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菩提叶全文免费阅读-五十菩提叶最新章节

现代化城市里的一座偏僻的古宅,开了一家小酒店,唤作“五十”,里面住着各色人等。他们丢失了记忆,却又活了千年之久……其中有人为了爱情苦守千年,有人为了忠义永生不悔,还有人,执迷不悟无法摆脱。一桩桩触及人性的事件送到他们面前亟待解决,而每一次的事件都会带会找回他们丢失的曾经。最后找回的会是他们期待的吗?一直背后控制他们的人又是有何目的?这座城市,纷纷扰扰,而他们的故事从来没有停止,穿过千年,长日尽头,终有迷雾拨开见真相的时刻,谁在尽头等着他们?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五十菩提叶


这天气上一秒朗日晴空,下一秒便乌云密布,黑厚的云压了下来,只是再抬头雨哗的下了起来。玄清下意识缩回了脖子,心中抱怨着,出门的时候就应该听老姐的话带着一把伞。他已经做好被雨浇透的准备了,可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冰冷雨水,只听得头顶上雨打在什么上的声音。他抬眸便看见了一把红色油纸伞,再向下看伞骨像是兽骨已经发黄。而替他撑伞的,是一位约十七八的女子,一头黑色长发直至腰间,穿着一件黑色旗袍烫金旗袍,裙摆处像是手绣着一只飞鸟,柔和中有着灵动柔美。唯一格格不入的是领围严严实实的将脖颈处遮住,在夏季显得有些雍热。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女人面容姣好,眉目清秀,一双眼亮晶晶的,带着些天真无邪,又带着几分邪魅。她笑着道“你是要去五十应聘的吗?”

玄清听了她的话回过神来点点头,拎起塑料文件袋子晃了晃“对对对,就是去那个地方,只不过还没找到在哪里。”他嘿嘿干笑,有些不好意思。

她依旧含着笑意,目光落在了他的透明塑料袋上抬眸“我知道五十在哪里,跟我走吧。”她替他撑着伞,他便跟在她身后。玄清发现,这个女人身上自带这一种气质,总是让人忽略不掉她。即是此刻她默不作声,玄清也忍不住多瞧她几眼。明明年纪不大,自带气场,使得他自觉卑微顺从。玄清不禁苦笑,怎么见了美女自己这么不争气。

他的思绪飘的越来越远,女人停了脚步高跟鞋声音也随之消失,雨此刻也停了下来。她收起来了雨伞,雨水从她的伞沿着伞面滴落到地面,滴答滴答,她抬头望着面前竖在一扇暗红色大门前的牌匾舒了一口气“这里就是了。”说罢,推门走了进去。

玄清看着牌匾黑底金色板正的宋体大字“五十。”就是它了,但愿本月他最后面试的地方能给他一份工作,不然他完全无法偿还自己欠给姐姐的债务,他暗自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一踏进“五十”这个地方,突然打了个寒颤,觉得背后一凉。门上挂着的铃铛作响……五十名字奇怪,是一个他从特别偏僻网站找到的招人的地方,一个旅店,但是他一打眼根本没有任何人。不过,五十这个地方倒是让他有些吃惊,院内别有洞天。

入目的便是一排桑树郁郁葱葱,挡的后面房子倒也是严实。从桑树中间穿过便是院子了,院中放着一张木质小桌子,旁边的摇椅还在晃呀晃,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可让他完全长大了嘴巴的是这座房子,他以为破旧的红色漆门院内定然不会有如何高级的房子。可他却开了眼界,面前的是一座二层小别墅,不大,但是一连七座,这院内也放的足足有余。七座小别墅外观无差别,只是用繁笔字标明了序号。两边还有十分现代化的玻璃房,种满了各色花草,玻璃上还有着自动化的控温器。他正东张西望听得一阵怒吼“烦死老娘了!”尖锐的女声混杂着焦躁又是一声叫喊“赵文玺你给老娘出来!”

玄清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一位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穿着戏服的从左边第二座别墅跑了出来,她捏着嗓子喊着“赵文玺!”

他正翘首以盼那位赵文玺的出现,在左边第三座别墅跑出了一位十八九的少年,头发染成了五颜六色,带着巨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白皙的脸庞,朋克风的黑色外套肥肥大大的套在了身上也遮不住破破烂烂的牛仔裤,他拉了拉身后阿迪背包摘下头上的耳麦哼了一声“阮红菱你喊什么喊!打扰我做音乐了!”

