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光主宰全文免费阅读-无光主宰最新章节

诗行纪元,人类已成了贝林沃大陆的主角自然科学逐渐兴起,成为宫廷贵族的宠儿,不断挤压魔法的空间诸神的教会四处宣扬神迹,收割信仰德尔塔·范特西看向法师学院内各个讲师映射天光的脑门,不由担忧道:“小助手,这就是变强的代价吗?”小助手:“精灵和人类的混血没那么容易脱发,比起这个,我认为你更该关心一下自己的身高。”………..

无光主宰


黑暗不见天日的地下祭祀场中,只有挂在支撑柱上的火把能带来些许昏暗的光。

年仅十四岁的德尔塔·范特西站在祭祀场的最低处,同时也是光亮最微弱的位置。手臂上扎着一根空心的银针,将他的血液导入到紫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血管中,它好像还活着一样不断蠕动着,努力行使着自己生前就拥有的权利——运输血液。

阴影中,德尔塔那张中性秀气的脸因虚弱感略显扭曲。

血液从这根活动的皮管另一条流出,淌进地面的法阵中。那些在石体上开凿出的弧形沟壑层层叠叠,交汇成了在德尔塔眼中好似圆形迷宫的法阵。画面阴暗而诡异,非常符合那些无知平民对于魔法师的负面猜测。

不过德尔塔所从属的阵营在严格意义上不属于魔法师的一支,而是在迪索恩王国新兴的灵法师一脉,不同于魔法师操纵魔能,灵法师的法术建立在调动生物的灵性之上,许多超自然现象和被认为是异能的力量,还有那些现代魔法师无法还原的心灵魔法在灵法师的法术理论中都被归于是自然灵性的体现。

这个支系由他的导师奎斯加·佩达夫统领,不过由于神秘侧中大部分人还不能完全接受他的理论,所以目前由灵法师组成的势力还只是被称为灵性学派,而不是一个完整体系兼势力。

持续的失血让德尔塔有些不适,但他只是一言不发,没有表现出同龄人该有的跳脱。他四处打量着这个地下祭祀场。而他的导师奎斯加的动物伙伴亚克西先生——一只蹲坐有一人高的黑色大猫也坐在旁边一直打量着他。

亚克西先生和德尔塔的毛发颜色都是一样的墨色。

他们的眼睛也是一样的清澈翠绿。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挺像的。

不过这只是德尔塔一厢情愿的认为,亚克西先生根本看不起他这个两脚兽。

此刻,德尔塔的导师奎斯加在五十码外的一个石台上不断清点材料并自言自语:“安魂香40克,成体哭面蛛两只,墓地苔90克,金铃草200克……”

他的自言自语声在空旷的封闭空间内回荡,德尔塔能听的清清楚楚。

【呃…….这些材料真的能吸引来梦魇?】他心中惴惴然。

他们现在所做的是一个就职仪式。德尔塔是其中的就职者。但这个职业是前所未有的新职业,虽然在奎斯加口中前途不可限量,但它的就职仪式是否有什么危险性无人知晓。德尔塔可以说是在搏命。

怕死是不可能怕死的,德尔塔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奎斯加是个好人,但他同时也是个虔诚的学者,对于学术方面的狂热有时能压倒一切欲望。他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学术理论能得到证实,所以基于他的理论开发了一个全新的职业,希望这个证据能让神秘侧的学术界能予以重视。

影法师,也就是他开发出来的新职业,需要通过联系基于灵界诞生的影界,然后召唤出强力的影界生物,当然,符合这一条件的目前只有梦魇,然后用影界生物的血,或者说阴影残留物替换掉就职者的血。听起来很简单,但这对于时间、地点、星象条件都有极高的要求,而奎斯加对于德尔塔这个样品机,更是要求这一切条件都务必达到完美。

看到德尔塔的脸色逐渐苍白,亚克西先生轻轻喵了一声,竖起尾巴迈动优雅地步伐向还在石台边忙碌的奎斯加走去。

德尔塔集中精神,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淡金色半透明的面板。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也是有金手指的,不过这个金手指的唯一功能只是显示他自己所有的属性、学识和技能,并且内置了一个没有形象的毒舌小助手,这并不能凭空提升他的能力。但即使如此,前世作为一个阿宅的德尔塔也已经很满足了。

光是面板上的技能熟练度能用进度条显示就已经让德尔塔的学习欲望翻上数十倍,让他把为时六年的学徒试炼缩短到四年完成,哪怕是一点一滴的学习收获都能让你实质看到时,那种满足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面板的来历德尔塔无从考究,但面板的右下方留有赠者的箴言——了解自己往往比了解你的敌人更重要。

