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隐忍者传全文免费阅读-雾隐忍者传最新章节

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在和朋友沙滩上庆祝毕业聚餐时,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忍者世界。误打误撞在雾隐村结识了辉夜君麻吕,两人逃出水之国后,辗转来到茶之国,又和土蜘蛛萤邂逅,一起结伴到火之国木叶村。自此在尔虞我诈的忍者世界里展开属于自己的传奇故事。

雾隐忍者传


水之国,漂浮于外海,拥有独树一格的文化的岛国。国土虽四面被海水所包围,仍有许多山峰的特殊地形。

大登岛出云村

昔日安详宁静的出云村,此时已是硝烟滚滚,雾隐暗部手持大刀不停袭杀奔跑中的村民,或掷苦无不停对四周处于惊恐中的村民射杀。

明天目瞪口呆地爬起来看着四周不停猎杀村民的面具忍者,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变成这样?这是明天第一时间的反应,下一秒明天就赶紧摇摇晃晃躲进身旁不远一处稀疏树林丛中,趴在地头下小心抬头观测形势,开玩笑,现在还傻愣愣站在那儿等着人家发现来杀自己么?

“这是在耍我么,昨晚明明在和朋友去沙滩一起喝酒吃烧烤庆祝大学毕业,怎么一醒来,身体变得这么小,才九岁模样,而且虚弱到不行,转眼还要防着被这些像忍者的家伙一刀剁了?”

明天非常郁闷,自己竟然也跟别人一样穿越了,穿越了就算了,怎么一穿越就是又要再被人砍的节奏,这也太扯淡,还忍不住有闲情吐槽现在这身体。

“咦?”明天注意到在他右侧视线不远处又冲出来一帮头戴护额的忍者在大声怒斥,雾隐的暗部为什么突然袭击他们,可惜回答他们的是一大片投射过来的手里剑和苦无,两帮忍者很快厮杀在一起。

明天眉头跳个不停,虽然他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可他知道,再不想法开溜,估计自己也会和那些已倒在血泊里的村民和忍者一样被砍死,四下寻觅发现背后不远有条一丈宽的小河湍急流经,慢慢退后伏下蠕动身体向后撤退,丝毫不敢大意,直到整个身体都进入到小河里。明天手臂一推岸边,静静地让虚弱的身体在河里随着急流河水流动漂移。

明天仰望这片灰蒙蒙的天空,这个与原来不同的国度还真令人感到阴郁。明天从怀中摸出一块又硌又发黑的硬东西,手浮上水面仔细辨认,看这模样不会是土豆吧?阵阵饥饿感来袭,无暇多想咬上一口,强忍着想呕吐的冲动,用力咬碎吞咽,警惕转身回顾。

现在的自己,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漂流好半天,明天才吃掉大半个硬黑块,实在咬不动,刚把东西放回怀里,眼睛顺着前方一撇,两只小眼不由瞪大,想骂人,小河前方竟然出现一处非常湍急的瀑布!小手使劲想往岸边靠拢,后悔跳进小河,体虚无力几次被急流冲刷回来,再想冲过去人已漂到了瀑布口,没来得及惨呼出来,人就掉落瀑布下方失去了意识。

转眼半天后

“叔叔,这家伙还救得活吗?”蹲在小河边的小女孩向在一侧的一位老者问询,老者枯瘦蜡黄的脸上皱着眉仔细查看漂浮在小河边的明天,“这孩子还有气息,来,我们把他捞上来。”老者说着和小女孩一起费力的把明天拉上岸,又从村子附近找了辆破旧木车过来把明天带回村里。

夜幕下

一间破旧漏风的小茅屋里,明天缓慢睁开眼,一盏微弱的小烛光,影子不时拽动本就不亮的小屋。吱,嘎。小门被一只枯瘦老手推开,老者看见明天已经醒转过来,走过来拿起桌上的破碗,里面还残剩不少清得见底的米粥,扶起明天,“来,赶紧喝点。”

几口下肚,明天明显感觉自己的胃没有刚清醒时那么难受了。四下打量老者,他发现老者的穿着很破旧,身上很多地方都打了补丁,“老爷爷,我这是在哪?”老者微笑,“这里是水沼村,我在我们村打水的那条河上发现了你。”

明天回想起来,被瀑布冲下来后失去了意识,通过跟老者的交谈,知道自己现在身处水之国境内大登岛上一处小山村里,老者名字叫阿桂,在村里耕种几亩薄田艰难维生,老者和明天聊了几句后就又出去。

夜风从窗边吹来,吹抚在明天干皱的脸上,揉揉自己的脑袋,回思这具身体的过往云烟。他只知道自己孤身从一个叫雾隐村的地方逃难出来,逃难的缘由是两年前,父母被雾隐的忍者杀害,被害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同情藏匿某些家族的忍者。而自己因为当时刚好和邻居家孩子一起跑去忍者学校报名,去完学校又和小伙伴跑去村外玩,没呆在他们身边,等回来时,看见已被雾隐忍者杀害倒在血泊里的父母,还未来得及痛哭丧失双亲就被和父母交情很好的邻居发现,好心强拉出宅,趁还没被雾隐的忍者搜查到自己,掩护自己离开雾隐村,仅带了干粮,其他什么都没带上,便独自漂泊流浪。

