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千铃与混蛋阴阳师全文免费阅读-小妖千铃与混蛋阴阳师最新章节

经历人生的挫折和磨难,身为西王母的子嗣,但却沦为弱小妖怪的千铃,在机缘巧合之中回到千年之前的日本平安时代,目睹了人类和妖怪之间的纷争。当他终于回想起自己所遗忘的记忆,当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他终究羽翼丰满。终有一日,那文弱的少年会再度成为名震荒野的狼神。

小妖千铃与混蛋阴阳师


时光如梭,苍茫的神州大地迎来了崭新的世纪,高耸入云的大厦顶端,俯首望去,皆是五光十色的流彩华灯。现代人向往着网络的便利,崇尚科学的精神。但在无人知晓的海岸上,却有一位因此而眉头紧锁的人。

已近深夜,稀疏的鸟叫从海岸边传来,轻飘的波浪推佛着鹅卵石的沙滩。一处人迹罕至的断崖边,一位年轻的姑娘正在注目凝望着远处波涛起伏的海面。

虽然说是姑娘,也可能不是。

她衣着一身银色的奇特服饰,看起来倒有些像是古代的盔甲,却是软软的质感,而且下身并非裙子,而是代替的裤裙。

她削瘦高挑的身姿在微风之中摇摇欲倒,披肩的长发被有些冷的风儿吹拂起来,犹如那向着海浪而生的海带,活泼而又可爱,在月光下照耀下,她如雪般的一双美腿显露无疑。

在月光下,她仰起脸儿,望向璀璨的星空轻语:“母亲……我也快撑不住了……”。

在群星照耀之中,洁白无瑕的脸儿上映着一丝温柔的光,就像柔和的月亮一样美丽、恬静。

不知道在此处站了多久,也不知又过了多久,直到群星还渐渐地黯淡了,一位不知何处而来的老大爷走了过来。

“姑娘,我看你从早晨就站在这里了,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么?”

她一惊,慌张地转过头去。这下大爷才看清楚她的脸庞,英俊帅气的简直如同虚幻一般。

“哎呀,瞧我的眼神,老了老了,对不住啊小伙子,我看错了。”老大爷眨巴眨巴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伙子啊,你长得可真清秀,像个大姑娘。就像我的女儿一样……”老大爷说完,也和他一同望向了东面的大海。

波涛起伏,却又温柔多情的大海啊,现在还在那里独自翻腾着孤独的浪涛。

“大爷。”他看了看大爷,眼神温柔而又羞涩,“你的女儿?现在也在这里么?”

“不了。”大爷无奈地叹息,“早就不在了。”

他感到好奇,不假思索地又追问了一句:“怎么了?”

“好几年前,因为空气污染,得了一场怪病死了。”大爷说完,干涩的眼角边流出了一滴温热的泪。

“对不起,大爷,我没想到会……”他赶忙道歉。

“没,没关系,我看你在这东海岸也待了有段日子了。每天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的亲女儿一样,谢谢你。如果不是现在这该死的城市。咳咳。”大爷说着说着,忽然嗔目切齿起来,“是这该死的城市害死了我的女儿!那些庸医!那些污染者!”他骂完,随手便捡起一块碎石朝大海扔去。

扑通——不远处的海面惊起了小小的浪花。

“我想起了不好的事情。“大爷一边说,一边转过了头,”对不起孩子,咱们明天再见吧。”

“大爷?”他怯怯地望着老大爷缓缓离去,心头忽然有了一丝悲悯之情。

人类,无论科技发展到什么地步,心灵总还是那个样子,浑浊不堪。为了自己的生存,已经全然不顾及周围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

“我也说不定不是男孩子。”他说着,身上忽地涌现出一股幽兰色的妖气,而在妖气消失之后,他的脸和身材就变了。

如果说刚刚还偏男性些,现在则更加的楚楚动人,宛若水中仙子一般,全身都是水灵灵的。

胸部也更大了,头发也顺着肩膀滑了下来。

“唉~”他捋了捋沿着肩膀滑下来的侧发,不由得叹了口气,“还是用发夹束缚好吧。”

说着,他便用那幽兰色的妖气在右手掌心处化出了一个银色的鹰头发夹,然后小心翼翼地束起长发来,再用发夹夹住。

“这样就好了。”甩了甩已经夹好的翩翩长发,他一脸甜蜜地笑了笑。

他仍然呆在那里,看着群星。但就在他欣赏着美丽群星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长发又散了下来!