“我呸!你玩的什么鬼音乐!吵死了!”

“阮红菱,你不懂别乱说,我再怎么吵也比你成天叽叽喳喳的唱着难听的戏曲强!”

两个人吵的火热,玄清也听得入神,耳边幽幽传来一声叹息“你是来应聘的吗?”

“哎呦,***吓死我了!”玄清捂着自己的心脏忍不住彪了粗口。他向后退了几步,不停拍打着自己的心口处,努力让自己定下神来,他这才抬眸看在他耳边说话的人。对面这人好像是个女孩……为什么这么说呢,她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高中制服,一头短发,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片,黑眼圈特别明显的挂在眼眶处,双目无神。唯一彰显她女性特征的就是粉红色的书包,她推推眼镜又问一遍“你是来应聘的吗?”

“嗯……是的,你们老板呢?”

“不知道,你现在可以上班了。”

“……”玄清打量着这个女孩,听她的语气不好她因该是老板的女儿的样子,而且那两个人可能是她家人,那个赵文玺是哥哥,阮红菱是母亲,差不多是一个四口之家。他疑惑的问“不用试用期吗?”

“试用期?”女孩攥着书包疑惑的的皱眉“你想要试用期?那就把那盆发财树搬到门口就算是试用期了,谢谢。”说罢背着书包走进了阮红菱出来的别墅。

他呆愣,这么随便。

阮红菱不知道什么时候注意到他了,一边嘴角扬了起来,点了一支烟支着臂膀问着“呦,还怪白净的,叫什么名字啊?”说罢对他抛了个媚眼,赵文玺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边环住他问着“你就是新来的?喜欢摇滚吗!”

“我叫玄清……我……”刚介绍完自己的名字,赵文玺就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松开了环外他肩膀的手臂,阮红菱也掐灭了烟呶呶嘴。

最初为他引路的女人再次出现,从最左边的别墅里面缓缓走来。他对着玄清点了点头“玄清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员工了,大家要好好相处。玄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阮红菱,这位是赵文玺,我是赵南浔,也是这间客栈暂时的代理人。”

赵文玺撇嘴“真的要收这个小子?”

阮红菱也在等待着赵南浔的回答,赵南浔眯着眼睛歪头一笑“老板选的人一定是适合我们的人。”

“……”

“……”

这两个人对视一眼又对着翻了个白眼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赵南浔无奈笑了对着玄清说“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里。”

玄清又盯着她的脸颊出了神,也没听清她说什么,就跟在她身后随着她走。她首先带她到了最左侧的玻璃房“这里面种了一些瓜果,有时候客人离开的时候我们会赠送一些。那边。”她指着相反的一侧的温室“那里面种植着一些名贵的药材花草,是果子的宝贝,没有他允许不可以进,他会不开心。”

“果子?”

赵南浔忽然想起来忘记介绍果子了“果子有事出去了,可能很久才能回来。他是一位很厉害的道士,你也会喜欢他的。”

接着从最左边的她所住的房间介绍起来“这是我的房间,我平时很少离开这个院子,唯一喜欢的就是看一些书籍。第二座别墅是阮红菱和小栾的住所,小栾就是刚刚进去的高中生。第三座是赵文玺和果子的住所,赵文玺喜欢摇滚音乐,果子比较沉迷新菜开发和金钱。剩下的四间别墅都是客房。哦,对了。后院种着几排柳树,还有一些雕塑,你最好不要触碰。”

大量的信息注入玄清的脑子里,他默默记着这些信息,她停住脚步回过头问他“记住了吗?”

他嗯嗯应着,一字不差,原句复述下来。赵南浔满意点头,果然,选这个人没有选错。

“那明天你就可以来上班了。”

“好!谢谢!”

“嗯,走之前记得把招财树摆好。”

“好的!”玄清开心的笑了起来,跑了出去搬动招财树,他掐着腰拍拍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终于找到工作了!

