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狂妻神医王妃要逆天全文免费阅读-邪帝狂妻神医王妃要逆天最新章节

郁雪繁本是现代特工神医,穿越到龙腾帝国成为不受待见的悲惨王妃。夫君太渣,纳妾之日,郁雪繁扔出了一纸休书。和离“这辈子,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说完,潇洒离去,余下满堂宾客。他,莫逸晨,龙腾国战神,战功赫赫,却在一场宴会中看到了她。她离去,英姿震堂客他兴起,心泛波涟漪翌日莫逸晨前往郁府下娉,十里红妆!

邪帝狂妻神医王妃要逆天


好疼,好热……这是哪里?天堂吗?

“走开,滚!不许靠近我们小姐!”

谁?好吵!

郁雪繁艰难地撑起眼皮,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层层叠叠花纹繁杂的床帐,鼻尖能闻到刺鼻香味下的灰尘味。

“小姐!”

一个穿着天青色袄裙的小姑娘突然扑到她的床边,哭得眼睛肿成了金鱼,嗓子都哑了:“小姐,怎么办,许嬷嬷带着王爷的玉佩来,说要把咱们赶到西院柴房去住!”

王爷?柴房?

郁雪繁面色一变,大脑中突然闪过一阵又一阵尖锐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抱住头,发出隐忍的呻吟声。

“让开!一群废物!”

房门突然被“砰”地一声砸烂,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婆子带着四五名家丁,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看到狼狈的郁雪繁,许嬷嬷恶狠狠一笑:“王妃,请吧!老奴我给你个面子,别让我亲自‘请’您出去,到时候您这面子可就丢尽了!”

郁雪繁满头冷汗,从头疼中缓解过来,抬头看着她问:“诸煜要把我赶走?”

“大胆,竟敢直呼王爷尊名!”许嬷嬷须发怒张,“这天香园可是王府后院位置最好的园子,自然要留给这个家的女主人住!王妃住在这里,是浪费了!”

“女主人?你该不会是说尹月心吧?”郁雪繁反问。

“自然是侧妃娘娘。”许嬷嬷老脸谄媚了一瞬,“今日就是侧妃娘娘进门的大喜日子,王爷特地交代老奴,要把这天香园收拾出来,务必让侧妃娘娘住的舒舒服服的!既然王妃长久卧病在床,府中自然不能无人主持中馈,王爷还说了,以后就让侧妃娘娘行王妃之职,娘娘您,就在柴房好好儿养病吧!”

“养病?”郁雪繁忽然哈哈笑了几声,脸色骤然变得阴沉如水,“今天就让你看看,本小姐到底有没有病!”

说罢,她如同矫健的豹子一般从床上飞窜而出,直扑许嬷嬷,一脚踹在她的膝盖上。许嬷嬷惨叫一声,瘫软在地,冷汗汩汩而下,失去了行动能力。

几个家丁见状凶恶地围了上来,郁雪繁两指并拢成剑状,出手如电在他们身上点了几个大穴,一干大汉便像漏了气一般,抽搐着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你,你疯了!”许嬷嬷大惊失色。

“小桃,元福,给你们一个报仇出气的机会,给我狠狠地打这个老刁奴!”

“是,小姐!”贴身丫鬟小桃和陪嫁奴才元福挽着袖子,用尽全身力气,拳头像雨点一样纷纷落在许嬷嬷身上!

郁雪繁沉默着站在一旁,脑中思绪纷杂。

真是没想到,她一个堂堂特工,竟然也会碰到穿越这种怪力乱神之事。

原身跟她同名同姓,长相相同,可从脑海中继承的记忆来看,着实叫她恨铁不成钢!

原身系出名门,却偏偏痴恋龙腾国五皇子诸煜,千恳万请让皇帝陛下赐了婚,可大婚当晚诸煜根本没有来她房中!

天香园,从那之后就成了王府中的冷宫,原身被关在这里整整半年,诸煜对她不闻不问,根本拿她当一个死人!

而原身哪里受过这样的苦,生了风寒,丫鬟小桃甚至不被允许出门抓药!她竟然就这样硬生生被熬死了!

真是个蠢丫头!郁雪繁又郁闷又生气地想。

原身死了一了百了,可现在烂摊子却需要她来收拾。

望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徐嬷嬷,郁雪繁心里也发了狠。什么狗屁王爷,从今天开始,她郁雪繁就不能受到一点委屈!

“元福,去,给我找条足够结实的绳子来!”

元福手里拿着绳子回来后,郁雪繁将绳子缠到徐嬷嬷脖子上,后面又挂了一串瘫软的家丁,像牵条狗一样,拉着这些人往院外走。

“小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小桃跟上来紧张地问。

“今天可是王爷大喜的日子,我身为睿王正妃,怎么能不出席呢?”郁雪繁嘴角勾起狠厉的笑意,“走吧,咱们可得去送上一份大礼呢!”

王府正厅,诸煜红光满面,手里拽着绣球,绣球另一端是凤冠霞帔,盖着红盖头的尹月心,这是他魂牵梦萦终于娶回家的心爱之人。

“恭喜王爷!”

“同喜,同喜!”

诸煜拱手向前来观礼的宾客道谢,心中尽是志得意满。能娶回月心,他也算是人生圆满了!

这时,外面的喧闹声逐渐靠近,诸煜皱起眉头,不知道府中是哪个奴才这么咋咋呼呼。

“王妃娘娘!”

听到这声喊,诸煜神色未变。

可还没等他想到应对之策,郁雪繁就已经用绳子拉着一串狼狈的奴才,大步走了进来。

“这不是睿王妃吗?怎么这幅打扮?”

“不是说她身体抱恙,所以才没出现吗?我看她这把子力气,可不像是生病的模样啊……”

诸煜恼羞,上前一步大声呵斥道:“郁雪繁,你这是发什么疯!”

郁雪繁把手里几人用力往地上一甩,站在最中央冷笑道:“当然是要来看看,王爷您纳妾的热闹场面了!”

她的口音在纳妾二字上故意加重了些,站在诸煜身边的女人也坐不住了,干脆揭开了盖头,露出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来,细声细气行礼道:“月心见过姐姐。”

“别,”郁雪繁一摆手,“谁跟你是姐妹,不过一个小小的礼部尚书家的民女,也敢跟我套近乎?”

尹月心难堪地咬了咬嘴唇,又开口道:“我知道姐姐不高兴,可我是真的很爱王爷,嫁进王府后,也会跟姐姐一起好好伺候王爷的……”

“错!”郁雪繁又打断道,“你进了王府,合该伺候我跟王爷两人才对!别忘了,你可是妾,而我是正妃,今日既然是你们拜堂的日子,合该对我下跪敬茶才对!好了,我不追究你的不懂礼数,现在跪下吧!”

尹月心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嘴唇瑟瑟发抖,郁雪繁却突然伸出脚用力踹了她的膝盖,让尹月心“扑通”一声跪在她跟前,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啊!”尹月心尖叫出声,诸煜心疼地连忙将她扶起来,怒喝道:“郁雪繁,你还懂不懂礼数,身为王妃,怎么像个泼妇一样?”

“呵呵,王爷这就心疼了?”郁雪繁冷笑,“怎么,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好让她当你的正妃啊?”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991/64828977.html