德尔塔深以为然。

他又审视了一边面板,确定自己的状态是否能完好的撑过仪式。

面板上给他划分了六个属性,分别是健康、体质、敏捷、外貌、智力、意志。

健康:标准

【你该好好为它得意一下,因为这是你唯二达到标准的属性】

体质:2.3

【极北与极南的成年男性标准体质为6—7,温带和热带成年男性标准体质为5—6。虽然你的血统属于温带地区人种,而你本身也只是个小孩,但这不是你比同龄北地人弱的理由。】

(数值评价:极弱)

“的确是有点弱了,以后得找时间锻炼身体。”德尔塔思索道,那些毒舌评价他早就习惯了。

敏捷:4

【在敏捷方面上似乎温带和热带地区人种标准属性是6,而其他地区人种的标准属性是5。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德尔塔·范特西选手的敏捷属…..啊!!!范特西选手的敏捷属性还是没有达标!太遗憾了……四肢不勤说的就是你吧。】

(数值评价:弱)

外貌:9

【人族的标准值是6,外貌满值是11,你是其中的佼佼者。不过不要忘了在奎斯加收留你之前,有多少人在追捕你,男孩子出门在外可要保护好自己啊,何况你的体质和敏捷都是废人,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

“对不起,我该跳过这个直接看智力和意志的。”德尔塔黑着脸向下划动面板。

智力:7.1

【人族标准智力为5,范特西选手终于又达标了一项。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不过不要得意,智力包括逻辑、记忆、感性、想象力、思维深度与广度等区,之所以归到一类只是因为面板制造者偷懒而已,你有偏科的可能性呢。】

(数值评价:弱)

意志:干涉因素太多故不作评价

【以前是脚趾撞到桌角也会哀嚎好一阵的程度,不过在经历了为时两年的流浪后有所提升。即使是这样孱弱的你,心中也有一片只是回想起就能坚定不移的净土,不过未来是否能抵达净土还未可知。】

“故乡么……”德尔塔有些出神。

奎斯加提着装满材料的手提箱快步向德尔塔走来,他满头白发,有着清明的双眼和高高的鼻梁,看得出他平时该是个和蔼的老者,但此时却是个纯粹的狂热学者模样,生人勿近。他先俯下身观察了一下法阵的情况,确定了德尔塔的血液被抽出量足够后才将他胳膊上的针管拔了出来。针头一离开皮肤,针孔就被肿胀的血肉堵住了,不再流血。

“可以了,开始冥想吧。”

“是,导师。”德尔塔神色恭敬,双手按住自己的眼睛,通过在眼前营造完全黑暗的方式短暂提高专注力,脑中的精神力凝聚,同时用精灵语浅唱:

“北风啊,北风,伊利尼尔的须发如霜雪飞扬,寒冬的步伐伴随角鹿流浪;”

“南风啊,南风,恕力玻瓦的号角吹响,藤蔓攀着大树向天空前行;”

“西风啊,西风,朗塞特的……”

这首歌谣据说是古精灵祭祀远古自然诸神的祭祀曲调,对于受诸神眷顾的精灵没什么用,但对于人类的灵性亲和度的提升很大。奎斯加称呼它为《自然赞歌》冥想法。

随着歌谣唱诵的进行,德尔塔能感受到有什么在脑海中轰然作响,黄的、紫的、白的……各种颜色在四周荒诞的扭曲着,这种感知不被双目所限制,同时也和精神力无关,能够影响这一切的只有思维和情绪。

德尔塔清楚,这就是所谓的灵视。普通人在世界正面与负面翻转的午夜,最为放松的梦境中有时也能开启灵视。

就看见奎斯加手持一把银色的仪式小刀在德尔塔的头顶空挥六下,示意他与天空的联系被斩断,德尔塔也的确在灵视状态下看到自己头顶少了什么,而他与大地的灵性联系似乎加深了。

安魂香被点燃,辛涩的香气却意外的使人平静。地底支撑柱上的一根火把火焰突然暴涨,将德尔塔的影子照的奇长。亚克西先生扑过来,肉掌中弹出利爪划向他的影子,好像要斩开他的影子。

然后他的影子就真的和他脱离开来了!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德尔塔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

【在这个世界,即使是魔能都称得上是唯物,但和灵性有关的存在已经和唯心没什么区别了。】

断裂的影子融入地面法阵内,溶化在之前德尔塔滴进去的血中。赤红的血转变成黑色,体积也不断膨胀。灌满了地面那半径三十米的法阵凹槽。一种至暗无光的力量在德尔塔所在的位置凝聚。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奎斯加单手揪住衣领甩出去,亚克西先生一跃而起,正好用毛茸茸的脊背接住他。

