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世做个好人全文免费阅读-我在末世做个好人最新章节

我有一个空间,带着它行走在末世。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末世,抱团取暖寻求真相。

我在末世做个好人


雷声轰隆隆的没个停止,闪电不时的划过黑暗的高空,照亮房中的家具器物,看上去有如鬼片。

方暖僵直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平时这是她最喜欢窝着的位置,此时却再也没有舒适之感。或者说就是把她喜欢的美食、心仪的男神放在面前,方暖也没有精力高兴。

如果有人看到她,会诧异她的姿势古怪。在自己的家里应该放松,她的后背直的好似军训中最好的教官。左手放在眼睛前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手心。有半天了,都保持着这个姿势。

莫非是末世真的到了?

方暖茫然的脑海里反复跳动着这句话。

哪怕她下午还坚持暴雨会停,此时让震撼的没法不想出天际。谁让小说中出现的事情,真实的出现在她的身上。

用另一只手又拧了一下自己的面颊,痛的咧开嘴角,但是周围的环境没有变化,表示这不是梦,这是现实。

把随着疼痛而稍微偏移的眸光重新放到左手心上,在那里有一小簇晶亮雪白的水流,突破一切想像的涌现着。

一簇小小的水流,喷泉一样的在自己的手心里反复来去,欢快的好似顽劣的孩童。

这要不是末世,为什么会有空间出来呢?

这水流出现在雷声打闪最震耳的时候,方暖正捂耳朵,就发现不对。有什么温润的在左手心里流动,像是水,但耳朵却感觉不到潮湿。

她拿下手心看时,就看到这簇小流。不等她再看第二眼,耳边仿佛巨雷般轰的一声,方暖的视线整个的不清晰。

她刚刚体会到整个人出现在陌生的地方,还没有等她看清楚,神思一闪,眼前一变,她的人又回到自家的客厅里,楼外面电闪雷鸣。

方暖瞪着左手心好半天,进进出出的,总算明白了。这应该就是末世小说最受拥戴的空间,如果是真的,那么也意味着,末世就要到来。

她还没有来得及过多的欣喜空间有水,她拥有空间,烦恼就层层叠叠的扑来。

她的父母旅游在外,从前几天的暴雨开始,电话就不通。方暖问过能找到的所有电话,都说旅游酒店方圆也暴雨成灾,冲垮基站,冲毁道路。但这是暂时性,很快就能抢修好。

科技发展到今天,能人工降雨,能登上月球,但对于天灾还不在掌握之中。

暴雨干旱、地震泥石流,都属于消息中时常会出现。

方暖本来没有太大的担心,只是每天打个电话到旅游公司,询问抢修的进度。

但在空间出现以后,方暖对父母的安危揪心锥肠。

她宁可不要这个在末世小说中的顶配,也不愿意末世到来。她宁可这是一场正常的暴雨,放暑假的她躲藏在家里害怕雷声,也不愿意有个看上去很牛的空间。

可是她的想法,并不能左右事实。左手心里的小水流,依然流动不停。只要方暖注视,就能出现在陌生的地方。但不管方暖试多少回,也无法停留片刻。

只知道是个空间,具体有多大,什么颜色,什么配置,方暖都没看清。

咔嚓嚓。

又是一个爆雷打下来,随着闪电的又一回出现,房屋都似乎摇晃。

方暖变了脸色,她再后悔父母不在身边也没有用。如果末世到了,如果她有空间,这不是她的好机会吗?

她有能力,如果父母遇到困难,她能营救不是挺好吗?

方暖不敢再接着想下去,她怕再想,就会痛哭流泪的想到父母已经遇难。

就只想到这里,方暖已经红了眼圈。

狠狠的抹一抹眼角,在雷声里用力站起来。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方暖对着自己用尽全力的喊:“来吧,我会是赢家。”

如果有末世,方暖一定不能输,也输不起。如果没有末世,那么提前做好准备,哪怕以后回头一看,是个笑话,又有什么呢?

总比没有做准备的好。

她翻找着抽屉,发出砰砰啪啪的声音,没多大会儿功夫,把家里的存款都找出来。身为独生女儿,方暖知道所有的密码。又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查一遍名下银行卡内余额。

支持宝、微信也都看了一遍,方便计算她能花的钱。

在这期间,不止一次的展开左手,小水流还在。只要它不消失,方暖就必须冒雨出门屯积物品。

当然,关于末世有一句话,“当你卖了房卖了车欠下高利贷,末世不来,怎么办?”,方暖也知道。她没打算把家里的钱全花完,也没力气在雨中一趟一趟的运送。只打算买上一部分,屯积一个月的物品,对家中的存款不会有大的损伤。

而她虽然拥有的似乎是个空间,但还不能掌握。以方暖现在的体质,出门屯积也只能一趟趟的搬运。每一趟可以搬动的物品,其实寥寥。哪怕上大学的方暖已有驾驶执照,可以开车购物。

