文免费阅读-我貌似是邪神最新章节

刘道穿越而来得知三个消息:一,这个世界五千年前有位穿越者来过,并且布种天下。二,得到的系统是碎的,其他碎片成了有名的宝物。三,他来了没两天,上任邪神完蛋,刘道成功上位。我的力量来自黑暗,我的心却向往光明。“老大,光明教会又来找麻烦了!”“算了,我还是黑着吧……”

我貌似是邪神


海蓝星,大秦帝国,河西省,湖山市的第七大道上,刘道正在试飞最新款的飞行滑板。

说是最新款,实际就是三无产品,出自某神秘的民间科学家。

具体有多三无呢,就是想买需要经过朋友介绍,想运不能用快递,需要托人随车带回,试飞前要签一堆免责声明,虽然都没有公证过~

最后要飞的时候,制作者都只敢隔着屏幕看——怕溅一身血。

简单来说就是专供有钱而且想作死的不知名群体。

正在他体验风一般的速度的时候,滑板上不知名的某个零件突然损坏,滑板不受控制的向路边的一栋住宅楼飞去。

“啪嚓”

一声爆响,刘道连人带滑板飞了进去,一位洗完澡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士大声尖叫起来,刘道满头是血的对着她说:“小姐,你过来一下……”

这位女士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大声对他喊:“你撑住…”

就在女人靠近后,刘道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住女人的浴袍,仔细的拭去脸上的血液,在女人的尖叫声中发出‘嘎嘎’怪笑,气绝身亡。

一个七彩的灵魂自刘道光洁的脸上飘起,投入到命运的长河中。

第二天,海蓝星新闻报道:我国著名精神病演员刘道,于昨日自杀身亡,死前曾对某张姓女士图谋不轨,疑似症状加重~

······

······

紫罗兰王国森之省都城附近的玫瑰森林中,一位年轻男子站在一座既正常又不正常的祭坛前,进行诡异的仪式。

说正常是因为祭品中没有内脏之类的,所有动物都死的很‘体面’,说不正常…就是祭品稍微有点多,血流的也多了一些。

在年轻男子低低地祈祷声中,祭坛渐渐泛起水蓝色的光芒,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其中汇聚。

很显然,对于他的祭品,某神很满意,不过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位神袛也将目光注视其中,双神同时派下化身,对这肥美的祭品进行了一番鸡飞狗跳的争夺,具体谁是鸡,谁是狗,众说纷纭,没有具体答案~

最后祭坛神棋差一招,虽然用防御术式——海神故居保护下了信徒的肉体,但年轻男子的灵魂却被另一位神灵随手带走。

此时正在命运长河中随波逐流,也就是四处浪的刘道被吸引,跨过千山万水,飞跃无穷险阻,终于和这无魂的肉体相结合。

刘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蹲在地上,四周没有一点光亮,“簌簌”的摩擦声一直在他耳边响起。

刘道眨眨眼睛,适应黑暗之后,发现自己被包围了,被类似章鱼触手般的奇异物体‘包围’,头顶上方一群触手纠缠盘结,封住了所有出路。

我不是死了吗?

我这是在做梦?

这是啥!!!

看到扭动的触手,刘道试图强行作出解释:“这是什么新品种宠物,现在科学家都已经这么变态了吗?”

刘道疑惑,惶恐,庆幸,这时一股信息流传达到他脑海中,是一个非常诡异的仪式,貌似可以控制这些把他包围的触手。

‘这玩意,认真的?’不过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刘道半信半疑的开始…

依照脑海中的仪式所言,刘道神情肃穆,双眼圆睁,嘴唇抹成一条直线,在心中大喊的同时喉腔也在全力的哼哼,说出了那宿命般的三个字——嘿嘿嘿。

刘道瞬间一懵,接着就莫名奇妙的感受到一个万分顺从意志,来自周围的触手。

开!刘道尝试着下令。

触手如花苞般打开,刘道迈步走出,站在破碎的祭坛上,四周还有一些奇怪的光辉。

迎来光明之后,刘道马上伸出双手摸索自己的身体,从头发摸到脸,从脖子摸到胸口,在充裕的时间里,他还探索了一下自己肚脐之下三寸,或者说以地面作底,以双腿为边的三角形的顶点。

刘道神色阴沉,此刻他确定自己夺舍了。

以周围奇异的触手来看,他穿越了,而且他穿越的这个世界应该存在小说中才有的超凡力量。

但是此刻一个可怕的猜测一直在他脑海中徘徊:‘我的脸,不,我的盛世美颜。。。’