“这是近战法师啊!”德尔塔内心吐槽。

奎斯加老法师今年九十多了,还能一只手提起他这个六十多斤的人,让他不得不佩服。

躲在石质的支撑柱后面望向法阵中央,那里的黑暗在凝聚,所有光线在抵达那里时都被吞噬。之前准备好的仪式材料被点燃部分,烟雾飘向最幽深处。

一声长长嘶鸣,燃烧着赤红火焰且覆盖黑色鳞片的巨大马头从影界缝隙中探出来。光是看到它,德尔塔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过去一切不堪的回忆就像气泡浮出水面,极大程度地干扰他的思维,一时间竟是暂停了思考。

随着梦魇兽的冲出,早就布置好的机关启动,地下祭祀场的穹顶向两边打开。此时正是满月挂在天上。月光驱散阴影,没有遮掩的照向梦魇兽,将它困在法阵中,无法通过周围物体的影子逃走。

奎斯加手捧一柄寒光闪烁的宝剑肃穆地走去。这是圣裁纪元时据说斩杀过第一头梦魇兽的安息公爵佩剑。虽然这件事的真假无从辨别,但灵性不讲道理,只要有足够的人相信这是真的,那么即使是破铜烂铁也可以挥发出效力。

作为大法师,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灵界生物,但他为今天准备了十几年,这个用于召唤灵界生物的祭祀场,或者说石囚笼是专门为梦魇打造的,以阴时出生的灵性亲和血脉者鲜血为引,午夜进行召唤,克制属性的武器,强效削弱法阵压制梦魇的力量,再有充斥月神爱罗忒神力的月光下坠带来虚弱。

他即使不用施法,这个传奇等级的灵界生物也毫无还手之力。

在战斗前就布下陷阱,不让自己身陷险境,这才是法师战斗的精髓。

宝剑挥动,上一刻还在疯狂挣扎的梦魇兽头颅应声坠地,轻松的不可思议。它大半的身躯汽化,只留下两颗闪着红光的拳头大的眼球和一颗缓慢跳动的黑色巨大心脏,这也是传说中梦魇的力量所在。

看着梦魇被快速解决,德尔塔从支撑柱后走出来,看着这些怪兽残骸问道:“导师,现在怎么办,阴影残留物好像不是液体啊。”

设想中,最后的仪式是服用梦魇的血,以此沟通灵界的力量改造自身。但因为奎斯加之前从未真正接触过灵界生物,导致现实和设想有些出入。

总不能让他吃掉这些吧?会死人的。

奎斯加放下宝剑,他虽然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但还是沉稳道:“总有办法的。”

针头又一次插入胳膊。

黑色的心脏缓慢有力地跳动着,将转化后的物质打入德尔塔体内。德尔塔感觉这不像是液体,而是某种烟气,他完全没感受到任何质量进入血管,反而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而不断蠕动的导液管却表明它的确有在工作。

而奎斯加则站在旁边紧张地观察他的反应,为了这次新职业研究项目,他付出了太多,这个地下祭祀场就耗去了巨额的金钱,除了向学院申请的资助,他自己还搭进了许多,而德尔塔则是唯一满足个体条件,并且肯接受就职影法师的人,奎斯加接受不了失败。

阴影能量弥散在德尔塔的躯壳内,细微地干扰着他的一切生命活动。同时,他失去的影子也随着那些物质的输入慢慢生长出来,恢复如初。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也被灌输进脑海,那是无数人在悲号、啜泣,抑或是怒吼狂笑的声音,这些声音纷乱驳杂、层层叠叠。仿佛要引动德尔塔心中的潜伏的恶念,将他同化在其中。

德尔塔临危不惧:“小助手,我要调动以前的记忆库。”

他发出了这样的指令。

于是一首地球上90年代脍炙人口的歌曲从脑海中响起,短暂而富有节奏感的一阵鼓点打开了乐曲的序章,令人不由自主地摇头晃脑。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象那红日光!”

“胆是铁打~骨如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歌曲的中端还有一段充满穿透力的唢呐炫技,现在德尔塔心思空灵,那些萦绕在耳边的杂音也变得虚幻,无法造成任何影响。他甚至有点想笑。

半个小时后,法阵中的所有血和影的混合物都被德尔塔转化吸收,那些不甘的声音也消失不见。

“影子完全生成,无排斥反应。直到目前为止,结果和之前的计划预计的结果相同……”奎斯加收起实验记录。

“能力的测试之后回学院再进行,最重要的一步已经完成了,现在我们先回去丹契斯,观察一段时间,后续是否还会出现反噬。”他看着德尔塔的眼神像在看一颗龙蛋。

这三天都是满月,月神的力量正好克制梦魇,足以压制各种不良反应,让他们可以及时应对反噬现象。

“是,导师。”正回答着,德尔塔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

“叮——检测到人物生命本质改变,面板升级中……”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4420/62764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