而且不光是发夹,甚至连他的长发都居然在一点点化为幽兰色妖气溃散!

“糟糕!”

他深知这些由妖气所化之物如果消失了,那就无疑在告诫着:时间不多了。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草丛抖动了两下,一个拄着拐杖的矮小人影从中挪着步子走了出来。

“土地婆大人。”他急忙将自己的惊讶收起,谦恭地对着来者行礼。

“唉,你也不必这样了,压抑自己可不太好。”衣着暗色长袍、白发稀疏的土地婆眯着小眼睛,满脸忧愁地看着他,“千铃,你我相伴,多少年了?”她问道。

“回禀土地婆大人,小妖千铃陪土地婆大人已经足足七百年有余。”

“七百年了啊。”土地婆握着香木拐杖,缓缓地朝向沙滩挪步,“我们这一妖一神,居然相依为命,过了整整七百年,而你至今却还是个小妖怪,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千铃不知。”千铃怯怯地摇了摇头。

“很久很久以前,上古洪荒时代开始,处在神王位置的人,就一直会为人界带来巨大的麻烦,血狼妖一族,也因此而被造就,甚至于诞生了你这样的小妖怪。”土地婆怜惜地看了千铃一眼,“一千七百年前,那场巨大的灾难结束后,你就再也没了成长的机会。”

“嗯……”千铃虽然不明所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用尖长的指甲划着刀型,抓了抓头发。“土地婆大人,您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千铃感到妖力在逐渐衰弱,可能已经快撑不住了。”

土地婆抬起头,望望千铃的脸儿:“即使只是这个样子,也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嗯。”千铃点点头。

“我老了,活了几千年,也活够了。”土地婆注视千铃许久,拄着拐杖敲打鹅卵石沙滩,“但你不一样,千铃,你还年轻,你的日子还长着呢。”

“土地婆大人……”千铃想说些什么,但是没来得及张口,土地婆就止住了他。

“曾经,我和老伴一同在此地接受世人供奉。但在很久以前那个神王天帝发动的屠妖之战中,老伴死了,只留下了我。这几千年里,我亲眼见证了一个个神族的衰亡,见证了人心的变化。我是信仰神,如果没了信仰,我也就无力庇佑他们,终归会化为尘土,与众神同去。可是千铃,你可记得,你可是血狼妖一族,可是西王母大人的末裔啊!”

千铃立马跪伏在土地婆面前:“千铃不敢遗忘,祖上训教,千铃永世铭记。”

小妖千铃,其实并不是小妖,他有着传承自西王母的血脉,天生便是妖怪中的贵族:御气者。他能够学会很多强有力的妖术,甚至于使用自己的妖气,化作各种不可思议的实体出现,虽然每次都不能超过一个限量。因为他自身所拥有的妖气量却少得可怜,少到只有一个箱子大小的储量,这也就使得,即使他会厉害的法术,也很难靠自己的力量完全释放。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实验用的烧杯,虽然里面能盛满各种稀奇古怪的液体,但却无法超出烧杯的容量。所以土地婆经常戏称他叫小妖怪。毕竟只有帚神、涂壁那一类最为弱小的妖怪,妖气量才刚刚到一个箱子般多。

另外一点,千铃虽然是血狼妖,而西王母大人则是虎首豹尾,但千铃确确实实属于西王母的末裔,归根结底,这也是因为天帝发动的那场大战造就的后果。

虽然千铃的血统并非纯正,但是土地婆仍然挚爱着她最敬仰的主神的子嗣。她温柔地拉起了千铃的手儿,将他扶起。

凝视千铃良久,土地婆再次开了口,而这次,她的语气相当严肃:“西王母大人的血脉不能够就此消亡。千铃,你必须活下去。”

“可该怎么做呢?”千铃一惊,怔怔地看着土地婆。

“虽然这个世界已经没了可供你补充妖力的渠道,但是别的世界或许还有。”

“土地婆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这里有什么,虽然那是七百年前的记忆了。”土地婆笑着,从腰间取出了一个章鱼触须一样的东西。“你还记得这个吗?”