和大部分的家庭一样,车是在危险时候美观大过实用的轿车。这种时候希冀一个雷劈下来,轿车变成货车,也不现实。

方暖抓起手机放在包里,把包带谨慎的缩短,以便服帖的背在身上。哪怕有人抢劫,也不可能一抓就走。

她还不愿承认可能会遇到末世小说中写到的虫子啊,丧尸什么的。

外面的雷雨声战鼓般不断,方暖又把雨衣雨靴穿好。走出家门以后,她对着楼上走去。

这是一幢六层的居民楼,楼上不可能存在超市。门对门的设计,每楼只有两户人家。方暖家住在四层,五层的人趁着夏天孩子放假,也出门旅游去了。现在只有六层住着的两户老人,倒都在家。

两家都有高级知识分子,是同一个学校里的教授。东边的那家老人姓田,音乐专业。西边的老人姓苗,园林专业。退休以后受到学校返聘,晚年生活过得滋润,成天乐呵呵的,也乐于帮助别人。

他们的配偶方暖也经常遇到,也是很客气的人。因田教授和苗教授继续出门工作,又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请保姆,两家的配偶包揽买菜做饭这些家务活,楼道里每到吃饭的时候,总飘着喷香。

在知道方暖家父母旅游不在家以后,两家的老人时常的拿家常菜下来送给方暖,俨然两对慈祥的爷爷奶奶。

方暖上楼以后,先敲最近的西侧门:“苗爷爷,林奶奶,我去超市,你们要带什么?”

再敲东侧的门:“田奶奶,秦爷爷,你们要带什么?”

“来喽。”

人老精神爽的这两声过后,两家的房门几乎同时的打开。两对老人都出现在门内,笑道:“小方,下这么大的雨就不要出去了?你家里没有东西吃了?我这里有。”

苗教授夫妻握着几块蛋糕,田教授夫妻各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是洗干净后诱人的圣女果。

鲜艳的颜色让方暖和以前一样感动,也和以前一样,她从来不是不回报的姑娘。

但是,也不是木呆到守不住秘密的人。

方暖上楼以前就想好,直接说的话,先不说有时候当好人要谨慎,两家老人也未必相信。

把左手心给他们看?吓到对方可说不好。而后果往往远大过预料,如果超出方暖的承受范围,还是不说的好。

只做个提醒:“爷爷奶奶你们看,这雨下得跟末世就要来似的。我觉得害怕,多买些东西在家里才能放心。至于吃的东西,爸妈走时买了很多,你们的东西留着自己吃吧。看看家里还有什么不缺但需要补充的,告诉我,我等下帮你们送来。”

“末世啊?”田教授笑出了声。

苗教授也笑道:“这孩子,小说看多了。”

他们都说不缺东西,方暖也没有勉强。轿车里的空间只有那么大,两家老人都不要的话,方暖就塞满带到自己家。等到两家老人需要,再给他们也可以。

下到三楼,也有人居住。夏天下暴雨不一定就凉快,有时候产生闷热。三楼东侧的门大开着,强劲的音乐声从里面传出来,和雷声做着比拼。

方暖不高兴的皱皱眉头,这家住着刚搬来不久的钱大妈,以及她的儿子钱小壮。钱大妈年青守寡,都说在她那个年代一个女人不容易,钱大妈生得膀大腰圆,嗓门和做人也虎虎生风,从不考虑别人感受。

都说广场舞是大爷大***天下,钱大妈近来在学广场舞。在广场上学不会,钱小壮帮她下载好,就在家里的电脑上学。问题是她从来音乐开的震楼道,而且不管全楼的人是不是午休、夜眠,她想要跳的时候,只要不打扰到她儿子,她照开音乐不误。

楼上楼下对她提过几回意见,钱大妈一一骂的大家不敢提。在她对家的那户好在工作合适,经常的出差不在家,直到今天还没有感觉。

方暖不愿意帮钱大妈带东西,来到二楼敲开门。袁菲休产假在家里带孩子,她的父母路远事多,袁菲满月后就离开。袁菲的丈夫郑今上班去了,袁菲一个人在家里,肯定有不方便的地方。

“袁姐,我去超市,要带什么?”方暖问道。

袁菲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捂着孩子耳朵,正对着楼上的音乐无奈。但她不会吵架,不是钱大***对手,也是败退中的那一个,只能自己带着孩子忍着。

她感激的道:“小方,太谢谢你了,你帮我买些孩子的尿不湿,再买些配方奶粉。”

音乐太吵,袁菲不得不大声说话。

“什么,你要去超市啊,帮我带十斤黄瓜,六个西瓜,两打啤酒,再买些排骨冻鸡,还有四条鱼,我家小壮今天回来吃晚饭,他爱吃。”

钱大妈不知道是什么耳朵,在她家震天响的音乐声里居然听得到,手里抓着一把钱,“噔噔噔噔”地脚下生风,对着二楼冲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5524/63210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