玄清一走阮红菱和赵文玺就拎着瘦小的小栾出来问着赵南浔“他可是玄家人!这老板怎么想的,他不灭了我们不错了,还指望他帮着我们做事?”赵文玺实在忍不了了。

小栾点头“嗯嗯。”

“啧啧啧,那小子看起来笨笨的,能做好吗。”

小栾点头“嗯嗯。”表示赞同。

赵文玺把手搭在小栾肩膀上“你嗯什么?”小栾哼了一声,嘟起了嘴。赵文玺哎呦一声“你一个活了一百年的竟然还这么小孩子脾气。”小栾气愤的推开他,赵文玺吹出口香糖的泡泡直至吹爆,嘿嘿笑了。

赵南浔回过头的一刹那,门口的铃铛也响了,几个人不再嬉闹,阮红菱站直挽起了水袖,挂上了标准迎宾笑容。小栾理了理短发乖乖站在了阮红菱身边,赵文玺吐了口香糖摘下墨镜挂在了上衣口袋,他的眼角处有着一道明显的疤痕,或许,他戴墨镜的原因就是这个。赵南浔转身对着绕过桑树的女人浅浅一笑,四人一起弯腰“欢迎来到五十。”

话音刚落,传来一阵嬉笑声,跳出一堆纸扎人也弯腰齐声说着“欢迎来到五十。”

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来的女人穿着白色裙子,可是从腿间流出的血染红了裙边,显得狰狞,南浔挥挥手那些纸扎人就跳了回去,女人扶着桑树捂着肚子“我要住在这个酒店。”女人脸色苍白,痛苦不堪。小栾从书包里拿出平板开了机开口声音糯糯的“林艾娜,女,27岁。对吧?”

“对。”那女人声音微弱不可闻,可小栾还是听清了,关了平板说“和我来,你的房间在四号房。”

女人踉踉跄跄拖着身体跟在小栾身后,阮红菱用戏腔哀叹一声“可怜的女人啊,连自己死了都没意识到。”

赵文玺整个人又垮了下来,戴上了墨镜打了个哈欠抬头望着刺眼的太阳对着南浔说“阳光太强烈了,我回去躲躲。”

南浔应着他让他回去了,阮红菱抖着水袖比划着唱戏的模样,南浔依旧眼中含着笑意瞧着她。她觉得无趣收了动作道“你今天不应该出去,你一出现在外面就会下雨,可能会引来麻烦。”

南浔摇摇头“他迷路了,找不到五十。”

“我发现,你对玄家人很好,从那个孩子的祖辈开始就经常帮助他们,可他们还是忘恩负义。”阮红菱有些气愤,活的久了越来越觉得人啊,都是自私的,受到帮助的时候感恩戴德,而知道不利于他的时候都会躲得远远的。

南浔揉揉眉心“无碍,我只知道玄家人曾对我好过就好。”

阮红菱无奈嗯嗯应着,南浔吩咐着“这个女人的事情,你和赵文玺带着玄清去办吧。”阮红菱笑眯眯点点头“好。”那个玄清,眉清目秀,白白净净,个头高高的,也算是俊俏。嘿嘿嘿嘿……

南浔看她笑容便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又紧接着吩咐一句“别打玄清主意,玄家嫡系一脉就只有玄清一个男子,你惹了他我也帮不了你。”

“好好好,我要把这个宝贝捧在手心里,然后尊称他为鬼王大人。”阮红菱一小步一小步扭捏的移回自己的房间。

阮红菱此刻已经褪去了戏服,换上干净利落的黑色短裙,戴着黑色手套,长发盘在一起一条白色丝带系在发顶,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恭敬的行了个礼,念着“悼。”后便端起梳妆台上的有些年代感的翠绿色的古玉托盘

走向四号房,她敲敲门,林艾娜没有回应,阮红菱便直接推门进去了。阮红菱看着林艾娜在床上痛的打滚,她捂着肚子翻来覆去“好痛……救救我的孩子。”

阮红菱低叹一声,鬼魂生前最后的一刻承受的痛苦会一直留在鬼魂身上,她是不得安宁的。阮红菱把托盘小心放置在床头柜上,拉起林艾娜坐了起来,阮红菱翘起了嘴角附身压在她肩膀上问着“你可记得你为什么来五十?”

“我……”林艾娜闭着眼睛回想,而阮红菱已经褪去了她的血污了的白裙,入目而视,阮红菱咂咂嘴,死前一定受过不少苦。阮红菱伸手拿出托盘里面的酒精棉和镊子一点一点替鬼魂清理着残躯,林艾娜一直在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但是内心还在回避,不想记起,她头越发的疼痛,她不安的扭动身体,阮红菱伸出另一只手按住了她道“姑娘,别乱动,把你缝的不好看了你会怪我的,嘻嘻。”阮红菱身上的烟草味让林艾娜感觉到一阵恶寒,可她现在浑浑噩噩,连自己到底为什么来这里都记不得,究竟发生了什么?