这奇怪的东西似乎有着些许妖气,让身为狼妖的千铃一下子就嗅了出来,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东西到底该是什么。似乎记忆中出现了断层一般,又或者,是因为七百年前太过久远,他真的忘掉了。

千铃欲言又止,思虑良久后还是摇了摇头:“恕千铃愚昧,千铃可能忘了。”

“你这蠢小妖,还是那么迟钝。”土地婆调侃地笑笑,随即把那东西举到了头顶,“此为西王母所赠,屠妖之战中大禹所斩凶神相柳之须。亦称为巫毒之祖‘千人命’!”

“相柳之须‘千人命’?!”千铃再次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相柳便是在屠妖之战中,因为跟随共工反抗天帝而被杀的邪神,它的妖气邪恶至极,以至于鲜血所沾之地,寸草不生。妖力更是极为可怕,甚至于等于半神级别的资质,可谓是妖怪中数一数二的强者。

“没错。”土地婆握紧了相柳之须,将其递到了千铃面前。“我受西王母所托,将此物保管至今,但是如今,我的时日不多了,它就交给你吧。”

“不不不,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能够交给我呢?”

“千铃!”土地婆举起木杖,重重地朝地面砸去,轰鸣如雷的响声如约而至。

千铃吓了一跳,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脚下。土地婆刚砸过的地方,此刻已然变成了一个五米见方的碎石坑。坑内所有的鹅卵石都被这可怕的力量击成了碎块。

即使神的力量已经衰弱到连形态都难以维持,但土地婆仍然是神,而且还是这神州大地上最后一位真神。她的神力不容置疑,千铃深知这一点。

“利用千人命,就能够获得足够强大的力量,再加上一个祭品,封魔之门就能够再次打开了。只要进入了逢魔之门,你就能够回到千年之前的时空,那样的话,你就能活下去的吧,千铃。”

听到逢魔之门四个字,千铃立刻脸色大变,即使他已经忘记了七百年前的绝大多数事情,他也无法忘掉逢魔之门这个可怕的东西。

人、神、冥三界之中,有着一个能够超脱一切的特殊存在:跨越时空的逢魔之门。

传说打开门的瞬间,看到门的人都会被吸进去,然后进到另外一个时空里,而这时空的跨越度,则为整整一千年。

但是,这强大的,甚至可以改变历史的法术却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便是发动它的人,只能是现存的神王,而且每次发动,都需要献祭掉这个神王的灵魂作为代价。

千铃自知,在他所处的,没有任何别的神明的世界里,土地婆大人便是这唯一的神王。虽然她只是一个下位土地神,但因为她是唯一的,所以她一定能够满足条件。

千铃不忍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土地婆就此牺牲掉,脑子也不想的就急忙喊道:“不如让千铃直接吸取千人命的妖力吧!”

“愚蠢!”土地婆气的再次砸了下拐杖,“这千人命的妖力岂是能被你这小妖吸收的?虽然你的血脉非常好,但是你自身的底子却差的令人发指,你不可能吸收的了的。”

“可是!”

千铃还想要争辩,可土地婆已经没了耐心。

“快拿着吧,然后我就要施法了。我知道,如果明天的太阳升起,恐怕你就要陷入永久的沉睡了。毕竟你那点妖气,已经几百年没有再补充新的了。”

千铃虽然不愿,但他还是接过了千人命。

“您要陪同这个地方,直到痕迹彻底消失么?”

“我?”土地婆歪歪脑袋,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啊哈哈,当然了,你个笨小妖,我可是此地的土地婆啊!”

土地婆爽朗的大笑着,似乎没有一丝对死亡的畏惧,更没有着失去信仰的苦恼。她仍然爱着这片土地。

“青石岗。”她自语道,“我陪了你这么多年,终于,这神的契约走到头了。

在土地婆的笑声中,千铃忽然感到周身出现了一股强大的神力,将他推举着飞了起来。

“土地婆大人!”她伸出双手想要抓住土地婆,但却发现自己已经触碰不到她了。

“不要担心,这只是法术的一部分。”土地婆仍然笑着。

土地婆虽然是土地神,但她的能力却直接来自于西王母大人的赠予。传说她也曾是西王母大人的丫鬟,所以虽然身为神的等级不高,但是她的自身实力却异常雄厚,而且还精通空气法术。