此时,森林中的土路上一队骑士正在快速奔驰,领头的骑士身着镀银的盔甲,林中的风带起他明黄色的头发。

他目光坚毅,神情从容,轻松的驾驭着奔驰地骏马。马披着重甲,他身后背着巨盾,这都彰显着他不俗的武力。

这位骑士名叫凯恩,是这一队骑士的队长。

凯恩回想着出发时蓝盾子爵的嘱咐,对于此次行动有些不耐。

作为蓝盾子爵下属七支骑士队之一,凯恩有实力也有资格鄙视这次任务对象,也就是刘道夺舍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盖亚。

‘一个被包养的男宠罢了,不仅浪费了珍贵的传讯道具,还让我休假的时候出任务,真是该死’,想到此处,凯恩发出不屑的哼声。

几分钟后,刘道强忍着悲痛的事实,观察起他目前的伙伴——触手。

秉持着大无畏(作死)的精神,刘道伸手摸向在空气中随风舞动的触手,手感湿滑柔腻,温润如玉,摸起来很舒适。

嗯~这种感觉…

刘道下意识的开始上下活动手臂,触手一会儿被他拉直,一会儿被他卷成一团,就在他试图把两条触手系在一起的时候,踢踢踏踏的马蹄声传来。

刘道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队骑士正蜂拥而来,正是前来查看的凯恩骑士。

刘道神色一震,停下了手中搓团子的动作,触手在他身后狂乱的扭曲着,就像是因为男朋友要打游戏而惨遭抛弃的寂寞女孩。

看着凯恩骑士外国友人般的样貌,刘道肯定了自己已经穿越的猜测,但对骑士们的来意一无所知。

刘道并没有贸然开口,此刻情况并不明了,敌不动我不动才是最佳选择。

他静静的望着来人,期待着与这个异世界第一次的交流。

“按照的套路,这时我应该干点啥?一会儿面前这家伙,如果叫我少爷,我应该做一个怎样的表情?是威严还是随和?是纨绔还是奋进?夺舍了,怎么没有记忆传进来,啧,发挥我演技的时候到了。”

刘道脑海中思绪纷飞,并没有意识到他目前的动作多么诡异而恐怖。

凯恩注视着一手拿着一只触手的刘道,神色警惕。

“这任务的难度可有些高了,眼前这家伙无论是邪教徒还是异种,一场战斗都不可避免。”凯恩顾虑重重,他的小队刚刚完成任务归来,没来的及休息就被派到这里,人困马乏的情况下战斗力十不存一。

两人僵持了一会,刘道率先发声。

他下意识的要说中文,大脑却像突然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一段段记忆不停的涌现,神情恍惚的他磕磕巴巴的说到:“我..是.盖,盖亚,你们是..landunzijue..”

“盖亚勋爵,在下蓝盾子爵属下第七骑士队队长,凯恩。”看到刘道有恢复神志的样子,凯恩队长马上准备招呼属下撤退,没脑子的怪物和有脑子的敌人可不一样。

面对这种明知危险的对手,撤退才是最佳选择,毕竟地方是子爵的,但是命是自己的。

副队长狂狼心思急转,他想道了那位大人的嘱托,又紧了紧怀里的书籍,突然大声对其余队员命令道:“不用和这种邪教疯子多说,趁他没有理智,所有人准备,冲锋阵型,给我上!”

“邪教疯子!”

刘道一惊,马上注意到了和自己纠缠在一起的触手,看到准备冲锋的骑士,他脸色阴沉的躲在了触手后面。

其他的小队队员显然没有什么顾虑,能毁坏城堡的怪物多了去了,他们也杀过不少。

眼前的祭坛和触手虽然有些诡异,但明显存在的敌人可比未知的异种好对付多了。

“就是你浪费符文把我们叫来?知道一个符文多少钱嘛,小白脸!?”副队长狂狼大声的咆哮,黝黑的脸变得扭曲,那个本不英俊的面孔更加难看了。

‘符文?被叫来?’刘道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并没有试图作出解释,眼前的情况也解释不了。

‘来,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刘道的口腔开始蓄力,随时准备喷发出那有魔力的声音。

骑士队长凯恩没有下令出击,他坐在马背上观察,从诡异的祭坛上,注意到扭动的触手上,又从触手上,注意到地面上流动的光辉。

这时他身后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3946/59128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