阮红菱已经开始缝补她的伤口,熟练之极,仅仅半个小时就使得她完全看不出了伤痕,阮红菱满意的笑了,对自己的作品有些骄傲。林艾娜突然开口了“我的孩子……”

阮红菱无奈拍拍她的肚子“在你肚子里面。”说罢她从床边移开重新端起了托盘离开,林艾娜双眼空洞,不知到在想什么。

阮红菱洗了个手,又换了身衣服,又变成了一副风尘模样。对于工作时,她会给予死者最大的尊重,而平时,自然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放荡。阮红菱又抽了根烟对着赵南浔平静的说“她现在刚死没多久,还是混混沌沌的,记不得自己来的目的,再过几日应该就可以想起来了。”

赵南浔嗯嗯应着“辛苦了。”

阮红菱吐了个烟圈“她身上有阴间使者的气息,她来的路上就被盯上了。”

赵南浔本来翻着书,听到了这话,慢悠悠合上了书“这鬼魂心甘情愿来到五十,我们尊重她的选择,就算阴间使者来了,也没那个能耐带走她。不是吗?”二人相视一笑,阮红菱心中想着赵南浔说的话也对,这么多年,有哪个阴间使者没在她手里吃过苦头?

而玄清此刻还怀着兴奋的心情,想着终于能和姐姐显摆这件事情了,毕业三年他终于找到工作了!说来也是倒霉,他去哪家公司,哪家公司倒闭,但是他有一种预感,五十一定不会让他连累倒闭。他快跑了几步上了六楼,气喘吁吁的敲门,敲了几声没人应,姐姐不在家?他又翻着自己的口袋,根本没有带钥匙,他无奈的坐在了楼梯口等着姐姐回来。等她回来一定要一雪前耻,从前她总是嘲笑他废物,现在也有自己的价值了!这个世界上,他最讨厌的是韭菜和老姐!想到这里,他默默排了个顺序,最讨厌老姐,然后是韭菜。他靠着墙壁一直等着老姐,他猛然点头,才发现已经是深夜,对面站着一位瘦高的女性,穿着一身警服十分合身,英姿飒爽。她又伸手打了下玄清的头“该说你适应能力强还是没心没肺呢?坐在这里都能睡着。”他看看表,凌晨三点,他打了个哈欠,他的姐姐又开始损他了,他撇撇嘴习惯了。玄澈白了一眼玄清“你能不能还嘴?一点也不像是个男人。”玄清还是默不作声,本就嘴笨,怎么能说得过牙尖嘴利的老姐?他跟在玄澈身后走进了屋内,她把公文包一扔,脱帽挂在了墙壁上伸了个懒腰“累死我了!啊!”

玄清吸着果汁问着“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玄澈走过来抢过他手里的果汁“有几个案子撞在一起了,你知道的,你老姐这么厉害,没我不行。”

“那你也小心点,现在犯罪分子越来越猖狂……”未等他说完玄澈又打了下他的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可没你那么孱弱。”

“姐,我找到工作了。”

“你别逗我了,你还是别去祸害人家公司了,给他们留条活路。”

玄清尴尬的摸摸鼻子“我觉得应该不会了,我找的工作是在一座酒店里面打零工。”

“哦,工资呢?”

“……忘记问了……”

玄澈捂脸“玄清,别说你是我弟弟,太丢人。”玄清抬头看见她右手手腕处缠着白色医用纱带,磕磕巴巴的尝试嘲讽玄澈“你受伤了,你也别说你是我老姐,吹牛厉害手脚不灵活。”玄澈咬咬牙“滚吧你,睡觉去!”她提了他一觉,玄清哼唧一声不情不愿进了自己的房间。玄澈在他进了房间后,坐在了沙发上皱着眉头一只手触碰了另一只手的手腕,疼的呲牙咧嘴。她疲倦的靠在沙发上合上了眼睛,脑子里面还不停的回忆着今天新接手的案件,疑似连环谋杀弃尸案件,还有突然出现的无名女尸……

白日总是被黑夜蚕食,黑夜最后也是被白日吞噬。无边无际的循环,没有尽头,守护在白日的人,一生也不会找到白夜。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7454/63486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