“必须赶在天亮之前。”土地婆毅然决然地举起双臂,将神力化作神风,源源不绝地送到了千铃身边。

在输出神力的同时,她的双臂也渐渐地,一点点地出现了灰黑色的斑点。

这是神力损耗过度,而出现的石像化。当一个神明全身都化作石像,这个神,便也就死了。

“土地婆大人!”千铃拼命的挣扎,想要脱离神力的束缚。他知道土地婆为了他,已经全然不顾自己会失去全部的神力,变为一尊普普通通的石像而死。

“别说话!再这样,我的神力可就不够了!”土地婆艰难地朝着千铃继续输送神力,额头上已然挂满了豆大的汗珠。

“土地婆大人……”千铃捂着嘴角,眼角闪出星星点点的光。

“逢魔之时就要到了。”土地婆顶着汗珠和疲劳,仍然保持着那柔和如水的微笑。

“土地婆大人!不,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会……”千铃拼命锤着周身那无形的屏障,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屏障是由土地婆的神力所形成,而他却没力量破开。

“我知道,哈哈,千铃。”土地婆的双脚渐渐麻木,一层灰土从脚底直上腰间。“记住了!到了千年之前,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千万不要辜负了我。”

“土地婆大人!”千铃疯狂地挥动四肢,因为激动,人类的形态骤然瓦解。瞬间变成了一只灰白色、呲着血色尖牙的巨狼。

“嗷呜!嗷!”他在夜空之下悲鸣。

随着月亮的渐渐远去,昼夜即将再次交替。

妖力最为强盛的逢魔之时,即将到来。

而在这个时刻,便是唯一能够打卡封魔之门的时刻。

“以诸神之王的名义,打开吧,封印着无数时空的禁忌法术,逢魔之门!”土地婆一声大吼,全身神力拧成一股强大的推力,直冲千铃而去!

嘭——!

千人命被强大的神力刺激,迸发出金黄色的光芒!

千人命的光芒如同耀眼的太阳一样照亮了半片夜空,在半空中的千铃呆呆地看着,双目渐渐无神。

金色的大门即将打开,它认可了土地婆成为这最后的神王。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土地婆将要永远的消失。

“去吧!千铃!西王母大人的子嗣可不能在我的手上断掉!哈哈。”在土地婆自己的笑声中,她化为了一尊凝望着大海的雕像。

“嗷呜!嗷嗷!呜呜呜呜

千铃哽咽着,但却只能无力地亲眼见证土地婆的离去。他趴下身子,渐渐远去的视线中,一直注视着土地婆,看着她,直到再也看不到大陆。

土地婆大人是西王母在屠妖之战中派来保护血狼妖一族的神,是他们一族的恩人,也是养育他长大的母亲。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用这种方式送别土地婆大人。

千人命的光辉在东海上闪耀,群星渐渐暗淡,一丝微光从东海彼端升起。

昼夜交替之刻,便是妖力最为旺盛的逢魔之时。

千铃的情绪逐渐稳定,身形也变回了人类的外貌。

忽的,他感受到千人命之中渗出了一股强大的妖力。那妖力掺杂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东海顶端,就在那千人命的光芒之中,一道金黄色的大门在翻腾的海面上出现。千铃惊讶地注视着那两道直插云霄的门框,它们犹如站立在天和海之间的巨人一般顶着天空与大海。

“这就是,逢魔之门?”千铃呆呆地看着自己被千人命的光芒指引着飞进了那门内。

逢魔之门真的开了!

凶神相柳,生前杀戮无数,无数冤魂死后不能解脱,被其吸收、吞噬,成为了它的妖力。而这仅仅一条触须之中,就有着千余条死在他手中亡魂的憎恶。

虽然土地婆自身的力量并不足以打开大门,但是借助于相柳的力量,她还是打开了门。

待过了这逢魔之门,时间、空间便在一瞬之间发生了剧变。而千铃只感到头晕目眩,好似心肺翻江倒海,一时支撑不住,便昏了过去。

千铃昏去之后,一条巨大的赤红色巨龙从遥远的星空边缘涌现,在云里翻腾,它周身泛出赤红色的光芒将半片天空都照亮。那巨龙来时闭着眼睛,待到了逢魔之门上空,却又睁开了双眼。

在巨龙睁眼之时,一股震慑天地的强大妖力突然迸发!向着整个世界袭去!然后,它又喷吐着炽热的气息,从云中渐渐远去。

随着巨龙的离去,太阳终于缓缓升了起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0125/60919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