跑出雾隐村,没日没夜在路上累了饿了,或与路边行人乞讨,或与野地猫狗争食,再没有以前在家里的无忧无虑。庆幸又或不幸,父母在村里只是普通中忍,家族又小,没实力,没地位,所以应该是没被人怎么放在心上自己这么个孩子居然漏跑了。

一路艰难行走至自己穿越来的这个地方–出云村,出云村虽然规模不大,却有自己的忍者,但不多,一位路过村民看见一个半大小孩衣衫褴褛地趴伏在村边沿乞讨,于心不忍施舍了自己仅剩不多的一点杂粮给小孩,小孩还没来得及吃上就饿昏过去,再醒来时就是自己刚穿越来所看见的一切。

明天望着烛光,心里颇为郁闷,在前世的自己满心期待毕业以后在大城市的闯荡生活,可现在算是无望了。既然来都来了这鬼地方,再抱怨也无济于事。

小门被无声推开,露出一个圆滑的小锅盖头在探头探脑,发现明天正靠在床边,“你醒啦,感觉好点没有!”推开门,小女孩笑嘻嘻跑到明天的床边打量他,踮起脚尖捏捏他的脸,颇为滑稽。明天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只比自己小一两岁的小女孩,身上穿的那件土黄粗布打着许多补丁,脚上的草鞋沾着不少泥土,一张小脸面色灰暗缺乏光泽。

“嗯,好很多,我叫明天,你叫什么名字?”明天主动开口询问小女孩。小女孩咧嘴一笑,用力拍打他的肩膀,“我叫大力丸,你这家伙可要好好感谢我啊,要不是我眼尖,拉着阿桂叔叔过来河边打捞你,你早被。。。。。。”

明天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大力丸,在自己一侧叽叽喳喳讲个不停,满是雀斑的小脸微微上扬,毫不客气地宣称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强调等自己能下床走动了,要帮阿桂去田里干活,听得明天面色古怪,连连称是。

一连半月时间过去,明天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在和阿桂的几次闲聊中了解,阿桂是个孤独的老头,和他相伴多年的老伴在去年过世。大力丸也有着和明天类似遭遇,不过父母是在去年牵连到某些家族之事被雾隐忍者杀害,而她逃难至这个小村被好心的阿桂收留。

明天从阿桂家里翻出几卷早年他在田野外捡到的残破卷轴,仔细阅读辨认,他确定自己是来到了古代日本,就是不知道给穿越到哪个时期了。这个时代,没有KTV,没有微博,没有无线wifi,没有百度贴吧,没有了可以满大街欣赏到的穿着暴露性感的妹子,而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群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本农夫,还有一个没事做就会随时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指挥自己干活的小鬼。

“唉,别人穿越,是过来享福的,灵魂来到古代,要么地主少爷或是世家衙内,穿戴着锦袍玉带,手摇名贵折扇,带着一群狗奴才上街调戏良家妇女,而我呢。。。”明天斜眼一瞥在河边努力用棒槌浆洗衣物的大力丸。

“哎,看什么呢,还不赶快干活!”大力丸一抬头看见明天又在发呆,鼓起小脸呵斥。

明天对这野丫头颇为无奈,“没有啊,我这不是在拧嘛。”拿起地上洗好的用力拧紧脱水,舒展平铺在竹竿上晒。眺望蓝天白云,这种生活虽然枯燥无味,可却胜在充实温馨,没有了以前大城市里的高压紧凑,空气更是好得看不见一立方雾霾。

很快,忙忙碌碌到了傍晚时分,阿桂在田里劳作完,回到家里忙做好晚饭喊他们俩回来,俩个小屁孩便带着今天浆洗晒好的衣物回来,随便往屋里角落一扔,就着一点碎饼吃,就端起桌上的清粥喝起来,阿桂见了摇头,笑呵呵看着这俩小猫。

明天擦擦嘴,看了眼旁边的大力丸和阿桂,“阿桂叔,我吃饱了,去外面走一走。”阿桂点头,嘱咐明天玩一会就早点回来,大力丸喝完粥,则留在屋里帮阿桂纳草鞋做其它家务活。

夜里星光暗淡,明天爬树斜躺树干仰视夜空,思考将来。这个地方很贫穷,阿桂家里情况很糟糕,剩下的粮食是养不活他们三个。

“哼,又爬这么高。”大力丸试过像明天一样爬上去,可惜身板太小,力气也差了点,怎么爬也没办法像明天那么利索地爬上去,气得跺脚,死命踢两脚树干。

“小鬼就是小鬼。”

明天不由心里无奈,当初自己也是练体育一把好手,虽然现在附身在一个九岁小鬼身上,但好歹保留了前世的记忆,爬个树压根不费事。嘴上却道:“好啦大力丸,别生气了,我改天有空就教教你爬树的小技巧。”

“哼,不用你教,我自己再多练几次一定会。”小丫头颇不服气地坐在树旁仰看星星,明天耸耸肩,不想让他教就算了,滋溜地顺着树躯滑下来,一屁股坐到大力丸身边,打着呵欠。

“明天,你有没有想念你的爸爸妈妈?”大力丸盯着夜空,嘴里有些寂寞地说着。

“有什么可想的,他们现在在另一个世界,想也没用。”明天心里无奈,摇摇头说不想,现在只考虑将来的事。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7207/55504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